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地圖+地圖創意遊戲 (附行旅世界地圖包)
  • 定價650.00元
  • 8 折優惠:HK$520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一簾幽夢

一簾幽夢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3323341
瓊瑤
皇冠
2007年7月11日
67.00  元
HK$ 56.95
省下 $10.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尚未分類 ]









◎全新改版.特別收錄瓊瑤新序
◎華視7月暑假八點檔隆重播出!

  綠萍,一個美麗溫柔、才華洋溢的天之驕女,是汪家的掌上明珠。紫菱,在姐姐面前總顯得不怎麼起眼的汪家二女兒,因為大學聯考名落孫山,讓她備感自卑。

  但更令紫菱失意的,就是那英俊瀟灑、教她愛慕崇拜的楚濂了。楚濂從小就注定和綠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紫菱只能將感情深深埋藏在心底,守著窗上一串串珠簾,獨自吟唱幽夢。

  這時,雲帆出現了!他對紫菱的鼓勵與愛護,讓楚濂產生危機意識而向紫菱告白。原來楚濂一直喜歡的不是過分完美的姐姐,而是嬌俏活潑的妹妹。兩顆心終於能夠交會、撞擊,迸發愛的火花,生命也忽然變得光輝璨爛!

  紫菱以為從此再也不會有傷心難過的日子了,誰知道下一瞬間,慘劇卻降臨在汪家,迫使紫菱和楚濂這對有情人不得不做下一個最痛苦的決定,而這也使得所有人的命運起了波濤洶湧的變化……

作者簡介

瓊瑤

  愛情小說與瓊瑤永遠畫上等號,從最早期的《窗外》到現在,她的作品已有六十多本,且幾乎本本都被改拍成電影或電視劇,其內容之悽美絕倫,不知感動多少世代男女的心。

  瓊瑤認為人生什麼都不重要,快樂最重要,所以她要帶給讀者的只是娛樂,能夠讓讀者感動片刻或大笑片刻,她就心滿意足了!


視7月暑假八點檔隆重播出!

  綠萍,一個美麗溫柔、才華洋溢的天之驕女,是汪家的掌上明珠。紫菱,在姐姐面前總顯得不怎麼起眼的汪家二女兒,因為大學聯考名落孫山,讓她備感自卑。

  但更令紫菱失意的,就是那英俊瀟灑、教她愛慕崇拜的楚濂了。楚濂從小就注定和綠萍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紫菱只能將感情深深埋藏在心底,守著窗上一串串珠簾,獨自吟唱幽夢。

  這時,雲帆出現了!他對紫菱的鼓勵與愛護,讓楚濂產生危機意識而向紫菱告白。原來楚濂一直喜歡的不是過分完美的姐姐,而是嬌俏活潑的妹妹。兩顆心終於能夠交會、撞擊,迸發愛的火花,生命也忽然變得光輝璨爛!

  紫菱以為從此再也不會有傷心難過的日子了,誰知道下一瞬間,慘劇卻降臨在汪家,迫使紫菱和楚濂這對有情人不得不做下一個最痛苦的決定,而這也使得所有人的命運起了波濤洶湧的變化……

作者簡介

瓊瑤

  愛情小說與瓊瑤永遠畫上等號,從最早期的《窗外》到現在,她的作品已有六十多本,且幾乎本本都被改拍成電影或電視劇,其內容之悽美絕倫,不知感動多少世代男女的心。

  瓊瑤認為人生什麼都不重要,快樂最重要,所以她要帶給讀者的只是娛樂,能夠讓讀者感動片刻或大笑片刻,她就心滿意足了!
詳細資料
top

* 叢書系列:瓊瑤全集
* 規格:平裝 / 296頁 / 13*20.8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top

《一簾幽夢》和『又見一簾幽夢』

寫在『又見一簾幽夢』電視連續劇播映前夕
紀念那些寫《一簾幽夢》的日子

  一九七三年的春天,我在寫《一簾幽夢》的小說。現在是二○○七年,真不相信,三十四年的時間,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流逝了。

  那些年,正是文藝片的全盛時期,我所有的小說,都被電影導演選去拍電影。我和電影,好像已經分不開。可是,這並不是我期待中的事。我是個力求完美,幾乎到達苛求地步的人。雖然拍電影,我可以拿到一筆版權費,對一個單親母親來說,是一筆很重要的收入,我卻不太願意讓小說改編成電影。我怕電影拍得太粗糙,影響我的小說。我怕電影改編得太離譜,遠離我的小說。我也怕我的讀者,用『電影』來『評價』我的小說,混淆不清。

  因此,電影公司和導演,常常千方百計來說服我。那時,白景瑞導演,就是其中之一。我寫作的時候,是六親不認的。但是,有一天,我正忙著寫《一簾幽夢》,白導演來了,見面就說:
  『聽說妳在寫一部新小說,能不能讓我做第一個讀者?』
  『我還沒寫完,你要看什麼?』
  『就看妳完成的部分,我可以看原稿!』
  不行,不行,我拚命搖頭。沒完成的稿子怎能給人看?白導演笑容滿面,卻無比堅持。而且,很坦白的說:
  『如果題材是我喜歡的,我要預定電影版權,免得被別人搶走!』
  不記得為什麼,我居然同意了白導演,當天,就讓他在我的客廳,細讀我還沒有完成的原稿。這實在有違我的個性,不可思議!現在回憶起來,白導演一定是個很有『說服力』的導演。他的誠意感動了我。
  那時,我養了一隻很會說話的八哥鳥。這隻鳥非常天才,牠會模仿我的說話,維妙維肖。牠最擅長的一句話,是:『哈囉,好了沒有?』
  那天,白導演在我的客廳看原稿,我沒有招呼他,給了他一杯熱茶,我就回到我的書房去繼續寫《一簾幽夢》。直到黃昏,我才走出書房,來到客廳。只見白導演埋頭苦讀著我的小說,房內煙霧彌漫(似乎每位導演都抽煙),他頭也不抬,嘴裡唸唸有辭,不斷著急的和我那隻八哥有問有答:
  『哈囉,好了沒有?』
  『好了,好了……別一直催我,好了,就快好了!』
  我驚愕的站在那兒,半天,才恍然大悟。白導演始終沒有發現掛在走廊的八哥,一直以為是我在催他,急得不得了。所以,我當場就大笑起來。白導演這才明白,自己和一隻鳥兒對答了大半天。或者,是那隻鳥兒吵得白導演根本沒有細看,錯愛了這本小說。或者,是那天的氣氛被鳥兒弄得非常『喜劇』,讓我的心情太好……總之,白導演當天就決定,他要定了這部小說!而我,居然也沒遲疑,就答應把《一簾幽夢》交給他拍電影!

  就這樣,《一簾幽夢》在一九七五年,就第一次搬上了大銀幕。
  那部電影,演員都是當時最好的演員。女主角甄珍可愛極了,插曲由劉家昌作曲,十分動聽。只是,費雲帆在義大利的家,連歐洲都沒去,只到韓國拍了一些雪景,我覺得是個遺憾。
  如今,白導演已經去世多年,我卻始終記得那個下午,他在我家看原稿,和鳥兒有問有答的畫面。我的八哥,當然也早已離我而去。往事歷歷在目,人事全非。回憶起來,不禁唏噓。

  一九九五年,當時我在寫小說之餘,也投身於電視劇的製作。
  《一簾幽夢》一直是我自己深愛的一部小說。因為,當初的電影有遺憾,我就決定把它搬上小螢幕,拍攝成連續劇。
  那是我們拍攝得最不順利的一部戲。
  記得,戲開拍了沒多久,和我合作多年的導演,忽然辭職。理由只是,他『找不到拍戲的感覺』了。這和我說:『沒有寫作靈感』異曲同工,無法勉強。我們臨時換導演,手忙腳亂。然後,大隊人馬,到法國拍外景。(我把義大利改成法國,認為可以拍到更加浪漫的鏡頭。)誰知,法國方面,配合得實在太差,想拍的,該拍的,幾乎都沒有拍到。拍完法國,我已經對這部戲失望了。

  在我的戲劇中,我有的喜歡,有的不喜歡;有的很得意,有的很失望。一九九五年的『一簾幽夢』電視劇,我自認沒有達到理想。再一次,覺得是個遺憾。

  然後是去年,二○○六年,我在休息了兩年之後,突然決定,再給一簾幽夢一個機會,這次,一定要把它拍成沒有遺憾的戲劇!(這段經過,我另外有篇〈好想……拍一部浪漫唯美的連續劇〉寫過,不再贅述。)我想做就做,去年三月,開始寫劇本,六月底,戲劇開拍,忙到今年,終於完成了。

  這部《一簾幽夢》,從小說,到電影,到第一次拍成電視劇,又到第二次拍成連續劇,中間,足足跨越了三十四年。我把最新的連續劇,稱為『又見一簾幽夢』,因為,對我來說,真是一見兩見三見……又見!對女主角紫菱來說,她和楚濂的『一簾幽夢』結束後,她居然在法國,『又見一簾幽夢』!這番『又見』,帶給她的震撼實在太大,重建了她以後的生命。所以,『又見』兩字,是有雙重意義的。

  三十四年,我老了。但是,『又見一簾幽夢』卻非常年輕。在我寫一簾幽夢的時代,沒有MSN、沒有部落格、沒有手機、沒有數位照相機、沒有RAP、沒有哈利波特、沒有四通八達的航線……更不用談一些思想和看法,流行的語言……時代變了,我的戲劇必須追上這個時代,因而,戲劇的內容,也有很大的改變。

  當戲劇即將推出的時候,這部小說,到底應該用怎樣的面目存在?這成了我的問題。一度,我很想重寫這部小說,書名也叫《又見一簾幽夢》,把我新加的人物、新的思想、新的情節、新的浪漫故事……都寫出來。已經有了完整的劇本,重寫小說當然不難。難在我的心情。

  過去的我,也許不成熟,也許落伍了。但是,那畢竟是那個時代的我。我不想抹煞那個我,不想因為『又見一簾幽夢』而塵封《一簾幽夢》。所以,我依然讓《一簾幽夢》的小說,維持在一九七三年。

  當『又見一簾幽夢』播出前夕,我寫下這段經過,代替《一簾幽夢》的序言。多年以來,小說、電影、電視劇都和我密不可分,我依舊認為『戲劇歸戲劇,小說歸小說』。儘管,我必需承認,『又見一簾幽夢』確實『進步』了,但是,《一簾幽夢》卻是原汁原味的!

  所以,我的讀者們,如果你看了『又見一簾幽夢』,再看這本小說,請記得,這部小說是『又見一簾幽夢』的原始藍本。如果你看了小說,再看『又見一簾幽夢』,請記得,有個瓊瑤,拚命在追著那飛逝的時光,拚命想留住人類最美好的感情,拚命想把一些可能不存在的美好傳達給你們,拚命想和你們『相知又相逢,共此一簾幽夢』。

  如果你不看小說,也不看『又見一簾幽夢』……嘿,那你當然也看不到這篇短文了!

瓊瑤二○○七年五月十七日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