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紅塵藍夢

紅塵藍夢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9267168
侯澗平
博客思
2019年6月01日
113.00  元
HK$ 96.05
省下 $16.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579267168
  • 叢書系列:現代文學
  • 規格:平裝 / 480頁 / 14.8 x 21 x 2.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現代文學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小說











      博客思出版社出版《紅塵藍夢》一部劃時代的小說

      大時代的無奈,小人物的掙扎! ──《紅塵藍夢》




      《紅塵藍夢》這本小說,述說著無法動搖的時代盲從,是要從眾順勢捨卻身命,追尋一個超脫的靈魂;還是拋卻人性真心縱身合流,委身苟活,看大時代的無奈,小人物的掙扎!



      小說情節動人,文字洗煉。在大時代下潮流中,記錄江南古城的紅塵舊事。



      這本《紅塵藍夢》以一個知識份子家庭的變遷為主線,縱橫全書,知青輟學、喪父失母的悲慟、愛戀的壓抑、思想禁錮的苦悶與社會巨變下無知盲從冤屈生靈的各個面相。同時,展示了廣闊的社會場景,深度的歷史蘊含、樸質的生活習俗,生命高於革命的價值取向。



      紅紅的塵囂藍藍的夢,幾多風雨,幾多愛恨!翻開書,那是一段優美、雋永、動人,令人感傷又不忍回味的歲月。



      博客思出版社出書信箱books5w@gmail.com



    ?


     





    夜沉沉雨霖霖?? ?6

    浪濤裡,冰涼冰涼?? ?11

    梅老太太?? ?16

    友誼的一半是愛情?? ?22

    靈魂深處爆發革命?? ?36

    「聯派」與「紅派」:兩派初試鋒芒?? ?50

    長夜裡有一盞不滅的燈?? ?57

    盛大的節日?? ?65

    關貞姨施法術:思想改造?? ?78

    碉堡樓頂上的辯論?? ?88

    今夜無眠?? ?102

    鐵鎖橫亙在陰陽兩界?? ?108

    破碎之家?? ?115

    梅老太自殺?? ?125

    贏家樂開了花?? ?137

    我究竟犯了什麼罪??? ?145

    叫一聲媽媽淚如雨下?? ?156

    羨慕狼嚎?? ?162

    變局:「紅派」不紅?? ?171

    初吻,丁春峰情暖心房?? ?182

    在碧水藍天之間?? ?190

    憶苦思甜?? ?201

    月落烏啼霜滿天?? ?214

    瓜兒連著藤? 藤兒牽著瓜?? ?222

    沉默是金?? ?234

    城洞情話?? ?243

    這小子,是個花崗岩腦袋?? ?253

    喜洋洋憂忡忡?? ?265

    人生活在自己的軌跡中?? ?272

    一邊是海水一邊是火焰?? ?284

    小生命啊,你來的不是時候?? ?298

    煉就一雙革命的火眼金睛?? ?305

    我的青春在流浪?? ?315

    雙雄會晤?? ?320

    只為你能走出黑暗 ?? ?331

    城頭碎月?? ?339

    峰迴路轉?? ?352

    那封情書是誰寫的呢?? ?361

    金燦燦的芒果?? ?375

    想起了德意志的那個康得老頭?? ?387

    改造臭老九?? ?396

    歌聲,擱淺在半空中?? ?408

    冬至大如年?? ?422

    上山下鄉煉紅心?? ?436

    你別無選擇?? ?447

    鏡空和尚?? ?456

    為什麼我的眼裡飽含淚水?? ?466





    ?





    導讀



      第一章



      夜沉沉雨霖霖



      白雨虹走出醫院大門,一股寒風襲來,打了個顫,頭緊緊地縮進衣領。街上行人稀稀落落。在昏暗的路燈下,幾個身穿黃軍裝的紅衛兵,往牆上刷大標語,還在上面打紅叉叉,構成了類似骷髏的畫面。打人家姓名紅叉表示此人已經打倒,成為革命的對象。這年頭人人自身難保,白雨虹懶得去看紅叉叉下邊的漢字。白雨虹不願看大標語,還有另一個原因,他的父親也被人家貼了大字報刷了大標語,名字上也打了三個大大的紅叉,接著押上操場的水泥台批鬥。父親脾氣倔,不肯下跪,拒絕低頭,紅衛兵使勁摁下他的頭顱,扯下一把頭髮。白雨虹敬重父親,雖然平時對自己嚴厲有加,但父親的人品學問,一直是他暗中的效仿。當白雨虹在水泥臺上抱起父親,看到父親身上傷痕累累,不禁淚流滿面。多少年後,白雨虹想起這個場面,還深深地內疚:為什麼當時沒有勇氣沖上臺去,用自己的身軀擋住雨點般的拳頭?他為自己的懦弱感到羞恥。白雨虹輕輕撕開血肉凝結在一起的襯衣,父親的背上烙上了幾道紅叉叉,皮膚破裂的地方正在滲出血液,那是紅衛兵用皮帶抽擊留下的印記。白雨虹怎麼也想不通,打父親的人都是自己朝夕相處的同學,有的還是自己的朋友,他們與父親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何以頃刻成了陌路人?白雨虹感到更為恐懼的是,這批人打了人還不走開,圍著白雨虹父子,像欣賞一件藝術品似的,看著白雨虹輕輕呼喚父親,看著他擦父親的血跡,還不時發出一陣哄笑。白雨虹環顧四周發現,一個個被批鬥的人,都打得皮開肉綻,不見血液流淌他們決不罷手。想到此,白雨虹心裡猛的一陣痙攣,難道這就是他們對紅色的崇拜?



      天空中開始飄起了雨絲,偶爾夾著小冰珠,由東風裹著,直往白雨虹頭頸裡鑽。一輛破舊的公車搖搖晃晃地在他身邊停下,他想馬上跳上去,立刻回到溫馨的家。他下意識地摸了一下口袋,摸到一枚五分硬幣,他猶豫了片刻,還是讓汽車開走了。他深知目前的境況:父親在新吳醫院,母親不知關在哪裡審查,這五分錢意味著弟弟、妹妹還有他一天的伙食,可以買兩斤青菜一斤螺螄,他盤算的明天家裡的菜譜大體如此,他捨不得花五分錢,攥著這五分錢,就是攥著明天的希望。他繼續迎著撲面的風雨走著,街面上幾乎所有的店都已打烊了,掛在電線杆上的高音喇叭不知疲倦地還在唱著樣板戲,叫你永遠接受無休止的轟炸。白雨虹無法躲避聲浪,揚聲器也許唱破了,李鐵梅的《打不盡豺狼決不下戰場》變了調,成了童話裡巫魔的聲音。白雨虹清楚地記得,他就是在這個怪音中背著父親,一步一步挪動著艱難的步伐走進醫院的。在長達四五公里的街上,沒有任何一個人伸出手扶他一把,哪怕是輕輕地托一下,反而人們像見到瘟疫一樣,紛紛躲避。他已經無法回憶起,他是憑什麼樣的力量走完這段路的。走到醫院他近乎虛脫,身上如雨的汗水與父親的血水融合在一起,地上淌了一灘。



      一個臉色黃黃的護士問:「成分?」白雨虹沒聽清楚,木訥地望著她。護士微微皺了一下眉,提高了音量:「成分?」



      白雨虹微微一怔,原來小護士不是在問父親的傷情,首先關心的是成分。這與治療有什麼關係?白雨虹來不及多想,隨口說:「教師!」實際上他在答非所問,回答的是職業。



      小護士揚了揚眉毛,從鼻孔裡吐出了「哼」的聲音,然後說:「原來是臭老九,革命對象!我們是革命醫院,看病先看革命人!」說完一跳一跳跑開了。



      白雨虹怔在那裡,眼眶裡的淚水在打轉,他緊緊地咬住牙根,不讓淚水掉下。他迅速把走廊裡的兩張長凳拼好,安放好父親躺下,疾步去找醫生。急救室、觀察室、理療室一間一間的房間,都擠滿了人:武力衝突中受傷的年輕人,邊上有同一派別的戰友,加上陪同的家屬,到處是嘈雜聲,只有一個三十來歲的戴副圓眼鏡的醫生在忙碌。白雨虹連續七八次懇求醫生,快去診斷父親,但那醫生只是點頭說別急,依舊忙他的事。看得出來,那醫生也身不由己,剛看完一個,立即被另一幫人半推半搡地去診斷同派的傷患。



      那醫生人們都叫他高醫生,白雨虹也跟著人家一遍遍喊高醫生。白雨虹明顯感到自己的喊聲底氣不足,很快被狂躁的聲音淹沒。那些人的語氣都十分強硬 ,喜用命令句式:「嗨,高醫生,我們頭頭為保衛毛主席革命路線負傷,趕快去!」「喂,聽見沒有?革命戰士在流血,還不快點!」高醫生唯唯諾諾,一群人推他到東,另一群人拉他到西,白雨虹被他們無情地擠出了圈外。



      白雨虹孤零零地回到走廊父親身邊,父親的眼角分明掛著淚滴,艱難地拉住他:「雨虹,我們回家吧。醫院也在鬧革命,沒人手,我們回去吧。」



      白雨虹握著父親的手,默默地看著父親慘白的臉,抿住嘴,沒吭一聲,只是緊緊地把父親的手埋在自己的懷裡。白雨虹凝視著牆上的掛鐘,那鐘仿佛變成了一張變形的面孔,揚起兩根眉毛,嘲笑著他的無能。秒針在靜靜地走動,一圈又一圈,時間在一分一分地流逝,白雨虹的心在顫抖,一陣又一陣。他多麼想理直氣壯地說:「高醫生,爸爸被紅衛兵無緣無故打成這樣的呀,快救救我爸吧!」但他不能說,他把話咽到了肚裡。他知道,倘若他真的這麼說,此時此地,在這如火如荼的革命年代,猶如愚蠢之舉,必會被周圍的人嗤之以鼻,間或踩在腳下。白雨虹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獨,就像一隻海浪中的小舢板,看得到遠處的陸地,但無法靠近它的港灣。他感到空前的無助。



      時針在慢慢的移動,父親的額頭上仍在滲血,呼吸越來越細,出現了休克症狀。白雨虹心急如焚,掐著父親的人中,不能再等下去,他已經等得時間夠長了,不管怎麼說,父親的血要制住,傷在哪裡要明白,先要讓父親神智清醒。他感到有一股力量在推動他,必須採取行動。他猛地撥開人群,堅定而大聲說:「高醫生,快救我爸吧!我求你了!」說罷,他臉朝醫生在硬梆梆的水泥地上長跪不起。



      周圍的人被他的舉動愣住,嘈雜的聲音嘎然而止,空氣仿佛也凝結了,一雙雙眼睛齊刷刷投向跪在地上的白雨虹。高醫生猛地一驚稍停片刻,快步走向白雨虹。



      ……



      街上有人撐起了油布傘,零零星星的騎車人穿上了雨披,夜空裡風轉了方向,雨越下越大,原先的雪珠化作了雨珠,打在臉上,落在身上,透骨的陰冷。白雨虹上身穿的學生裝全部濕透,他感到渾身冰冷和饑餓。他想快點跑步回家,跑了幾步,雙腿根本不聽使喚,又軟又飄。他找了一家有屋簷的店鋪,站在門口躲雨。他神情呆滯地望著屋簷下的雨簾,望著黑糊糊的夜空,想著如果沒有這場革命,他現在在哪裡?他對自己冒出的奇怪的念頭感到可笑,高考取消了,他與許多同齡人一樣,無望進入大學的校門,想這個幹嗎?他記得剛讀高中時寫過一篇散文,發表在《萌芽》文學雜誌上。描繪了一個少年在雨中的嬉戲場景,這個少年長大成青年,在婆娑的柳枝下,在細雨濛濛的未名湖上泛舟蕩漾。這詩化的意境,蘊透著白雨虹的大學夢;這詩化的浪漫情調,飽含著白雨虹對生活最初的美好感受。但是,在今天饑寒交迫的長夜裡,在今天漫漫的淒風苦雨中,那種詩化的夢,在今夜的雨幕中擊得粉碎;那種浪漫的感受,已經蕩然無存!一個平時極自愛自尊的他,今天卻在醫院呼號長跪,他感到心在滴血,那是一種刻骨銘心的痛。在那個瞬間,白雨虹年少時建立起來的對世界美好憧憬的大廈,頃刻間無情地轟然倒塌。



      遠處民居亮著的電燈越來越少了,雨稍稍小了點,白雨虹再次走進了絲絲細雨的夜幕中,他得趕緊回家。他的背後,仿佛有一雙父親急切的眼睛,盯著他快回去。高醫生說,父親腰椎錯位,需要一段時間恢復,還擔心腦震盪的後遺症。父親並不關心自己的情況,他最擔心家裡孩子們,他一遍遍催促白雨虹回家。白雨虹走在路上,隱隱體會到從今後肩上擔子的沉重,一邊是傷痕累累的父親,一邊是狂熱衝動的弟弟,不諳世事的妹妹,他將怎樣負重走完這條坎坷的路,他心裡一點都沒底。



      轉過彎,走過斑駁的石橋,踏上長長的青石板,白雨虹終於看得見家了。幽幽的小巷口,在路燈電杆的倒影裡,白雨虹眼睛放亮,遠遠的,他發現了一個身影,那身影十分熟悉,萬分親切,白雨虹陡然渾身熱乎乎起來,一股暖流撫摩湧動。他急急地向前,正要喊她,藍欣欣,發出含著溫度的音韻,那身影忽地閃進了小巷,一轉身消失在茫茫夜幕中。。。



    ?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