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地圖+地圖創意遊戲 (附行旅世界地圖包)
  • 定價650.00元
  • 8 折優惠:HK$520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驚魂六記之黑蜥蜴(上)

驚魂六記之黑蜥蜴(上)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6267025970
古龍,黃鷹
風雲時代
2022年6月20日
80.00  元
HK$ 64  






ISBN:9786267025970
  • 叢書系列:古龍集外集
  • 規格:平裝 / 256頁 / 15 x 21 x 1.28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古龍集外集


  •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 其他武俠小說











      古龍驚魂六記系列,以武俠的形式揉合了驚悚、玄幻的配方,再加上懸疑、偵探、愛情的元素,而調配成的新型武俠小說;從內容的寄意和氣氛的營造看來,充分凸顯了古龍對創作的企圖心。



      古龍強調的是:恐怖也有它獨特的意境,而意境是屬於心靈的,所以恐怖的故事才必須有意境。



      因為「只有從心靈深處發出的恐怖,才是真正的恐怖。」



      誠如武俠評論名家陳墨的點評:「驚魂六記」的配方是武俠加驚悚,而《黑蜥蜴》則又增加了懸疑、偵探、愛情的元素,更加新鮮別致。因此,這小說的看點不僅在其故事表層神秘、驚悚與懸疑,更在於其深層真相發人深思,而核心則是愛情悲劇。



      遊俠龍飛與其未婚妻丁紫竺相約晤面,郎情妾意,久別重逢,這本應是一場浪漫的情節,然而半途中龍飛竟遇見一口棺材,而放在棺材中的竟然是一個赤裸的女孩子!



      高聳的乳房,纖細的腰肢,渾圓的小腿,那個女孩子非獨相貌漂亮,體態更迷人,幽然透著強烈之極的誘惑。



      那個女孩子渾身上下全都是那麼蒼白,毫無血色,甚至嘴唇,眼睛,頭髮,盡皆一樣,一色蒼白,佈滿木紋。



      人又怎會這樣子?,更駭人的是,木雕美人的形貌與龍飛未婚妻丁紫竺一模一樣!



      龍飛追逐運載木雕美人的車,入了蕭家大宅,在大宅園中的假山上,驚見一條七八尺長的黑蜥蜴!



      蜥蜴一動也不動,原來竟是木工雕成,漆成黑色。雕工精細,栩栩如生,黑夜中,龍飛也被唬住了!謎樣的木雕美人與黑蜥蜴,究竟有什麼連繫?


     





    【驚魂六記代序】恐怖也有它獨特的意境

    【導讀推薦】《黑蜥蜴》:心靈深處發出的恐怖

    一 決鬥

    二 ?? 木美人

    三 水月觀音

    四 黑貓

    五 魔手

    六 魅影

    七 詭變

    八 蜥蜴魂

    九 妖血

    十 人間地獄



    ?





    導讀推薦



    《黑蜥蜴》:心靈深處發出的恐怖

    著名文化評論家 秦懷冰




      《黑蜥蜴》亦是古龍創意、黃鷹執筆的「驚魂六記」之一,古龍親自擬撰此書的故事大綱,交由文字風格和表述方式酷肖自己的黃鷹完成文本,所以,「驚魂六記」其實是古龍和黃鷹合作的系列作品。這是眾所周知的武俠小說掌故了。



      既然是出於古龍的創意,故本書自也著重表現古龍對「恐怖的意境」之描摩。古龍在「驚魂六記」的前言中強調,恐怖也有它的意境,恐怖的故事才必須有意境,而意境是屬於心靈的,因為只有從心靈深處發出的恐怖,才是真正的恐怖。《黑蜥蜴》把心靈深處發出的恐怖刻畫得入木三分,由嫉妒而造成心理的扭曲、偏執、殘酷、邪異,這樣的恐怖才是真正的驚魂,故而深契古龍對「驚魂的意境」之設定。黃鷹不負古龍的栽培和指引,將「驚魂六記」系列作了稱職的展演。



      武俠加驚悚、懸疑



      誠如武俠評論名家陳墨的點評:「驚魂六記」的配方是武俠加驚悚,而《黑蜥蜴》則又增加了懸疑、偵探、愛情的元素,更加新鮮別致。因此,這小說的看點不僅在其故事表層神秘、驚悚與懸疑,更在於其深層真相發人深思,而核心則是愛情悲劇。



      故事起於遊俠龍飛與其未婚妻丁紫竺相約晤面,郎情妾意,久別重逢,這本應是一場浪漫的情節,然而久候之下非但佳人渺如黃鶴,更且一再出現以黑蜥蜴形象為掩飾的殺手群狙擊、暗算、偷襲。各種詭秘莫測、匪夷所思的騷擾與刺探,令龍飛疲於應付,而諸般情節的蛛絲馬跡,似令人疑心丁紫竺因移情別戀而欲擺脫龍飛。



      隨著情節的推展,重心卻轉為丁紫竺之父丁鶴與其至交好友蕭立的恩怨情仇,只因龍飛是丁鶴的準女婿,故被捲入這場詭異驚悚的風暴。事緣丁鶴和蕭立兩人在當年同時愛上大盜白風之女白仙君,而白仙君愛的是丁鶴,其父不明究理,卻將她許配給蕭立。白風亂點鴛鴦的結果,是丁鶴難以斬斷情絲,特地娶了白仙君的表妹,俾能與蕭立比鄰而居。丁白二人雖始終未及於亂,但情愫脈脈難以自已,蕭立自難免懷疑妻子紅杏出牆;何況丁鶴身上有形如蜥蜴的黑色胎記,而蕭立的兒子蕭玉郎竟也身有同樣胎記,於是,「黑蜥蜴」就成了蕭立念茲在茲的夢魘。壓抑日久,及至白仙君逝世三年,這夢魘終於發作,故而蕭立要殺「情敵」丁鶴及其女紫竺,要殺「孽子」蕭玉郎,並遷怒於龍飛,以致龍飛陷入詭異的「黑蜥蜴」暴襲。



      黑蜥蜴夢魘的原委



      但事實的真相卻是,白仙君與丁鶴雖餘情未斷,曾有一次私下會面,但畢竟未逾分寸,只不過蕭立疑心生暗鬼,嫉妒心扭曲了一切。而蕭玉郎卻本是丁鶴與白氏的表妹之子,身有黑蜥蜴胎記本不足為奇,反而紫竺才是蕭立之女,只因兩表姐妹臨盆時,侍女因故調換了男女嬰兒,竟使得蕭立從此患上「黑蜥蜴夢魘」,進而做下一連串驚悚恐怖的殺人案件。



      及至丁鶴因有口難言,回劍自裁,而蕭立卻弄清楚了當年的事實真相,明白自己錯疑了「孽子」玉郎,想要襲殺的「仇人之女」紫竺則其實本是自己的女兒,一再設計以黑蜥蜴形象去狙擊的龍飛更完全是遭到無妄之災。大錯已經鑄成,種種心魔皆是因嫉妒而起,人生至此,誠然已經無路可走,所以,蕭立拭淚認女後亦反手一槍自刺胸膛,自是勢所必然。陳墨指出,《黑蜥蜴》的表層是神秘、驚悚與懸疑,而深層真相更發人深思,核心是愛情悲劇,確實是切中肯綮的評述,殊非泛泛之論。



      整個悲劇,其實只起因於蕭立在婚後半年的某一天,自外地回來時未見到其妻,去尋覓時在其妻未嫁前居住的小樓門前發現她從地道中走出,身穿褻衣,酒痕斑駁,腳步踉蹌,臉上紅霞未褪;他因原已疑心丁鶴與其妻有染,故去窺伺丁的動靜,卻見丁手捧一件紅衣,神思不屬,遂即斷定二人必是戀姦情熱,私通已久。事實上丁白二人互訴衷腸共只此一回,雖相思憂苦,酒入愁腸,仍始終未及於亂。此番情節,與莎翁名劇《奧賽羅》中悲劇男主奧賽羅因多疑、偏執,懷疑妻子與人有染,心理扭曲下狂肆暴虐,卒至鑄下不可挽回的慘禍,簡直如出一轍。



      心魔的投影,人性的弱點



      可見因愛情不諧而心理失衡,又因心理失衡而敏感多疑,進而以扭曲偏執的眼光去看待身邊的一切事物,終於理性淪沒、心理變態而惡性大發,為自己及所有相關的親人、友朋帶來難以彌補的傷害,乃是人性常見的弱點之一;若無清明的反省能力與冷靜的理智判斷,無論中外,人都不時有受制於人性的弱點,以致重蹈覆轍的可能。《黑蜥蜴》以一個武俠加驚悚再加上懸疑、偵探、愛情的配方,將這樣一個「奧賽羅式」的悲劇故事,以快速推進而又峰迴路轉的敘事技巧娓娓道來,其詭秘性略略似乎沖淡了悲劇感,但寓言功能和倫理啟示仍是彰明昭著的。



      「黑蜥蜴夢魘」是一種懷疑自己遭到情人或配偶欺騙、出賣的心理變態現象,世人大多有之;但若所疑者並無其事,只是自己疑神疑鬼,則所設想的種種幻境,其實皆是心魔的投影。在此書中,龍飛因約會紫竺卻未見伊人現身,遭遇多次詭秘莫測的外力攻殺後又赫然見到紫竺的裸體雕像,也不免疑神疑鬼;及至聽聞貌如潘安的「魔手」蕭玉郎與紫竺青梅竹馬,且曾向紫竺求婚,龍飛更對紫竺與自己的愛情是否經得起考驗,開始產生嚴重的疑慮。好在龍飛始終未喪失清明的反省能力與冷靜的理智判斷,故有勇氣面對真相,敢於當面向情人詢問,從而一舉解消了「黑蜥蜴夢魘」。



      這正是古龍所曾強調的:只有從心靈深處發出的恐怖,才是真正的恐怖!而克服這種恐怖的唯一途徑,就是如故事中的龍飛這樣勇於面對真相,而且坦然迎向命運的挑戰,不向一切詭秘、驚悚、邪惡的勢力屈服!



    驚魂六記代序



    恐怖也有它獨特的意境

    古龍




      想寫「驚魂六記」,是一種衝動,一種很莫名其妙的衝動。

      一種很驚魂的衝動──驚的也許並不是別人的魂,而是自己的。

      因為這又是一種新的嘗試。

      嘗試是不是能成功?

      天知道。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嘗試過太多次。

      有些成功,有些失敗。

      幸好還有些不能算太失敗。



      寫武俠小說,本來就是該要讓人驚魂的。

      荒山,深夜,黑暗中忽然出現了一個人,除了一雙炯炯發光的眸子,全身都是黑的,就像是黑夜的精靈,又像是來自地獄的鬼魂。

      如果是你,忽然在黑暗的荒山看見了這麼樣一個人,你驚魂不驚魂?

      一刀要砍在你脖子上,一槍要刺在你肚子裏,你驚魂不驚魂?

      不驚魂才怪。

      我要寫的驚魂,並不是這種驚魂。



      恐怖也有它獨特的意境。

      「意境」這兩個字,現在已經不是個時髦的名詞了。

      現在大家講究的是趣味,是刺激,是一些能令人肉體官能興奮的事。

      意境卻是屬於心靈的。

      所以恐怖的故事才必須有意境。

      因為只有從心靈深處發出的恐怖,才是真正的恐怖。

      那種意境,絕不是刀光血影,所能表達的了。

      那才是真正的驚魂。



      好萊塢的電影「大法師」就表達了這種意境,它的畫面、影象、動作、聲響,都能令人從心底生出恐懼,一種幾乎已接近噁心的恐怖。

      可惜寫小說不是拍電影。

      小說沒有畫面影象,也沒有動作音調,只有用另一種方式表達。

      要用什麼方法才能表達出一種真正恐怖的意境來?



      文字。

      無論寫什麼小說,文字都絕對是最重要的一環。

      故事當然更重要。

      沒有故事,根本就沒有小說。可是故事中真正令人恐怖的卻很難找尋。

      有人說,鬼故事最恐怖,鬼魂的幽冥世界也最神秘。

      可是又有誰真的見過鬼魂?

      這種故事是不是也太虛幻?太不真實?

      我總覺得在現代的小說中──無論是哪一種小說,都一定要有真實性。



      所以我寫的「驚魂六記」究竟是種什麼樣的小說,到現在還沒有人知道。

      只有等各位看過才知道。




    其 他 著 作
    1. 驚魂六記之羅剎女(上)
    2. 驚魂六記之羅剎女(下)
    3. 驚魂六記之無翼蝙蝠(上)
    4. 驚魂六記之無翼蝙蝠(下)
    5. 驚魂六記之黑蜥蜴(下)
    6. 驚魂六記之水晶人(上)
    7. 驚魂六記之水晶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