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好吃(NO.5+6)套書(共二冊)
  • 定價99.00元
  • 8 折優惠:HK$79.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蝴蝶一生花裏:八百年前姜夔情詞探隱

蝴蝶一生花裏:八百年前姜夔情詞探隱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87458456
譚福基
初文出版社有限公司
2021年1月22日
140.00  元
HK$ 126
省下 $14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87458456
  • 叢書系列:本創人文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4.8 x 21 x 1.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本創人文


  • 文學小說 > 中國古典文學 > 詩詞曲賦











      姜夔,南宋著名詞人,自號白石道人,大家都叫他白石。

      他的詞作不多,有八十四首,但版本則夥,可見備受欣賞,多人閱讀。

      白石不像東坡、稼軒那樣,是宋代的一級大詞人;但其詞「清空騷雅」,迷倒了歷代老少男女的讀者。

      二十世紀以來,他的迷人、他的影響仍在。余光中年輕時寫情詩,自信至少可以做「半個姜白石」,可見「暗香疏影」、「豆蔻詞工」的恒久魅力。

      本書重新排序白石的詩詞,既見其生平行誼,更可詳細分析,窺探出八百年前白石道人的情史,讓我們清晰地看到白石背後的四個女子。



      本書名「蝴蝶一生花裏」,出處來自張玉田悼王碧山的《瑣窗寒》一詞:

      「斷碧分山,空帘剩月,故人天外。香留酒殢,蝴蝶一生花裏。想如今、醉魂未醒,夜臺夢語秋聲碎。」

      這些話雖是痛悼碧山,但移贈姜夔,亦若合符節。


     





    陳耀南教授序

    黃維樑教授序

    《蝴蝶一生花裏》是一本怎樣的書?



    從《昔遊詩》看白石的早年事跡

    從《揚州慢》看白石的揚州韻事

    沉香亭下醉梅花

    ?????? ?

    第一組曲:背盟另娶


    思「歸」心切四首詞

    從山陽到維揚

    湘江解纜催人去

    ?

    荷花的意象:「三十六陂秋色」

    「歌扇輕約飛花」:思念琵琶仙

    京洛佳人聽口音



    第二組曲:情人別嫁

    春遠赤闌橋

    合肥秋色

    石湖韻事﹙上﹚:「小紅低唱我吹簫」

    石湖韻事﹙中﹚:「自琢新詞韻最嬌」

    石湖韻事﹙下﹚:「回首煙波十四橋」



    才人亦關生計:破譯《送范仲訥往合肥》



    第三組曲:夢斷維揚

    「背人還過木末」:小紅別嫁

    梁溪韻事:臘月的蜜蜂兒

    白頭更覺相思苦:夢會梅娘

    不捨得穿的新衣

    破譯《側犯》



    餘韻:梅花、牡丹、茉莉

    姜夔與辛棄疾的人生相交點

    「道邊苦李」:白石的晚年歲月



    附錄:白石詩詞編年稿

    白石情詞統計



    後記









    《蝴蝶一生花裏》是一本怎樣的書?




      本書取名《蝴蝶一生花裏》,副題是「八百年前姜夔情詞探隱」。「蝴蝶一生花裏」,來自張玉田悼王碧山的《瑣窗寒》詞:「斷碧分山,空帘剩月,故人天外。香留酒殢,蝴蝶一生花裏。想如今、醉魂未醒,夜臺夢語秋聲碎。」這些話雖是痛悼碧山,但移贈姜夔,亦若合符節。



      姜夔,南宋著名詞人,自號白石道人,大家都叫他白石。他的詞作不多,有八十四首,但版本則夥,可見備受欣賞,多人閱讀。然而白石詞不見古注,看來是因為他用辭並不艱深,以明清文人的水準而言,不必注釋。



      英國詩人、評論家艾略特﹙T. S. Eliot,1888–1965﹚在《但丁論》?,根據他的經驗,他認為在閱讀一首詩之前,有關其人及其作品的事,知道得越少越好。一句引用,一段評釋,一篇熱心的小論文,也許偶爾引起讀者開始閱讀某一特定作家的動機,但是盡心竭力地準備歷史和傳記的知識,對他經常是一種障礙。﹙T.S. Eliot:《What Dante Means to Me》,from 《To Criticize the Critic and Other Writings》,Nebraska:University of Nebraska Press,1965,p.126﹚這段話可並不是普世認同。艾氏所追求的,是縱情直觀的欣賞,不免忽略了推理思辨。勒內.韋勒克﹙Rene Wellek,1903–1995﹚、奧斯汀.沃倫﹙Austin Warren,1899–1986﹚在《文學理論》指出,多數學者在文學理論上下筆萬言,但當遇到要對文學作品做實際分析和評價時,卻一籌莫展。﹙《文學理論》,浙江人民,2017,頁129﹚這個情況,對中國古典文學而言,也是如此。比如姜夔詩詞中甚多謎團,連王國維也要大呼「如霧裏看花,終隔一層」﹙《人間詞話》﹚。我初讀姜詞,也大有國維先生的感覺。



      近世解讀白石詞者,由陳柱《白石道人詞箋平》為先導。此書應該是白石詞的最早標點注本,1930年11月初版,上海商務印書館印行,2016年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印行新版。繼後的是夏承燾的《姜白石詞編年箋校》,1958年上海中華書局出版,1961年修訂再版,1981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印行新版。夏書是研究姜詞的扛鼎之作,影響深遠。然而陳、夏兩書對姜詞的注釋略如蜻蜓點水,並不詳細。到1981年,江西人民出版社出版杜子莊選注的《姜白石詩詞》,才對白石四十一首詞及二十三首詩有較詳注釋。至千禧年前後,方有白石詞的詳注問世,重要的是1998年臺灣學生書局出版黃兆漢的《姜白石詞詳注》,2001年中國書店出版劉乃昌的《姜夔詞新釋輯評》,2009年中華書局出版陳書良的《姜白石詞箋注》,此書更是現時注解姜詞的通行本。最近的2019年,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了孫克強、張海濤《姜夔詞》。四本注本的作者,劉乃昌和陳書良是夏承燾的學生,師承有自;其他兩本的取向,亦分別不大。可以說,在理解姜詞這一點上,讀者於四本中取讀其一,並無損失。



      我對白石詞的興趣,源自對「歌扇輕約飛花」﹙《琵琶仙》﹚解釋的不滿。陳柱在約字旁注了一個「拍」字,陳書良亦注約為拍而了事。劉乃昌解釋「那船上麗人手揮歌扇,輕盈如花朵翻飛」。黃兆漢則謂「那團扇歌的歌聲像飛花般輕快」,釋約為像,這是杜子莊的說法:「那團扇歌的歌聲像飛花似的,輕快而有節制。」孫克強等則注約為「掠過、拂過」而不知何據。遍翻選集,更有說是美人用扇扣?船邊在打拍子。正在茫無頭緒,我突然想起南宋詞人常常互相學習,或者有人寫過「輕約飛花」而終於在夢窗詞找到「約住飛花,暫聽留燕」,從而知道姜夔在此暗用了杜甫《發潭州》的「岸花飛送客,檣燕語留人」。另一個有趣的例子是《疏影》的「玉龍哀曲」。杜子莊引用李白「黃鶴樓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句,認為該哀曲是《梅花落》而未知何據,然黃兆漢、劉乃昌、陳書良、孫克強等俱從之。其實此注並不是甚麼大難題,研究姜詞者都應該熟悉周邦彥,知道《大酺》的「未怪平陽客,雙淚落、笛中哀曲」,白石在這裏用了馬融《長笛賦.序》的典故。



      理解「歌扇輕約飛花」之後,我便對姜夔八十四首詞的解讀甚有興趣。於是在數年前開始鑽研姜夔詞注釋之訂正及破譯,所論與前輩多有異同,對姜夔的研究可謂別開蹊徑。



      白石在《側犯》說自己是「寂寞劉郎」,「自修花譜」。他對自己的詞作進行修訂、改寫。他渴望為自己的情史留下記錄,但又要兼顧文學藝術,不願平鋪直?。於是他儼然化身為一個超級的遊戲設計師,在白石詞中佈下一套猜謎遊戲,挑戰讀者的智商而自得其樂。



      把八十四首詞化整為零,作為一幅拼圖的眾多零片,耐心湊合,加上他的一些詩,我們便拼出白石的生平行誼,製成《白石詩詞編年稿》,並加入歷史背景,這是到目前為止最詳細的白石年譜。夏承燾定白石卒年為1221年,但據《白石詩詞編年稿》所蒐得的資料,白石的活動止於1209年。如果說他自1209年至1221年不寫一詞一詩,這並不合理。



      對白石詩詞的重新排序,既見其生平行誼,更可詳細分析其情史。白石詞作有三個高峰:1、1186至1187年與感情有關的詞有十三首;2、1191至1192年有十一首;及3、1196至1197年有十三首。通過這些詞,我們可以清晰地看到白石背後的四個女子。



      本書可以頗具爭議性,但它肯定不是一本千篇一律的書。通過爭議,讓我們能夠接近一個真實的姜夔,無論如何,這是很有意義的。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