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地圖+地圖創意遊戲 (附行旅世界地圖包)
  • 定價650.00元
  • 8 折優惠:HK$520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撥暗撩亮

撥暗撩亮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230762
張菱舲
聯合文學
2015年12月08日
93.00  元
HK$ 79.05
省下 $13.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3230762
  • 叢書系列:聯合文叢
  • 規格:平裝 / 320頁 / 25k正
    聯合文叢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如果我曾被世界化之,現在,我則以自化回答之,再一次自塑自己的形象。在深情與美與愛情中,盡心而已!」





    代序? (1) 樂定塑成 ?

    代序? (2) 自化自塑 ?



    輯 (1)



    自化(極短篇)

    翠貝卡之冬

    日月窈窕而化

    音畫

    星濯? (1996.8.24)

    Coleridge 柯律治一一「古舟子詠」的人生意象

    撥暗撩亮

    懸動的樂音

    白居易詩中的音樂觀

    李清照詞旅馬利蘭州

    蔨外

    螺轉又四分之三

    音詩

    星濯? (1996.9.30)

    樂感

    火翼



    輯 (2)



    無為有處有還無

    采舞? 畫舞

    蕙質蘭心

    毗鄰

    琴鍵的木星之夜

    樂舞「九形聲」

    悲秋

    夜泫

    細數秋風

    哥倫布墓堂裏的中原情

    如歸

    點睛

    蟬蛻之禪

    吟?弦線的冰涼

    藝象? 異象

    「溪岸圖」上的瀑流

    嘩然的音瓣

    素縞之華

    鄧肯的慾望

    鏡照的悲情

    花宴 ?

    老人與螳螂與「老人與海」

    向心之引

    意在形外



    輯 (3)



    形與無形的冥想

    真情流露 春風化雨

    在乎山水之間也

    「辯」証變成「辨」証之法了嗎

    童話

    小飛俠與大頭布朗

    匹克威克的石頭

    仁慈的牧者與幸運的羔羊

    莎翁「暴風雨」圈外的美麗島

    同中有異



    三寸金蓮與大腳板

    苦海孤雛

    續篇的苦海孤雛

    美國「悲」劇

    巷戰 ! 槍彈對石頭

    從上一代的「的呢嗎啦」到這一代的「喔?嘛咧」

    輪迴

    複瓣(1)天生 (2)天墓

    露膝的深林

    英國的病人 情人 與耐性

    人瑞的午後

    晚景

    意圖

    華年

    收藏歲月的建築





    代序�自化自塑



      就像是又回到生命的上一世紀,台北,和老家碧潭。我再寫下了那些「即興」之作。「即興」原是我的一種風格,包容了寫生寫意。具象與抽象。時光或地域。和我自己的年紀,或一切。似乎都曾深刻的發生過,但似乎也從未發生過我!我依然是我!



      住順成家鄉的紐約,已比在台北碧潭老家的時間長些了,二十年的碧潭老家與台北,我在那裡長大,成熟。二十二年在紐約的時光,我又再成長了一遍。兩個交錯交織不已的年代交織交錯我的年紀。



      如果我的那些篇章將來又能夠出書,「自化」將是我作品中最長的一篇,故我稱之為長篇。但如果出書,顯然又太薄了,將不成形。因此,如果將來有出版家願意為我出書,將可與我另外的幾個短篇,總題為「自塑」一起結集。書名就將是:「自化自塑」了。自話自說,或自化自塑,原也是我的一種風格。



      以字數的長短多寡而論,我的篇章,不夠長得足以稱之為這裡的「迷你」主義,但也不夠短得像老家台北的「迷你」主義。前者,名不符實!愈長愈符合「迷你」之意。後者,則如老實的台北人,名符其實!



      我原是老實的台北人。我就只願我是我自己。善惡是非均在所不計!只要我是我真我的我自己就好了。



      我保住自己驗明的正身之後,「自化」就成了此一目的下,一篇長長的散文詩體故事。



      我寫時,時為一九八九年的初春,我第一次去格林威治村的古蹟圖書館回來。黃昏時,我將寫生的也寫意了一番。於是,每次寫生歸來就寫意,寫意之後又寫生。



      「這就是說,抽象與具象的界線被打破了



      一如詩人余光中教授在二十多年前,對我風格的形容。已白頭嫁女,永遠的年輕人余光中,在相隔二十年後,又重見了幾小時,但他再也沒有喚過我的名字。我也沒有。



      Philip Glass是一個名字。在我的故事中,是深情與美的象徵,是我永遠追求追尋的主題。但我知道,就如我在十六歲十七歲時,那時詩人也只不過是一個名字。我那時盼望的,只是也許有一天,在什麼地方能見到他真人,一瞥之永遠而已。



      名字對於我,一向非常重要。因為我是從來不肯甘於只作機械中的一枚螺絲釘的。不管那螺絲釘有多麼重要,且關係那機械的整個體系!



      如果我只是我具有尊嚴特性的我自己,就是渺如鴻毛,我也願意,因為我在真我之中,是真我的自己,而非別人!



      「自化」將如「自塑」,是對我悲劇性的命運,一種卑微的掙扎。我的風格改變了,或未曾改變,均不再重要了,只有這種知其不可為而為之的精神,才是重要的了。



      如果我曾被世界化之,現在,我則以自化回答之,再一次自塑自己的形象。在深情與美與愛情中,盡心而已!



      如果讀我自化長篇,到了有些瞌睡或碰壁之時,希望仍然繼續下去,不要放棄,因為驀然之間,又會有一番柳暗花明。可以在每一個字的音符之中,讀每一筆觸的畫意。



      Philip Glass作品中純西方的熱情,與東方的沉潛深情,一如其人。一如希臘神話中,那個愛上自己雕塑絕美的藝術家,因精誠所至、金名為開,大理石冰涼的絕美,終成溫暖的肉身。那時,藝術家與他創作,終於結合為一,二而一的完美。



      而也以深情描述這樣的完美,就是藝術家與其創作與再創作的三種精神結合,達於神性的境界!



      神性境界本來無性別界限,但人性確有兩性的至情。於是,那樣的深情就也是兩性的至情。



      Philip Glass是作曲家,也是純男性美的象徵。我是詩人,我在我自己的描述中,也是至美至情的象徵。因此,Philip Glass與我,就是音樂與詩,男性與女性的神性結合。深情與美的明喻與暗示。在藝術境界裡,也在感官的感性之中。




    一九九二•十•三十於紐約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