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影封面版)
  • 定價127.00元
  • 8 折優惠:HK$101.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此刻有誰在世上某處走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208192
陳玉慧
遠足文化
2015年9月09日
100.00  元
HK$ 90
省下 $10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208192
  • 叢書系列:有情being
  • 規格:平裝 / 256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有情being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此刻有誰在世上某處哭,無緣無故地在世上哭,哭我;

      此刻有誰在夜裡某處笑,無緣無故地在夜裡笑,笑我;

      此刻有誰在世上某處走,無緣無故地在世上走,走向我;

      此刻有誰在世上某處死,無緣無故地在世上死,望著我。

      ——里爾克,沉重的?刻

    ?

      這是一本關於旅行,內在旅行的散文書;記錄了一趟歷時近百日,跨越歐洲、非洲、澳洲、美洲、亞洲,外在與內在旅成交相映的心靈旅程;從慕尼黑出發,到約翰尼斯堡到曼谷、西貢、上海、北京、台北、東京、夏威夷、加州、紐約,陳玉慧以日記體形式,將輾轉天涯海隅,卻又頻頻回返自己心靈角落,與自己的靈魂對話,對生命的探尋並追索,以及最深沉又根本的質問:我是誰?我將要去哪裡?

    ?

      彷彿向外探索,更是陳玉慧以靈魂傾身捕捉一幅幅內在風景,以散文與自己的靈魂對話,銳利透澈,卻又如詩般雋永。



    本書特色



      「散文,一直是那疑神或問神的記錄。陳玉慧把她的人生經驗化為一種「類電影」的寫作風格,詩意及有視覺畫面,只有她才有那種獨特的散文形式,只有她才有那樣不凡的人生,而敘述者便是她的自我靈魂,她附魂說話,那靈魂是敏捷的騎士,為我們捕獲人生知識和情感。那靈魂為絕對真實和美感而受傷,並且勇敢地活下來。」——明夏(德國作家、評論家)

    ?

      「在我心目中,陳玉慧是當代最動人的散文家。她的感思與文字總是讓我悸動,讓我在煩碌的生活中,重新找回人的感覺,驀然想起「靈魂」這回事。」——林懷民(雲門舞集創辦人,文學創作者)





    你是否愛過?????? 文�明夏(Michael Cornelius)

    ?

    我不是在尋找歸宿,我在尋求自我實現。

    慕尼黑→→倫敦→→約翰尼斯堡

    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開始問自己:我在做什麼?我要去哪裡?

    甚至:我是誰?

    ?

    約翰尼斯堡Holiday Inn旅館

    感覺自己的身體和思維是兩個人

    ?

    Belle Vu旅館

    我曾經膚淺地認為,只要與人溝通便可以破解自我的孤獨。

    事實上,和不對的人說話,只有使自己更感到孤獨。

    ?

    約翰尼斯堡機場→→開普敦

    除了試著誠實,很多時候我衷心希望能改變的是悲觀氣息,

    它總是像一件巨大的黑袍籠罩著我,拘束著我。

    ?

    好風景莊園

    我是哪裡都去不成的人,在家便想出外,出外便想回家;

    我沒有什麼非去不可的地方,也沒有什麼不可去之處。

    ?

    史迭能波許

    我不是在尋找歸宿,

    我在尋求自我實現。

    ?

    好望角

    我老是做著孤單至極的夢,做著無關緊要的夢……

    ?

    開普敦往約堡

    我不喜歡與陌生人爭辯,也不那麼喜歡和陌生人交談。

    我不需要陌生人瞭解我,因為就算是熟人都不會暸解,何況陌生人。



    所有的旅途只是為了明白自身。

    雪梨

    不知是故意或者無心,計程車司機從機場到Kings Cross費時極久,

    我打開地圖,察覺他繞了一大圈路,是不是該和他談談「文化震撼」呢?

    ?

    曼利島

    我已經知道,我只剩下異鄉人的命運,即便我去全世界,我也都將是異鄉人。

    該問自己的問題還是同一個:為什麼活著?希望在哪裡?

    ?

    咖啡館

    也許,旅行只是一種像法文中所說的Deja vu,

    旅行只是一種推敲和印證,一種意義的尋找。

    所有的旅途只是為了明白自身。

    ?

    旅館

    身體有自己的記憶,我的身體記得我的過去,

    悲傷是一件重衣,使我的身體沉重。

    ?

    藍山餐館

    小時候,被遺棄在外婆家的我一直計畫要走去台北找我的父母,

    我一直在等待那一天。但還沒這麼做時,我便長大了。

    ?

    克恩→→庫蘭達小木屋

    在極短的片刻中,我認為身為人類是一種榮幸。

    在某些時候,我又覺得身為人類是一種不幸,生活便是苦難,我們幾乎無法僥倖解脫。

    ?

    森林小木屋

    過去,我一個人到處旅行,非常孤單許多年。

    現在M坐在我身邊,他說他等了好幾個輪迴才等到我。

    ?

    庫蘭達→→澳洲的綠島

    在我年輕時,甚至在我年紀已這麼大的時候,

    某些時刻我仍然淚流:我也需要一個拍拍我肩膀的父親!

    ?

    珊瑚區

    我坐在森林裡,無法分辨蛙聲及鳥鳴,甚至錯把蝙蝠當做鳥,

    連我最喜愛的那顆星是不是南極星都不確定。有南極星嗎?

    ?

    森林小屋

    我不知道蜘蛛也會蛻皮,但蛻皮後的蜘蛛去了哪裡呢?

    我讀我喜歡的作家尤塞娜寫的小書《東方奇觀》,傾聽屋外的雨聲……

    ?

    艾爾斯岩

    Ayers Rock令人肅然起敬,令人感到自身的渺小。

    人到底為什麼這麼狂妄?不但對原住民文化毫無所知,對自己也毫無所知。

    ?

    Doncaster East

    我的情緒卻無緣由地掉進谷底,沒有任何原因。

    沒發生任何事,只是從一個地方到另一個地方,從昨天活到今天。

    ?

    墨爾本

    我不管去哪裡都是台灣人。

    ?

    李風和米米家

    我六歲便覺得孤獨,而我正在學習,如何去愛從來沒愛過我的父母,

    我是那個無人愛的小孩。但我正在學習接受他們,如果可以,愛他們。



    我們總想做別人,做另一個自己。

    曼谷海關→→西貢

    在這種時候,我當然是無政府主義者了。

    早安,越南! 

    ?

    菩提樹素食餐廳

    大約是她令我想起我的童年吧,我也不確定?童年的我可沒那麼甜美的笑容。

    ?

    新世界旅館

    而我只是那個想瞭解戰爭且反戰的人。

    ?

    De Tham街上的茶室

    我走進庭院內的花園「雅座」,從前的「 甜美生活」,景色不再,空無一人。半個世紀以來,當初活躍於此的人都到哪裡了?歷史又留下了什麼?

    ?

    SPA中心

    我無法解釋我為何有一點怕她?彷彿她已成為我的身體的主人。

    走出健身房,重見天日,吸了一口西貢空氣,才開始意識到自己的懦弱。

    ?

    新世界旅館咖啡廳

    一個早上已將《沉默的美國人》讀了一半。

    無神論的葛恩說,人無能去瞭解別人,人和人之間其實不可能互相瞭解,

    這是為什麼人類發明全知全能的上帝,並期望上帝瞭解他們。

    ?

    南丫島

    躺在清晨的床上,我仍在深思:我,生命的腳步,我將去哪裡?

    ?

    往上海特快車

    火車穿越五千公里的中國南部,進入杭州。

    此刻的我打從江南走過。我無從想像的江南。

    ?

    上海豫園

    兩位自稱表兄弟的上海男人站在街邊努力地猜我是哪裡來的?

    對我而言,更重要的問題是:我要去哪裡?

    ?

    玉佛寺

    只有東方的神衹才會盤腿而坐,並且分不出性別,

    西方的神或站或坐,西方的神只有一種性別。

    阿富汗有兩座站立的佛像,唐朝的玄奘取經時,也流連忘返。

    ?

    上海

    上海女人頗注重穿著,人人都有風格。

    我們總想做別人,做另一個自己。

    ?

    火車站附近

    離開那個陰暗的地方,感到有些混亂。

    整件事情好像一本卡夫卡,但那只可能發生在中國。

    ?

    往杭州的火車

    談完偷渡,接著便談起女人。

    這名樓姓男子,幾乎毀了我的杭州之旅。

    ?

    往北京的火車

    我始終不明白「搞關係」是什麼,如何搞呢?

    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明白。那對我幾乎與愛因斯坦的相對論一樣困難。



    真實是什麼?

    是不是連努力試著靠近真實也是一種假象?

    興隆路劇場

    演員幾乎全是天生的,就像美聲家也是天生的,

    寫作也是天生的,是嗎?

    ?

    萬慶街

    他教我開車,他的第一課:如果3+3+3=9,而3×3也是9,那為什麼不用乘法?他接著說:哺乳你知道吧?一般人給孩子喝奶都有奶嘴,不會直接用杯子餵孩子。這位汽車班的教練理直氣壯地教我人生哲理!

    ?

    麗水街咖啡館

    我恐怕也不明白什麼叫享樂。我真想知道如何享樂。

    我最近只有噩夢。

    ?

    景美

    有時我也想,果斷只是一種偏見,這種偏見讓人相信人生可以隨時重新開始;

    但若與自己辯證,我既不可隨時重新開始,也不可能以原來的方式繼續下去。

    ?

    往台北的路上

    小時候去同學家,總是覺得她家很溫暖,那時我多麼希望有一個關心我或愛我的母親。我多麼希望有個溫暖的家。我終於逐漸明白,不是不願意,是她不能。

    ?

    萬慶街

    我的盲目在於我對真實的信仰,我對真實不但信仰且有一種近乎潔癖的要求,我渴望真實像一些人渴望毒品。真實是什麼呢?是不是連我努力試著靠近真實也是一種假象?

    ?

    誠品咖啡館

    我們是那麼相像,但也那麼不同。我看著她的表演,想留住一點什麼,

    我拿出錄影機想要拍攝什麼,雖然我也不太確定是什麼。

    ?

    市立圖書館

    音樂是如此嘈雜,如此不動聽,人是如此不安靜,空氣裡充滿騷動,

    但我並不想離開那裡,不想離開那裡的人,任何人。我暫時不想離開我的過去。

    ?

    乾隆坊

    母親是如此不快樂,她的身體一直有什麼地方痛著,

    母親便是我的痛。多年來,我轉頭而去,一直企圖忽略這個痛,

    我既找不到什麼方法來消除她的疼痛,也沒有方法逃避不看她的痛。

    ?

    溫州街咖啡館

    左說,「我們就像比干,」跟比干一樣沒有心肝。

    比干,剎那間我以為他提的是餅乾。

    從此之後,「跟餅乾一樣,沒有心肝」這句話便牢牢地跟住我。

    ?

    圓山大飯店

    喬的眼神裡有一種渴望。我已明白,她渴望能從我,

    或者從其他朋友那裡,獲得更多情感,得到一些可以令她好好活下來的理由。

    ?

    景美

    有時,我不願從夢中醒來,

    但有時我卻慶幸自己從夢中醒來。

    醒著,真的比較好?

    ?

    景美

    對他,我是個無可捉摸的女人。我無法對自己的欲望忠實,我甚至因為遲鈍而無法及時分辨自己的欲望。事後我才清楚,當時的我跟他一樣,也只想與他兜兜風。

    ?

    萬慶街

    回到一個我最熟悉也最不熟悉的地方,回到如蟻國般的生活空間。

    一心孤獨的我,我只有我自己。從來沒參加過任何組織或團體,從來都是個人。

    ?

    64日,台北

    回憶著更早那些年在巴黎,我全心信服里爾克形容的孤獨。

    兩個人的孤獨是更大的孤獨。



    當你開始明瞭生活是一齣悲劇時,你才開始生活

    新宿

    當你開始明瞭生活是一齣悲劇時,你才開始生活,至少葉慈這麼說。

    ?

    代代木公園

    女人親切地說:Take care。

    是的,保重,大家請多保重。

    ?

    大手町

    整個下午,我坐在大手町一家咖啡館裡看著往來的人。

    我坐在世界的一個角落。

    ?

    新宿

    開始意識到青春和衰老,真是在東京。

    儘管抵死不願,但時光仍狠狠地將許多人扔進陷阱中,

    你根本用盡生命時光也無法逃離,你根本無暇想及你的未來。

    這未來已成為現在。



    不同的內在風景已經開始向我顯現,

    我的靈魂傾身要捕捉住它。

    珍珠港

    大半世紀後,歷史現場已成為戲劇演出,

    一些觀光客坐在船上時,臉上帶著「參與歷史值得票價」的表情。

    ?

    Wakiki海灘

    赫塞說:「旅行便是豔遇」,

    此刻我卻厭惡所有發生豔遇的可能,只珍惜獨處,尤其在Wakiki海灘。

    ?

    毛利島

    我一直以為自己只是個旁觀者,對什麼地方都不會眷戀。

    對人生,對遷移,我不是太有原則。我怎麼會對一片白雲而捨不得呢。

    而且,捨不得什麼呢?

    ?

    加州海灘

    六個老男人在一起還會談什麼呢?

    我突然聽到其中一個人大聲說:The issue is content,

    莫非他們整晚的談話結論便是如此:話題便是內容?

    ?

    杭廷頓花園

    問題在於「發現」這兩字。是否「發現」具有一種強烈的種族主義色彩呢?

    發現成為破壞,歐洲人到底發現了什麼?

    ?

    P家的客廳

    我也一樣在尋找父愛。我也明白,他們可能永遠辦不到,而且他們還不知道;

    這一生我們可能都必須學習如何去愛他們;是他們在召喚我們去瞭解他們的無能。這不也是一種愛嗎?

    ?

    Joshua Tree公園

    我即將結束這趟旅途,但是也即將開始另一趟心靈旅途,

    不同的內在風景已經開始向我顯現,我的靈魂傾身要捕捉住它。

    ?

    加州

    卡洛斯.卡斯坦內達死了。一切的謎將隨著他的名字消失了。

    我不在乎他是考古學家或小說家,我甚至不在乎他的文學成就是否偉大;

    十八歲的我必然喜歡那樣的故事。

    ?

    P家花園

    得到真愛之前,人必須遭遇多少挫折呢?若終其一生都無法得到真愛呢?

    愛果真那麼令人恐懼嗎?愛是什麼?

    ?

    洛杉磯

    她說,每天的生活忙得像一條狗,對性生活自然失去興趣,只需要狗和安撫。而他則說,已看清社會的虛假,已再沒有投入的激情,唯一剩下的是對性交的狂熱。我什麼都沒說,只一逕地點頭和喝酒。

    ?

    洛杉磯往紐約班機

    這是屬於我個人的一課,課程題目是虛榮。

    ?

    東村

    我無法動,我的靈魂在舞池上方凝視著我自己,彷彿腳上被綁了石頭。

    一些時候,是我自己綁住了自己。

    ?

    曼哈頓西上城

    我感覺什麼東西已失去了。我應該早就明瞭,

    可我就是拒絕明瞭:我失去的東西就是青春。

    ?

    東村蘇活區

    我仍然無法回答相同的問題:我要去哪裡?

    我要去哪裡呢?就像默劇演員不斷地表演走路,其實一直在原地打轉……

    ?

    蘇活區→→上東城

    什麼是自由呢?

    ?

    往倫敦的班機

    當我旅行時我想回家,但當我回家後我又想出發去旅行。

    這是一個「無家」之人的恆常矛盾,也是我的恆常




    其 他 著 作
    1. 德國丈夫
    2. 感情世界
    3. 日記藍
    4. 撒哈拉之心
    5. 撒哈拉之心(作者親簽限量版)
    6. 往昔,如果我記憶清晰
    7. 徵婚啟事(二十五週年紀念版)(獨家限量簽名)
    8. 時代的摺痕:特派員的祕密檔案
    9. 幸福之葉
    10. 找回無條件的愛
    11. 依然德意志
    12. 巴黎踢踏透
    13. 書迷
    14. 書迷
    15. 海神家族
    16. 台灣文學音樂劇:海神家族
    17. 海神家族
    18. 遇見大師流淚
    19. 你是否愛過?
    20. 獵雷:一個追蹤尹清楓女記者的故事
    21. 我的靈魂感到巨大的餓
    22. 徵婚啟事
    23. 失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