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好吃(NO.5+6)套書(共二冊)
  • 定價99.00元
  • 8 折優惠:HK$79.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馬爾多羅之歌【隨書附贈伊甸小蛇書籤】

馬爾多羅之歌【隨書附贈伊甸小蛇書籤】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2272879
洛特雷阿蒙
車槿山
新雨
2020年12月25日
160.00  元
HK$ 128
省下 $32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2272879
  • 叢書系列:經典
  • 規格:平裝 / 400頁 / 14.8 x 21 x 2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經典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法國文學











    ★超現實主義者人手一本的暗黑指南

    ★二十四歲早逝奇才 唯一留世之作

    用他謙卑卻毒辣但又美得不可方物的詩歌

    解放世人心中最暴虐最沉淪的那一隻野獸



      ?影響無數巨擘

      安德烈.布勒東�安德烈.紀德�米羅�達利�勒內.瑪格麗特�卡繆�寺山修司�奧迪隆.雷東尚盧.高達�居伊.德波�約翰.艾許柏瑞�威廉.克萊因�胡立歐.柯塔薩�德勒茲�瓜達希�讓.保羅漢�亨利.米肖�曼.雷�格奧爾格.巴澤利茨�馬克斯.恩斯特�莫迪里亞尼�伊夫.坦基�艾梅.塞澤爾�加斯東.巴謝拉�莫里斯.布朗肖



      ?《超現實主義宣言》安德烈.布勒東 盛讚:

      「我一定要明確指出,依我看,對某些人的崇拜是值得懷疑的,儘管這些人看起來如此偉大。唯一的例外是洛特雷阿蒙,那些在經過時留下了某種模糊痕跡的人,在我看來就不是這樣。」



      ?經典名句蔚為傳頌──

      「他美得像猛禽爪子的收縮,還像後頸部軟組織傷口中隱隱約約的肌肉運動,更像那總是由被捉的動物重新張開、可以獨自不停地夾住齧齒動物、甚至藏在麥秸裡也能運轉的永恆捕鼠器,尤其像一架縫紉機和一把雨傘在解剖檯上的偶然相遇!」



      ?知名設計師 劉克韋操刀全書設計

      ?書衣書腰皆無油墨印刷,由純手工燙黑,打造字字銘刻的效果。

      ?尖叫、不理性、荒誕、獵奇卻又敏感纖細的視覺設計。

      ?以「塗鴉」為主題,將向來被視為破壞、叛逆,更多是傳達政治和社會信息的塗鴉,與表達對現狀的不滿、反傳統價值的本書文字相互結合,共譜同工異曲之效。



      《馬爾多羅之歌》為一部超現實的長篇散文詩,由六支歌組成。

      這六支歌彷若失速的列車一般在虛實彌留之際橫行,

      強制播映悖亂、畸形、狂妄且獵奇的世界百景,

      就算你摀住眼、摀住耳、摀住身體的每一個孔縫,

      都將被洛特雷阿蒙不容置喙地殘忍撕裂,

      讓那些詭譎奇想宛如一隻隻飢餓數百年的蛆蟲啃噬你的每一道神經。



      謹在此一而再再而三提出忠告:

      『若你無法守住你的理智,都將為他征服。』

     

      另收錄:

      ★洛特雷阿蒙的〈詩一〉、〈詩二〉以及七封寫給出版商的書信

      ★譯者 車槿山教授 詳盡剖析

      ★作家 朱嘉漢 專文推薦



    名家推薦



      「這本書的奇特,在於面對它,「奇特」這個詞語也顯得平庸。像是胡言亂語曝洩出詞語,又不時展現出猶如闡釋真理的智慧,至惡之中卻瞥見某種神聖性,詛咒如同歌頌,極端前衛的文句卻同時有古典的平衡。在這壓得我們喘不過氣來的濃烈意象中,體驗到神祕的美感。」── 朱嘉漢(作家)



      「他(洛特雷阿蒙)在十九世紀全然沒有影響,但他和韓波一起,也許還超過韓波,成為了明日文學的守門人。」──安德烈.紀德(Andre Gide,一九四七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我一定要明確指出,依我看,對某些人的崇拜是值得懷疑的,儘管這些人看起來如此偉大。唯一的例外是洛特雷阿蒙,那些在經過時留下了某種模糊痕跡的人,在我看來就不是這樣。」——安德烈.布勒東(Andre Breton,超現實主義創始人)



      「對洛特雷阿蒙,我們只有猜測,絕無肯定,絕無邏輯(我們的邏輯)。所以《馬爾多羅之歌》才是最有效的詩歌,因為他持續地讓我們感到不安,儘管我們有確切的理論。他仍然是危險的……他在無意間以誇張、玩笑的方式在文學的謊言中重新發現了真理。他比任何詩人都更好地重新發明了語言和藝術的意義,這是生活的咒語。他否定了統一的文體,但這是為了顯露真正的文體,真正的邏輯,即自然的力量而不是習俗。他從人類思想史的一極跳到了另一極。」——勒.克萊喬(J. M. G. Le Clezio,二○○八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至少從洛特雷阿蒙開始,文學贏得了發瘋的權利。」——羅蘭.巴特(Roland Barthes,《戀人絮語》作者)



      「打開洛特雷阿蒙,整個文學便像一把雨傘般翻轉過來;闔上他,一切又立即恢復正常。」──弗朗西斯.篷熱(Francis Ponge,法國詩人)


     





    推薦�超現實主義被埋沒的經典:惡德的不和諧之歌 朱嘉漢



    第一支歌

    第二支歌

    第三支歌

    第四支歌

    第五支歌

    第六支歌

    詩與書信



    譯後記�洛特雷阿蒙和《馬爾多羅之歌》 車槿山





    ?





    推薦序



    超現實主義被埋沒的經典──惡德的不和諧之歌

    朱嘉漢




      《馬爾多羅之歌》不僅是上個世紀二○年代超現實主義者眼中被埋沒的經典,作為超現實主義運動的強大刺激,進而將洛特雷阿蒙(本名為伊齊多爾. 迪卡斯 )視為運動的「授精者」,甚至是一名先知。《馬爾多羅之歌》對日後文學依然有相當大的影響力,譬如寫《空間詩學》的巴榭拉(Gaston Bachelard),或是對於二十世紀下半後文學理論影響力極大的小說家、評論者布朗肖(Maurice Blanchot),皆寫過關於洛特雷阿蒙的專書。另外如索雷爾斯(Philippe Sollers)、卡繆、勒.克萊喬等知名的創作者與文評家,亦寫過專文評述。



      無論如何,洛特雷阿蒙的《馬爾多羅之歌》是「能刺激討論的」。



      這本書的奇特,在於面對它,「奇特」這個詞語也顯得平庸。一切拿來形容邪惡、怪異、醜陋、噁心的詞語,似乎都無法適用於閱讀此書所得到的感受。這本書在敘事上有些混亂,像是胡言亂語曝洩出詞語,又不時展現出猶如闡釋真理的智慧,至惡之中卻瞥見某種神聖性,詛咒如同歌頌,極端前衛的文句卻同時有古典的平衡。在這壓得讀者喘不過氣來的濃烈意象中,體驗到神祕的美感。



      也難怪以布勒東為首的超現實主義者為其著迷,《馬爾多羅之歌》如此特異,彷彿掙脫了理性的桎梏,展現出無以倫比的自由,且絕對獨創的語言。



      實際上,閱讀《馬爾多羅之歌》,可能要提醒讀者的,是洛特雷阿蒙並非主張非理性、無理性。相反的,貫串整個作品的,是對於強烈的理性的追求(包括對數學的熱愛),是將限度拉到極限的、欲了解且掌握所有非理性力量、異常的思想與現象的理性。某方面來說,洛特雷阿蒙試圖以文字的想像,最大限度去探索人性的廣度。



      讀者可能很快就發現,這本書的作者,在呈現最奇想、殘酷、怪異的描述前,已經提醒著,要帶上理性思考的能力。



      如開頭所言:「願大膽的、一時變得和這本讀物一樣兇猛的讀者不迷失方向,找到偏僻的險路,穿過荒涼的沼澤——這些陰森的、浸透毒汁的篇章;因為,如果他在閱讀中疑神疑鬼,邏輯不嚴密,思想不集中,書中散發的致命煙霧就會遮蔽他的靈魂,彷彿水淹沒糖。」



      儘管在挑戰道德的邊界,甚至崇尚惡行時,敘事當中的「我」,也在進行某種邏輯上的說服讀者。例如〈第二支歌〉裡,馬爾多羅對小男孩的誘導:「那就當最強壯、最狡猾的人吧。你還太年輕,不可能最強壯。但是,你從今天起就可以使用詭計,它是天才人物最美的工具。牧羊人大衛用投石器射出一塊飛石擊中巨人歌利亞的前額,他僅僅是靠詭計才戰勝了對手;相反,如果他們攔腰相抱,巨人會把他像蒼蠅般壓扁,這難道不令人讚嘆?你也一樣。公開宣戰,你永遠不能戰勝人類,你卻想把自己的意志強加給他們,但是,採用計謀,你一人就可以同所有人作鬥爭。」這樣宣稱「純潔、憨厚的方法毫無用處。應該在工作中採取更有力的手段、更巧妙的策略。」的馬爾多羅,不但沒有否定理智,其實更是崇尚解開理智的道德束縛,並且回到更為古典的使用上。



      洛特雷阿蒙的文學策略亦是如此。他的文學看似挑釁,不過挑釁的不是文學的價值,而是框限住文學道德。追根究底,他充滿攻擊性的詞語,在於詆毀虛偽的道德觀。不論是《馬爾多羅之歌》或是留下的兩篇《詩篇》(收錄在此書後面),他似乎都有意追求一種更為本質的詩歌美學:



      「直到當代,詩歌走錯了路……!我,我想顯示我的品質,但是,我並不虛偽,不會掩飾我的罪惡!笑、惡、傲慢和瘋狂將輪流地出現在正義的感覺和正義的愛情之間,並將給人類的愚蠢作出榜樣:人人都將在其中認出自己本來的面目,而不是自己應有的面目。也許,我的想像力想像出的這個理想雖然平凡,卻將勝過詩歌至今為止所發現的一切更偉大、更神聖的東西。因為,如果我在這些篇章中暴露我的罪惡,那人們只會更加相信美德,我在這裡讓美德閃閃發光,我將高舉它的王冠,未來最偉大的天才將會對我表示真誠的感激。」



      或是他在《詩篇》中更為嚴肅地宣稱:「我用勇敢代替憂鬱,用確信代替懷疑,用希望代替絕望,用善行代替惡毒,用義務代替抱怨,用信仰代替懷疑主義,用平靜的冷淡代替詭辯,用謙虛代替驕傲。這個世紀的詩歌呻吟只不過是一些詭辯。 最初的原則不容討論。」



      所以不必再重複了,他書寫如此多的邪惡殘忍的事物,並不是反對人性,認為無所謂的人性。相反的,《馬爾多羅之歌》是個充滿人性之書。他恨的,是虛偽,是愚蠢。



      無論從哪方面切入,洛特雷阿蒙展現出的,是絕對自由的意識,對於任何的思想危境毫不畏懼。並且,對「我」的獨一無二絕對堅持。若如他的同代者韓波(他們經常被類比)所寫:「『我』是他者」那麼,在《馬爾多羅之歌》最重的一句話便是「如果我存在,我就不是他人。」為此,他選擇如此孤獨的路(他在文學史上不但神祕,也確實深居簡出地寫作):「我要一人居住在我的隱密推理中,獨立自主。」



      最後,是只能藉由真正的閱讀才能體會而無法轉譯的《馬爾多羅之歌》的駭人美感。儘管在敘事上有虛構小說的元素(包括〈第六支歌〉開頭微妙地宣稱這是小說),基本上,美感的營造形式仍是詩。洛特雷阿蒙擅長對同一件事物堆砌大量差異極大的意象,並經常以開頭重複去倍增語氣。加上每個小節都是極長不分段的長段落,閱讀他的詩句會有種難以喘息之感,卻又感到無比痛快。個人尤愛〈第二支歌〉的第十三節,一氣呵成孤獨的「我」的決心,與海洋、死亡的搏鬥,又在與母鯊的相遇中,找到了愛情。



      當然,最知名的,還是後世不斷引用的〈第六支歌〉,徹底展現他一口氣吐出各種怪異的比喻、奔放的形容的能力:「他美得像猛禽爪子的收縮,還像後頸部軟組織傷又中隱隱約約的肌肉運動,更像那總是由被捉的動物重新張開、可以獨自不停地夾住齧齒動物、甚至藏在麥秸裡也能運轉的永恆捕鼠器,尤其像一架縫紉機和一把雨傘在解剖臺上的偶然相遇!」



      經過了一個半世紀以上,終於在臺灣出版的《馬爾多羅之歌》,若讀者翻閱感到某種怪異,無法理解,那麼,或許正在見證某種文學之美的相遇。就「像一架縫紉機和一把雨傘在解剖臺上的偶然相遇」那麼的美。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