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影封面版)
  • 定價127.00元
  • 8 折優惠:HK$101.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鵠奔亭:交州盜墓案

鵠奔亭:交州盜墓案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6263324268
史杰鵬
崧燁文化
2022年6月23日
133.00  元
HK$ 119.7  






ISBN:9786263324268
  • 規格:平裝 / 312頁 / 17 x 23 x 1.5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 文學小說 > 懸疑/推理小說 > 華文懸疑/推理小說











    一場場權謀鬥爭,展現出朝廷上的爾虞我詐,

    眾人的命運盤根錯節,交織成一張撲朔迷離的大網,

    彼此間相互糾葛,又無法逃脫……



      官場失利的何敞,被貶謫為交州刺史,帶著兩名心腹走馬上任。

      在這裡,他遇到了一樁離奇的盜墓案,委託者為外族人蒼梧君。



      經過一番調查,何敞鎖定了一名叫何晏的小吏,

      此人手中握有前蒼梧君墓室失竊的半枚玉珮,幾乎是罪證確鑿,

      然而何晏卻矢口否認,堅稱玉珮是「鬼魂」所贈,

      提及自己曾與蘇家小姐阿娥相好,對方搬去外縣已久,

      前不久偶然在路上相遇,蘇娥將何晏領回家中,

      蘇家宅院富麗堂皇,美酒佳釀目不暇給,還有童僕數百……

      然而原先對自己愛理不理的蘇母,竟突然變得和藹可親;

      早已因病奄奄一息的蘇父,此刻身穿絲袍,看起來十分硬朗。

      何晏愈想愈不對勁,種種跡象讓他確認自己「撞鬼」了,

      而失竊的那枚玉珮,也是神不知鬼不覺繫在自己身上的……



      如此荒誕不經的言論,何敞只得先將何晏扣押起來,

      豈料後者嫌疑未除,竟然在獄中自殺了!莫非是畏罪自戕?

      緊接著,何晏的母親現身求見何敞,堅持何晏並非盜墓者,

      在兩人的交談中,意外牽扯出一樁埋藏多年的拐賣案……



      詭異的案件,失蹤的妻兒,鵠奔亭的鬼魂,

      這一切的一切,背後竟隱藏著巨大的陰謀……


    ?


     





    楔子

    第一回 貶謫入交州

    第二回 孤亭惹漫愁

    第三回 秋霖遮驛路

    第四回 煢吏苦漫遊

    第五回 美人來投宿

    第六回 君心似水柔

    第七回 廣信簡群吏

    第八回 笙歌憶綢繆

    第九回 蠻侯說盜墓

    第十回 端溪訪塚丘

    第十一回 金釵訊巧匠

    第十二回 天涯多侶儔

    第十三回 忽報群蠻亂

    第十四回 一語釋怨尤

    第十五回 上奏免珠賦

    第十六回 右曹乃故囚

    第十七回 滑舌翻奇事

    第十八回 彩綬逗淚眸

    第十九回 猛憶新婚日

    第二十回 縱死不能羞

    第二十一回 仕宦何辛苦

    第二十二回 故詐幻明幽

    第二十三回 懷怒逐疑跡

    第二十四回 真情若繩糾

    第二十五回 驛亭榛棘覆

    第二十六回 古井礫沙稠

    第二十七回 君侯頻催促

    第二十八回 墓室再詢謀

    第二十九回 與掾尋獄事

    第三十回 攜僚上高樓

    第三十一回 遣將廉豪戶

    第三十二回 悲妻魂魄休

    第三十三回 興師赴高要

    第三十四回 都尉變賊酋

    第三十五回 懷怒斬龔壽

    第三十六回 群卒斃壑溝

    第三十七回 蠻夷來救護

    第三十八回 檻車作歸舟

    第三十九回 驚悚身何在

    第四十回 鬼亭解端由

    附錄 何敞年譜簡編

    後記



    ?





    楔子



      秦漢之際,為了行政的高效率,朝廷在天下郡國開闢了四通八達的驛道,以方便郵書的傳送。驛道旁每隔十里就有一個官府設置的亭舍。位於城邑中的,稱為都亭;位於野外的,則稱為鄉亭。都亭倒還罷了,一向建在城邑的繁華地帶;那些位於荒郊野外的鄉亭,平時一般只有三兩個亭卒看守,每當夜幕降臨之際,在灰濛濛的天空下,這些亭舍微弱的燈火之光就成為沿途官吏和旅人心靈的慰藉,他們可以叩門求宿,在亭舍中好好吃一頓飯,飲一壺熱水,甚至泡一個熱水澡,然後心滿意足地睡一個覺,等到第二天晨光射入窗櫺時,再打個愜意的呵欠,精神百倍地啟程,奔赴他的下一個目的地。但在他借宿的那個漆黑的夜晚,可能會發生一些駭人聽聞的故事。



      有一個故事是這樣的。東漢章帝之時,東郡的安陽城南有一個都亭,一向據稱不可停宿,敢犯險者必定死於非命。某次有個書生路過此亭,天色晚了,就想進去歇宿。亭舍周圍的百姓都勸他:「這地方可住不得,裡面有鬼啊。你要知道,前後進去住過的十幾個人,沒有一個活著走出來的。」料想書生一定嚇得要死,誰知書生自幼學過一點法術,而且孔武有力,對鬼神一向嗤之以鼻,聞言哈哈大笑:「什麼鬼神,自己嚇自己罷。你們也別愁眉苦臉的,我明天活著出來給你們看看。」執意要住。百姓只好紛紛嘆息:「好言難勸該死的鬼,罷了,由他去吧,明早報官來收屍便了。」個個搖頭而去。



      書生大搖大擺進了亭舍,拆椽燃火做飯,吃飽喝足之後,稍事打掃,就自顧自地躺在堂上看書,差不多夜半時分,意猶未盡,又扔下書鼓琴作樂。樂曲奏得正酣,突然一個青色的鬼頭在門口隱隱浮現,像煙一樣飄到書生面前,面目猙獰,張嘴吐舌,醜態百出。書生當牠是空氣,渾不在意,只顧彈自己的琴。鬼頭感覺無聊,顯出羞慚之色,怏怏而退,但並未一去不返,須臾又折身而歸,這回帶著一樣血淋淋的禮品──人頭,只見牠鬼爪一揚,人頭就擲到書生的面前,咕嚕轉動,鏗然有聲,同時還發出陰惻惻的勸告:「公子,這麼晚還不睡覺,看我都幫你帶枕頭來了。」



      書生一把抓過人頭:「太好了,我欲睡覺久矣,只恨缺個枕頭!多謝了!」



      鬼沮喪不已,突然暴怒起來,一晃竄上前去:「敢不敢跟我打一架?」書生大笑,聲震屋梁,梁塵俱下:「當然好。」倏然出手,一手卡住鬼頸,一手攥住鬼腰,只聽?嚓一聲,骨頭碎裂,鬼嚎叫一聲,如土委地,嗚呼哀哉。



      天明之後,一群百姓領著官吏,興沖沖來到亭舍,想幫書生收屍。卻發現書生躺在廊廡下呼呼大睡,旁邊不遠處躺著一隻青色的狐狸,七竅流血。提將起來,像一塊破布,軟塌塌的,原來脊梁骨已經斷了。



      從此之後,這個亭舍再也沒有鬼怪出沒。



      這個故事讓人大長志氣,但事情並非總有這麼樂觀,有的亭舍確實凶險無比,進去過夜的人九死一生。東海郡郯縣有個叫琵琶亭的鄉亭就是如此。此亭舍自建成之日起,就時時發生怪異事件,幾年之間,起碼死了上百人,死因都非常離奇,官府只好把此亭廢棄。由於它位於荒郊野外,周圍無百姓居住。因此暮色一至,鮮有路人敢靠近它。驛道上夤夜行路的郵卒無奈,經過它時,也都打馬狂奔一掠而過,從不敢稍作停留。直到和帝永元八年的一個秋天,有個不怕死的官吏名叫到伯夷的來了。



      到伯夷當時官任東海郡北部督郵,半個月來一直帶著三個下屬在郡中的北部郡縣巡視。這天正在回郯縣的路上,驛道漫漫,太陽逐漸落下山去,晚霞散落成綺,草木只剩下模糊的輪廓,兩車四人,不知不覺來到了琵琶亭前。到伯夷撫軾喜道:「天色已暗,驛道也看不清楚,幸好這裡有個亭舍,可以投宿歇息。」



      可是琵琶亭暗無燈火,非常奇怪,這幾個人對琵琶亭的歷史一無所知,也不知死活。到伯夷命令手下的錄事掾去探詢。錄事掾先是敲了敲亭舍門,自然無人應答。推門進去,只見荒草蕪蔓,草蟲亂飛,幾棟破舊的房屋掩映其中。錄事掾隱隱感覺古怪,恐懼像針灸一樣傳遍全身,然職責在身,也不敢逃避,只好壯膽撥開衰草,走到屋前,眼前幾隻修長身脊的動物一閃而過,他揉揉眼睛,張目再看,發現屋前楹上書著幾個血淋淋的大字:此亭有鬼,慎毋止宿。郯縣縣令謹告,永元元年七月乙丑。



      原來這個亭舍鬧鬼,已經廢棄七年了。錄事掾怪叫一聲,跌跌撞撞跑出去報告到伯夷。到伯夷照舊仰頭狂笑:「老子一生從未見過鬼怪,今晚倒要看看。」



      吏卒苦苦勸告,到伯夷充耳不聽,他出身武夫世家,一向擅長騎射,膽如斗大,根本不在乎這些,只是一連聲下令灑掃房屋,點上燈燭,他要一邊辦公務一邊等著吃飯。官大一級壓死人,三個掾屬無奈,只好迅速分工,燒飯的燒飯,打掃的打掃。幸喜一切平安,四人吃飽喝足收拾乾淨,悠然無事。亭舍望樓雖舊,倒也保存完好。到伯夷吩咐掾屬去樓下睡覺,自己獨臥樓上看書。



      讀到夜半時分,忽然聽到有人敲門:「督郵君,請開門。妾身姐妹聽說君停宿在此,特來相詣。」聲音嬌嬈可人。到伯夷年甫三十,雖然旅途寂寞無匹,慾火難熬,卻也知道在此荒郊野亭,天上不會掉下餡餅,何況美女。於是悄悄拔劍在手,道:「請二君進來。」



      門一開,兩位素裝女子裊裊婷婷步入,果然都是韶齔鼎盛,美貌粲然,彷彿天邊皓月,照亮了幽暗的亭閣。到伯夷心想,鬼要是都生成這副樣子,倒不如日日見鬼。於是致以殷勤之意,雙方對坐細語,不知不覺,逐漸情熱,其中一女膝行而前,笑語盈盈,吐氣芳蘭馥郁,到伯夷神迷情亂,幾乎要張臂相擁。這時另外那位美女佯裝隨意站起,繞至到伯夷身後。到伯夷猛然恢復警惕,心中驚跳不已,本能地拔劍出鞘,反手向後一揮,只聽一聲尖叫,身後美女撲倒在地,叮噹亂響,化為一枚枚枯骨。到伯夷雖然也有些心理準備,但猛然親眼目睹絕世紅顏剎那間寂滅如塵,也不由得黯然傷心。



      身前那美女見勢不妙,撒腿就跑,衣袂飄然。到伯夷疾步向前,一劍刺入美女後背,美女低呼一聲,轉首望著到伯夷,眉目凝蹙,宛轉哀啼,似乎不勝苦楚。恍惚之間,到伯夷差點懷疑自己是否殺錯了,這個美女也許是真的。但他馬上就知道不對,這個女子的青絲皓腕,很快也土崩瓦解,白骨寸寸從他的劍上墜落。到伯夷不由得拄劍於地,嚎啕大哭。



      旋即樓梯咚咚作響,到伯夷起身橫劍當胸,警惕來者,卻發現是錄事掾等三個隨從,於是問道:「你們還睡得著?沒有鬼騷擾你們嗎?」



      錄事掾道:「督郵君沒事罷?下吏剛才睡得很熟,這是……看來果然有鬼。」三人目光下移,面上盡皆現出驚駭之色。



      到伯夷道:「也罷,你們也到這房間來睡,相互之間有個照應。不過,鬼怪可能都被我殺光了。」



      幾人寒暄了一會,又抵緊房門,相繼躺下。到伯夷雖然仍覺不安,但究竟疲憊不堪,眼皮如鉛,逐漸下壓。朦朧中感覺三隨從忽然躍起,齊齊向自己撲來,他想拔劍,卻來不及了,喉嚨一下被卡得死緊,旋即一陣劇痛,失去了知覺。



      天色放曙,驛道上的來往行人發現亭前路旁停著兩輛官家車馬,驚愕不已,乃相約步入廢亭查看。發現樓下橫躺三屍,面色滿是恐懼;樓上則一屍仰臥,喉嚨有爪孔,血色凝結,觀其服飾當為督郵。門側白骨兩堆,不知何物。



      從此,號稱郡內第一勇士的到伯夷死在琵琶亭的消息傳遍天下,成為東漢人茶餘飯後的談資。琵琶亭畔十里之內再也沒人敢靠近,最後連驛道的路線也改了,琵琶亭徹底淹沒於草莽之中。



      在大漢的疆土中,亭舍是連接一個個城邑和鄉聚的重要設施,也是傳播一個個神奇故事的中轉站,大概也正因為此,它從而成為一個個鬼怪故事的承載。鬼怪像花朵一樣盛開於天下郡國的亭舍之中,但在偏遠荒涼的交州彷彿是個例外,那是大漢新開闢的土地,人煙稀少,多蠻族,少有人去,沒有更具體的傳聞。




    其 他 著 作
    1. 歷史不是傳說:打仗將領先單挑,約飯局要兩年後再見?那些年,古人的小確幸和鳥日子
    2. 活在古代不容易
    3. 赤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