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追蹤師1──松林少年的追尋

追蹤師1──松林少年的追尋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6807091
達娃
野人
2007年8月29日
93.00  元
HK$ 79.05
省下 $13.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野人家
* 規格:平裝 / 288頁 / 15*21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野人家


>









一位古老生命智慧的傳人,追尋自我與夢想的奇妙歷程
追蹤師系列是《牧羊少年奇幻之旅》的真實版,
被譽為繼《巫士唐望的世界》以來最神奇的心靈探索故事。

  當83歲的印第安祖父「潛近狼」(Stalking Wolf),遇到了8歲的湯姆(本書作者),潛近狼就知道這個男孩是他的傳人,在他人生最後歲月中,必須將一生的知識與技能,以及阿帕契族千年文化的精髓,全部傳授給湯姆,由湯姆繼續將這古老的生命智慧發揚光大,廣為傳授,並運用在現代社會中。

10年之中,每星期超過60小時在森林中學習,是湯姆的人生體驗先修課。
18歲之後,他面對真實社會接踵而至的難題,
每一次困惑與掙扎,耳邊總會響起潛近狼的話語:
「生命中真正的追尋,是生活在大地的哲學中。」
「我們不需要教堂、廟宇來追尋寧靜,因為我們擁有荒野自然的殿堂。」
「努力使韻律流暢,一如雨滴與樹葉間的流動。」
「有時候你必須回去,才能知道在路徑的盡頭之外,會發生什麼」
「找到自己,找到你的根。這裡沒有任何神祕學、魔術或宗教存在。只有對單純真相的理解。」
「當無路可退時,就與世界正面遭遇吧!」

  15則Tom Brown真實而傳奇的故事,面對15個人生課題──迷惘、恐懼、愛情、死亡、悲傷、傾聽、家人、未來………,無不傳遞著阿帕契族古老且流傳已久的人生哲理,為我們開啟一條通往靈性自然世界的美麗路徑。

【追蹤師】全系列共三本

  9月出版《追蹤師1:松林少年的追尋》

  10月出版《追蹤師2:足跡》──當學校教我們要完全集中注意力,印第安祖父「潛近狼」教導的卻是在微觀的細節與宏觀的大環境中保持「間歇性的注意力」,而「摑熊」是印第安人訓練勇氣與潛近技巧的最後測試。

  12月出版《追蹤師3:草原狼導師》──完整呈現印第安祖父在荒野中,將古老智慧傳承給Tom的身心靈體驗探索過程。

作者簡介

湯姆?布朗(Tom Brown )

  Tom雖是白人,從八歲開始便跟著一位具有「靈視」能力的印第安傳奇祖父潛近狼(Stalking Wolf)學習追蹤術。如今,Tom已是美國家喻戶曉的追蹤師,名氣更勝李昌鈺,他非凡的追蹤技巧曾拯救過許多人的性命,包括他自己;並以其真實的成長故事《追蹤師》系列,成為暢銷作家。

  身為印第安傳人,他在1978年創辦了全美最大的追蹤師學校(Tracker School),同時為許多執法單位及緊急救難小組提供指導,也曾在好萊塢影片中擔綱技術指導,將古老的智慧與技能,運用於現代社會中,教導足跡更擴及日本、德國。「追蹤師學校」網址www.trackerschool.com/

譯者簡介

達娃

  曾任出版社編輯、Discovery頻道節目翻譯、荒野保護協會副秘書長及國際事務部主任,譯有《手斧男孩》、《發燒地球 200年》、《失控的進步》(皆為野人出版)。現從事口譯及筆譯工作,譯完此書即搭機赴美,成為第一位參與「追蹤師學校」課程的台灣人。



§ 譯者導讀:阿帕契古老生命智慧的傳承
§ 譯者序:與自然一起移動
§ 作者序:我知道有個地方

第一部 境遇與試煉

童年中最令我感動的時刻,是我發現潛近狼的話語之中存在著真理的那一刻——

  「一切都是有意義的,萬物互相連結。我們是整體的一部分。每一部分都有其位置。一切萬物都在該來的時候來,該走的時候走。」

  「胡說,祖父。那沒有意義。這些都只是一種說法……只是說法而已。並沒有答案,對吧?」我尖叫著自問自答,「沒有答案!」我轉身走下步道,熱淚盈眶。

1戲?

迷惘──若缺少了奮鬥,生命就失去了意義;無路可退時,就與世界正面對決吧!

  青春是試煉的年代。我們在這時候將身體和想法付諸試煉。這是個精采刺激的年代,也是個充滿憂慮的年代。一九六八年,我滿十八歲。對多數的年輕人而言,那一年是充滿衝突的一年。當時我們的國家正與越南戰得難分難解,選邊站的壓力莫名龐大。對我而言,那一年是抉擇的一年。

2浣熊之死

  死亡──「有時候你必須回去,才能知道在路的盡頭之外,會發生什麼。」生命不會在路的盡頭結束,我想;生命會持續存在。死亡不是結局,只是插曲。

  對曾經體驗過「在萬物間移動的靈」的人而言,那是一種真實的存在。那不是什麼神秘而不可抗拒的力量,它並不要求信仰者的完全服從與情緒性的反應。不過,我也曾經跪倒在地,滿臉喜悅與感恩的淚水,因為我認識了自然之靈的美。我對這份靈的信仰不是宗教的替代品;那是一種可靠的真實存在感,我存在,而且我瞭解自己與世界的關連。

3 遭遇小鹿

  呼喚——我用我的靈魂呼喚了牠,小鹿費了些時間研究著我。一隻蟋蟀發出唧唧聲,這給了我足夠的時間呼吸。小鹿歪著頭,彷彿試圖找出,被我的鼻子破壞對稱的楊梅叢,究竟有什麼不同。

  我愛看未足歲的小鹿在春天的矮叢中跳舞。牠們就像正在學習跳芭蕾舞的孩子一樣,既優雅又笨拙;一會兒帶著純真舞蹈於倒木之間,一會兒又隨著內心的進行曲,高舉著小腳在晚春的草地裡踏步。牠們滿周歲時,牠們將比之前更具玩心。不過,這時要接近牠們就更困難了,不是因為牠們更加小心謹慎,而是因為現在,牠們已經能和父母一樣跑跳,靠著飛奔而非保護色來保命。

4 巫術壞藥靈

恐懼——「你在害怕什麼,艾倫?」「撒旦。」

  「如果你不怕撒旦,他就沒有力量。人類的恐懼和迷信使他成真。就像熊是既巨大又兇猛的動物,但牠不攻擊獾。因為獾不怕牠,並且離熊離得遠遠的。」

  「你相信撒旦的存在嗎?」小男孩艾倫問道。我學會直言不諱地回答問題,不要迴避,因此我回道,「我不知道,艾倫。我想我們確實會把某些力量視為邪惡的。我不太去想這些事物。你為什麼會問?」

5 尋找加勒比島上的男子

  希望與失望——「要找到他,將是件困難的事」「有希望嗎?」「希望永遠都有,」「他會活著吧?」「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

  八月,荒原變得難以忍受。熱氣逼人,蚊蟲成群。你如果不知道如何保持涼爽,或如何不受蚊蟲侵襲,將輕易遭荒原逐出。曾經有人在荒原中迷路後,遭蚊蟲叮咬而嚴重受傷。兒童如果在荒原迷失,必須在四十八小時內尋回,並不是因為他們會缺水而死,而是因為他們將不敵蚊蟲的侵襲。

6 失蹤少年

  悲傷——我有種預感,如果希望少年還活著,就得盡快找到他。我完全沒有證據可以證明有犯罪發生的可能性,但自從我看見背包客的足跡之後,那感覺越來越強烈。

  他才十一歲,體重約一百磅,有著開朗的微笑和一頭棕色頭髮,身高約五呎三或五呎四吋。他在春天的某個午後,蹺了課,又突然悲慘地死去。他遭到一個至今仍未查獲的攻擊者刺傷、砍殺。他孤獨地死去。 我找到了他。

  從此之後,每當我看到白樺樹,就會想起那個有著一頭棕髮的少年,爬著樹,歡喜盪樹的身影,看到他從樹梢,把那如柳樹般堅韌的身體,拋向空中,踢著腳,愉快地落地。

第二部 旅程

在樹上度過的這一晚,使我對橡樹的瞭解,比任何書本的描述更多。
我認得出百餘節風速的風揮打在她的枝條上的聲音。
我認得出當雨水濕透她粗厚的外皮時,她那濕潤的樹皮散發的味道。
我認得出她滿布綠葉、變化和赤裸的模樣,我看見她流血。

  在樹上的這一晚,我終於明白祖先所崇拜的是她擬人化的模樣,因為我在那一晚發現她擁有靈魂。

7大自然巡守員

  傾聽——巡守員只看見他們想看見的。他們能喊出各種植物的拉丁學名,知道許多動物的習性。他們崇敬自然,努力保護它,但他們大都不懂得它的靈魂。他們與自然的連結,不是個人的,是科學的。

  你曾經走進荒野嗎?曾經走入一個就算知道路,也要花好幾天才能走出去,才能遇見另一個人類的偏遠之地?曾經在荒野中獨自地度日,遠離人群,遠離文明的喧囂?曾經靜坐著幾個小時,聽著身邊的自然聲響和自己的呼吸與心跳融為一體?如果有,那麼你就會知道自然的節奏與人類的節奏大不相同。自然的韻律是緩慢而穩定的。

8森林大教堂

  認同——無法用看的,就用感覺的。牠的眼睛凝視著我的雙眼,彷彿認得我。是的,從牠的眼神中,我感受到的是認同。

  我已經在蒙大拿一處荒野保護區中遊蕩了四天。天氣正逐漸轉冷,樹葉已經變色,落葉紛飛。我在走動之際,也將足跡印在這片天然的東方地毯上。我一直跟著走在沿稜線伸展的主要山徑上,最後來到一條朝下方小河延伸的小徑上。

9樹的靈魂

家——暴風雨的夜晚,我認識了一棵樹。第二天,我認識了自己。
我要從這裡帶走的,是關於它的心跳的知識,而不是雄麋鹿的叉角。

  我的營火很小,就像印第安人的營火。潛近狼曾說,「白人升大營火,坐得遠遠的。印第安人升小營火,坐得很靠近。」我把毯子披在肩上,幾乎圍住了營火。火焰熄滅時,我用毯子裹著餘燼,讓碳火的溫度溫暖盤腿坐睡的我。以前我也曾經嘗試過這個做法,但只在天氣非常冷的時候。第一次這樣做時,我睡著後倒了下去,把毯子悶燃了。潛近狼在火花冒出前把它踩熄了。那次他並未發笑。「除非你能盤坐睡整晚而不倒下,否則不要再嘗試。」從此以後,我決定除非是緊急情況,或者有人能醒著看守,否則我不會再使用這種方式保暖。

10我的灰熊兄弟

  手足——我用灰熊的毛做了一條項鍊。熊毛纏著一顆橡實,象徵我在橡樹上度過的夜晚。一條來自我的兄弟灰熊與橡樹的項鍊,要送給我的兄弟巡守員。

  一天我在早晨醒來,從我的落葉小屋中爬出,卻爬進了六吋深的雪堆中。雪在夜間輕柔地飄下,使整個地區在早晨的陽光中閃著雪白的光亮。金花鼠、兔子、松鼠和浣熊的足跡在小屋前方的空地上交叉往來。看見這麼多足跡,卻不見任何動物形影,我方才察覺自己睡得太晚。一隻灰松鴉在一旁的松樹上對我的晚起發出責備聲。

第三部 追尋

我在季節之中誕生又重生。

  我在舊價值觀與恐懼中死去數十次,因為自然的真理已證明了這些價值與恐懼的不真實。隨每次死亡而來的,是體悟的新生。
彷彿,我的身體與靈魂正逐漸受到自然之靈的轉化,成為新的生命,成為大地之子。

11松林荒原年記

  試煉——這個想要徹底試煉自己的想法,在我心中盤桓已久。潛近狼曾經告訴我,年輕的印第安勇士經常會離開部落,獨自生活十二個滿月。透過這個經歷,他們將會發現自己。

  我屬於這些荒原。我曾經與它們一起生活,透過它們經歷了四季。大地是我唯一的同伴,而我一刻也不曾感到孤單。我給了它我的愛,同時接受了它的祝福。

  我在季節之中誕生又重生。我在舊價值觀與恐懼中死去數十次,因為自然的真理已證明了這些價值與恐懼的不真實。隨每次的死亡而來的,是體悟的新生。彷彿,我的身體與靈魂正逐漸受到自然之靈的轉化,成為新的生命,成為大地之子。

12齋戒

  獵殺與生存——獵殺小鹿之後的我並未感受到一絲快樂的情緒,只有諒解與最深層的謙卑之意。牠的死讓我能夠活下來,就是這麼單純,這其中並沒有複雜的哲學或辯解。我和那隻小鹿沒有兩樣,只不過我的死期未到,我還有許多事要做。

  當潛近狼說要瞭解「與大地融為一體」時,他指的是這個嗎?他的意思是我必須瞭解死亡嗎?他要說的是我們終將一死嗎?我不這麼認為。他要說的事並沒有這麼簡單,其中還有更深層的意義,因為這與生命有關,這點我很肯定。它涉及了生活及對生命的瞭解。也許它也與對死亡的瞭解有關,但絕不止於此。

13最終的試煉

  心靈追蹤——透過那根羽毛,潛近狼讓我知道自己完成了一項重大的任務。我已經學會了心靈追蹤。我的眼睛成為他的眼睛,我的耳朵是他的耳朵,我的手與足亦復如是。我能如他那般的思考,如他那般的移動,也發現了他的喜樂。

  明天將是我的最終試煉。直覺上,我知道潛近狼不會直接朝山裡走去。我知道他要我緊跟著他終途之旅的每個步伐。每一步都有他的教導、每個痕跡都是學習。大師授與我的最後的學習。

第四部 起點

潛近狼給了我一個諭令:「教導。」
茱蒂則不斷地教我要相信自己的夢境,要我傳授我的技術。
但我感到害怕。我遲疑了。我不認為有誰會感興趣。

14愛的本質

  家人—— 茱蒂從凱莉手中接下戒指,為我戴上,並說,「你走到哪裡,我就在那裡。你住在哪裡,我就在那裡。你的族人即是我的族人,你的上帝,也是我的上帝。你死去之處,我將葬身於斯。我愛你。」

  茱蒂家後方的松林荒原裡,有一棵超過五百歲的橡樹。傳說印第安人曾聚集在它的樹幹下,舉行神聖儀式。多年前,潛近狼曾告訴我橡樹對印第安人的重要性,所以橡樹對我來說,具有特殊意義。當時我便發誓,我若要結婚,婚禮將在大橡樹的神聖樹蔭下舉行。

15 另一個起點

  未來——「我希望透過這門課,你將開始看見自己與維繫你生命的土地之間的關係,並且找到自己,找到你的根。這裡沒有任何神祕學、魔術或宗教存在。只有對單純真相的理解。」

  1978年春天,茱蒂說服我做些嘗試。我於是設立了一所教授求生與追蹤技術的小學校。我的第一堂課只有兩名學員。如今(譯註:1980年),我一年教導三千名學員,最初課程與課程之間相隔達數週,甚至數個月。現在,則是連續不斷地在北美東西岸進行。



作者序
我知道有個地方

  我知道有個地方,在那裡萬物和諧共存、共享一切,沒有嫉妒、沒有竊盜、沒有戕害。土地屬於所有人,但也不屬於任何人。在那裡生命是神聖的,住民崇尚人類的生活,也親近土地,瞭解自己在自然中的位置,因此既不曾迷失也不需要尋找自我。

  在那裡,人類可以毫無恐懼地自在入睡,當他醒來迎接每一天時,心中充滿了讚美而非詛咒。偶爾,他會四處遊蕩,但並非漫無目的。他時而狩獵、捕魚、耕作、種菜,時而只是坐著、看著、聽著。

  在那裡萬物都有其價值。最微小的昆蟲和最巨大的熊同等重要。每種生物都有其生命的目的,都受到尊重。溪流裡奔流著清泉,湖泊中悠游著小魚,清靜的小徑上滿布的只有動物的足跡。參天樹木不曾遭到砍伐,蔓藤恣意生長,成為成千上萬種生物的家,保護著牠們。

  鳥兒、清風和奔流的泉水是唯一的樂聲,此外只有自人類心中不由自主發出的歌聲。眼睛、雙手、嘴巴和身體是唯一的溝通工具。在這個地方,人們必須面對面方能對談。這裡不見虛情假意、沒有欺瞞、沒有嫉妒的存在。這裡只有手足之情,只有真相。

  這裡存在著痛苦與死亡,因為這是生命的一部份。在這裡痛苦是自然的,它不是來自人類,而是源自生命的自然歷程。痛苦不會使人衰弱,而能教人學習,不會帶來憂鬱,而是帶來解放。而死亡是個自然而然的終點,也是個神奇的起點。

  上帝存在於這個地方,因為如果這裡沒有自然之靈,生命便無法和諧存在。這股力量同時從外在創造生命,並從內在連結所有生命。自然之靈創造了這片美好天地,並使所有生物都能在此充實地生活。

  我知道這是個人類可以一絲不掛而不會感到羞恥的地方,一個可以赤身裸體,而不會因豔陽高照而感到炙熱、或因寒風吹襲而感到寒冷的地方。在這裡人可以感受到平靜,可以感受到與萬物的天人合一。在這裡,人既不會感到憎恨也沒有嫉妒,因為一切都可為他所用,而他也為萬物所有。在這裡,他能感受到自己是整體的一部份,因此沒有焦慮。

  我知道有個地方,在那裡季節溫和地變化著……在難以言喻的堂皇富麗中變化著。在那裡夏天自清泉裡一波波的熱浪中升起,那清泉是如此地澄澈沉潛、充滿刺激與生命力。在這裡,夏天宛如一條蜿蜒且綿延不盡的河流,所有的生命都受到它乾爽溫度的感染與愛撫。在這裡,秋天總是悄然報到,只有從它的色彩和取代了露珠的秋霜中才能察覺它的到來。這裡的冬天是純白的、起著淡淡波紋的、讓人昏昏欲睡的……在純白的雪毯之下隱藏著通往永恆之鑰。

  這個地方存在著變化。季節變化、樹木長高;人誕生了、老了,最後,嘴角上帶著微笑、心中充滿平靜地死去。

  這個地方在哪裡?它真的存在嗎?是的。它在我心中,它也可以存在於你的心中。這是一種意念、一種知覺、一種感激、一種瞭解、一種對生命的承諾。這是明白我所描述的一切都是關於我們每天的生活,而我們卻錯過了的一種領悟。我們對日出的美麗視而不見、對風吹的音樂聽而不聞、對粗糙的樹皮和柔軟的草葉毫無知覺。我們談論著薪水和戰爭,卻不曾歡唱生命之歌。我們品嚐著污染的苦澀,而錯過了忍冬的甜美。我們吸著公車的廢氣,卻不曾聞過蘋果或苜蓿花香。

  我們困陷在一個以鋼鐵、塑膠、柏油和水泥構建的世界中。我們從土地上抽離,與土地漸行漸遠。我們擔憂、焦急、苦幹、勞役、累積。我們把生命看做是一座跑步機、一座製造工廠、一家低級酒館、一個車庫。我們把它定義為早期美洲的或新古典的、或新興的或現代的或遠古的。但我們從不曾把它當作是自然的。對許多人而言,生命是製造出來的、是要行銷的;生命是可以買賣的東西,我們付出的代價越高,越覺得舒服。

  在我的世界裡,沒有人工的事物、沒有所謂的枯燥乏味。在我的世界裡,我與塵土越親近,我就越有活力。我既不擔憂、不勞苦也不奴役自己。一切順其自然,而我從中學習。我只累積自己拿得動的東西,我將生命視為一場盛大的饗宴,我則是受邀的來賓之一,和我的鹿、熊、浣熊、蠑螈、老鷹和飛蠅等眾兄弟一起參與這場盛宴。我的世界裡沒有時間的存在,只有季節、只有年輕與年老的變化。我的世界是自然的,是由自然界四處可見的形塑之手設計而成。它既非美式亦非中式。它的差異之處在於高低、在於乾濕、在於冷熱,無論處於哪種狀況,我都甘之如飴。在我的世界裡,生命是一項可以接受與回饋的禮物。生命是要受到慶祝的、要學習的,生命是一份禮物。我們無法買賣生命,因為生命不屬於我們。生命屬於自然之靈,生命是要讓我們享受的……對這個地方最適切的形容詞是:喜悅——這是我從我的世界所得到的感受。而我真誠地相信你也能在自己的世界裡感受到相同的喜悅,因為你我的世界是同一個世界,只是我們觀看的角度不同。

  我曾經問我的阿帕契老友兼老師潛近狼,為何他在冬天不會冷,在夏天不會熱。他答道,「我兩者都會,但我不在意。」我問道,「為什麼?」

  他凝視了我好一段時間,我覺得他似乎是在判斷我是否已做好接受答案的準備。接著他說,「因為季節是真實的。」

  我花了很長一段時間試圖瞭解這些字詞中的意義,用我唯一知道的方法,那就是經歷它們,盡全力使自己能真實地存在,並且對這世界上一切真實的事物心存感激。

  我們是一切真實與自然的萬物的一部份,所以它們也是我們的一部份。我們無須抗拒它們,而應該讓真實的事物從體內流過,它們並不會侵擾我們,只會讓我們更加富裕。這個道理太簡單,以致於大部分的人都忽略了它。忽略這一點,我們便忽視了生命的意義。我要說的是,要想成為世界的一部份,你必須以不同的眼光看世界……如此而已。以你的感覺傾聽,以你的心觀看。閱讀大地,傾聽風對你喃喃道出的話語。從它的氣味中收集訊息,觸摸它的變化。品嚐它,視它為真實而美好的。地球是一片花園,生命是一場饗宴,此刻,我們應該要瞭解這一切屬於所有生命,為所有生物與人類所共享。 T. B., Jr. 湯姆.布朗二世

做自己的追蹤師/呂政達(作家)

  一九八○年代,還在讀大學時,校園流傳著一本《新世界之旅》。影印本,卻像是祕笈般在同學間傳閱,喔,對不起,那時候我們也沒有什麼智慧財產權的觀念。

  記得傳到我這裡時,已不知轉了第幾手,只見紙張由於過度翻閱而斑駁,油墨粗糙污黑,卻增加了這本書的神祕感,反而更想清楚知道,書裡印第安巫士唐望教誨給作者卡羅斯?卡斯塔尼達「抹去個人歷史」、「成為一個獵人」、「把自己開放給力量」、「停頓世界」等等神祕觀念。

  那個年代,之於台灣,是想要學習得到力量、掠奪和爭取的年代,這麼多人熱中讀這本書,主要是想學習獲得力量之環,但世界可以停頓嗎?巫士與作者的對話,只讓面對另一個開發史起點的台灣讀者,夾在兩個世界的中點,一個是現代文明、理性、經濟的世界,另一頭,展現無限寬廣的自然荒野。

  那本書,就是一九七三年出版的《伊斯特蘭之旅:唐望的課程》,其實,卡羅斯?卡斯塔尼達和唐望的奇幻旅程,早在一九六○年代即已展開,遠在環保運動、性靈覺醒甚至世人懂得荒野保育的重要以前,也直接呼應六○年代的迷幻文化。

  隨後,跟隨台灣翻譯風氣與世界接軌,這類書籍接踵而至,卡羅斯?卡斯塔尼達九本唐望的故事書,在台灣都已出齊,新世紀叢書、台灣本土自然書籍風起雲湧,蔚然成林,自然保育成為所有人都知道的「政治正確」,正如《聖境預言書》作者詹姆士?雷菲德曾把一九八○年代稱為「重返美國大西部」的年代,台灣讀者也跟著闖進書籍與文字的大峽谷,熟知每個關於自然、心靈與神話覺醒的觀念。然而,資訊豐富的同時,這一代讀者已不再經歷新奇,也逐漸失落被故事感動的能力。

  於是,要重拾從閱讀直通心靈的感動,已不能僅僅靠理念的傳達與說教。邀請你讀讀這本湯姆?布朗寫於一九八○年代初期的《松林少年的追尋》,暫且忘記理念與行動,讀一個真實的故事,僅從湯姆?布朗與自然接觸、追蹤萬物蹤跡的記事體裡,嘗試拾回簡單的感動。

  這本書,其實是湯姆?布朗的第二本著作,第一本《足跡》一九七八年出版後,湯姆?布朗和他教授求生和追蹤技術的學校造成轟動,這本書於是有那麼點前傳的意味,以散文的記事體,講述十八歲到結婚的幾個片段。多年後,野人文化從這本書開始,連著出版三本《追蹤師》系列,則有撫平歲月脈絡、循著人生發展的心意。這一代的台灣讀者便可幸運地,追蹤著湯姆?布朗的成長腳步,一步步接近自然之心。湯姆?布朗就像他書中提到的小浣熊,為我們留下明顯的跡印。不必再像我當年讀巫士唐望的故事,只能跳著看,等待了整整二十年後,才能拼湊起故事的全貌。   

  這一代的讀者還可試著將不同年代、不同作者的作品,連成一個完整的人生歷程。如一九七七年出版,佛瑞斯特?卡特寫的《少年小樹之歌》是少年接觸印第安心靈之歌,《松林少年的追尋》是青少年階段,而唐望系列則處處呼應著一個青年的疑問與開解。這三本著作的靈魂導師皆是印第安人,分別是少年小樹的查拉幾族爺爺奶奶,湯姆?布朗與阿帕契印第安族的潛近狼,與屬於亞基族的唐望。其中《松林少年的追尋》中文版的問世最晚,但有了它的加入,卻使得印第安心靈三部曲得以齊全,不再失落青少年——人生重要的黃金歲月與印第安智慧相互觀照的見證。

  不同於少年時期的經驗與學習,《松林少年的追尋》恰如其分地表現出青年時期的困惑與抽象化思索、「相信感覺更勝於邏輯」的特質,這個年紀開始迷惘、開始發現死亡與不公,也開始為恐懼、迷惑和懷疑所困惱,湯姆?布朗面對小浣熊死去的憤怒,也可能發生在任何一個社會的青少年身上,因此,這不僅是一名青少年接近萬物之靈、與自然移動的紀錄,也是非常有價值的成長啟示錄。湯姆?布朗在自然的懷抱裡尋求到認同,讀著這本書的,與他同年紀的讀者,又將如何追蹤、展開自我的發現之旅呢?

  讀一本書,當然不能解決所有的困惑與問題,但我們或許需坦承承認,相較於失落荒野的都市人,湯姆?布朗的青少年經歷,就比多數人的一生還要豐富了。印第安祖父是他的導師,荒野是他投注一生的寄託,靜聽、感覺與敏銳觀察,就可從萬古恆存的舊世界裡發現「新世界」。少年的湯姆?布朗說,來吧,做自己的追蹤師。

值得一生去追尋的事/劉克襄(作家)

  不論哪種環境,自然都潛藏著不可思議的靈性和神性。當人成長至一個階段,那種意義就會具體地到來,轉化為生命裡最珍貴的事物。少年追隨長者,自狩獵過程的摸索,也清楚地感受到這種奇妙的,值得以一生去追尋的價值。




其 他 著 作
1. 無量之網:一個讓你看見奇蹟,超越極限,心想事成的神祕境地
2. 我一直看見天使
3. 旅人.達娃拉姆
4. 人體好好玩
5. 達娃公主闖迷宮:我是老闆的素人助選員
6. 失控的進步:復活節島的最後一棵樹是怎樣倒下的
7. 西藏.隱秘歲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