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地圖+地圖創意遊戲 (附行旅世界地圖包)
  • 定價650.00元
  • 8 折優惠:HK$520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一位英國鴉片吸食者的告白

一位英國鴉片吸食者的告白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6269539741
湯瑪士.德昆西
張錦惠
暖暖書屋
2022年4月18日
117.00  元
HK$ 99.45  






ISBN:9786269539741
  • 規格:平裝 / 272頁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 文學小說 > 翻譯文學 > 英國文學

















    第一本、也是最好的毒品文學作品



      ◆杜斯妥也夫斯基 流放西伯利亞之時,帶著這本書。

      ◆波特萊爾 翻譯此書並認為德昆西是全英格蘭最有創意的頭腦之一。

      ◆波赫士 曾說:如果沒有德昆西,我是否還能存在?

      ◆白遼士《幻想交響曲》鴉片幻覺和夢境的靈感來源。

      ◆狄更斯 欣賞的所有作品中,特別喜愛德昆西。

      

      「倘若服用鴉片是一種官能上的快感與享受,我也曾經沈溺其中……

      這是有罪的嗎?即便有罪,我的告白也許能為鴉片吸食者帶來一些助益。」

      ──德昆西



      十九世紀英國著名散文作家德昆西,由於年少時經歷過流浪、忍饑受餓的日子,落下嚴重胃疾的病根,在疼痛侵襲之下,漸漸依賴鴉片而上癮。二十八歲那一年,胃疾猛烈發作,在不堪折磨下,鴉片用量臻於頂點,每日需要服用八千滴或者七支酒杯的鴉片酊,相當驚人。



      本書以真摯的筆法,向讀者坦誠他鴉片上癮的前後經歷,以及鴉片帶來的快樂和痛苦。他細膩描述使用鴉片產生的狂喜沉醉,以及夢境中的迷幻世界,有感官上的幸福愉悅、有心智上的寧靜平衡,也有戒除時難以忍受的恐怖折磨。



      他的想像力非比尋常,有詩意的崇高,變幻無窮的魅力,以及壯觀的華麗,以微妙的力量來吸引並緊抓住讀者的心。他是不朽的文學夢想家,獨創出無與倫比的散文詩作品,如展翅翱翔,也是空靈的、神秘的、灼熱的、可怕的,甚至是難以分析的,令人驚嘆於他超人的表達能力。



      德昆西因此書聲名大噪,並打開了毒品文學的浪潮,比起後來威廉.布洛斯的《癮君子》、厄文.威爾許的《猜火車》,還要早了一百多年。他影響後世許多藝文人士,如愛倫坡、杜斯妥也夫斯基、波特萊爾、狄更斯、王爾德、歐威爾、希區考克與納布可夫等,皆是他的忠實擁護者。



    書評或推薦語



      ◆他是第一位、也是至今最好的毒品文學作家。──《衛報》(The Guardian)



      ◆本書是十九世紀傳記文學作品的經典作之一,至今仍能感受其影響力。──《觀察家》(Observer)



      ◆他的風格本質上是裝飾性的,並且有意識地追求思想和措辭上的崇高性。他勇於追求無限可能而毫不畏縮,冒著讓讀者頭暈目眩、困惑的危險,飛往時間和空間的極限。他為了文字的音樂性,以敏銳的聽覺來構建屬於他的句子和段落。一個片段似乎是另一個片段的迴響,甚至聲音之間的距離感也都是巧妙地創作。他最優秀的段落,是佐以豐富的幻想、以更大範圍和隨意的組合而著稱,這些都是屬於詩歌特有的性質。──布里姆利.強森(Brimley Johnson,1867-1932,英國傳記作家、評論家和編輯)



      ◆很少有英國作家可以論及如此廣泛不同的主題,在資訊和處理能力上都能勝任。也很少有人能表現出如此出色的邏輯能力。有時會有人想與他爭論的一個主要原因,就在於他的技巧如此高超,以至於人們渴望與他交鋒。出於這一點和其他原因,沒有哪位作家更能具備如此的刺激作用,或更能引導讀者自己去探索和思考。沒有什麼比那種無可救藥的好奇心、年紀所無法熄滅的對知識和爭論無限多樣的渴望更加明顯的了。在這麼大的衡量尺度上,鮮少有人會擁有難以定義的新鮮感。你永遠都不會知道德昆西會對任何主題說些什麼,儘管你可以有一個精明的猜疑;畢竟他觀察和探索新事物的天賦是如此的巨大。──聖伯里(George Saintsbury,1845-1933,英國作家、評論家)



      ◆鴉片吸食者描述的重點不是罪惡的行為本身,而是人性的脆弱。而且這個弱點是多麼地值得原諒!作者透過一篇自傳體的描述,開宗明義確定這個立場。他希望讀者能夠體會他付出了多麼高的代價,才換來書裡面所記載的經驗,而且這個經驗對讀者所帶來的貢獻,足以彌補這本書對社會道德有所忤逆的地方,使讀者願意網開一面接納這一本與眾不同的書。--波特萊爾,《人造天堂》(Les Paradis Artificiels,葉俊良譯)



      ◆德昆西是愛丁堡學派的一員,由於他重疊和繁複的音樂性風格,他是我們最好的作家之一,同樣也是我們最多才多藝的作家之一。──斯托福德.布魯克(Stopford A. Brooke,1832-1916,愛爾蘭作家)



      ◆德昆西的散文,旋律極為卓越豐富而宏偉。他的作品節奏莊嚴宏大、超群出眾,是我們最偉大的大師之一,足以與米爾頓並列。如果我們相信自己的聽覺會有一種大致印象,那麼米爾頓的旋律會更加甜美而多變;但是在壯麗華美的效果上,至少在散文中,以手算來可能必須分給德昆西其一。在德昆西一些最偉大的段落中,這種語言只能比作是管弦樂隊的昂揚起伏。──威廉.明托(William Minto,1845-1893,蘇格蘭作家、評論家)



      ◆在浪漫主義時代最優秀的散文家中……德昆西可被視為是威廉.布洛斯(William Burroughs,《裸體午餐》作者)的原型,以及愛倫坡和波德萊爾的英國表親,他甚至可被視為巴拉德(J.G. Ballard,《超速性追緝》作者)的先驅……請立即閱讀這本出色、詳細且往往令人感到折磨痛苦的傳記。──《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



      ◆這是第一本、也仍然是最好的一本關於毒癮之書。……自此之後,再沒有其他作者,對於癮君子從首次使用到戒毒效果是什麼感覺,進行如此完整的分析性描述。──威廉.布洛斯(William Burroughs,《癮君子》、《裸體午餐》作者)



      ◆德昆西是探索內在心智空間最原始的宇航員,他的《一位英國鴉片吸食者的告白》一書,比起威廉.布洛斯到厄文.威爾許(Irvine Welsh,《猜火車》作者)這些以毒品為友的文學浪潮,還要早了半個世紀以上的時間。──《格拉斯哥先驅報》(Glasgow Herald)



      ◆對於德昆西的鑑賞,讀者自己必須帶有某種類似的想像力,對於書籍、人物和事件,要有一定的廣博文化和大量知識。否則,那些賦予他著作意義、色彩和魅力的細緻而微妙的暗示都會被忽略。因此,對德昆西作品要有充分的享受和理解,始終是文學和知識上的奢侈品。但他的敘述技巧、罕見的悲愴感傷、廣泛的同情、他對夢的華麗描述、他輕鬆論題的雅緻俏皮,以及他豐富又精美巧妙的幽默,都使他在更優異的層次上脫穎而出。──J.R.芬德萊(J.R. Findlay,1866-1930,《蘇格蘭人報》〔The Scotsman〕老闆)



      ◆猶如一杯刺激的雞尾酒:巴洛克風格式的散文詩中,出現異國情調的連續夢境,足以稱為漢默(Hammer)恐怖電影的哥德式誇張效果、古典的引語、倫敦街頭的俚語,以及不斷延伸的大量德國哲學註腳。德昆西在他所有最優秀的作品中,都呈現出這種高雅文化和低俗生活之令人醺醉的混合物……然而,在他的最佳狀態下,他的純粹多變性和生動描繪的鴉片色彩,可說是最優秀的英國散文作者之一。──《星期日郵報》(The Mail on Sunday)



      ◆令人興奮的現代感。……在那段受毒品擾亂的歲月中,他對於狂野幻覺的詩意描繪,令他同時代的人震驚不已。不過,對我們來說,他的故事之所以具有啟發性,主要是因為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熟悉感。──《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書評



    ?


     





    引言:喬治.阿姆斯壯.萬霍普

    致讀者

    ?

    第一部

    自白之前

    ?

    第二部

    鴉片的快樂

    鴉片的痛苦序

    鴉片的痛苦

    ?

    附錄

    ?

    譯名對照表

    ?





    引言



    喬治.阿姆斯壯.萬霍普




      文學家的一生幾乎總是平凡而單調。除了豐富的精神體驗之外,一位文學家最具生產力的時期,就其本質而言往往是平淡無奇的。他的文學技能並不是一種行動的技能,而是一種反思的技能。有時,我們會發現一些非凡出眾的人,例如愛迪生、麥考利、伯克、以及羅威爾等等,會參與到政治生活之中。但是,作家必須擁有他們自己的思想資產,以及其賴以援引的經驗資產,而且他們會透過學習、觀察,以及人際之間的交往來累積這些資產。



      德昆西的生命歷程在文學上是獨一無二的,無論是他所經歷的那些奇特非凡的事件,還是他的生命歷程與其作品之間極為重要的關聯性。例如說,德昆西最著名的作品《告白》──同樣著名的還有他的《自傳散文集》(Autobiographic Sketches)──以及他的別名「英國鴉片吸食者」,我們將其得名由來歸因於他有長期服用鴉片習慣的可怕經驗。以一八二一年為分界,我們可以大致將他的一生劃分為兩個時期。



      一七八五年至一八二○年的期間,我們或許可以稱之為德昆西的準備期;一八二一年至一八五九年的期間,則是他的文學多產期。因為學生們會希望可以閱讀作者本身對自己一生的記述,因此筆者在這裡提供一段充滿感性、美妙與浪漫情懷的描述,一段關於他一生大事件的簡短概述,相信這應該相當足夠。



      湯瑪斯.德昆西於一七八五年八月十五日出生於曼徹斯特(Manchester)市附近,他的父親居住於此,是一位擁有諾曼第血統的葡萄酒商人,不僅家境富裕,也非常具有文化素養。從年幼時期開始,德昆西便是一個早熟、想像力豐富,並且熱衷於幻想沉思的孩子。他就讀於曼徹斯特語法學校期間,教師對紀律有著非常嚴格的要求,加上男孩彼此之間的惡作劇,這些對於他的敏感氣質而言都是難以忍受的。因此,一八○二年,他逃離這所學校而去。



      在威爾斯的山區流浪了一段短暫的時間之後,德昆西南下來到倫敦,當時他幾乎身無分文,而且除了見見世面之外,他也沒有任何明確的計畫。他花光了身上所有的金錢,即使精通希臘語,想擔任希臘語的校對者,都無法找到這樣的工作,只能與乞丐和流浪漢為伍,並且承受著難以置信的危險與艱辛。他說道:「因為我的身體現在正承受著飢餓的痛苦,已超過十六週的時間。我飢餓的激烈程度不一,但是,或許就如同任何一個在此經歷中倖存下來的人所能承受的一般。」



      隔年,他接受勸說進入了牛津大學,並且依靠少量的生活津貼在那裡生活,直到一八○八年為止。他對大學生活感到非常地不滿,怠忽每日的例行職責,拒絕參加口試,並且變成一位遁世者。但是,他仍然持續鑽研他的希臘語研究,並且受到德國哲學的影響,而且最重要的是,他首次感受到屬於我們自己的文學所展現出來的卓越力量與美的極致。他離開牛津大學,宣稱:「我什麼也不欠你!儘管生活在眾多仰賴你以獲得每日溫飽的人群之中,我絕未從你龐大的富饒中取得一分一毫。」



      在這一段期間,德昆西逐漸養成使用鴉片的習慣,一直到一八一三年臻於最高點,此時,他每日需要服用八千滴或者七支酒杯之驚人份量的鴉片酊。他的《告白》一文於一八二一年九月刊載於《倫敦雜誌》(The London Magazine),在文藝界造成了相當大的轟動,並且藉此建立了他的作家聲譽。



      一八○八年被認為是德昆西的形成發展階段中最重要的一年,不僅是因為他服用鴉片,而且因為他在前往倫敦與湖區的朝聖之旅期間,結識了蘭姆、柯立芝、赫茲利特、騷塞、華茲華斯、與威爾森等人。



      一八○九年,德昆西定居於美麗的湖區(Lake District)的格拉斯米爾(Grasmere),居住於好友華茲華斯先前擁有的小屋裡。那是他居住了長達二十年的家,雖然從一八二一年至一八二五年期間,他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倫敦度過。德昆西於一八一六年與瑪格麗特.辛普森(Margaret Simpson)──《告白》裡那位「摯愛的M」──結婚,她正是他與鴉片奮鬥掙扎過程中的守護天使。此後數年,他的財務狀況似乎已經回復至比較優裕的狀態。



      德昆西認真嚴肅地投入文學作品的創作,始於一八二一年他在《倫敦雜誌》投稿的作品。濟慈以及其他許多知名的作家都曾投稿《倫敦雜誌》,而且蘭姆很快就在《倫敦雜誌》的專欄中發表他著名的《伊利亞隨筆集》(Essays of Elia)。事實上,這是一個傑出的期刊文學時代,擁有出色的編輯與尖銳的批評家,而且各大雜誌對於民族文學的影響力非常大,且就整體而言也是非常有益的。如果不是這些期刊雜誌提供了金錢上的援助以及公開的版面的話,許多英國的名著傑作幾乎無法公諸於世。



      德昆西本身就是這種受雇於期刊雜誌、擔任其撰稿人的最佳實例之一。馬森教授說道:「他以撰寫了大約一百五十篇雜誌文章的作者身份,在我們的文學中佔有一席之地。」布里姆利.強森先生說:「他必須完成出版社的稿件,並且讓雜誌編輯感到滿意,這制止了他在寫作上做出太多的琢磨與推敲,並且阻止他將其生來熱衷著迷的事情『講得太過瑣細』」。



      一八三○年的這段期間,他是在威爾森教授的家裡度過,後者乃是《布萊克伍德愛丁堡雜誌》(Blackwood’s Edinburgh Magazine)的精神領袖人物。他們兩人志同道合,擁有完美的同志情誼,一個微不足道的「鴉片吸食者」以及那位威嚴的「克里斯多福.諾斯」(Christopher North)兩人的徒步遊記,讓人讀來十分舒適愉快。最後,一八四三年,德昆西與他的女兒們一起移居愛丁堡附近的一座小村莊拉斯韋德(Lasswade),並在一八五九年八月八日長眠於此。



      德昆西的身材纖瘦苗條,臉型精緻且輪廓分明,並且擁有高貴且聰慧的頭腦。他的體質虛弱,但卻可以在缺乏食物與睡眠的情況下,忍受相當大程度的疲勞。他的臉色蒼白,而且看來操勞憔悴;他的眼神有時顯得黯淡無光,有時卻顯得光彩奪目;而且,他的嗓音如銀鈴般清脆,但卻將自己的聲調調整得聽來有些空洞且超然詭異。他的態度匆促而猶豫,他的性格是同時混合了害羞與喜好交際、偏見與仁慈、幽默與憂鬱、煩躁與甜蜜快活的複合體。



      一如理查森、庫珀、薩克萊、喬治.艾略特、以及杜穆里埃等人,德昆西在成年之後才進入文藝界,但卻非常出色地具備了成熟豐富的學問及生活知識。我們已經看見他如何以《一位英國鴉片吸食者的告白:節錄自一位學者生活的片段》一舉獲得卓越的成就。從那時開始,一直到他過世為止,他持續撰寫了多篇文章,主題涵蓋範圍廣大。他的文章主要刊登在:《倫敦雜誌》(一八二一─一八二四年)、《布萊克伍德愛丁堡雜誌》(一八二六─一八四九年)、《泰特愛丁堡雜誌》(Tait’s Edinburgh Magazine,一八三四─一八五一年)、以及《大英百科全書》(Encyclopadia Britannica,一八二七─一八四二年)。除了上述這些期刊雜誌之外,他也曾投稿至《北英評論》(The North British Review,一八四八年)、《騎士季刊》(Knight’s Quarterly Magazine,一八二三─一八二四年)、《霍格每週指南》(Hogg’s Weekly Instructor,一八五○─一八五四年)、以及《愛丁堡文學報》(The Edinburgh Literary Gazette,一八二九─一八三○年)。



      德昆西的第一部作品集,於一八五一年由美國波士頓的蒂克諾&費爾茲出版社(Ticknor & Fields)出版,一共二十二卷,但是,愛丁堡的詹姆士.霍格(James Hogg)先生接著於一八五三─一八六○年期間出版了由作者所編撰的十四卷版本。最具權威的德昆西作品集,乃是由大衛.馬森教授所編撰,並且由愛丁堡的亞當&查爾斯.布萊克(Adam and Charles Black)出版社出版的十四卷本。



      德昆西或許是我們所有的散文作家中最多才多藝的。他是如此博學多聞,因此他能書寫的主題範圍也幾乎毫無限制。約翰生博士為當時文藝界最全能、最多才多藝的戈德史密斯所寫的墓誌銘,同樣也可以套用在德昆西身上:「他幾乎沒有遺留下任何不感動人心的文字,而且也沒有觸及任何他不屑一顧的事物。」不幸的是,他大多數時間都只花在一些短期零散的工作上,滿足期刊雜誌和一個枯竭荷包的需求。這再次使得他的文學創作無論是在利益關係上或是在價值判斷上,都顯得失衡不均,而且毫無疑問地,這部分也是因為他本身的侷限性所造成,他過於喜愛離題以及有些矯揉造作的輕佻,而且文章的結構也經常缺乏統一與連貫性。



    ?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