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1953:伊朗關鍵之年,一場被掩蓋的政變

1953:伊朗關鍵之年,一場被掩蓋的政變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0534320
埃凡德.亞伯拉罕米安
何修瑜
臺灣商務
2022年8月01日
160.00  元
HK$ 136  






ISBN:9789570534320
  • 叢書系列:歷史.世界史
  • 規格:平裝 / 368頁 / 14.8 x 21 x 2.26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歷史.世界史


  • >











    英美至今不願面對的歷史錯誤,為了石油利益不惜犯下的罪行

    跳脫主流既定觀點,正確理解做為西亞核心的伊朗



      1953年8月,美國中央情報局策劃推翻伊朗民選首相穆沙迪克的一場政變,改變了往後半世紀英美兩大強權與伊朗的關係……



      一桶石油,換來一道民族的傷痕。

      曾經有段時間,強權對伊朗無情壓迫、豪取利益、進而操弄並顛覆其政權……




      自1940年代起,石油國有化就是不少伊朗政治人物的重要工作。在此之前,伊朗的石油生產與販售多半掌握在英國的石油公司手中。對伊朗人來說,掌握在英國手中的石油公司,正如同殖民遺緒,不斷侵蝕這塊土地。訴求國有化的聲音響徹雲霄,成為西亞各國靶響的第一槍,卻也開啟後續繁雜的政治干涉。



      為了持續掌握伊朗石油,英美暗中發動宣傳戰,試圖發動政變,最後推翻了民選首相穆沙迪克,成為美國干涉伊朗外交的起始,往後美國也因此得到了石油的龐大利益。本書揭露1953年這起為了石油,改變兩大強權對伊關係的關鍵事件。在觀察這時代美國與伊朗斷交、對峙、為核協議纏鬥之前,我們一定要先了解這一段歷史。



      可以說,伊朗人若對西方強權存有不滿之意,長久以來的外來壓迫是最大主因。然而,世界上眾多地區的人民至今仍接受美國為首的西方主流論述,將伊朗視為極端思想盛行、不聽話的恐怖分子之邦,極少聆聽來自伊朗的聲音。甚至在外交檔案一一解密、參與人士回憶錄陸續出版後,英美相關單位也從未正式對此道歉,甚至否認涉入其中。而若放大眼界,將之納入二戰後美國的干涉外交脈絡下看待,這場政變甚至可跟臺灣蔣氏政權、古巴革命、南越共和國的混亂相互呼應。



      學術研究的最高榮譽殿堂、美國文理科學院院士埃凡德.亞伯拉罕米安試圖深入探討1953年這起政變,從伊朗石油國有化政策開始說起,爬梳美國、英國與石油公司之間的交易與協商,串聯起二戰後各派系、首相穆沙迪克與巴勒維國王之間錯綜複雜的關係網。他收集大量已解密的外交檔案,以及來自伊朗國內外的回憶錄及各式訪談報導,揭露了石油的發現如何改變西亞的地緣政治、如何促使美國政府發起干涉外交,以及如何影響直至今日的西亞局勢。



      如何從重大的單一事件分析,窺知全盤歷史脈絡的深遠發展?本書將是最好的示範之作。



    名人推薦



      專文導讀──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聯名推薦──包修平|暨南國際大學歷史學系助理教授� 張育軒|「說說伊朗」專頁創辦人



      「再也沒有充分理由去對我們近代如此關鍵的歷史事件保密了。對伊朗的每一位學童來說,這件事實都是眾所皆知。彈壓細節只會扭曲歷史,並助長各方製造神話。」──作者亞伯拉罕米安接受伊朗線上雜誌《Tableau》訪談節錄



      「伊朗長久以來面對西方帝國主義的壓迫,本來就有許多抵抗,時至今日的反美情緒,不過就是伊朗的日常,美國只是這時代伊朗抵抗的對象而已。問題在於這個時代我們一切向美國看齊,與美國對抗的國家都是流氓國家、恐怖主義的溫床,才使得我們被以美國為主的輿論觀點蒙蔽了。我們可以反思,既然西方勢力都能壓迫伊朗,那為什麼伊朗不能抵抗呢?美國都能弄垮穆沙迪克政府,那何梅尼以降的伊朗政府為什麼不能反對與痛恨美國呢?這也是《一九五三》這本書深具價值之處。它讓讀者知道,外來強權操弄伊朗政局的邪惡動機與行為。」──陳立樵,輔仁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1953年伊朗政變是伊朗近代最重要的事件之一。作者破除了「西方不得已策劃政變」和「冷戰背景」的迷思,直指石油掌控權才是核心問題。更重要的是本書探討這場事件的深遠影響,不僅讓伊朗政治對西方更加偏執多疑,而且雙方持續無法正常交往,更破壞了二十世紀以來,伊朗人追求一個正常健康、民主自由國家的願望。」──張育軒,「說說伊朗」專頁創辦人



    國際佳評



      本書為理解當代世界,做出了巨大貢獻。──諾姆.杭士基(Noam Chomsky),知名語言學家、左派公共評論者



      任何關心伊朗在當今世界上的角色的人必讀之物。──《哈潑》雜誌(Harpers Magazine)



      這本書之所以重要,不只是因為對過去歷史的介紹;更重要的是,它可能也在預測未來。──《反擊》雜誌(Counterpunch)



      下筆精妙、鋪陳清晰、論述勻稱。──《旁觀者》雜誌(The Spectator)



      對前人之作進行有價值的糾正,是對伊朗歷史的重要貢獻。──《美國歷史評論》(American Historical Review)



      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探討位於危機核心的陰謀、心計與個人。──《出版人週刊》(Publishers Weekly)



      想清楚理解當前美伊關係背後歷史淵源的人,本書是必讀之作。──《圖書館雜誌》(Library Journal)



      對境外勢力一手策劃的1953年政變的相關可讀研究,提醒了我們那不變的事件淵藪:石油。──《科克斯書評》(Kirkus Reviews)



      對歷史事件的嶄新見解。──Reason.com



      論據確鑿的記述,將成為研究者理解當代中東局勢不可或缺的讀物。──Choice

    ?


     







    年表

    主要人物介紹

    前言



    第一章 石油國有化

    第二章 英國與伊朗的談判

    第三章 政變

    第四章 遺產



    註釋

    參考文獻



    ?





    導讀



    改變伊朗與英美關係的一九五三年

    輔仁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陳立樵




      《一九五三:伊朗關鍵之年,一場被掩蓋的政變》(The Coup: 1953, The CIA, and the Roots of Modern U.S.-Iranian Relations)(以下簡稱《一九五三》)為美國的伊朗籍學者埃凡德.亞伯拉罕米安(Ervand Abrahamian)在二○一三年出版的著作,談論一九五三年英美兩國顛覆伊朗政府的活動,今日出版中譯本,有助於讀者在伊朗通史的基礎上,多了對於特定議題之認識。感謝臺灣商務印書館引介這本書、邀請我撰寫這篇導讀,也感謝譯者何修瑜認真又有效率的翻譯。



      二十多年前,筆者因撰寫一九七九年伊朗革命的碩士論文,而接觸到亞伯拉罕米安的著作。其中,一九八二年他出版的《兩次革命夾縫中的伊朗》(Iran between Two Revolutions),是我瞭解一九七九年伊朗革命的基礎用書。為了好好閱讀這本經典,第一次在 Amazon網路商店買英文書的經驗就給了亞伯拉罕米安。那本書將近六百頁,花了近兩千元新台幣,由於當時筆者尚未大量接觸與購買英文書,所以從郵差手上拿到書的那一刻,頗有「成就解鎖」的感覺。



      亞伯拉罕米安為左派史家,其研究聚焦在群眾、工人、革命運動,而且除了大歷史的寫作之外,也有單一議題的論著。《一九五三》雖然談論英美在伊朗發起的政變,看似與其他著作的主題稍有不同,但其實這起政變與當時持社會主義的大眾黨(Tudeh Party)有密切關係,仍然在他主要研究的「勢力範圍」之內。



      一九五三年伊朗政變,對於伊朗與國際局勢有很大的影響。伊朗在二十世紀初期立憲運動的過程中,產生了國王派系與立憲派系的對抗。一九二六年之後歷經頗為強勢的禮薩.巴勒維國王(Reza Pahlavi Shah)一番整頓國家,首相與國會的政治影響力相對減弱。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文簡稱二戰)期間,英國與蘇俄為防範德國勢力滲透伊朗,於一九四一年占領伊朗,導致禮薩.巴勒維被迫放棄權位而離開家鄉,他的兒子穆罕默德.禮薩.巴勒維(Mohammad Reza Pahlavi,後文稱巴勒維國王)年僅二十二歲匆匆即位,但政治權力轉而由政壇「老賊」掌握。《一九五三》的主角穆沙迪克(Mohammad Mosaddeq),便是從立憲運動那時就已活躍政壇的「老賊」之一,而且抱持不願跟西方勢力妥協的態度,在一九五一年擔任伊朗首相後推動石油國有化,這對於自一九○一年以來在伊朗控制石油利益的英國是相當大的衝擊。



      本來美國對於西亞並沒有任何利害關係,畢竟在十九世紀帝國主義盛行的時期,歐洲與西亞之間的關係較為密切,諸如一八五四年克里米亞戰爭(Crimean War)及英俄在亞洲的「大博弈」(Great Game),都是歐洲國家在西亞競爭的重頭大戲。大致到了冷戰(Cold War)時期,英國在世界各地的勢力逐步衰退,美國為了圍堵蘇俄,遂補上了英國的位置,也逐步提高了在西亞地區的影響力。美國對伊朗事務之介入,一九五三年是關鍵時刻。美國認為穆沙迪克的石油國有化運動不只損及英國的利益,自己也會受到影響,所以動用了中情局(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CIA)進入伊朗,策劃反穆沙迪克的運動,於一九五三年八月十九日弄垮了穆沙迪克政府。巴勒維國王與穆沙迪克陣營的政治地位也因此易位,前者逐步取得絕對的政治優勢,而且背後還有美國的支持。



      筆者總是開玩笑說中情局是全世界最恐怖的恐怖組織,因為有些被美國認定的「恐怖組織」,頂多炸了某個建築物,或是造成一次兩次的地方動盪,但中情局卻可以弄翻別人的政府,豈不是恐怖至極?電影《誰殺了甘迺迪》(JFK)有個橋段提到美國政府在菲律賓、瓜地馬拉、伊朗、印尼搞出了一連串「非常棒」的政治事件,這當然是嘲諷美國在各地犯下不少的恐怖行動。



      亞伯拉罕米安所寫的《一九五三》,運用了大量的英國與美國的外交檔案。儘管已有很多學者運用這些外交檔,但亞伯拉罕米安卻指出其中的問題,也就是許多關於一九五三年政變的美國檔案至今仍然沒有公布,導致人們無法看到政變的全貌。筆者任教的輔仁大學圖書館購買了美國國務院(Department of States)自一八八三年到一九五九年的伊朗檔案,應是臺灣唯一能夠從外交檔案來瞭解美伊關係的資源,但其中也沒有關於一九五三年政變的檔案。至於在網路上已公開可使用的《美國外交文件》(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FRUS),有許多內容無法接續,顯示出美國並不想讓人們知道當時究竟發生什麼事情。



      二○一八年中國大陸學者石斌的著作《「清除人民黨」:一九五三年美英對伊朗的準軍事行動》提到,二○一七年《美國外交文件》雖公布了一九五一年到一九五四年部分的新檔案,但內容仍然有限。近期亞伯拉罕米安又出版了一本新書,書名為《伊朗的石油危機:從民族主義到政變》(Oil Crisis in Iran: From Nationalism to Coup d’Etat),已有書評提到該書運用新的美國解密檔案,說明了美國介入伊朗內政並不是短時間內的決定,而是醞釀了一段時間的規畫。該評論提到的新解密檔案也許就是指二○一七年的那一批,就期待日後有機會取得該書,看看亞伯拉罕米安如何用那些檔案再次解釋一九五三年政變。至於英國,亞伯拉罕米安也說,它們一樣沒有完全將檔案解密。



      至於伊朗的官方檔案,亞伯拉罕米安看似沒有使用,但其實很有可能是他無法使用。回想筆者在伊朗短暫的研究經驗,大致知道即使是伊朗人也不見得能取得資料。儘管外籍人士可進出檔案館,可是檔案調閱與購買需耗費相當多的時間,空手而歸的機率很大。附帶一提,今年(二○二二年)國際足總世界盃B組(2022 FIFA World Cup Group B)比賽,對戰者中有美國、英國、伊朗三隊。在英國研究巴勒維政府的伊朗籍學者阿勒凡迪(Roham Alvandi)在賽前於推特(Twitter)貼文說,輸球的那一方就要公布一九五三年政變的檔案。這則貼文相當有趣,可見無論哪一方,至今都還是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有關穆沙迪克與一九五三年政變的專書、期刊論文、論文集等作品相當多,統整來看,比較多是支持穆沙迪克的論述,反而巴勒維國王都是比較負面的形象。英國牛津大學的伊朗籍學者卡圖吉安(Homa Katouzian)便是持這樣的立場,他給予穆沙迪克高度評價,指稱他是民主鬥士,也批判巴勒維國王的獨裁、貪污、外國強權干涉內政。有些研究將一九五三年做為伊朗民主進程的分水嶺,主張民選的穆沙迪克被美國推翻,換成了專制獨裁的巴勒維國王。於是,伊朗的民主時期結束,隨後伊朗落入獨裁統治的歷史悲劇之中。英國的伊朗籍學者阿迪布摩格達姆(Arshin Adib-Moghaddam)則認為,無論一九五三年當下或者後期的美國學術研究,都對巴勒維評價較好,只是為了污衊穆沙迪克的政治宣傳。



      當然,這些人物的形象好壞,不代表他們實際的樣子。我們必須理解,巴勒維國王一九四一年登基時過於年輕,沒有政治經驗,卻突然要面對二戰期間國家的風雨飄搖,再加上穆沙迪克這個「老賊」對他的不信任與刻意忽視,因而一九五三年穆沙迪克被迫下台之後,巴勒維國王會想要掌握權力、壓制穆沙迪克殘餘勢力的心態,其實頗為正常,其目的就是要避免再有政壇「老賊」把國家送上內外交迫的鬥爭之路。換位思考,想像如果我們是巴勒維國王,在經歷過長達十餘年的國家動盪與權力失衡後,應該也一樣會想要獨攬大權、剷除異己,以維持自己的政治生涯吧。



      此外,一九七九年伊朗革命推翻巴勒維政府之後,長年批判美國的宗教人士何梅尼(Ayatollah Khomeini)掌握政權,讓伊朗走上反美之路。有些研究指出,一九七九年革命的源頭是一九五三年美國推倒穆沙迪克,累積了日後諸多伊朗人不滿美國的情緒。亞伯拉罕米安也認為,一九七九年革命就是一九五三年政變所導致的。不過,筆者並不認同這樣的觀點。以自己對於伊朗革命的認知,或與幾位伊朗朋友的交談,都可知道革命本質其實與反美無關,反而伊朗人最討厭的是英國人,一九七九年的反美現象著實令人意外。甚至,革命並不是所謂的革命領袖何梅尼發起的,有些人還認為左派勢力才是反巴勒維的主角。因此何梅尼在一九七九年之後取得最高政治權力,還掀起了反美浪潮,其實都不是革命基調。在此又要再提到阿勒凡迪,他也在推特貼過這句話:不要再說是一九五三年政變造成了一九七九年革命了!



      筆者以為,伊朗長久以來面對西方帝國主義的壓迫,本來就有許多抵抗,時至今日的反美情緒,不過就是伊朗的日常,美國只是這時代伊朗抵抗的對象而已。問題在於這個時代我們一切向美國看齊,與美國對抗的國家都是流氓國家、恐怖主義的溫床,才使得我們被以美國為主的輿論觀點蒙蔽了。我們可以反思,既然西方勢力都能壓迫伊朗,那為什麼伊朗不能抵抗呢?美國都能弄垮穆沙迪克政府,那何梅尼以降的伊朗政府為什麼不能反對與痛恨美國呢?這也是《一九五三》這本書深具價值之處。它讓讀者知道,外來強權操弄伊朗政局的邪惡動機與行為。儘管今日美國一再譴責伊朗,但我們可透過本書與相關研究瞭解到,究竟誰才是真正的邪惡軸心。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