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自轉公轉 【直木獎得主山本文緒三大獎最後遺作;新海誠、林真理子、村山由佳等名家感動推薦!】

自轉公轉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6263141261
山本文緒(Yamamoto Fumio)
葉韋利
木馬文化
2022年3月03日
140.00  元
HK$ 119  






ISBN:9786263141261
  • 叢書系列:木曜文庫
  • 規格:平裝 / 464頁 / 14.8 x 21 x 2.9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木曜文庫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日本文學

















    書店店員最想賣的書!2021本屋大賞TOP5

    ?榮獲中央公論文藝獎?

    ?榮獲島清戀愛文學獎?

    直木獎、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得主

    ──睽違七年全新長篇傑作──



      工作、家庭、戀人全都搖搖欲墜

      人生只想躺平的我錯了嗎?

      腦袋裡只想著自己不行嗎?



      最擅長描寫女性心理的直木獎暢銷作家

      寫給這世代的溫柔物語




      焦灼、不安,彷彿孤獨地活在人生的半裸狀態



      原本在東京服飾公司任職的與野都,為了照顧生病的母親回到茨城縣老家,在地方商場當起了約聘人員。32歲的小都每天看著當地名勝大佛通勤,可是生活對她一點也不佛系:好友一個個結婚、找到好歸宿,自己卻得繞著身體出狀況的雙親打轉;公司複雜的人際互動及對職涯的迷惘也讓她疲憊不堪。



      這時,在壽司店打工的男子羽島貫一走入她的生活。貫一擅長料理、性格坦率溫柔,但小都對於工作和收入不穩定的男友缺乏安全感,婚姻生活似乎愈來愈遙不可及。與此同時,家裡經濟出現危機,小都面臨得搬出老家的窘境。



      「我的人生遇上了一場行星和地球的大碰撞!」



      陷入感情、親人照護、職場等多重困境,沒有倚靠又滿懷不安的她,彷彿孤獨地活在人生的半裸狀態。



      腦袋裡只想著自己不行嗎?

      為別人忙得團團轉時,又該如何追求自己的幸福?

      明明只是想談場很棒的戀情,然而生活的焦頭爛額卻讓她只想躺平……


    ? ?

      ? ? ?



      山本文緒的小說如成名作《戀愛中毒》、《有家可歸的戀人們》等已是國民暢銷小說,而她書寫自己擔任編輯、經歷父親與愛貓過世、得獎後罹患憂鬱症及再婚生活的散文也相當膾炙人口。



      她常在作品中透過女性的告白,逐一撿拾審視隨著年紀逐漸剝落的苦澀回憶與自尊。而這樣的「山本文緒式」撫慰,總帶著一絲揭開瘡疤後碰觸空氣的警醒:



      ──總是耽溺在比較同世代女性的糾結與自卑?

      ──因為對現狀與伴侶的不安全感,而保有讓別人趁隙而入的空間?

      ──與其說想結婚,不如說只是害怕生老病痛和一個人的老後?

      ──由老公賺錢養家、孩子也順利長大的自己真的感到幸福嗎?



      山本文緒從不明指現實人生之惡,而是以溫柔而寬容的筆觸,細膩勾勒出主人公在微暗生活中找尋出口的掙扎與思考。這是她自一九八七年執筆創作、出道近三十五年來,留給讀者的最後一部作品;也是她直扣跨世代女性心理,廣大讀者絕不能錯過的代表之作。



    得獎紀錄



      榮獲 ──

      島清戀愛文學獎

      中央公論文藝獎

      2021本屋大賞TOP5

      ★長踞日本亞馬遜暢銷榜,4.3顆星高分評價!

      ★紀伊國屋、東販、e-hon、丸善&淳久堂各大書店熱賣榜,日本全國書店店員絕讚推薦!

      ★「共感度100%!」「與其說戀愛,寫的是人生吧!」日本最大書評網站「讀書Meter」上千則好評熱議!



    名人推薦



      專文推薦

      蔣亞妮(作家)



      國內外名家傾力推薦

      吳曉樂(作家)

      柯采岑(女人迷Sales Head)

      張婉昀(女人迷主任製作人)

      許菁芳(作家)

      陳雪(作家)

      趙又萱Abby Ch.(少女A)(作家)

      鍾文音(作家)

      簡嫚書(演員)



      新海誠(《你的名字》動畫導演)

      林真理子(直木獎作家)

      村山由佳(直木獎作家)

      窪美澄(作家)

      南澤奈央(演員)

      橫澤夏子(演員)

      淺野真澄(聲優)

      ?野浩一(歌人)



      「山本文緒的小說猶如窺視人心的一扇窗。」──新海誠



      「這本小說澈澈底底打中了我。」──林真理子



      「無論面對人生的苦惱、停滯、繞道,這部傑作充滿了無盡的溫柔與包容。」──窪美澄



      「讀完最後一章時,面對不住哽咽哭泣的自己,我感到驚訝。這部作品既是戀愛小說、職場小說、親子問題小說及高齡化社會議題小說,但讀到終章,它又翻轉成有別於上述類型的小說,我更驚訝了。」──?野浩一

    ?


     





    前言



      我今天結婚。



      雖然文書上還有一些繁雜的手續待處理,但待會兒婚禮結束後,從今晚起我就在他家生活了。



      當然會感到不安。甚至覺得愈想心裡就滿是憂慮。只是,內心那抹想要飛撲進新生漩渦的藍色火焰,靜靜地,靜靜地,燃燒著。



      我對婚紗從來沒什麼憧憬。



      但此刻我從行李箱中拿出白紗穿在身上。請人做了髮妝造型,還在頭上插了裝飾的鮮花後,看著鏡子裡的自己彷彿成了另一個人,這下子才了解世上為什麼要有婚紗這款服飾。



      這套婚紗是從網站上租來的便宜貨。先前在家裡試穿時像是兒童的才藝表演,令人發噱。但此刻在五星級大飯店的休息室裡穿上,看起來就像高級禮服。但也可能是因為搭配了母親送我的美麗頭紗。



      男性髮型設計師是當地人,誇讚我皮膚很白。他說我皮膚好美,透亮到幾乎不必化妝,就像清晨剛綻放的蓮花。一直以來對容貌感到自卑的我,或許是自外國人口中說出來感覺很不真實,竟然就坦率接受了。



      這時,房門開了一道細縫,貌似助理的年輕人口吻慌張地說了句話。設計師咋下舌,「抱歉,我離開一下」交代完就快步走出去。



      化妝間裡,頓時剩下我一個人。



      房裡沒放音樂,也聽不到外頭的聲音。好久沒有置身在這般寂靜的環境下,鏡子裡的我浮現出極度困惑到無奈的表情。



      在沉重的氣氛下,我獨自坐著,凝視自己。



      自從決定與越南戀人結婚後,每天都過得慌亂奔忙、雞飛狗跳的。總算來到婚禮這一天,卻完全沒有一絲踏實,還沒搞清楚這是真真切切的現實。



      三天前,我和爸媽從日本出發。



      我其實算是到哪裡都能睡的體質,在往返日本與越南的飛機上從來沒有一次睡不著。照理說已經搭得很習慣的航線,這次卻比想像中來得緊張,完全沒睡著。



      在昏暗的機艙內,我按下窗邊的按鈕,讓整片窗變得透明,眼前頓時出現深藍色的晴空。宇宙級的青色。遠處的海平面微微帶著一絲圓弧。薄薄的雲層像是貼著地球漂浮在表面,從縫隙間露出陸地。



      我來啦!在心裡這麼說。



      離開從小生長的國度,拋下熟悉的生活飛來了。請多關照哦,請多關照,不斷在心裡低吟。



      我從日本帶的行李少得不得了。護照、安裝好軟體的行動裝置、平常穿的牛仔褲、襯衫、洋裝,幾套內衣褲、運動鞋和涼鞋。其他有需要的話,打算接下來添購就好,但我本來就崇尚簡單,其實不太想增加家當。



      面對新生活雖有莫大期待,另一方面卻也有同樣大的擔憂。



      在婚禮之前突如其來的獨處,讓我發現鏡子裡的自己臉色愈來愈慘白。好害怕。就像站在斷崖絕壁處的山脊上,突然湧起一股強烈的焦慮。



      我忍不住站起身,走到窗邊。費了點工夫打開舊式窗鎖後,熱空氣猛然從細細的窗縫之間灌進來。



      遠處傳來刺耳的喇叭聲,同時聞到淡淡的煙硝味。面前看到的雖然是殖民地風中庭,建築物的另一頭卻是充滿喧囂、原汁原味的胡志明街頭。



      聽說今天的高溫會超過四十度,換做在東京的話這種日子根本不會有人在外頭走,但此地的人一臉稀鬆平常在街上穿梭來往,熱鬧得不得了。



      這時,感覺到背後的房門打開。一轉過頭看到母親站在身後。



      「哎呀,幹嘛把窗戶打開啊?」



      媽媽今天穿了外婆傳下來的黑留袖(譯註:留袖為和服之中已婚女性穿著最高規格的禮服。相當於西式的晚禮服)。這件和服只有衣襬上低調的松竹梅刺繡,稍顯單調,但比起媽媽平常那些裝年輕的服裝來說,看起來反而更適合她的年紀。



      我隨便搖了搖頭,關上窗戶。媽媽什麼也沒說,一雙眼睛從頭到腳細細打量著我。



      過去不知道多少次遭受這般眼神對待。媽媽差不多每天都會這樣檢查我的服裝,就算身上穿的是T恤和牛仔褲這種簡單的搭配,她也會評論尺寸大小或是流行與否。



      「看起來很漂亮耶。」



      我做好心理準備要接受批評,沒想到媽媽這樣說。



      「頭紗,好搭哦!嗯嗯,不枉費我直接從法國訂購。看吧,我說得沒錯吧,這塊古董蕾絲真的超漂亮吧?」



      看媽媽一副自我陶醉的模樣,我忍不住笑了。



      這一笑,讓那股貼上來的莫名恐懼頓時在房間裡消散無蹤。



      穿上純白婚紗,我抬頭看著教堂的彩繪玻璃花窗。



      身邊的越南男友滿面笑容。



      他永遠都是一臉開心的表情。無論工作感到辛苦,或是生活難過的時候,似乎總能平靜露出笑容。說是開朗嘛,我倒認為他雖然年紀輕輕,個性中卻有莫名老成的地方。



      當初結識了到日本工作的他,不知不覺兩人就交往了。趁著他返鄉,我第一次到這個國家玩的時候,坐在他騎的機車後座上,在鄉間小路上奔馳。



      就在那一刻,一切都變了。過去自己模模糊糊、來回擺盪的人生,瞬間有了清楚的方向。



      兩人騎著一台大型速克達,迎著風,馳騁在熱到像要燒起來的空氣中。他很喜歡的那塊未開發地區,呈現的是連在胡志明市也無法想像的風景。國道兩旁蒼翠溢滿的綠意,路上還有牛隻穿梭。



      在日本鄉間看得到的田園風光中混入具有南國風情的棕櫚樹,柏油路上到處有剝落的坑洞,外加在日本已經很罕見的電塔與電纜線無限延伸。不時經過的小村落裡還有戴著斗笠的老人家,老舊公車揚起一片塵土。



      從來沒見過的景致,卻讓我湧起一股強烈的懷念之情,甚至感到頭暈目眩。潮溼加上高濃度的氧氣。這和我生長的關東平原乾爽空氣截然不同。



      他帶我去一家他覺得超級好吃的小店,外表看來以為是軍營的小房子裡,桌上鋪的是怎麼樣都稱不上漂亮的桌巾。



      端上桌的那盤炒青菜,沒有任何擺盤,只是起鍋盛進盤子裡。但是挑動鼻腔的香草氣味讓一股兇猛的食慾湧現。面前的男友和在日本時判若兩人,張大了嘴狼吞虎嚥,狂掃那盤炒青菜。我也跟著夾了一筷,一入口鮮甜滋味頓時迸發。



      這跟我在日本吃到的越南菜完全不同!



      當然因為蔬菜、肉類都很新鮮,再來就是用了好幾種香草與香料吧。也或許還加了極少量的人工調味料。這樣的食物顛覆了我的常識,甚至感覺解放了以往的自我。



      吃到忘我,後來又加點了好幾盤。除了「好吃」之外想不到其他的形容詞,就算胃已經撐滿,但舌頭、牙齒還想要更多、更多。怎麼會有這麼有深度的味道呢?我喃喃自語。因為醬汁不一樣啦!男友若無其事回答。醬汁配方因店而異,不管是魚露、鹽、蝦醬,都是當地製造,全是在日本買不到的關係啦!他笑道。



      連甜得要命的甜點也吃光光之後結帳。店裡工作的員工全都是年輕人,這倒在意料之外。每個人看起來都清清爽爽,應對待客一派大方。從開放式廚房看得到裡頭是由一名年輕女子掌廚。



      男友和老闆交談時,我一個人先到外頭等候。



      T恤的領口上沾到一點剛才食物的油漬。



      低頭看著,同時全身有股前所未有的感覺,讓整個人放空。



      突然冒出個念頭,要是能住在這裡有多好。



      不用趕時髦,不必化妝,真想要在這種地方工作,吃這樣的食物,度過每一天。



      在我生長的國家,感覺只要有任何小失敗就會遭到責難,生活周遭的人們總是皮笑肉不笑,氣度狹小。而不知為何,多年來自己對於這樣的生活從未質疑過。



      過去也曾想過到外國生活。但心態上仍將主軸放在母國,要是能外出到中國、印度等地工作也不錯。但此刻升起的念頭和那種籠統模糊的想法完全不同,甚至可說是一股熱切的渴望。



      因此,不消多少時間我們就談到結婚的話題了。



      當然,要以伴侶的身份生活,除了結婚之外還有很多方法。但我和他最後選擇結婚這條路。



      箇中原因我還無法好好地對父母或親近的朋友說明。不太像是因為做好心理準備要斷了後路。或許想要嚐試捨棄只取得平衡,或只考慮避險的方式吧。



      老飯店裡的教堂,地方雖然小,卻顯得莊嚴。



      聽說越南這裡和日本一樣,採取西式婚禮的人也不少。



      依照婚禮的流程,來到宣誓與交換戒指。原先我認為不需要婚戒,男友也贊同,媽媽卻說「這樣太不成體統啦!」於是擅自買給我們。

     

      而且還是老掉牙的落伍設計,惹得我氣呼呼,還是男友安撫我,算啦,爸媽的禮物就心懷感恩收下吧,他笑著說。東南亞地區的人似乎仍然非常尊重父母的意見,縱使我不以為然,但他那副寬容大度的模樣也讓我覺得就算了。



      拿在手上沉甸甸的古典款式白金戒指、長到拖地的古董蕾絲頭紗。我猜想,這兩個都是媽媽自己想要的吧。



      男女雙方交換誓詞、親吻之後,婚禮順利落幕。就在準備退場轉向觀禮來賓時,與坐在最前排的媽媽眼神交會。



      只見她含著淚,雙眼紅通通,拿著一條小手帕按著眼頭。



      這是在哭什麼呢?我一副事不關己思索著。



      是喜悅?是悲傷?還是氣憤?因為當年和爸爸沒舉辦婚禮,將自己的投射到身為女兒的我身上?是欣慰還是嫉妒?我猜不透媽媽內心真正的想法。



      媽媽似乎好不容易死心了,但其實她到前陣子還一直反對這場婚事。



      當我表明要和越南男友結婚時,她整個人慌張失措到極點。驚呼居然要跟連話都講不通的國家的人結婚。



      有這麼意外嗎?我感到錯愕。



      母親從以前除了我的服裝之外,對其他事情都不怎麼在意,無論升學或打工,她從來沒表示任何意見。說起來我原以為是父親會反對,他卻只笑著說了句「恭喜」。



      既然從來不表關心,為什麼突然又如此堅持了?



      我盯著流淚的母親,心想著「這人到底搞什麼?」一瞬間和母親身旁露出困惑苦笑的爸爸對上眼神。



      爸爸看著我聳了聳肩,似乎在說,妳的心情我懂。



      我挽著剛成為丈夫的伴侶手臂,在李斯特的鋼琴曲旋律中,走上紅毯。



      觀禮來賓並不多。



      我完全沒邀請日本的朋友,因此禮堂長椅上坐的幾乎都是男方親友。



      婚禮結束之後,轉移陣地到他舅舅開的餐廳舉辦派對。那裡應該會聚集很多人吧。



      此刻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一打開那扇門,迎面而來的就是喧囂的城市。



      車道上的汽車變多了,但街道上還是有如濁流般絡繹不絕的機車,響著震耳欲聾的喇叭聲。



      市場和路邊攤的熱鬧。曬得膚色黝黑且面帶爽朗笑容的人們。色彩鮮豔的花朵與水果、不銹鋼餐具碰撞的聲響。



      我縱身投入眼前的世界。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