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天國太遠了

天國太遠了
9789861245775
土屋隆夫
商周出版
2006年1月16日
87.00  元
HK$ 73.95  






* 叢書系列:土屋隆夫推理小說作品集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4.8*21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土屋隆夫推理小說作品集


文學小說 > 懸疑/推理小說 > 日本懸疑/推理小說









  媲美松本清張不在犯罪現場型社會派推理文學精神與解謎樂趣合一的最高傑作雖說天國可能存在,路途卻太過遙遠……

  山村少女前往都市尋夢,最後卻香消玉殞。縣內工程弊案的關鍵人物正巧在此時失蹤,而後慘遭勒殺的屍體在千曲川河床被發現。

  他們死前似乎都聽過那首〈天國太遠了〉。是咀咒?是巧合?還是陰謀?這首不祥之歌到底見證了多少人的死亡?

  一名青春年華的女孩飲毒身亡,遺書竟是知名死亡之歌〈天國太遠了〉的歌詞。原以為又是一椿厭世自殺的案件,但在負責此案的久野刑警鍥而不捨的追查下,竟在四顆鈕扣中找到破案線索……最大謎團竟隱藏在破案之後「事件÷推理=解決」這是土屋隆夫針對本格推理所提出的創作概念,也就是說,本格推理絕對不能有絲毫交代不清的地方,而這對讀者是一種當然的義務。

名家評論

  《天國太遠了》是一部靠著刑警鍥而不捨地破解嫌犯的不在場證明才得以成立的本格推理小說。這部由一組組小謎團和小答案建構而成的作品,通篇洋溢著謎題解開的瞬間快感,這種源源不斷的刺激,肯定能振奮本格推理小說迷的心。即使經過了四十年,本書作為本格推理作品的魅力仍毫不褪色!--村上貴史(文學評論家)

  土屋隆夫是自成一格的推理小說家。他鋪陳犯罪動機的用心,絕無絲毫遊戲,認真嚴肅而且充滿人道關懷,角色的心情與遭遇深深揪住讀者的情緒。沒讀過土屋隆夫的作品,對日本推理小說的認識,永遠少一塊,很小很小(因為土屋隆夫的作品那麼稀少),卻很重要很重要的一塊。──楊照(知名作家)

作者簡介

土屋隆夫

  1917年生於長野縣,畢業於日本中央大學法學系。在看過江戶川亂步所寫的隨筆「芭蕉一個人的問題」後深受感動,因而立志撰寫推理小說。

  1949年,將自己的作品「『罪孽深重的死亡』之構圖」投稿至「寶石」雜誌所舉辦的百萬懸疑小說獎C級部門(短篇小說),獲得入圍優勝。

  1958年第一部長篇小說「天狗面具」問世,而後又發表「天國太遠了」和被譽為名作的「危險的童話」。

  1962年又以千草檢察官系列作品的第一作「影子的控訴」得到了日本推理作家協會獎。在那之後土屋先生繼續發表其系列作,如「血的組曲」「針的誘惑」「盲目的烏鴉」。

  此系列作品最後以1989年的「不安的產聲」作結,同年獲選為文春週刊所推薦的十大懸疑小說作品中的第一位。

  近期所發表的作品有「華麗的喪服」「聖惡女」等。2001年,土屋先生得到第五回日本懸疑小說文學大獎的榮譽。作者目前以八十七歲的高齡,精力充沛地持續創作中。



推薦序

小說的推理 推理的小說

前景

「推理小說即詐術的文學。」———土屋隆夫

  在魔術師面前的美女為何突然凌空漂浮起來呢?放進玻璃杯內的硬幣為何消失了呢?為什麼魔術師能夠猜中撲克牌呢?高木重朗在《魔術心理學》中指出人類心理的漏電現象,越是告訴自己不願掉進陷阱,反而就越掉進陷阱。人的心理充滿了錯覺與先入為主的觀念,因此容易受到誤導。

  以最簡單的魔術來說,例如夜市馬路邊的一個老人,他讓小紙團在空中飛舞,照著他的只是一盞小小的燈泡。若將謎底拆穿,其實,讓紙團飛舞的道具是黑色的尼龍絲,要讓尼龍絲不被看到,適度的黑暗是必要的。黑暗不僅讓人看不到尼龍絲,而且減弱了人的理性。但是,人總是會懷疑黑暗的,所以魔術師不能將燈光調得太暗。

  如果魔術師只有這樣還不能當魔術師。魔術師知道人會懷疑黑暗,因此他在桌上擺一盞檯燈,打開開關後,燈亮了。接著,他將燈泡轉離燈檯,但是燈泡卻依然亮著,而且還能在空中飛來飛去。魔術師知道你懷疑黑暗,所以他故意使用點亮的燈泡當道具。

  高木重朗說,推理作家江戶川亂步的小說中不但經常出現魔術,而且他也經常邀請魔術師(包括高木重朗)到推理作家協會去表演。所以推理小說家其實就是小說的魔術師。

近景

  有的推理小說看完了就不想再看。但是有的推理小說卻散發出高貴的文學氣息,讓人徜徉在文學的森林當中。兩、三年前,有一個日本作家在《讀賣新聞》的青少年版中向青少年大力推薦土屋隆夫的推理小說。他說他在中學時,每看完一本土屋隆夫的小說,就會期待下一本趕快出版。但是我們知道,土屋隆夫算是一個慢工出細活的少產作家。而且他是目前日本「本格推理小說」界的代表。他曾說過:「本格推理小說就是推理小說中的楷書。」這句話有多方面的涵義,我們先從本格推理小說談起。

  「本格推理小說」一詞,大部分的台灣文壇皆直接引用,或翻譯成「傳統推理小說」,但是我認為應該譯成「正統推理小說」較為適當。因為日語「本格」的原意是「正式」,或可引申為相對於旁門左道的「正統」。 土屋隆夫說:「偵探小說就是除法的文學。」也就是「事件」除以「推理」等於「解決」。這句話的真意就是,作家在小說中的種種佈局、伏筆、懸疑,在解開謎底之後,必須全部解決得一乾二淨,不能留下絲毫的矛盾或疑團,而且不能讓讀者想出更佳的解謎方式。這就是「本格推理小說」。

遠景

  再回到「本格推理小說就是推理小說中的楷書。」一語。土屋隆夫認為,現在很多推理小說家寫作態度不夠嚴謹,就如同楷書還沒寫好就先寫行書或草書。我並非書法家,不知道楷書與草書之間的關係。但是有一件事是可以確定的———寫楷書不但較費時間,而且一個不懂書法的人也可以判別楷書作品的優劣。

  雖然土屋隆夫一再強調本格小說才是推理小說的正統,但是他也主張,所謂推理小說,除了要有「推理」的部分,也要有「小說」的部分,而且在他的眼中,推理小說是小說中的一個範疇。也就是說,要成為一篇好的推理小說,也一定要是好的文學作品。

  土屋隆夫有一篇文章探討江戶川亂步所寫的〈一名芭蕉的問題〉。亂步在文章中寫出,芭蕉之所以被稱為詩聖,那是因為他將原本是市井小民戲謔寫作的「俳諧」,提升到崇高無比的藝術境界,甚至達到了哲學的層次。江戶川亂步既期待又感嘆地說,推理小說家中究竟有誰能成為推理小說界中的芭蕉呢?土屋隆夫說:「江戶川亂步始終在通俗的作品與崇高的藝術兩邊痛苦地徘徊。」我們不知道土屋隆夫是否也有同樣的心境,但是我們看他的小說,絕對不僅僅是膚淺的解謎推理小說而已。

背景

  土屋隆夫的長篇推理小說,從第一篇《天狗面具》到最近的一篇《著魔》,裡面有所謂的本格推理小說,也有幾乎與一般小說無異的《聖惡女》。

  小說中有人物,有情節。推理小說要吸引人,通常都會出現帥哥美女,或是有神通的超級大偵探。但是土屋隆夫的小說中的人物,都和我們身邊的人物沒有兩樣。這或許和他對生活的態度有關,他的職業欄上寫的並不是「作家」,而是「務農」。這種晴耕雨讀的生活,無疑的,對他的小說的基調會有絕對的影響。

  小說要吸引人讀下去,即使是最嚴肅的小說,基本上要有懸疑性,也就是說要讓人想知道情節究竟怎麼發展?而推理小說就是將這懸疑性發展到最高點的小說。

  雖然土屋隆夫強調本格推理小說,但是其實他的推理小說非常注重動機的部分,這動機也就是犯人的心理背景。在他縝密地分析犯人的深層心理之後,作品的深度自然就增加了。另一方面,他並不主張社會推理小說,但是他的作品卻非常具有社會性。我們看了他的小說,總會感受到生命或生活中極為深沈的黑暗部分。

全景

  土屋隆夫自己說過,要了解一位作家,最好熟讀他的第一篇作品。而且他又說,作家好像是在圓周上的孤獨跑者,從處女作品出發,最後再回到了處女作品。不過,作為今日推理小說界的大將,他的作品雖然讀者各有所好,但幾乎都是讓人不忍釋手的作品。 要了解土屋隆夫推理小說的全景,最好還是看完他的全集吧。




其 他 著 作
1. 米樂的囚犯(改版)
2. 華麗的喪服(改版)
3. 天狗面具(改版)
4. 聖惡女
5. 針的誘惑(改版)
6. 針的誘惑(改版)
7. 紅的組曲(改版)
8. 不安的初啼(改版)
9. 天國太遠了(改版)
10. 危險的童話(改版)
11. 獻給妻子的犯罪(改版)
12. 影子的告發(改版)
13. 盲目的烏鴉(改版)
14. 著魔
15. 米樂的囚犯
16. 華麗的喪服
17. 獻給妻子的犯罪
18. 危險的童話
19. 天狗面具
20. 不安的初啼
21. 盲目的烏鴉
22. 針的誘惑
23. 影子的告發
24. 紅的組曲
25. 危險的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