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噓噓、嗯嗯、屁屁:如廁軼事,百聞不如一見 Pipi Caca Popo──Histoire anecdotique de la scatologie

噓噓、嗯嗯、屁屁:如廁軼事,百聞不如一見

庫存=1
將於1個工作天內出貨
9789867058973
尚.菲薩斯
魏冬菊
臉譜
2007年7月28日
107.00  元
HK$ 90.95
省下 $16.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臉譜書房
規格:平裝 / 144頁 / 17*23cm / 普級 / 全彩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臉譜書房


人文史地 > 世界史地 > 文化史















  你可知莫札特經常在書信裡加入一些猥褻的屎尿字眼?一向尊重古老騎兵傳統的法王路易菲力普,從沒忘記在騎馬前,先在座騎的左後腳上灑泡尿?大文豪雨果的處女詩作竟然是獻給一個夜壺?日本女性每天得用掉12公尺衛生紙?

  噓噓、嗯嗯、屁屁,這三個從十九世紀流傳至今的曖昧字眼,隨著時代和風俗習慣的不同,時而被拿來當作開玩笑或嘉年華會的主題,時而被當成藥物或占卜器具,甚至是酷刑的刑具或肥料,連政治漫畫或戰爭宣傳海報也看得見它,還有人把它當作罵人的「三字經」或視為邪魔咒語。

  不管是贊同或反對,事實就是事實:所有的大文豪,從亞里斯多芬到蒙田,從沙特到弗洛伊德,從巴塔耶到塞利納,他們全都曾經醉心於強納生.斯威夫特以淫穢的口氣稱之的「偉大的屎尿藝術」。

  亞里斯多德(Aristote)在《普世教會》(Oecum?nique)一書中以一種向群眾演講的口吻寫道:「家庭主婦的完美典型必須是能夠擦完屁股,再把紙塞回口袋,下次再用,或是留待下回包裹果醬。」

  「我堅決認為擦拭屁股沒有比幼鵝的嫩毛更好的東西,只消抓住鵝頭放在兩腿之間就行了。而且請各位相信,我以我的榮譽向各位保証,你的屁股會感到一陣奇妙的溫柔撫摸,一方面是因為羽毛的細嫩,一方面是因為鵝的體溫。 」──拉伯雷

  「如果說上廁所是為了減少屯積在腹肚內的廢物,那麼利用這段時間充實無謂的精神糧食,簡直是給自己幫了倒忙。」──亨利?米勒

  法國外交家塔列朗以詩文向美麗的凱莒絲伯爵夫人大獻殷勤,卻無法打動美女的芳心。但是他百折不撓的堅持毅力,讓不堪其擾的伯爵夫人不得不直接告訴他,那些他寫給她的紙片,全被她用來當做便紙使用。塔列朗不但一點也不生氣,還回覆她:

去吧,小紙片,隨著你的宿命走吧,
但是當你與她肌膚相親之時,請代我向她表明我的心意。

  現在就讓我們邀請您一起加入這一趟淫穢得不得了的「噓噓、嗯嗯、屁屁」或「糞便文學外傳」之旅。這是一本史無前例的著作。本書不僅深具娛樂效果,同時,特別是可以讓所有的讀者,包括那些從未想過會對這樣原本就是世界性的主題感興趣的讀者大開眼界。

作者簡介

尚.菲薩斯(Jean Feixas)

  是作家,也是奇珍古玩的收藏家,對社會風俗尤其感興趣 ─ 原因顯然和他之前擔任過警察局長有關。他和作家兼記者,同時也是龔固爾新聞獎的得主羅米(Romi)合著《關你屁事》,贏得一九九一年拉伯雷獎(prix Rabelais 1991)。

譯者簡介

魏冬菊

  輔仁大學法文系畢,輔仁大學翻譯研究所碩士,曾參與國立歷史博物館《如雪、如影、如冰》陶瓷特展之翻譯,並擔任過隨行口譯,譯作有《印加三部曲之三─馬丘比丘之光》,現居高雄。



前言

第一章 風俗習慣
第二章 排泄物的功用
第三章 戀糞屁
第四章 關於政治
第五章 無奇不有



  「我認識的人中少有人懂得如廁的藝術。」1726年強納生.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於「偉大的奧秘或者馬桶上的沉思錄」(Le Grand Myst?e ou l惊rt de m?iter sur la garde-robe)一書中寫道,「絕大多數人在執行這項生理功能的時候,要不然就是匆匆忙忙,恍若不情願似的;要不然就是漫不經心,好像這個動作無甚要緊。解開褲襠的當兒,動作任意又粗魯,更遑論帶給周遭的臭味,當然更別談如廁時,臉部出現擠眉弄眼的怪表情和粗蠻的呻吟,上述都是種種如廁文化亟待改革的理由。」

  那麼,何來如此不文雅之說呢?難道是為了方便一些假學究和偽君子,這些撒旦的愛徒,得以輕易地偽裝成正人君子?在所謂主題正當的小說裡,一定會描寫主角吃飯、喝酒、抽煙、打哈欠、奔跑、睡覺、做夢、做愛、工作、偷竊或殺人的情節,但是除非為了強調他們破口大罵的樣子,否則甚少出現拉屎或拉尿等字眼。古羅馬時代談糞便這回事倒沒有這麼多的忌諱。我們只要稍微往幾世紀前的歷史糞堆裡挖掘,只要仔細地研究其來龍去脈,就可以在遠古的神聖洞穴中,發現一些令人玩味的糞尿化石和一些神奇或壯觀的廁所壁畫。顯然,這些遺跡完全來自神聖的上天。

  皮耶.拉胡斯(Pierre Larousse)於「十九世紀世界百科辭典」(Le Grand Dictionnaire universel du XIXe si?le)中引述,說明「嗯嗯」(caca)兩字的意義,「此兒童用語,源自於拉丁文cacare(大便),意指糞便」,文中並且描述了一段有趣的軼事:「有位村婦抱著一名小孩走向祭壇。當神父俯身,準備將聖餅放在這位前來領聖體的婦女口中時,婦人抱著的小孩突然伸出手,想搶走聖餅。『小朋友,小心!』直率單純的老神父對他說:『別碰喔!這是便便。』」

  卡凱(Caca)本是位女神。她是卡科斯(Cacus)的妹妹,後者是個無賴,住在阿梵丹山(Aventin),是火神兼勞動之神伏爾甘(Vulcain)的兒子。伏爾甘本來想偷竊大力士赫克力士(Hercule)的牛群,正當他忙著倒退著離開時,卻被大力士給殺了。所以,卡凱是個同音異義的字,但是也許該字本身另有涵義。

  另外,「世界百科辭典」(Le Grand Dictionnaire universel)中噓噓(Pipi)一詞的定義為「希臘人偶爾用來指稱唯一真神的稱呼,原因是這個字在希伯來文中,通常也唸為耶和華。顯然,這又是另一個同音異義字。但是,沒有上一個來得巧合。知曉此一典故的拉伯雷(Rabelais 1494-1553年),在巨人傳中安排了一段著名的「巴奴日(Panurge)的羊群」,他讓單德諾(Dindenault)開口誇耀說他所販售的羊群的尿液,「就像上帝在田地上灑了一泡尿一樣」,能夠讓田野變得肥肥沃沃。

  拉伯雷同樣描寫過那些貪嘴好吃的龐大固埃人(Pantagruel)如何崇拜他們大腹便便的蓋斯特神(Gaster)。後者認為世人一定是為了諂媚他,才將他描述的如此誇張。他很謙虛,並不好自詡為神:「拉匝諾弗可不這麼認為。」(lasanophore,為蓋斯特神職掌倒便盆的工作)於是,蓋斯特神派了他的貓騎士去查看自己的馬桶,要他們仔細觀察和思考,看看究竟可以在他的排泄物裡找到什麼神啟。

  既然神聖無所不在,那麼排泄物自然也應該是妙不可喻。埃及法老王的藥師將聖禽的排泄物調製成軟膏及藥霜。現今甚少有人提及古羅馬時代的藥神─艾斯居拉(Esculape),他極推崇母牛尿的藥效,而西方醫藥之父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則偏好以公牛的屎,攙入騾糞,並混以鵝油,製成藥劑。一八六一年,米涅(Migne)神父在其編著的「首部神學百科全書」(Premi?e Encyclop?ie th?logique)中寫道,「眾所周知,追求獨立的西藏宗教領袖達賴喇嘛被世人奉為神。他的排泄物宛若聖物般被保存。經曬乾,磨成粉末後,裝入鑲有寶石的黃金寶盅,再獻給最偉大的君王。他的尿液據稱乃是萬靈丹,可以治癒各種疑難雜症。」

  姑且讓我們認為這是另一種文明吧!不過仔細想想,西方文明歷史中亦不乏其例。例如,參加凡爾賽宮皇室的如廁儀式,若幸運得見國王排便量多的話,此乃莫大的榮耀,足以確保宮廷朝臣擁有美好快樂的一天。

  而「您好嗎?」這句話,本是社交場合中單純的一句問候語,應該沒有隱含另一種好奇的想法─「你……今天上廁所了嗎?」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