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影封面版)
  • 定價127.00元
  • 8 折優惠:HK$101.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沒有一天的星星和今天不一樣

沒有一天的星星和今天不一樣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9966139
胡家榮
逗點文創結社
2021年2月06日
117.00  元
HK$ 99.45  






ISBN:9789869966139
  • 叢書系列:言寺
  • 規格:平裝 / 200頁 / 12.8 x 19 x 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言寺


  • 文學小說 > > 華文現代詩











      遺失的早晨

      再也沒有回來

      而換走的疲倦

      在下午回來



      撬開孤獨的窗門,尋找新的孤獨

      像一道穿出又消散的山霧,

      在生命的多餘處釐清,在殘缺處縫補

    ?

      「曾經我想做到什麼,

      而最終我只能是誠實的。」

    ?

      輕輕推敲命運的言外之意

      召喚百般聊賴日常裡的巍峨與波瀾



      彷彿縱身於清晰的夢境,胡家榮的詩是穿越一切的線索,那些意料之中的情節,山海雲雨、白紙鞋帶灰塵熱水……皆像悶靜的未爆彈,在淡白色的音韻裡輕輕搖晃。我們難以確知那隱含的是寂寞、恐懼,甚或暴虐的殺傷力,在無爭平和的意象裡,處處盡是重擊。

    ?

      本詩集是一次現實與夢的距離量度,句式裡有自然流洩的神性與禪意,藉由步行式的、拂塵式的文本節奏所引領,讓人隨之走入往日的光線、走入虛空的虛空、走入現世。胡家榮的詩如下午三點半的靜雨,淡漠無名而孤自撲落,卻最令人措手不及、暗地神傷。



    本書特色



      ★詩人胡家榮的圓熟之作,清簡的語言中揉合了知性、智性、神性與感性,意象化繁為簡,既是對現實與夢的距離之量測,亦是對日常生活的之高敏度摸索,從而成就的多維度作品。



    名人專文推薦



      詩人 任明信


     





    虎鯨家庭(代序)

    ?

    往日的光線∣遺失的早晨�一瑟�森林的商籟�無題Ⅰ�無題Ⅱ�無題Ⅲ�無題Ⅳ�無題Ⅴ�釣魚�不能�月貓的笑臉�如果有�永遠�魚�我愛你�靜養在夜雨中進行�下午三點半�在春天出生的孩子

    ?

    虛空的虛空∣今天是我的生日�沒有什麼我能掌握的�瘋狂的蝴蝶�白色向日葵�意料�喜悅�冬夜�所以它知道�穿越�殘廢�黑夜�如此以後�錯覺�活著�

    ?

    現世∣現世�怪物�鬼妻�退化�紅衣女人�三個願望�凝視太陽�登山�起來�脆弱�今天要跟妹妹見面了�活路�你太多�冬季

    ?

    夢之花

    預定論(尾聲)

    後記





    後記



      我從來不知道這種深綠偏黑色的海水是那麼的乾淨,以至於被稱為一片貧瘠的水流。陽光未被雜質反射,直接收入深海。這裡的水流速很快,迴游魚群會來搭便車往北方走,鯨豚會來尋找牠們。這裡的水溫度較高,感情上較適合我這個怕冷的人。終於實際來到黑潮的領域。



      浪漫。我一直在逃避這個詞彙的指涉,試著鍛煉我的理性和冷冽眼神。但我其實知道這個詞彙一直以來都在指涉著我。從小與游泳池為伍,遠離汗水和球場,離開同輩男生的浪漫,我一直都在用身體體會水的浪漫。彷彿我會一直這樣漫無邊際下去,永遠成為水,永遠遠離自我。當我陸續經歷過泳池、河流和海水,成為了救生員、游泳教練和救生教練,我一直有個願望藏著,是成為一個海灘救生員,每天坐在高台上,曬最烈的陽光,每天看著海。如此我願意放棄智慧,成為一個單純的生物。



      這些都已距離我遙遠。後來我開始向山朝聖,追求山的意象,山讓我感到穩定,一種岩石性質的激情,在內在,別人無法看見,除非是同樣的人。山的意象清晰,即使隱藏在霧裡還是一樣清晰。我來到花蓮以後,反而遠離了山的意象,也繼續逃避海,遁入自己之中,一切渾沌不明。我鮮少來到七星潭,七星潭的感情讓我懼怕,讓我成為我懼怕的樣子。我終於發現,山可以寫,是因為不論它再曖昧,它一次只讓你感到一種東西,你可以把握那種東西,不像海一次給你全部,讓你在它之中全然迷亂。我一直覺得,人怎能抵擋海潮。



      花紋海豚的出現雖然意外,也立即羞怯地游回深海,但我並未留著什麼遺憾。能接觸海,對於失去一切風景的我,尤其是過去的愛侶,我已相當知足。我從來不知道飛魚真的會飛,當牠終於在我面前滑翔了五秒以上,並且被同伴驚喜地喊出牠的名字,我才承認海裡也有鳥。我坐在船緣,把腳伸出船外,讓浪花激烈拍打,拍起拍落。我不知道該想些什麼。一位女性同伴親切地對我說:你那個位子真好。當時她坐在浪花較小的位置。是啊。我帶著笑容回答,不知道該再說什麼好。



      飛旋海豚的出現像一場夢。海裡的馬群,像小孩一樣天真,輕鬆摧毀我們之間的界線。耶穌說人要轉為小孩的樣式才能回到天家,應該就像牠們這樣,永永遠遠都是小孩。後來女朋友問我,想不想跟牠們一起游泳?我一點都不敢抱這樣的奢望。我在海裡是個瞎眼瘸腿的人,當然渴望擁抱牠們。我說我比較想騎在牠們背上,但我相信牠們應該比我更不擔心。



      我在船頭盪起又盪落。比起水手,我是個嬌弱的陸地人,被溫和的游泳池養大,沒有足夠堅強的筋骨承受風暴,還必須吃下第二顆暈車藥。但我想,我靈魂的性質是屬於水的吧。



      夢醒了之後,我重回現實,失去一切風景,徒留記憶。




    其 他 著 作
    1. 光上黑山,寧靜海(作者親簽版)
    2. 光上黑山,寧靜海
    3. 尤里西斯的狗
    4. 光上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