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花食

花食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3261995
朱川湊人
遠流
2007年11月30日
93.00  元
HK$ 79.05
省下 $13.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日本館-花系列
規格:平裝 / 320頁 / 正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日本館-花系列


[ 尚未分類 ]















  每次我跟別人提到那隻奇妙生物的事,都沒有人願意相信。

  小孩子最容易將現實與幻想混為一談--大多數的人不是對此付諸一笑,就是認為我在杜撰故事,而以不甚友善的眼神回看我。那都無所謂。反正被當作是胡謅,對我也無傷。

  而我自己呢,或許是真的很想把它忘掉也說不定。事實上,這種事忘了也好。如果它能隨時間的流逝而在記憶裡消失,那該有多輕鬆啊!

  那生物在手掌間留下的溫暖,那彷彿要滲入肌膚裡的黏著濕氣───為什麼無法忘記?

  就是因為有時太過渴望它了吧 。好比今晚這種時刻--耳邊聽著孩子熟睡的鼾聲,自己卻輾轉難眠以至只能雙眼盯著黑闇的此般漫漫長夜。

  那一天,在國營電車的高架橋下,那名男子稱呼它為「妖精生物」…… -摘自〈妖精生物〉

  本書由6篇短篇小說組合而成,以昭和30 ~ 40年代的大阪貧民區為舞台,是一部追憶兒時離奇異事的都市怪談。篇名如下:〈精靈之夜〉、〈妖精生物〉、〈摩訶不思議〉、〈花食〉、〈送終婆〉、〈凍蝶〉。

  內容集合了異端者的故事,被排擠到社會邊緣的人的故事。透過小孩童的靈異經驗來突顯人之生與死的問題、親情愛情之眷戀等等。發生的雖是恐怖或悲劇的事件,卻透露著人性的溫柔與溫暖。

  全書以文字營造出獨特的哀愁氛圍,在詭異的情節中融合了淡淡的哀傷,構築起特有而哀美感覺的恐怖世界。

作者簡介

朱川湊人

一九六三年生。慶應義塾大學文學系畢業。
創造出都市怪談的獨特風格,以「鄉愁恐怖小說名手」著稱。

  出道甚晚,然而紀錄一鳴驚人:二○○二年以作品〈貓頭鷹男〉榮獲第四一回ALL讀物推理小說新人獎;二○○三年以〈在白色房間聽月歌〉獲得第十屆日本恐怖小說大獎短篇獎;二○○三年以《都市傳說Sepia》入圍直木賞;二○○五年以《花食》獲得第一三三回直木賞。
至今創作十部小說及三部劇本。



無趣社會中的幻想之花
茂呂美耶

  以《池袋西口公園》系列小說登上日本文壇暢銷作家地位的石田衣良,在朱川湊人處女作《都市傳說Sepia》(台灣繁體版翻成《貓頭鷹男》)文庫本解說中,形容作者是「在社會這個無趣世界中,欲讓幻想之花綻開的最高藝人」。

  這句話其實是朱川湊人在〈貓頭鷹男〉中形容江戶川亂步的小說台詞,石田衣良又拿來貼在作者身上。

  朱川湊人是何人?正是二○○五年第一三三回日本直木獎得獎者。

  生於一九六三年的他,出道甚晚,三十九歲時才以〈貓頭鷹男〉得到第四十一回「All讀物推理小說新人獎」(二○○二年)。這個獎在日本算是微不足道,獎金只有五十萬日圓,目前預計在二○○八年與「All讀物新人獎」合併,結束其四十六年的壽命。

  放眼看一下日本文壇,便可以知道每年都有無數人得到某某新人獎,而得到某某文藝雜誌新人獎,並非代表該雜誌一定會刊載你的第二篇小說。換句話說,要得到新人獎很簡單,但想成為職業作家可就比中馬票還要難上加難。

  朱川雖然以推理小說獎出道,但他在得這個獎之前,所寫的小說都拿去應徵恐怖小說獎,可見他一開始就鎖定在恐怖小說世界中,打算開闢自己的新天地。二○○三年三月,他果然以〈在白色房間聽月歌〉得到「日本恐怖小說大獎」短篇獎。這個獎知名度非常大,評審基準也相當嚴格,大獎獎金是五百萬日圓,長篇獎是三百萬日圓,短篇獎則有二百萬日圓。

  同一年,朱川湊人出版了《都市傳說Sepia》與《在白色房間聽月歌》兩本短篇小說集,而且前者又成為該年下半年直木獎候補作。二○○五年四月上市的第四部短篇小說集《花食》,竟然出人意表地奪下了直木獎,簡直可以說是一鳴驚人。難怪石田衣良說他是「破格的新人」。

  或許正因為是「破格的新人」,日本出版界始終無法為他定位,直至今年(二○○七年八月)上市的《一次先生》(只能達成一次祈願的神)作者簡介中,才將他定位為「鄉愁恐怖小說名手」銳氣作家。

  在此先來談談日本傳統怪談與現代恐怖小說之間的差異。根據日本妖怪研究家也是怪談小說家──京極夏彥所下的定義,曰:「怪談的重點在於讀者的讀後感,而非小說內容。」他的意思是說,現代恐怖小說的內容一定有令讀者在閱讀時感覺恐怖的描述或事件,但是怪談則不一定。怪談的恐怖,在於作者沒有寫出來的弦外之音。

  我非常贊同他的定義。我想,長期習慣或偏愛閱讀日本傳統怪談以及現代恐怖小說的人(包括西洋恐怖小說或電影),大致都可以分辨出這二者之間的差異。

  所謂怪談,亦即「談」怪,就是用嘴巴講給別人聽,而非用文字來描述。

  日本的傳統怪談都是代代相傳,例如祖母講給孫女聽、祖父講給孫子聽、落語家講給聽眾聽……日本落語並非只有笑話而已,怪談也是落語演出節目之一。而最有名的怪談落語便是〈四谷怪談〉。落語家在台上講述〈四谷怪談〉時,不會向聽眾滔滔不絕描述阿岩的幽靈外貌如何如何,而是巧妙地利用扇子和音效製造恐怖氛圍。最顯著的音效便是水聲和雨聲。

  這種音效跟我小時候在台灣經常聽的廣播劇完全相同。廣播劇也是利用音效和停頓(日文是「間」)來刺激聽眾的想像力,而這個音效所引起的效用又千差萬別。

  舉例來說,家中壁櫥內發出某種聲音,哥哥和弟弟戰戰兢兢地打開壁櫥,哥哥看到某種東西,弟弟卻看不到──這就是怪談。上述情景應用在現代恐怖小說上的話,則是哥哥和弟弟都同時看到同樣東西。

  基於上述理由,在我看來,朱川湊人是介於傳統怪談與現代恐怖小說之間,因此日本出版界遲遲無法為他定位,最後才給他「鄉愁恐怖小說名手」這個稱呼吧。朱川湊人在接受採訪時也說過,為了讓讀者感覺害怕而寫出的恐怖小說,其實是本末倒置。他認為,同樣以詛咒為題材寫出的小說,真正能令人感覺恐怖的並非詛咒本身,而是讓詛咒實現的那個人的情念。這正是日本傳統怪談的定義。

  由此看來,朱川湊人在三十九歲得獎之前,一定嘗過無數次落選苦頭。他自己也在訪談中說過,大學畢業後進入出版社工作,由於一直懷著想成為作家的志願,始終沒有停止習作。但是,人如果過於執著自己的夢想,目的便會變成手段,腦子裡老是想著該如何寫才能獲得新人獎?該如何寫才能暢銷?而目的變成手段的話,夢想便不再是夢想了。

  某日,他放棄一切想得獎的慾望,只動手寫自己真正想寫的小說,寫出來的作品正是《都市傳說Sepia》中第一篇短篇小說〈冰人〉。從此以後,他才確定了自己該走的方向。

  這麼看來,他之所以能夠一炮而紅,其實幕後隱藏著長達十七年的努力心血。難怪第一本書上市後便成為直木獎候補作品。當時五木寬之的評語是:「作者具有令人聯想起昭和初期新興藝術派風格的獨特才華,看似古舊卻又新穎,看似新穎卻又夾雜懷古情趣」。田邊聖子則說:「這是一部恐怖與詩情並存的作品,文章也很美。」

  《花食》得了直木獎時,評審委員之一的渡邊淳一說:「在所有候補作品中,這部作品最深入人性。」而日本筆會會長、日本文藝家協會理事、直木獎評審委員之一的井上廈則給予最高評語:「這部作品的價值,在於沒有任何一篇是不值得看的小說。」另一評審委員津本陽表示:「作者的文中有濃厚色彩。這種色彩並非任何人都可以創出,完全基於作者的感性」。

  假若硬要挑毛病,我個人是覺得中文譯文大概無法呈現原文中那種大阪腔味道。此外,由於場所限定在大阪,時代也是昭和三十、四十年代,因此外國讀者很可能無法感同身受。即便是日本讀者,生於關東地區和關西地區的人彼此聊起童年往事時,也會有地域性的差異,何況是外國讀者。所幸作者描述的都是類似台灣傳統市場的下町情景氛圍,我想,台灣讀者應該不會感到有隔閡。

  作者五歲時,雙親便離婚了,之後作者跟隨父親前往東京,所以嚴格說來,作者並非大阪人,只是出生在大阪而已。只是作者也說過,大概由於母親留在大阪,自己住在遠方的東京,反倒對大阪有一份戀慕之情。或許,這份戀慕之情正是作者在日本現代恐怖小說界中創出新天地的原動力。

  在這本由六篇短篇小說構成的《花食》中,我最喜歡第三篇的〈魔訶不思議〉。說來好笑,讀這篇小說時,我腦裡一直浮出前夫的影子,邊讀邊吃吃笑個不停。因為文中那位躺在棺材內的阿桑,他生前對女人的態度簡直就是我前夫的化身。也許我前夫在葬儀那天,也會讓靈車停駛,非要等第一任夫人、第二任夫人、第三任夫人以及其他數不盡的女人前來共聚一堂不可。

  〈魔訶不思議〉文中也描述了小孩子在路上見到靈車時,必須立即藏住雙手的大拇指。這是日本的迷信習俗之一,理由是如果不藏起大拇指,日後很可能無法為雙親送終。我只知道靈車是大正時代的產物,卻不知道這種說法自何時開始,不過,我想,所有在日本度過童年或青春時代的人,應該都知道這種俗說。

  其他還有三個人不能一起拍照的規矩,據說三個人一起拍照的話,中間那個人會早夭。這些都是流傳在小孩子至高中生之間的俗說,事實上我在日本讀高中時,同學之間都很遵守這些俗說。遺憾的是,成人之後的我們,在滾進現實人生的大齒輪中後,世界便逐漸褪色,成為枯燥無味的黑白照片,再也看不到任何濃厚色彩的幻想之花。

  文字最美而且行間充滿詩情畫意的當然是〈花食〉這篇。小說中那位真心真意護著妹妹的小哥哥,簡直是女孩子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而最令我感到哀戚的則是〈妖精生物〉,尤其讀到最後一行時,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作者想寫的正是最後這一行。現實社會中的某些女人於婚後,確實只能過著每天終而復始、在同一個鳥籠內聽著只有自己聽得到的嚶嚶啜聲的婚姻生活,倘若這種女人在某天突然拋夫棄子離家出走,試問到底有多少人能夠理直氣壯地指責她呢? 





讀者評鑑等級:

4顆星
推薦人數:5,共有5位網友寫書評。

ex7986he
/ 台灣台中
2012.02.06看ex7986he的所有評論
評鑑等級:

5顆星
如同小時後奶奶等老一輩對我敘述的口耳留傳的鄉野奇聞般
<花食>由幾個篇幅不長的故事架構而成
以兒童那單純無被汙染的口吻
闡述著帶點奇幻一位的故事(抑或言之為他們的親身體驗會更好)
一個個事件被平等的.無受世道偏頗的娓娓闡出
看完後,留在心中的溫暖遠遠大過於害怕!

值得推薦!
camille
/ 台灣台中
2009.12.23看camille的所有評論
評鑑等級:

5顆星
一書共六個短篇,據說是延續《都市傳說Sepia》那種怪談的調調,文學小說,總會講究字句雕琢以及情節舖陳,那麼,口耳相傳的怪談,結構就鬆散嗎?我覺得朱川湊人很厲害的一點,就是表面上這些故事,蠻像深夜聚會一群人圍爐夜話,或是一代接著一代口耳相傳秘而不宣的奇事。然而就像在圍爐夜談一樣,有的人將好故事講得遜斃了,有的人卻能將你早聽過的老梗,說得異常動人,讓你翌日起床後還會不自覺地回味箇中片段。朱川湊人的?事手法,就有這等魔力!

這本書裡的六個短篇,皆以小孩的觀點?事,在小孩眼中看“世情”,大人的矯飾及性格上的盲點,其實是無所遁形的!一如作者其他作品般,原本應該有點恐怖的怪談,卻一點也不恐怖,反而予人哀傷中帶著溫馨之感,我想這也是網友將其與花田一路相提並論的原因之一吧!但在質感上,《花食》更為深遠且饒富意境。這六篇,可說是篇篇精采,絕無墊檔作品

朱川湊人的短篇,將我們拉回到初次聽見怪談的久遠童年。當年,頭一次聽到神秘百慕達三角洲,借屍還魂,被詛咒的希望之星,尼斯湖水怪… …這樣的故事時,你是什麼感覺呢?絕對相信?將信將疑?打死不信?永遠存疑?

我同意網友說法,就像在看花田一路般,雖然故事手法不同,但同樣地,會讓人在有點古怪的故事裡,有時心中暖暖的,有時陷入感傷,更多時候,甚而感動滿盈。

鄭羽鈞
/ 台灣彰化
2009.07.30看鄭羽鈞的所有評論
評鑑等級:

4顆星
我很喜歡讀完這本書在心中留下的那種溫暖
雖然伴隨著讓人毛骨悚然的故事情節
甜甜的哀傷

朱川大師不是蓋的 他的怪談的確很恐怖
對於害怕日式鬼怪的我來說 描述的畫面難以忘懷

我最喜歡凍蝶這則小故事
讓人有一股自以為是的感同身受
但是我是知道的 我並不孤單啊
溫弟
/ 台灣台北
2008.11.19看溫弟的所有評論
評鑑等級:

4顆星
這本讓作家朱井湊人獲得05年直木獎大賞的作品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大滿足,也不禁令我對於日本作家題材的廣度感到驚喜。朱井湊人在日本有【鄉愁恐怖小說名手】的稱號,想當然而他的小說偏向講一些鬼怪異常之事,而故事背景在我看來像是發生在四、五十年前的日本,那個戰後復甦,人民非常純樸與自我保護色彩很濃重的時代。

其中較令我不解的是用恐怖小說兩字稱乎他的作品似乎太過於嚴肅,因為他的作品沒有一篇會令我感到恐懼感,相反的是有一種相當溫暖的感覺。

雖說這是本短篇小說的合輯,但每一篇的感覺都很獨特,沒有片段的贅餘,作者很巧妙的運用了我們熟悉的鬼故事的方式,重新塑造包裝,他像是一個美麗的新酒品,裡頭裝著醞釀已久的老酒,不但外表吸引人,內在也得令人品味再三,諸如留連人間的靈魂、轉世投胎這類的故事,都是我們小時候耳熟能詳的鬼故事題材。

當然除了我們熟悉的故事情節重新包裝之外,也有我從未聽聞過的故事,像是送終婆、精靈生物這幾個篇章,他們的確就像是鄉野傳說,讓人想收藏這些故事在腦袋裡,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就像那些我們曾經聽過的故事一般。

除了神鬼故事之外,這裡頭比較有意思的是故事的主人翁全都是有小學四五年級生作為主角,是否代表著作者認為小時候比較能夠與奇異的事或者靈魂接觸呢?故事裡也頭不時會傳遞出一些有時代的代表性的遊戲,像是翻花牌、棒球板之類的玩具,都是很顯現了那個時代的異於現的娛樂,讓年紀稍長的大人去回味,讓我這樣的年紀的人去賞味。當然的擁有鄉野這樣的封號,作者對於地區的描寫與地區文化的觀察力也很驚人,可惜生在隔海的台灣,只能對於這樣習俗僅能隔靴搔癢,但不影響他真的是本好作品的本質。
VOFAN
/ 台灣台北
2008.04.08看VOFAN的所有評論
評鑑等級:

5顆星
如果說起童年,你會想起下課時在校門口販賣奇妙生物的小販,或是廟會時在空地放映的
電影,或是雜貨店用塑膠袋裝的五元冬瓜茶,那麼我們是同一世代的人。

作者朱川湊人被譽為「鄉愁怪談寫手」非常貼切。這本書完全就是我的味口。

有陣子很流行變調的童話故事,例如戰慄的格林童話這類,其實這些強調感官,充滿了哥
德風格的故事,真正的客群應該不是成人,而是追求刺激的青少年吧。個人認為的「成人
童話」,應像是朱川湊人的「花食」,阿刀田高的「咖啡黨奇譚」,村上村樹的「東京奇
譚集」這類的,要經過某些年齡層或環境,到過某些地方,累積了確切的體驗,才能和故
事產生共鳴。例如這本「花食」,裡面提及的童年心境,或回憶描繪出80年代的城鄉背
景,完全是針對一定的年齡層。

「花食」是有關虛構的都市傳說怪談短篇集。「怪談」和故意賣弄噁心嚇人的鬼故事不同,
完全是以人心的不安,混合感同身受的兒時回憶氛圍所塑造的詭異來營造氣氛,故事倒不
是全然恐怖的,也有著溫暖的面向,或是趣味的面向,甚至是有些禁忌的情色。

這本書雖然已經是去年的舊書,但現在若想推薦書,個人第一個想到的就是這本。對我自
己來說,朱川湊人的故事完全是我想創作的方向,如果有機會能畫他的插圖或圖文故事,
應該會愉快的飛上天吧。

「花食」就像一台老式的黑膠唱盤,唱針播放優美樸實的旋律中,似乎隱藏著什麼曖昧不
明的陰森雜訊,這便是屬於七八零年代特有的耽美華麗。


PS.朱川湊人另外一本短篇集「貓頭鷹男」也類似於「花食」,值得推薦。

推薦對象:經歷過5元冬瓜茶時期,對都市傳說怪談有興趣者。
推薦程度:★★★★★





其 他 著 作
1. 今天開始要愛你(首刷限量簽名版)
2. 今天開始要愛你
3. 昨日公園
4. 花食【2014全新修訂版】
5. 王的國度
6. 明日綻放的花蕾 ?????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