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秘密花園
  • 定價93.00元
  • 8 折優惠:HK$74.4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一本不正經(上):《詩經.國風》解析

一本不正經(上):《詩經.國風》解析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5541613
二粑
華夏出版有限公司
2021年4月09日
150.00  元
HK$ 142.5  






ISBN:9789865541613
  • 叢書系列:Sunny文庫
  • 規格:平裝 / 320頁 / 17 x 23 x 1.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Sunny文庫


  • 文學小說 > 中國古典文學 > 經史子集











      ★ 史上最純粹於藝術與學術、最尊重原著、最接近史實的《詩經》解讀本!



      《詩經.國風》採集的是十五個地方的民歌,遠古民風彪悍質樸,少有江南含蓄隱晦。因此,二粑的解詩在字詞句把控上張揚些,淫蕩些,也不為過。



      《詩經》是孔子整理而成,西漢時被尊為儒門經典,傳頌至今。故歷朝歷代對《詩經》的解讀,都以儒學為重,內斂,穩重,含蓄。而二粑解讀《詩經》,卻很張狂,霸道,滿口胡言亂語。借用曹公紅樓一詞:滿紙荒唐言,一把辛酸淚,都云作者癡,誰解其中味。



      《詩經》不僅是詩集,更是一本史書,它最為真實地記錄了商未周初人類的主流文化,以及在此文化影響下,社會各階層的生存及思想狀況。這個主流文化誕生於以農耕文明為體、封建文明為領而構築的基礎之上,其名稱我們並不陌生:市俗文化。這個文化並不屬於在周中後期湧現出的任何一家學說,而是百家之母。這個文化的載體不是文字,而是口口相傳的語言,準確說是語言的藝術──歌謠。



      二粑常說:浮生餘生,尊重本心,淫蕩如我;二把又說:當今詩人很多,而詩已死;二粑再說:道統不死,聖賢不死。



      文如其人,由此可見,二粑很癲狂,聽聞他私下堅稱這本《一本不正經》是史上最純粹於藝術與學術、最尊重原著、最接近史實的《詩經》解讀本!


     





    序一:這是一個雅好《詩經》的讀書人對這部經典的賞析?? ?�007

    序二:數一有二粑�?? ?010

    序三:二粑與《一本不正經》�?? ?014

    序四:《一本不正經》──最貼近真實生活的解讀�?? ?018



    1. 《國風•周南•關雎》�?? ?025

    番外:《詩經》中「逑」字本意?? ?�034

    2. 《國風•周南•葛覃》�?? ?036

    3. 《國風•周南•卷耳》�?? ?042

    4. 《國風•周南•樛木》�?? ?046

    5. 《國風•周南•螽斯》�?? ?051

    番外:《詩經》中的疊用詞�?? ?055

    6. 《國風•周南•兔罝》�?? ?057

    7. 《國風•周南•桃夭》�?? ?061

    8. 《國風•周南•芣》�?? ?065

    9. 《國風•周南•漢廣》�?? ?070

    10. 《國風•周南•汝墳》�?? ?077

    11. 《國風•周南•麟之趾》�?? ?081

    12. 《國風•召南•采蘩》�?? ?084

    13. 《國風•召南•草蟲》�?? ?087

    14. 《國風•召南•采蘋》�?? ?091

    15. 《國風•召南•甘棠》�?? ?094

    16. 《國風•召南•行露》�?? ?097

    17. 《國風•召南•小星》�?? ?101

    18. 《國風•召南•羔羊》�?? ?105

    19. 《國風•召南•摽有梅》�?? ?110

    20. 《國風•召南•江有汜》�?? ?114

    21. 《國風•召南•野有死?》�?? ?117

    22. 《國風•召南•騶虞》?? ?�123

    23. 《國風•邶風•柏舟》�?? ?126

    24. 《國風•邶風•綠衣》�?? ?131

    25. 《國風•邶風•日月》�?? ?134

    26. 《國風•邶風•終風》�?? ?139

    27. 《國風•邶風•匏有苦葉》�?? ?143

    28. 《國風•邶風•凱風》?? ?147

    番外:《凱風》是一首邪惡的詩歌�?? ?151

    29. 《國風•邶風•簡兮》�?? ?153

    30. 《國風•邶風•谷風》�?? ?157

    31. 《國風•邶風•式微》�?? ?168

    32. 《國風•邶風•北門》�?? ?173

    33. 《國風•邶風•北風》�?? ?177

    34. 《國風•邶風•靜女》�?? ?181

    35. 《國風•邶風•二子乘舟》�?? ?185

    36. 《國風•鄘風•柏舟》�?? ?189

    37. 《國風•鄘風•牆有茨》�?? ?192

    38. 《國風•鄘風•桑中》�?? ?194

    39. 《國風•鄘風•鶉之奔奔》�?? ?198

    40. 《國風•鄘風•蝃蝀》�?? ?200

    41. 《國風•鄘風•相鼠》�?? ?207

    42. 《國風•鄘風•干旄》�?? ?211

    43. 《國風•衛風•淇奧》�?? ?214

    44. 《國風•衛風•考槃》�?? ?219

    45. 《國風•衛風•氓》�?? ?223

    46. 《國風•衛風•竹竿》�?? ?233

    47. 《國風•衛風•芄蘭》�?? ?236

    48. 《國風•衛風•河廣》�?? ?240

    49. 《國風•衛風•伯兮》�?? ?243

    50. 《國風•衛風•有狐》�?? ?247

    51. 《國風•衛風•木瓜》�?? ?251

    52. 《國風•王風•黍離》�?? ?253

    53. 《國風•王風•君子于役》�?? ?257

    番外:《詩經》中的「君子之風」�?? ?262

    54. 《國風•王風•君子陽陽》�?? ?266

    55. 《國風•王風•揚之水》�?? ?269

    56. 《國風•王風•中谷有蓷》�?? ?273

    57. 《國風•王風•兔爰》�?? ?279

    58. 《國風•王風•葛藟》�?? ?284

    59. 《國風•王風•采葛》�?? ?288

    60. 《國風•王風•大車》�?? ?290

    61. 《國風•王風•丘中有麻》�?? ?293

    62. 《國風•鄭風•緇衣》�?? ?297

    番外:夫子無母親?? ?�302

    63. 《國風•鄭風•將仲子》�?? ?306









    數一有二粑




      二粑是一個人名字,小名,大名汪啟貴。換言之,大名汪啟貴這個人就是二粑。我與他夫人是名符其實的同學,同班。很多很多年前,就聽聞他了,同屆校友中有人考上清華,能不叫人興奮嗎?只是,很多很多年裡,我都不知道這個神人長什麼模樣。同樣,很多很多年後,才有緣見識這個叫二粑的男人。果然面額飽滿,笑容憨厚,與二粑這名十分相符。某一日,二粑說:安慶人叫二粑就是二孬子的意思,說完嘿嘿笑起來,眼鏡後兩隻眼瞇成了兩條縫。



      我生在安慶,因父母皆是桐城人,幼時聽聞安慶城的俚語比同齡人少。十三歲那年,父親又把家搬到了馬山北坡清水濠後梢。一九七六年清水濠後梢,那是一個山溝溝,攏共六戶人家,四周除了山還是山,於是比城裡孩子明顯地笨些,自然也就不知道二粑就是二孬子的意思。



      二粑模樣憨,但說孬,應該絕不能算。孬子會考上清華?倘若屬於非醫學範籌的傻,而是指不擅算計得失、計較功利,我倒願將這個孬子引為同類。人生苦短,何苦斤斤計較?仿似自設牢籠一般的日子,實在無趣。



      我們近些年接觸多些,有過一、二次長談,在他練拳腳之地--「家去賣粑」休閒館。偶爾去時,無人,二人便海闊天空一通扯。蠻盡興,至於說了些啥,一甩手誰在乎記它?有句恭維話,我是一直藏著沒說,今兒在此寫下便好。「家去賣粑」這名好。說它好,好在需用安慶方言念,否則不堪讀。於是念著念著,便有了水泊微腥、狼煙悶騷,自黃甲山起,一路奔突,招蜂惹蝶:司下坡、五巷口,四眼井,廣濟橋,沙漠洲,謝家墩子。過境處,晃蕩出一個個西門江湖兒女的身影。



      我所知,關於二粑的傳奇。十八歲,他自南向北,直殺京城;九年後,鎩羽而歸,偏安於長江北岸這個連空氣中都滿是水的水城;這一偏安,風平浪靜三十餘載;直到百年過半,忽又搖身一變,著青裳,撚白鬚,依憑「家去賣耙」休閒館的一方木杌,竟冒冒失失做起詩來。



      不愧是神人,既便做詩,張口就唱,獨立不羈,與眾不同。一天一首,似無間斷,兩年後,竟又結集成書。這速度,驚人;這激情,爆棚;比詩人還詩人,其靈感暢達,行文恣蕩。蒙他抬愛,詩集賜我一本,扉頁親筆手書:林閩女士鑒賞。其實,說起論詩,我真是不太懂,但這並不妨礙我被他的詩打動。



      詩集〈數一有二粑〉收集了二粑寫於二O一四年至二O一五年兩年間的詩作共四百四十八首,這麼多的詩,集中在這兩年裡呈井噴態勢創作出來,無論我們從哪種角度切入他的內心世界,似乎都寓意了某種存在。



      你教會了我善良

      你教會了我誠實

      還有你拿手木匠活

      我也偷偷學了不少

      儘管你只要我讀書

      所以你貧窮時買了那麼多小人書

      我至今收藏

      還打算傳給兒孫

      如今我看你一次

      我就覺得多了一點幸福

      其實最想說

      若有輪迴,我做你父親



      這首詩不長,只十二行,詩名就叫〈下輩子我做你的父親〉,通篇大白話,零技巧寫作手法。這樣的詩,我們無需像讀某些意象繁複的現代詩,沉淪於艱澀難懂的意象解析,而更易於接近詩人內心,讀懂他想表達的思想和情感。



      「為詩寫詩不是詩,而我卻寫了為詩寫詩」(〈為詩寫詩不是詩,關於我的臭臭〉),二粑把這一自相矛盾的行為,怪罪到了臭臭頭上,說是「與你太久,一個恍惚,我也成了一個臭臭」。臭臭,是二粑家的一隻小型寵物犬,九歲,毛色棕紅油亮,兩隻大眼炯炯有神,好看,也很凶。四百四十八首詩當中,出現臭臭身影的詩很多。特以臭臭為題的詩,有十多首。看來,臭臭不僅激發了他的詩興,充當了詩人窺見人生奧義的第三隻眼晴,臭臭還旁證了詩人日漸落寞的職業生涯。「臭臭�不是一隻雜種狗,她是我的神」(〈風都擋了我的事〉),「只有臭臭知道我窒息我失控�它狂躁地低吼�最終撕咬了我�我才從呻吟中喊出�傻妞,你在哪裡?」。



      詩集當中另一個高頻詞,則是傻妞。「我是一個粑得傷心的男人�娶了一個傻妞」(〈今天不說愛〉)。「我問傻妞,你思想了麼�其實,我很希望她堅持一貫針鋒相對」(〈無聊玩思想〉)。「遭遇一個傻妞�我便丟失斷橋,忘記天都�一個世界被遺棄在轉角�一個世界,又以我的名義命名」(〈家庭作業〉)



      在以詩人名義命名的世界,有草長鶯飛,有季節輪替。有〈愛嘮叨的父親〉,有〈一隻額上有心形的狗〉。還有〈和姐夫喝酒〉、〈一日兩餐〉、〈春天裡,別買臭帶魚〉這類日常。有時一句市井俗話,也會引發詩人的詩興,諸如〈三月三,粑魂〉、〈遠香近臭〉這一類詩。令人撫之難忘。



      「我寫作,不是為了名聲,也不是為了特定的讀者,我寫作是為了光陰流逝使我心安」。瀏覽完二粑整本詩集,我之所獲,正如阿根廷詩人、小說家博爾赫斯這句名言所涵括:二粑用詩重新構築了他的世界,放進了他的家人、狗狗、朋友、還有不肯輕易展示的自我。



      影評〈王家衛之東邪西毒:在時間的灰燼裡重生,在醉生夢死中忘卻〉裡的有一段話:「一個人受了挫折,總會或多或少找個藉口來掩飾自己。其實慕容嫣,慕容燕,只不過是一個人的兩個身份,而在兩個身份的後面,藏著一個受了傷的人」。我不敢據此揣測,那個寫詩的二粑是否會在詩句的字詞間恍惚,分身,一夢再夢清華園。我只是不免有些恍惚:三十年時光輪轉,清華園何時變身「北川梵音」、而隱「南山」,而他,「……久詢南山,南山微笑無語」,心頭是否會有不堪思量,計較那時間的重?



      不過,時下有一句流傳度很高的雞湯文:「除了死亡,都是擦傷」,似乎又站到了反方立場。二粑這樣透著覺悟的視野和自我慰解,包涵了些許無奈,那又怎樣?如果現實充斥了無法安頓的困頓,自我慰解就等同於救贖。畢竟茫茫人間,哀傷、悲痛和疾病、戰爭、死亡和災難,遍佈世界每一個角角落落。如此一想,便會覺著,安然活著已經很好。若再能品品茶,喝喝酒,寫寫文字,那就恰如二粑所自我描摹的那樣:「二粑不是詩人�是個鳥人,有鳥的人�想活著做做愛,夜夜無夢�只是紀念自己的風塵」。這樣的日子,不是已經好上加好了嗎?



      謹以此文,賀二粑第二本書《一本不正經》結集付梓!

    ?
    林 閩

    2019年3月28日完稿於馬家嶺




    其 他 著 作
    1. 一本不正經(下):《詩經.國風》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