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好吃(NO.5+6)套書(共二冊)
  • 定價99.00元
  • 8 折優惠:HK$79.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美室

美室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1790244
薛舟、徐麗紅
大田
2006年12月01日
117.00  元
HK$ 93.6
省下 $23.4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智慧田
* 規格:平裝 / 320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智慧田


[ 尚未分類 ]









第一屆韓國世界文學大賞
名作家鍾文音 專文推薦

美室,她是誰?
美室,
是新羅時代的「埃及豔后」!
是以身體侍奉君王與臣子的「色供之臣」!
是憑藉本能追逐愛情的聖女與娼妓!是引領少年變成男人的母親與妖姬!
她以自己獨特的愛,顛覆了時代,即使徘徊在罪與罰之間,仍甘願被囚與自囚!

超越一千五百年的歷史時空,復活了這個美麗的新羅女人。——金允植(文學評論家)
猶如魔術師般驚心動魄地超越了歷史和虛構的關係。——金源一(小說家)
《美室》宣告了新的?事可能性和女性的新時代。——朴范信(小說家)
《美室》讓人重新感覺到久已忘卻的自由魂和母性的官能。——成碩濟(小說家)
因為這部小說,《美室》重生為韓國文學史上最有個性的女人。——河應柏(文學評論家)

美室是獸,出生的第一個五年,在荒野奔跑,風為家,地為床,她讓天真心性無邊自由生長。
美室是靈,忘記知識教誨,忘記一切外在的支配,眼神光芒成為征服人心的武器。
美室是武士的情人,只要疑惑和不安的男人來到面前,她就有能力熔化盔甲鑄造新的情人。
美室是王的花,愛可以顛覆世界,可以把持王的力量與意志。
美室是宮廷之母,神國之道花花綠綠齊聲飛舞,但她掌控了至高權貴,一切榮華。

美室,是命運。
數不勝數的戰爭、眼淚、挫折、離別,白髮落盡,
美室終於知道,她的愛只能那麼多……

  美室生活的新羅時代,儒家思想還沒有佔據絕對的統治地位,「昔太古嘗無君矣,其民聚生群處,知母不知父,無親戚兄弟夫妻男女之別,無上下長幼之道」,也就是說還保留著人類童年時代的質樸無華和天真爛漫。

  美室誕生於未珍夫和妙道的偷情,本身就是欲望的?物,「出世之後的第一個五年,美室是跟野獸共同度過的。玉珍把她放在密林深處,讓她自由自在地生長」,「美室萬事不縈於心,從不處心積慮,也不會尋根究底,像風吹過,像水流過,消失了就不再記起。時間逗留於她的身邊,然後緩緩地流走。美室聽見了所有時間的窸窸窣窣的聲音」,這時候的美室與動物無異,身上殘留著動物的痕?。應該說這個女人天賦異稟,後來在外祖母玉珍的教誨之下學習古代典籍,如《般若心經》、《談天衍》、《玄女經》、《素女經》、《養性延命錄》等,美室漸漸成長?懂得如何使用自己身體的女人。

  十四歲那年,美室進入王宮,與殿君世宗情投意合,彼此深深吸引,然而不幸捲入宮廷鬥爭,很快就被發落出去。出宮期間,年輕英俊的花郎斯多含?她填補了寂寞的內心,治癒了她的心靈傷痕,由此兩人?生了深厚的愛情。然而在殘酷的命運面前,她們的愛情注定要支離破碎。世宗?美室得上了相思病,下令將美室召回王宮。再度入宮的美室變成了個內心冷酷的女人。?了權力,她的欲望在燃燒,日益向著淫亂的深淵淪落。

  美室從被動到主動,並以美色?武器,懂得利用自己的身體去交換自己想要的東西。她接連服侍了三位國王,最後終於掌握乾坤,從幕後走上了歷史的台前。

作者簡介

金星我

  女,1969年生於江原道江陵,畢業于延世大學國語國文系。1993年在《實踐文學》雜誌發表中篇小說《門外的風聲》,從此登上文壇。著有長篇小說《我心?的春宮畫》、《個人的體驗》、《足球戰爭》、《永永離別永離別》,小說集《夢的部落》,散文集《我要像托爾斯泰那樣死去》、《家人》等。2005年,長篇小說《美室》獲得第一屆世界文學獎。



推薦序

欲之美事 色供無邊
鍾文音

  「如果連人都不是,又何以成其為女人呢?」美室母親玉珍對其之言。

  早在當代女性主義大行其道時,就有人提出:「先做人,再做女人。」

  其實我一直認為,古代一直比現代還前衛。當代的許多前衛觀點其實常出自於自我防衛(或者社會對抗),而非真正解放。但是古代的前衛,卻是基於自我的本能與需求。我們的武則天、慈禧,或許多的詩詞歌賦留下的也有不少是欲望之暢快淋漓。

  敦倫、不倫、亂倫......,人之大欲,在美室身上,淋漓盡致。她的情欲對象既縱切又擴散,欲望就像雨露,讓整株肉身樹,遇澤皆悉萌。

  美室,表面說的是歷史劇裡的女人以情欲奪權或者失權。但其內裡標誌的則是女人為愛情所付出的意志與承受的勇氣。

  「有人詆毀說女人水性楊花,女人的命運就是楊柳的命運。楊柳和女人都是被拋棄了仍生長,無論在什麼地方都有旺盛的繁殖力和堅韌的生命意志。即使倒插進泥土中,照樣能夠生根發芽,直至長成參天大樹。」這段話幾乎就是美室命運的有力註解。也是為女性歷史在各種生存情境的辯證詞。

  歷史劇裡的蕩婦之詞無法為「美室」作為名詞註腳,因為「美室」在這本書裡的複雜程度幾乎可以用一株盤根錯節的欲望樹來作為視覺基底,無可摧殘的欲望樹造就了美室這樣一位「罕見的女人」。

  作者不欲圖為女人的情欲作辯解,但此書旁徵博引,隨時可見「佛道」精神在書中渲染出一種奇特的氛圍(雖然詮釋未必正確),但卻像是為人生必然繁華卻又注定轉眼凋零的情欲鋪呈了蒼涼的背景布幕。

  故事人物常穿梭在關乎祭祀等場景裡,有些字詞也非常具禪意「參話頭」的契機:「我從哪裡來?」「有此有彼,無此無彼。此生彼生,此滅彼滅。」「萬事不縈於心,從不處心積慮。」「他明明是他而不是我,我也只能是我而不是他。」「不能接受的就束之高閣。」「色由心生」……,另外像沙門、五色光、七色鳥、供花、盂蘭盆、施無畏、五蘊等佛教字詞的出現亦頗多見。

  中國道家的許多典籍更成了這本書人物性愛煉丹的主要精華出處。

  也因為此書的佛道字詞時而湧現,遂燻出了一種「非現實」的神話性,這使得美室再妖蕩再荒淫都可以被安然接受,這種歷史融合佛道和神話式的書寫拉開了我們閱讀的距離,對故事人物於是有了一種抽離感。

  「色供之臣」這帶有全然付出與獻祭精神的性愛,是這本書嘗試解讀歷史的角度,也就是說一旦女人的美色是被大王欽點的,那麼美色就不獨是屬於妳個人了,供應大王快感來源以及延續絕佳命脈,也讓這本書在「奇絕與淫欲」之下,顯得如此地「正常」。

  將性欲依附在歷史情節下,讓這本書有了防火牆。

  這書歷史錯綜複雜,但若抓住了主架構就可輕易拆解元素,這可說是不離男女的情欲史記。

  貫穿本書的主人翁是新羅時代的「美室」,說的其實就是她的一生情史,其餘的人物都只是她走秀舞台的跑龍套角色。

  初夜的美室:「依稀的悲傷突然湧上來,很快又消失了。一切都和書上學來一樣,一切又都截然不同。」

  生育的美室:「只有徹底暴露並破壞最隱密最神祕的地方,美室才能成為母親。……嬰兒貼著美室汗水狼藉的胸膛,涼爽的異物感讓她委屈而又傷心。」這段文字極好,透過最徹底的暴露與破壞──此為人之初;母子相見,嬰兒卻成了母親懷中「涼爽的異物」,這異物讓她感到委屈而又傷心。「反母性」寫法,一個初當母親的美麗女人,感到的是委屈而又傷心。

  掌權的美室:「真興王惆悵而又驚訝,彷彿暈眩於美室那妙不可言的腰臀功夫,品嚐到了前所未有的尖銳快感。……美室深深地知道,若想誘惑別人,首先必須隱藏起自己的真實想法,必須假裝滿足而沈默。她要求自己在沈默中展現自足。」

  色衰的美室:「在身體的高熱之中,遠比湯藥更苦的回憶湧上了喉嚨。永興寺裡夜雨如織,夏天的腥味令人作嘔。」

  從出生到色衰,美室歷經無數的交媾與亂倫。她創造了獨有的自己,即使受到審判。

  輪迴,罪與罰,性愛的甘甜讓戀人甘願被囚與自囚。

  書中充斥著許多作者「金星我」的獨特觀點與絕妙覺受。(金星我,這名字也夠特別了。讓我想到應該可以繼續延伸想像:木星你,水星他.....) 

  「愛也是罪,看來只有犯了罪才能理解世界啊。」「愛可以顛覆世界。」「愛就像痛飲海水,喝得越多越是焦慮。」「絕對不能把愛情當作道具。」這是我最喜歡的書中話,因為這其實非常非常的「人性」,也隱隱流露出任何一個創作者都得走出安全的寫作框架,試圖去「犯點罪」,經由此過程,人或才明白「愛」是那麼地值得冒險與付出。

  罕見的女人,美室美哉!前衛的古代女人,讓當代的女性足以開開眼界。

美室評論

  《花郎世記》記載的歷史人物美室,撼動了西元六世紀後期的新羅社會,儘管她既非王后,也非妓女,然而作家卻憑藉積極的探究精神、永無止境的想像力、豪放不羈的敘事結構,無比真誠地將其形象化,從而超越一千五百年的歷史時空,復活了這個美麗的新羅女人。作家用心良苦,歷歷在目。-金允植(文學評論家) 戶主制的廢止已經成為既定事實,然而《美室》卻將女權繼續向前推進,並且取得了革新性的成果。美室以美色融化新羅全盛時期的英雄豪傑,如真興王、斯多含等,她能動而進取,遙遙領先於今天的女性上位時代。壯麗的文辭、酣暢淋漓的性愛描寫,猶如魔術師般驚心動魄地超越了歷史和虛構的關係。-金源一(小說家) 女性不同於男性,她們知道如何走向神或宇宙,因為女人從源初就有創造性和生產力。《美室》並非單純地再現新羅時代的女人。無拘無束的小說技巧、壯闊美麗的文體、挑戰閱讀定式的小說人物,從某種意義上說,《美室》宣告了新的敘事可能性和女性的新時代。-朴范信(小說家) 美室讓人重新感覺到久已忘卻的自由魂和母性的官能,同時也讓人清醒地認識到,女性冷靜的評價和選擇才是支撐世界的最大力量。美室柔弱而強大。所謂力量,莫過於此。-成碩濟(小說家) 《美室》刻畫了新的女性形象,這種形象在過去的文學作品中很難見到。她既不是得默忒耳那樣的母性女神,也不是那種致命誘惑的蛇蠍蕩婦,更不是依存於男性權力之下的女性。作家復活了統制女性的制度和現代性道德確立之前的女性,並透過她追問最自然的女性本質究竟是什麼。-金炯璟(小說家) 提交終審的作品共有三部。三部作品各擅勝場,所以很難評判優劣。洗練、新穎、主題意識,三者必居其一,最後我舉手選擇了《美室》。《美室》描寫了隱沒在《花郎世記》裡的人物,然而其意義並沒有止步於歷史的復活。《美室》的世界屬於儒家禁欲主義成為支配性的意識形態之前。這裡的性截然不同於中世紀的倫理,也不同於我們的時代。《美室》既是歷史的局部,同時也生動再現了早已被我們遺忘的重要的生活場景。-徐榮彩(文學評論家) 因為這部小說,美室得以穿越一千五百年的漫長歲月,重生為韓國文學史上最有個性的女人。美室的光芒令人驚詫。-河應柏(文學評論家) 《花郎世記》中的女人美室被評價為蛇蠍蕩婦的典型,她的美麗致命而危險。她的空空蕩蕩的身體和心靈只能四處漂泊,用來填充她的是我們的欲望和貧乏、偏見和權力。透過美室,我們窺見了自我。《美室》不是歷史小說,而是時代小說。《美室》不是女權主義的小說,而是人文主義的小說。這是因為作家在文學真實而不是歷史真實的層面上聚焦美室,觀察美室,描寫美室。所以,《美室》不是必須閱讀的消費性文本,而是必須重新書寫的生產性文本。美室本身則是「漂泊的比喻」,體現了作為原罪的美、作為缺陷的愛、作為善惡的性、作為人的女性。-金美賢(文學評論家) 這部小說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安靜而優雅的文體,隱藏著呼之欲出的生動人物。《美室》不僅從細節上復原了我們不太熟悉的古代史,而且向我們暗示了二十一世紀的新人類。 -金衍洙(小說家)

譯者序

絢爛而美麗的情慾書寫
薛舟/文

  「如果對待自己的身體都不真誠,人就沒有自由。」而人類如何對待自己的身體,究竟屬於動物學範疇,還是屬於社會學範疇。今天談論這樣的問題,結論不言而喻。然而如果同樣的問題沿著時間的軌道前推一千五百年,那又將得出什麼結論呢?應該說是美室通過韓國作家金星我闡述了這個問題,而不是作家金星我通過美室回答現代人的疑問。那麼美室是誰?美室,新羅時代的「埃及豔后」,通過色相操縱了新羅三代國王,達到了權力的頂峰。美室,聽憑本能的指引追逐愛情,她是聖女,也是娼妓。美室,引領少年變成了男子漢,她是母親,也是妖姬。美室生活的新羅時代,儒家思想還沒有佔據絕對的統治地位,「昔太古嘗無君矣,其民聚生群處,知母不知父,無親戚兄弟夫妻男女之別,無上下長幼之道」,也就是說還保留著人類童年時代的質樸無華和天真爛漫。既然有了這樣的歷史背景,美室的故事恐怕也就不難理解了。美室誕生於未珍夫和妙道的偷情,本身就是欲望的產物,「出世之後的第一個五年,美室是跟野獸共同度過的。玉珍把她放在密林深處,讓她自由自在地生長」,「美室萬事不縈於心,從不處心積慮,也不會尋根究柢,像風吹過,像水流過,消失了就不再記起。時間逗留於她的身邊,然後緩緩地流走。美室聽見了所有時間的窸窸窣窣的聲音」,這時候的美室與動物無異,身上殘留著動物的痕跡。應該說這個女人天賦異稟,後來在外祖母玉珍的教誨之下學習古代典籍,如《般若心經》、《談天衍》、《玄女經》、《素女經》、《養性延命錄》等,美室漸漸成長為懂得如何使用自己身體的女人,就要進宮履行自己家族的使命了。十四歲那年,美室進入王宮,與殿君世宗情投意合,彼此深深吸引,然而不幸捲入宮廷鬥爭,很快就被發落出去。出宮期間,年輕英俊的花郎斯多含為她填補了寂寞的內心,治癒了她的心靈傷痕,由此兩人產生了深厚的愛情。然而在殘酷的命運面前,她們的愛情注定要支離破碎。世宗為美室得上了相思病,下令將美室召回王宮。再度入宮的美室變成了個內心冷酷的女人。為了權力,她的欲望在燃燒,日益向著淫亂的深淵淪落。美室從被動到主動,並以美色為武器,懂得利用自己的身體去交換自己想要的東西。她接連服侍了三位國王,最後終於掌握乾坤,從幕後走上了歷史的台前。 相傳新羅聖德王時期的學者金大問寫有《花郎世記》,描寫了三十二位風月主的傳奇故事,不過有人指責《花郎世記》為偽作,認為它是小說,而不是歷史,然而這樣的指斥正好符合了小說家金星我的旨趣,於是她放開筆墨,索性以小說家的視角去重新解讀那個時代,那段歷史,那些人物,於是就有了這部震驚韓國文壇的《美室》。《美室》是真是假並不重要,她是被現代人賦予靈魂的歷史人物,按照現代人,具體說來就是作家金星我的思想去活動,體現的是現代人脫去窠臼見真淳的理想。正如評論家金美賢所說,「通過美室,我們窺見了自我。」美室,就是現代人面前的鏡子,以其虛無,燭照著現代人的複雜,她既是源頭,又是歸宿。如果此時重新回顧「人類如何對待自己的身體」的問題,恐怕已經不能再說結論顯而易見了。「《美室》不僅從細節上復原了我們不太熟悉的古代史,而且向我們暗示了二十一世紀的新人類。」小說家金衍洙的話道出了《美室》的意義所在,應該說《美室》是個大隱喻,至於其中隱含的喻旨,只能留給時間為我們揭曉。 金星我認為遭遇《美室》是快樂的時間旅行,而譯者的遭遇《美室》卻是愉悅而艱難的語言之旅。金星我的語言絢爛而美麗,也只有這樣的語言才配得上這樣的靈魂,對於譯者而言,這樣的遭遇幸福而又疲憊,只能搜腸刮肚,動用全部的語言儲備,全心全意塑造好「漢語的美室」。「流則流矣,停則停矣,只是緩慢,不催不問,只要緩慢,萬事不縈於心。風在吹拂中掠過,水在流動中消失,心也隨之埋葬。美室隨著春天消失了。」最後一行叫人非常尷尬,這個句子很難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稍不留神就會流於翻譯腔,實在不能亦步亦趨,況且譯者從「驚濤駭浪」中走來,急於棄舟上岸,反覆默念又思忖良久之後,決定合上書本,完全以我口寫我心,來它個大寫意,讓美室徹底消失,不露痕跡。如果過分執著、拘泥,想必她會抱恨而去,翻譯的人也不得安寧。正為這個句子得意之時,故事已然結束,更不可能以此時此刻的狀態重新開始,這使人確信翻譯也是「時間的藝術」。 誠如所言,《美室》的翻譯與其說是作家與譯者的交流,不如說是韓語和漢語的對決,而作者對古典的大量引用,已經在冥冥中決定了譯本(尤其是漢語)的語言風格,所謂「翻譯是再創作」的命題顯得虛偽,我們只是在尋找、去順應,所以它應該是一個不斷完善的過程。我們誠惶誠恐地捧出自己的譯本,希望得到讀者的批評與指正,讓「漢語的美室」變得更美。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