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影封面版)
  • 定價127.00元
  • 8 折優惠:HK$101.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我的抒情歐洲

我的抒情歐洲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1790183
陳玉慧
大田
2006年9月11日
73.00  元
HK$ 58.4
省下 $14.6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智慧田
* 規格:平裝 / 224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智慧田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林懷民、陳文茜、陳芳明強力推薦

要了解歐洲,要讀傳奇的散文,不容錯過這本書!!

有一年夏天她在西班牙的山城扮演喜劇演員,
有一年秋天她到莫斯科採訪,聽到俄羅斯悲歌,
有一年冬天她眺望拜占廷城邦,看到過去和未來。

有一年春天她在威尼斯普羅旺斯亞維儂,
靈魂影子走著走著,便遇見自己。

然後有好幾年,她在巴黎,在伊斯坦堡,在里加,在歐洲的任何一處,
她為我們見證觀看,並為我們勇敢地活著。
她以絕無僅有的文筆,寫下「第三者」的眼光,寫下人類靈魂的悸動。

林懷民說她是台灣最動人的散文家,讓我們找回「人」的感覺。
陳芳明說這個台灣女子讓我們與世界展開對話……使台灣不再是孤島。

此時此刻,彼時彼地,你尋覓一盞燈,需要一句話,盼望一次共鳴……
你必須讀陳玉慧。

作者簡介

陳玉慧

有人初識她時說,她看起來那麼悲傷,彷彿已經活了一百年。
有人說,她什麼文章都能寫,就像千手觀音。
她不但在新聞界赫赫有名,又編又導,也為台灣現代戲劇界留下許多指標性的作品。
從小寫作,在文壇,她一直是一顆閃亮及令人驚嘆的行星。
曾在德國權威媒體發表散文多篇,目前長住德國慕尼黑郊區,
湯瑪斯曼等名人住過的史坦伯格湖,徐四金是鄰居。
日常生活在湖邊慢跑,看一夕斜陽,聽林木裡的鳥聲,更多時間在書房閱讀寫作。
出版作品:《我不喜歡溫柔》、《遇見大師流淚》(大田出版)



〈代序〉

鳥如何看見樹林

  神祕訪客即將來訪,我開始以訪客的眼光來打量自己及所在。那眼光並不是我一向的眼光,我很可能從來沒那樣打量過與自己有關的一切,一直到那個訪客的出現。那眼光其實也不能算是訪客的眼光。那是我想像那個訪客的眼光。

  那是我想像別人如何看到自己的眼光。一種虛擬。我描寫的都是虛擬情境。如果我深思,幾乎大多數的寫作都是情境的虛擬。我想像鳥如何看見樹林,我想像別人如何看到我如何看到那隻鳥。或者魚,又或者沙漠。

  又或者人生。

  又或者,我和某人一起去看電影,在電影情節中,我突然想像他如何看待那電影。我想知道他是否像我那樣看待電影,我想知道他的眼光,想知道他看到了什麼。

  也許正像普魯斯特,他一直想化身那些服侍沙龍貴婦的僕役,他想知道那些貴婦不為人知的生活。他開始像僕役一般,想像那些貴婦的人生。

  我也有化為「第三者」的渴望。以第三者的角度觀察自己。我想記錄下我和別人說什麼,做什麼。我想記錄那些發生或進行中的話語、姿態和動作,或者說,我和別人在生活中共同具有的樣貌。基於這些理由,我決定寫另一種日記,我的計畫便是像「別人」那樣觀察我自己,我這個人。

  寫日記很簡單,因為已經寫過太久的日記。但這次卻不同,我改變了我的眼光。過去,我有一種旁觀的態度,我小時候便那樣看人生,我看路邊歌仔戲和布袋戲,我看,我也走開。冷冷的眼睛,但心並不冷。

  我看著父母婚變,他們幾年後又復合,我讀著一些讓我熱血澎湃的書,我把那些書擺回書架,幾年後,又取出來讀。我看見,我和朋友走在一起,隔幾年後,有幾個人走不同的路,愈走愈遠。我看見,我一個人在寫作。

  只是現在我必須更像旁觀者。儘量要求客觀準確。最好只要描寫外在行為,當然,有時我還是忍不住「主觀」地寫起內心思維。我以為,我用那種儘量客觀的寫法,有時好像也達到了我自己所稱的「外在現象描述的客觀性」。

  舉某一天的日記內容為例:二度出門散步,下午三時是從大門左邊出發,晚上十時是從大門右邊出發。

  我用三個句子來描述那一天。我以為只有那三個句子才能客觀地描繪下那一天的生活。那三個句子外的人生因此可以被想像下去,不必我再囉嗦。有時我的日記甚至只有一句。正因不喜歡囉嗦地寫,也不打算抒情地寫。很可能就是因為我是重視細節的人,而寫作經常是我抒情的方式。我打算反其道而行。寫日記時,我於是更清醒、安靜,甚至無言以對。

  但有時,卻也無可避免違反初衷地描述起所有的細節。當我這麼做時,某些日記因此便開始有短篇小說的架構,因為小說需要的正是人生的細節。後來我回想,我其實更想寫詩。

  總之,我那麼寫了兩、三年,帶著那本海明威和英國作家布魯斯?恰特溫也用過的小筆記本。黑皮封面上有一個白框,我在白框內用鋼筆寫下:德國日記。因為這些年我都住德國,而我到哪裡都會拿出來記著,兩、三年內總共寫了四本。在飛機上,在餐桌前,在旅館房間,在路上,我的確站在馬路街頭那般地記錄著,那是在我的歐洲特派員工作之後,在我的旅途當中,有時在半夜的睡夢中,我醒來只為了記上一筆,寫完又睡著了。直到有一天,我發現我的日記場景經常是診所。我發現我的身體病痛已不能再使我客觀地記錄什麼。於是才停了下來。

  也許我並未客觀地記錄過什麼。但是我至少儘量要求某種客觀。我的意思是,無論事情發生了沒有,或者如何發生,我更想記錄的是外在形象如肢體和語言,而不是內在活動。但是我已明白,外在行為正是內在思維的反射,記錄外在便是顯露內在。正因如此,我現在更清楚知道,這是寫作的鍛鍊,在假設的領域和範圍。

  我也問,所謂的「第三者」的眼光,是什麼眼光?是像造物主那樣的眼光嗎,全知及全能?不,並不是。還是天使那般的眼光,甚至惡靈?應該都不是,不過,那是一個無關緊要的第三者嗎,還是一個至為重要的第三者?

  在一個攝影師朋友給我看過挪威畫家Odd Nerdrum的作品後,我開始明白: 「第三者」的眼光,便是創作者自身,也便是人類靈魂,那是因為創作者同理與同情,而且處於永恆的現場,也因此得以「看到」,而正因為看到,那眼光使創作者見證並創作下去。並且活下去。

  我曾經那麼希望自己便是那第三者。




其 他 著 作
1. 台灣文學音樂劇:海神家族
2. 徵婚啟事
3. CHINA
4. 慕尼黑白
5. 德國時間
6. 遇見大師流淚
7. 徵婚啟事
8. 失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