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穆罕默德:偉大先知的當代詮釋

穆罕默德:偉大先知的當代詮釋

庫存=1
將於1個工作天內出貨
9789869590594
凱倫•阿姆斯壯
黃楷君
八旗文化
2018年3月07日
113.00  元
HK$ 96.05
省下 $16.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詳情可參考『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9590594
  • 叢書系列:理解伊斯蘭
  • 規格:平裝 / 288頁 / 25k正
    理解伊斯蘭


  • 人文史地 > 世界史地 > 地區史 > 亞洲地區











    穆罕默德

    他是全球十六億穆斯林所仰望的心靈寄託;

    是繼亞伯拉罕、摩西、耶穌後的最後一位先知;

    是橫跨歐亞非的伊斯蘭文明的奠基者。



      最重要的是,

      他也是身處21世紀危機當中的我們最佳的精神啟發。



      全球最素負眾望的神學家──凱倫.阿姆斯壯

      講述她心中最充滿爭議、最被扭曲,但也最值得世人重新認識的偉大導師



      本書出版於2007年,乃當代全球最重要的宗教學者凱倫•阿姆斯壯書寫的第二本伊斯蘭先知穆罕默德的傳記。第一本出版於1993年,中間相隔不僅長達14年,更經過了九一一事件與美國在伊拉克、阿富汗兩個伊斯蘭國家發動的大規模反恐戰爭。有感於西方世界對伊斯蘭宗教的誤解與文化與文化之間的衝突與日俱增,阿姆斯壯女士在此以不同的角度與觀點來詮釋伊斯蘭宗教的奠基者的生平與訓示。



      阿姆斯壯大膽宣稱,伊斯蘭不僅沒有過時,而且比過去更符合當代的需求……



      穆罕默德作為一個典範人物,不只為穆斯林,更為西方人帶來重要的教誨。他的一生就是一場「吉哈德」(jihad):我們應當理解到這個字的意義並非「聖戰」,而是「奮鬥」。穆罕默德賣力揮汗,只為了替被戰爭撕裂的阿拉伯半島帶來和平,如今,我們也需要一群準備好這麼做的人。穆罕默德的一生是一場奮力不懈的戰役,對抗貪婪、不公與傲慢。他意識到當時的阿拉伯半島正站在轉捩點,舊有的思考方式已不再足夠,於是他竭盡所能,以他具有創造性的成就,孕育出嶄新的解答。九一一之後,我們進入了另一個時代,也必須付出同樣的努力,發展出一個截然不同的觀點。



      奇特的是,七世紀的阿拉伯半島上發生過的事件,竟然可以教導我們當代事件的意義及其背後的重要性──事實上,甚至比政客們輕率的言論更深具啟發性。穆罕默德並不想打造一個宗教正統──他對空洞的理論不大感興趣──而是想改變人們的內心和思想。他將那個時代的普遍精神稱之為「蒙昧」(jahiliyyah),穆斯林通常認為他所指的是「蒙昧時期」,也就是阿拉伯半島的前伊斯蘭時代。然而,近期的研究顯示,穆罕默德並不是用「蒙昧」一字來指稱一段歷史時期,而是一種在七世紀的阿拉伯半島引發暴力與恐慌的心智狀態。我認為,到了今天,蒙昧的心智在西方依然顯而易見,在穆斯林世界亦然。



      雖然看似矛盾,穆罕默德之所以成為永不褪色的典範,正是因為他深根於自身的時代。如果我們不能領會他的起身反抗,就無法理解他的成就。為了瞭解穆罕默德能為現下的處境帶來何種貢獻,我們必須走入近一千四百年前,那個使他成為先知的悲慘世界,一處聖城麥加郊外的荒涼山頂。



    名人推薦



      專文推薦序

      蔡源林(政大宗教所所長)



      專家推薦

      陳建守(「故事」網站創辦人)

      彭書穎(北京大學哲學系宗教學博士)

      劉柏君(玄奘大學宗教系兼任助理教授)

      廖雲章(《獨立評論》在天下主編)


     





    翻譯序:脆弱而溫柔的先知面貌╱黃楷君

    推薦序:史實與信仰並重的多元宗教觀╱蔡源林

    地圖

    序言

    第一章?? ?麥加

    第二章?? ?蒙眛

    第三章?? ?遷徙

    第四章?? ?奮戰

    第五章?? ?和平



    詞彙表

    註釋





    譯序



    脆弱而溫柔的先知面貌




      完成這本書的翻譯工作後不久,美國中情局解密了奧薩瑪•賓•拉登電腦硬碟裡的四十七萬份檔案,裡頭除了個人通訊紀錄外,還有許多電影、卡通及網路搞笑影片,包括《惡靈古堡》、《汽車總動員》、《湯姆貓與杰利鼠》等。這不是美國中情局第一次公開賓•拉登私人檔案,這位蓋達組織領袖二○一一年遭美軍擊斃以來,已陸續完成許多個人信件、組織文件、藏書等的列表及翻譯,並開設了主題網站「賓•拉登的書櫃」(Bin Laden’s Bookshelf)。



      這些賓•拉登與蓋達組織相關的通信、所關注的國際新聞資料,想必對「反恐」工作多有貢獻,但令我印象最為深刻的卻是那些娛樂檔案。我想像著賓•拉登只是一位父親的時刻,陪伴女兒看她最愛的卡通,和兒子來場電玩對決。我也想像他如平凡的上班族一般,在結束繁重的工作後,觀看過癮的科幻動作片排解壓力,又上網看到好笑影片捧腹大笑,忍不住要收藏一份在電腦裡。在這些檔案堆中,一個我們聞所未聞的賓•拉登現身了。



      接著,我想到了凱倫•阿姆斯壯的這本《穆罕默德:偉大先知的當代詮釋》。把暴力組織的首腦和伊斯蘭最重要的先知聯想在一塊,實在非常政治不正確,但仔細想想,非穆斯林對這兩人的觀感和看法確實有些諷刺的雷同之處。十一世紀的十字軍東征開始,穆罕默德正式被抹黑為「江湖術士」,聲稱他用武力去逼迫他人改信宗教,伊斯蘭教的暴力標籤從此揮之不去,直到二○○一年九一一事件後,這樣的看法更是根深柢固。



      不過,近年來隨著尊重多元文化的觀念愈來愈深入人心,同情的聲音愈來愈大,出現許多為伊斯蘭教平反的意見,高聲疾呼伊斯蘭教的和平本質。無奈世界各地「恐怖攻擊」不斷,眾人急於找出兇手,暴力組織樂於收割,這倡議與現實的巨大落差似乎造成了另一種對立,妖魔化穆斯林的言論愈趨極端。這兩派陣營是否有對話的可能呢?或許我們需要打開更多爭議人物的「書櫃」,試圖開展一種人性化的理解。



      《穆罕默德》正是這樣的一本書,作者阿姆斯壯挖掘早期的穆罕默德傳記和眾多宗教研究著作,以澄澈而真摯的字句寫成,宛如穆罕默德一生的貼身敘事,刻畫出他在暴力分子和宗教領袖之外的第三種樣子──一個有血有肉的信仰者。



      七世紀的麥加,蓬勃發展的市場經濟使得慷慨互助的遊牧社群精神日漸式微,真主降下的啟示填補了精神性食糧的空缺,而承接這份啟示的正是先知穆罕默德。阿姆斯壯筆下的穆罕默德,「即使荊棘叢鉤住了他的斗篷」也一心一意專注於完成眼前的目標,他正直善良,得到了「可信者」(al-Amin)的稱號。他的孤兒身分想必讓他更能感受弱勢者之苦,在他傳播啟示初期,追隨者幾乎不是年輕人,就是女性或奴隸。



      此外,他對動物和小孩總是溫柔以待。他在躲避古萊須族的追殺時,隱身在郊外洞穴之中,仍小心翼翼不驚擾洞口的岩鴿;他十分鍾愛他的坐騎母駝,甫抵麥地那時,決定在母駝跪坐之處定居,相信牠受到真主的帶領。他喜歡抱著後來早夭的兒子在麥地那閒晃,難掩父親的驕傲四處炫耀兒子的可愛;後成為穆罕默德養子的奴隸柴德(Zayd)戰亡後,穆罕默德在街上緊抱著柴德的小女兒,試圖安撫她,自己仍止不住哭泣。他從未視妻子為他的所有物,對家務事也盡心盡力,照顧羊群,縫補自己的衣鞋。他的妻子們與他平起平坐,更能與他爭辯。



      不過,穆罕默德曾經在養子柴德和他的妻子柴奈卜(Zaynab)仍有婚姻關係時,就愛上柴奈卜,後來他們離婚後,穆罕默德便娶柴奈卜為妻,而且當時柴奈卜是他的第五名妻子。這個故事或許令我們詫異,也「讓一些穆罕默德的西方評論者大感震驚,因為他們更習慣更禁慾苦修的基督教英雄,但穆斯林的文獻似乎不認為展現先知的男性活力有何不妥。」穆罕默德並非百分百完美的聖人,在宣揚教義的途中,為了和古萊須族人和解,他曾扭曲神聖訊息而遭天使質問,也曾不得已在毆妻的議題上對友伴妥協。這些跌跌撞撞更讓我們確知他不過是一介凡人,他只是神的使者,而非神的化身。



      「萬物非主,唯有真主」是伊斯蘭教的至高信念。在阿姆斯壯所描繪的穆罕默德身上,可以看見「認主獨一」(tawhid)的信仰所孕育出的特質。因為順服於獨一神的最高權威,穆罕默德謙遜待人,過著簡樸自持的生活;因為感念真主施予人的恩惠,他提倡「課捐」(zakat)的傳統,鼓勵穆斯林捐贈部分收入,效法真主給予的精神,與弱勢者同甘共苦;因為真主為每一個民族都制定了各異的律法和道路,他從未強迫任何人加入穆斯林社群,也尊重不同的信仰。



      這些細膩的故事正是這本書難能可貴的地方。歷史事件的綜覽描述或許我們都聽過不少,卻沒有太多人選擇描寫這位先知鮮活而飽滿人性的生命細節,與他所折射出來的伊斯蘭精神。這樣沉靜而力道十足的聲音,在現下針鋒相對的時代更顯珍貴。我們將能在這些故事中,看見信仰對世界的揉塑,同時看見自己相似的掙扎與情感。



      我相信,這本書能夠觸發一絲柔軟的體會,讓我們在和解之路上邁進一步。




    其 他 著 作
    1. 血田:宗教與暴力的歷史
    2. 聖保羅:基督教史上極具爭議的革命者
    3. 愛人如己:改變世界的十二堂課
    4. 萬物初始─重回創世記 In the Beginning: A New Interpretation of Genes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