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袁浦記

袁浦記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88676408
孔建華
中華
2021年1月15日
147.00  元
HK$ 132.3
省下 $14.7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88676408
  • 規格:平裝 / 276頁 / 15.2 x 23 x 1.38 cm / 普通級 / 部份全彩 / 初版
  • 出版地:香港


  •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袁浦,也叫錢塘沙上,是錢塘江、浦陽江、富春江三江聚首的千年古鎮。兒時,袁浦是公社。少年,袁浦建鄉。



      成年,袁浦建鎮。中年,袁浦鎮名和建制都沒了。作者留戀這個地方,寫此書稿,把童年和少年的故鄉裝在書裡,把正在消失的江南鄉土人情和無邪時光留在悠婉靈動的漢語裡。



      這部描寫故鄉的散文集,是作者在人到中年之時回望故鄉的記錄,也是對晚輩娓娓道來的講述。



      這是二十世紀七十至九十年代,杭州鄉下袁浦的鄉村生活。

    ?


     





    序一 至真至愛之文章13

    序二 一個人的袁浦16

    自序20

    草舍雀白

    草舍雀白 25

    田野父親 32

    故鄉紀事 40

    天可憐見 45

    歸兮浮山 54

    貓頭山腳黃泥屋 65

    種田人的學堂 74

    孫昌建先生 80

    阿哥富榮 86

    香杉瓦舍六號浦

    香杉瓦舍六號浦 97

    四畝八分號子田 106

    浦東二十九號 116

    糶米路上 123

    年去歲來 125

    袁家浦老街 135

    社舍散了 141

    四餐頭搶陣雨 147

    菜花蛇 150

    四月蜂 154

    雄鴨鬼 156

    醃缸菜 158

    童年六號浦 160

    袁浦夜話 166

    紅廟七年 172

    黃沙橋 181

    杭高三年 187

    錢塘雜憶 195

    浦行散記 204

    有個地方叫袁浦

    有個地方叫袁浦 215

    白茅湖邊 218

    長安沙上 222

    爺爺的菜園 227

    草舍飛雪 234

    錢塘的雨 238

    錢塘的風 241

    七月黃昏 244

    錢塘八景 248

    九溪觀潮 254

    十里稻花香 256

    大江流過我的家 262

    望故鄉 264

    後記 267

    ?





    序一



    至真至愛之文章




      建華是我表弟,小舅的兒子,小我十歲,離開老家袁浦已有二十幾年。去年開始,寫回憶老家的文章,陸續在全國報刊發表,今年十月,結集為《袁浦記》。



      那天,建華寫好《天可憐見》,發給我,我正坐公交車,讀?讀?,流下了眼淚。



      我住麗水。老家在蕭山,江對岸是錢塘沙上,也叫袁浦。母親十九歲,坐渡輪過江,嫁給父親。如今,聞家堰的渡口還在,父親還健朗,母親不在了。母親叫桂花,建華喊「妮娘」(袁浦方言:姑姑)。



      從前,我們隔江而住,母親帶我坐船去看外婆,外婆帶建華坐船來看母親。這是三十年前的事了。



      建華說,用一棵樹來形容,故鄉是枇杷樹。這棵樹,長在小舅草舍的西南角。草舍搬遷時,小舅用鋼絲車把樹拉到江邊,二叔用船運過江,種在小木樓前。前年春,建華去找那棵樹。我住過的屋子和村子,已拆了,樹不知去向。



      《袁浦記》中的人,大多是我熟悉的親人。我的外公個子不高,但結實,走路輕快穩健,從小吃素,愛笑,眼睛瞇成一條縫,和藹可親,像個佛。外公菜園籬笆上掛?的苦瓜,老了紅了,像一盞盞燈籠,至今還亮在我夢裏。



      我的小舅,高個,挺拔俊朗,秉性耿直,不卑不亢,為人豪爽,講情義,是種田能手。稻子灌漿,我隨小舅去田裏,眼前綠油油的一片,長得又壯美又清爽,小舅開心得像個孩子。我的外公、外婆、母親、舅舅,他們是我最親愛的人,他們又是普通的種田人,他們走了,一切都歸於沉寂。二三十年後,建華拿起筆,滿含深情地寫他們,記下他們的名字,對晚輩來說,這是最有意義的紀念。



      現在,建華最牽掛的是母親—我的小舅媽。舅媽高高大大,二十二歲嫁給舅舅,話不多,活兒樣樣能幹。小時候,建華給母親送飯,見到母親粗糙的手,心疼得不行,寫道:「老繭密佈在掌和指的接合處,不規則的劃痕,經了年,是雀白的,新添的,是赭紅的,還有一些黑的紋,是沾了機油之類褪不掉的。」這是一雙勞動的手,一雙真正的母親之手。



      對於母親的疼愛,建華至今充滿感激。那年,舅媽送建華到杭州上學,從學校出來坐車。建華回憶道:「母親用些氣力,擠上車去,我透過門縫,只能見一抹背影,藍色的,是母親上衣的顏色。」讀到此,我想起朱自清的《背影》。父母的背影,常常叫兒女銘記一生,因為背影裏有?父母真摯的愛。



      建華總是記?母親的話,做人要記人家的好,要感恩圖報。在建華的書裏,沒有一句怨言、一句記恨,有的只是對家鄉人的一片真情、一份真愛。



      小舅朋友的兒子浩哥,是個木匠,在瓦舍裏彈墨線、鋸圓木、打眼、刨花,做門窗,木香芬芳。後來,騎摩托時,出車禍去世。建華很悲痛,說每回坐火車,總會想起浩哥那年進城買回的車票。



      還有,建華搭乘二姨夫的腳踏車,隨手扔出一個煙頭,不巧落到人家衣領裏,讓姨夫賠了一包煙。我勸建華將這段文字刪去。



      建華說,那時還小,同姨夫接觸不多,姨夫年紀輕輕走了,幾十年裏,這件事常在心頭。去年春,建華又爬上貓頭山,去祭了姨夫一回。



      建華深愛?家鄉人,也深愛?家鄉這片土地。袁浦,位於錢塘江、浦陽江、富春江交匯處,江面開闊,風景優美,是難得的好地方。建華用他飽蘸詩情的筆,寫下校園湖邊那片草地:「白茅點點,迎風招揚,柔韌兀立,漫塘遍野,連將起來,一年一生,守望袁浦,一片茫茫白。」寫下長安沙上那場春雨:「軟軟輕輕,散散淡淡,伏在臉上,泥人得很,彷若兒時冬日早起,母親順手一抹的雪花膏,黏裏透清涼。」



      當然,寫得最多最富深情的,還是袁浦廣袤的田野,筆下文字流露的感情,充滿對莊稼萬物的讚美。那些生長的水稻、麥子、油菜花,還有夏日的雨、冬日的雪、四季的風,無不呈現出一種詩意,一份溫情。建華說,田野裏春暖花開,我們的童年在田野,我們的少年在田野;田野,是我們見過的最美、最愛。



      建華寫這些散文,大多在深夜,萬籟俱靜,一片空明,這是普天下遊子最為想念家鄉的時候,每著文字,常懷感激。我讀這些散文,大多也在深夜,默默地讀,一遍一遍地讀,隨了那優雅純淨的文字,一次次夢回少年,夢回故鄉,我的心裏充滿思念。



      建華囑我寫篇序,我嘮嘮叨叨地寫了這些,既表達我對建華結集出書的祝賀,也是對他的真情付出表示謝意。


    華赴雲

    二?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