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上海大亨杜月笙

上海大亨杜月笙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3260905
胡敘五
秀威資訊
2013年5月16日
107.00  元
HK$ 96.3  

 $10.7





ISBN:9789863260905
  • 叢書系列:讀歷史
  • 規格:平裝 / 428頁 / 16k菊 / 14.8 x 21 x 2.14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讀歷史


  • 人文史地 > 中國史地 > 人物史/傳記

















    上海灘頭一代傳奇人物
    連宋子文蔣介石都要敬畏三分
    隨行秘書胡敘五、杜月笙之子杜維藩、
    前中華民國財政部次長錢永銘等人
    近身側寫,還原歷史第一手真相


      杜月笙,一個曾經如雷貫耳的名字。是青幫老大?是上海灘皇帝?是蔣介石奪得政權的軍師?他到底是哪號人物?


      他由市井之輩,竄躋到國際知名,由一文不名闊綽到揮金如土;他三言兩語能使對方信服輸誠,一呼百諾而不覺其頤指氣使;所謂文豪名士,明知其胸無點墨,樂與交遊;達官顯宦,更因他豪爽過人,深相結納。蔣氏高層如孔祥熙、宋子文、戴笠等,無不與其結為密友。有這樣一張足以操縱政界、工商金融界的關係網,又有外國租界做靠山,他在上海灘可謂左右逢源、縱橫捭闔,終成一代人豪。


      《上海大亨杜月笙》一書,由史料專家蔡登山編校,該書分為兩大部分,除找出杜月笙秘書胡敘五所寫的《杜月笙別傳》一書,重新編排分段點校。另一部份則蒐集與杜月笙有過深交或資深報人親歷親聞的文章,這些文章遠較坊間的杜月笙書籍,要具有史料價值,有很多事都是信而有徵的。唯有這些信而有徵的史料,您才能還原一個真實的杜月笙。


    本書特色


      1.杜月笙身邊最近的人,揭露最真實的杜月笙。
      2.貼身秘書胡敘五、兒子杜維藩、前財政部次長錢永銘、國策顧問吳開先等。
      3.是黑幫老大、流氓頭子、對日抗戰的功臣軍師,還是政經兩界的操盤手?
      4.所創恆社,主要成員為工商界人士,也有少量官員及軍界人士。
      所運作之事,影響著整個國家的政治經濟。


    作者簡介


    胡敘五


      杜月笙的秘書,他狀貌如三家村學究,木訥又如一謙謙君子,說話帶有濃重的安徽土音,雖訥訥不出於口,但嫉惡如讎,極富正義感。他下筆輕盈,辭意茂博,跟隨杜月笙多年,從上海到重慶再到香港,他記下杜月笙最輝煌的時光,也寫下杜月笙最黯淡的歲月。杜月笙病逝香港後,胡敘五在香港賣文為生。一九七0年他去世,孑然一身,沒有一個家屬,也沒有一個親戚,寥寥十餘朋友,為他在殯儀館草草辦妥了臨終大典,就送往火葬場安葬。




     





    序 一本被輕忽的重要傳記◎蔡登山


    第一部? 杜月笙傳


    第 一 章? 論行藏開端抗戰
    第 二 章? 明大義悄別申江
    第 三 章? 門前依舊車馬喧
    第 四 章? 地下展開龍虎鬥
    第 五 章? 助反正高陶離滬
    第 六 章? 籌餉饋川康運土
    第 七 章? 海外援僑舉私債
    第 八 章? 寄閒情山城玩賭
    第 九 章? 謀開發西北遠遊
    第 十 章? 運物資鴻溝無阻
    第十一章? 章士釗促請組黨
    第十二章? 李祖永勸買黃金
    第十三章? 奉密命策反東南
    第十四章? 回上海變生肘腋
    第十五章? 高喊打倒惡勢力
    第十六章? 頭銜仍是好風光
    第十七章? 家門有慶展排場
    第十八章? 師弟同心結恆社
    第十九章? 風聲緊老病離鄉
    第二十章? 朕兆凶飯碗落地
    第二十一章? 因譫囈補談身世
    第二十二章? 論恩怨略溯從頭
    第二十三章? 生死都在中元節
    第二十四章? 邦國長存任俠名
    附錄


    第二部 側寫杜月笙


    1杜先生傳/錢永銘
    2我的父親杜月笙/杜維藩
    3過庭錄/杜維藩
    4杜月笙先生六十年江湖傳奇/金風
    5說杜月笙先生/馬五
    6抗戰時期的杜月笙/吳開先
    7杜月笙拒絕赴臺定居內幕/唐人
    8江湖奇人杜月笙/王覺源
    9杜月笙俠義天下聞/黃立懋


    第三部? 杜月笙移靈台灣記錄


    1杜月笙遺囑
    2杜先生逝世記/陸京士
    3靈櫬移臺
    4安厝經過
    5迎月笙先生靈櫬歸葬國土/陳定山


    編後記/蔡登山








    一本被輕忽的重要傳記──寫在《杜月笙傳》之前


      杜月笙(1888-1951),名鏞,號月笙,與黃金榮、張嘯林並稱「上海三大亨」,是中國近代史上一個最富傳奇性的人物。不僅於他以一個來自鄉下的十五歲孤兒,單槍匹馬闖入上海灘,由一個三餐不繼的小混混,在小東門外十六舖水果行當一個小學徒,中年以後卻搖身一變成為了威震上海灘的大亨;還在於他發跡之後的所作所為,儼然已由流氓白相人「脫胎換骨」,成為了現代實業家、社會名流與地方領袖,成為相當活躍的政治風雲人物。


      杜月笙長袖善舞,對前清遺老、軍閥政客、黨國高層、社會名流,乃至金融工商鉅子,無不執禮甚恭,看他恂恂如也,鞠躬如也的周旋於達官顯宦群裡,揖讓於耆老縉紳中間,傾力結交,甚至結拜為把兄弟,或收為門生弟子,給予經濟支援,或月奉規銀,養為食客。而蔣氏高層如孔祥熙、宋子文、戴笠等,無不結為杜氏豪門密友。有這樣一張足以操縱政界、工商金融界的關係網,有法租界做靠山,杜月笙在上海灘可謂左右逢源、縱橫捭闔,一呼百諾,各方信服,萬姓輸誠,終成為一代人豪。


      劉紹唐在談到《杜月笙傳》時說:「杜氏自稱『樸實無文』,因為他出身寒微而未受教育,終其一生沒有信函日記等材料遺留下來。中年以後,雖顯赫一時,對民國政治及政治人物有極重要的影響,也主持過許多大企業,但正式史料記載則絕無僅有。推其原因一方面由於杜氏具有謙沖的美德,許多事情由他出面解決,他卻不願別人在事後提起;另一方面,若干人士受杜氏之惠以後,往往有一種極微妙的心理,即在事後多不願、或不敢甚至不屑把杜某人的關係坦白地說出來。在這種『口說為憑』的情形之下寫傳記,最容易也最困難。容易者可以說『死無對證』;困難者眾說紛紜,各是其是,取捨為艱。」劉紹唐在出版這部由章君榖詳細採錄杜月笙身邊門人、親屬、好友等口述的杜月笙生平行跡,而擴展和演繹的《杜月笙傳》時,都已經有如此的感慨了,何況其餘呢?


      因此坊間雖出版了大量的杜月笙傳記,或傳奇,它們都犯了一個嚴重的弊病,那就是游談之雄,好為捕風捉影之說,故事隨意出入,資其裝點。更有甚者,更以「遺聞」、「佚事」、「揭秘」為名,大肆謾罵、譏詆,遂行其某種政治目的。而其內容往往只是拾綴陳言,輾轉傳述,甚至以訛傳訛,離所謂歷史真相,真不可以道里計。


      「傳記」雖然不全等於「歷史」,但它多少必須忠實於「歷史」。如果「傳記」不忠實於「歷史」,那不是「傳記」,而是「小說」而已。因此史學大師孟森(心史)說:「凡作小說,劈空結撰可也,倒亂史事,殊傷道德。即或比附史事,加以色澤,或並穿插其間,世間亦自有此一體。然不應將無作有,以流言掩實事,止可以其事本屬離奇,而用文筆加甚之;不得節外生枝,純用指鹿為馬方法,對歷史上肆無忌憚,毀記載之信用。事關公德,不可不辯也。」


      而當今之所謂《杜月笙傳》者,可說都是後來者誇誇其談的,甚至都沒有人親見過杜月笙本人。即令名記者徐鑄成寫的《杜月笙正傳》,作者與杜氏也僅有一面之緣,其中的可信度有多少?實在令人懷疑。等而下之的寫杜月笙者,更令人不忍卒讀。但這其中有本一直被人輕忽的《杜月笙外傳》,是反而更有史料價值的。《杜月笙外傳》原刊登於香港《春秋》雜誌,登了好長一段時間,後來出了單行本,作者署名「拾遺」,採「拾遺補闕」之意。他甚至在一開頭就故意與杜月笙劃清,不讓人有任何的聯想。後來我從金雄白的文章得知拾遺就是胡敘五的筆名,他正是杜月笙的中文秘書之一。杜月笙因不通文墨,後來很相信捏筆桿兒的人,為了做好文字工作,他請了翁佐卿(左青)、邱訪陌、王幼棠、胡敘五,四個人當秘書。其中翁佐卿是張嘯林的門生,由張介紹給杜的;邱訪陌,由陳群介紹的;王幼棠(曾任淞滬員警廳秘書)由劉春圃介紹的;胡敘五由黃炎培介紹(曾在上海地方協會任秘書)。而其中以胡敘五先生做的時間最久,胡敘五甚至一直跟隨杜月笙到香港。這事我也求證於杜月笙的女兒杜美霞女士。


      金雄白說:「我一向認為寫像杜月笙這樣的一個人,自然不失為極佳題材,但任何人有他的長處,也會有他的缺點,更何況於他。所以為杜氏立傳,褒貶之處,下筆頗難得當,而敘五以與他多年賓主之情,知道得多而翔實,評論得生動而中肯,文字的優美,反成餘事。」幾年前,我在上海見到杜月笙好友楊管北的兒子楊麟,他的書架上也有本《杜月笙外傳》,我問他對此書的看法如何?他說真實,尤其寫他父親的那段,真是親歷其境。


      胡敘五因長期跟隨杜月笙,因此該書有極高的真實性,例如有關「高陶事件」,書中說:「月笙看過字條,深悉寄老(案:徐寄廎)為人,十分謹慎,如非千真萬確,落筆不致如此堅定。認為事不宜遲,利在速洽。即於翌晚飛往重慶,一面囑采丞留港稍候。其時蔣委員長適有桂林之行,原擬小駐,聞此密報,一宿還渝。召見月笙,前席專對。即囑月笙從速返港秘密進行。月笙返港後,又著采丞從速返滬。纔逾十天,溯老(案:黃溯初)蒞港。當將宗武(高宗武)去日經過、密約要點,逐一和月笙細說,並製成筆錄,俾月笙不致遺忘,得向當局詳陳。於是月笙在同一月內又作第二次重慶之行。」據徐寄廎〈《敬鄉樓詩》跋〉回憶:「時杜月笙君在港,與溯初無素,余為介紹,一見如故,爰偕赴陪都,以某事言之於當路。」而據蔣介石一九三九年十二月十八日日記云:「下午與俄使談外交,與月笙談汪事。」是胡敘五的記載真實不虛。


      一九五一年八月七日,杜月笙叫來胡敘五,說是要口述遺囑。時家人、好友均在室內,拭淚點頭。杜月笙這時已是兩頰凹陷,臉色白中透灰,說上幾句話就要大喘幾口氣。他緩緩說道:我已病入膏肓,行將離世,茲將所遺財產(包括現金、債券、不動產等),按具體分配方案,留給各位夫人及子女……各位繼承人要努力守成,艱苦創業,云云。杜月笙口述後,叫胡敘五重讀一遍,然後掙扎著簽上自己的名字「杜鏞」。老友錢新之、陸京土、顧嘉棠、吳開先、徐采丞五人,應杜之邀請,於遺囑上副署,監督以後遺囑的執行。八月十六日杜月笙病逝香江,一代人豪在此劃上句點。
    胡敘五則孑身客寄香江,僅靠賣文為生。據金雄白說:「敘五狀貌如三家村學究,木訥又如一謙謙君子,對同文中稍有一得的人,即服膺勿替,說話帶有濃重的安徽土音,雖訥訥不出於口,但嫉惡如讎,極富正義感。他因曾為杜月笙佐筆政,過去時與俠林中人交遊,最難得的就是並未沾有此中習氣。敘五下筆輕盈,辭意茂博,如以貌取人,不信是出於其手。」一九七0年他病逝香港,身邊沒有一個家屬,也沒有一個親戚,寥寥十餘朋友,為他在殯儀館草草辦妥了臨終大典,就送往火葬場安葬。


      是《杜月笙外傳》其史學意識、其文筆、其閱歷,足可作史,不宜等閒以內幕、秘聞之屬視之。為此這次重排出版特將書名更名為《杜月笙傳》(因已有徐鑄成的《杜月笙正傳》在先),並恢復其本名「胡敘五」及職位「杜月笙的秘書」,還其本來面貌,亦希望讀者更能重視此書之價值,它遠較之坊間誇誇其談的「杜月笙傳奇」,還是高明太多了。






    其 他 著 作
    1. 杜月笙秘書見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