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胡亂吃一通:一次品嚐波登的各式文字佳餚

胡亂吃一通:一次品嚐波登的各式文字佳餚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0522655
王丹楓
台灣商務
2008年1月01日
107.00  元
HK$ 90.95
省下 $16.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Open 4
* 規格:平裝 / 312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Open 4


飲食 > 飲食文化 > 飲食文化/札記









  繼《廚房機密檔案》與《名廚吃四方》之後, 暢銷廚師作家兼美食旅遊節目主持人安東尼.波登又準備了滿滿一桌味道濃烈、風格獨具的文字佳餚,來刺激讀者的味蕾。本書精選他近年來在報章雜誌發表過的作品,並加上幾篇從未公開的文章,把飲食文化、餐飲業現象、節目製作花絮等多樣內容,通通一次收錄。無論是描寫四川辣上加辣的飲食考驗,或揭開製作電視節目不光彩的一面,或批評連鎖速食業者養出一堆沒脖子的糖尿病患,所有文字都展現他一貫的幽默犀利,直率且毫不保留。而讀者在品味這些精采文章之餘,也將深刻感受到波登對食物、烹飪與旅遊的熱情。

作者簡介

安東尼.波登(Anthony Bourdain)

  紐約知名法式餐廳「中央市場」行政主廚、Knowledge旅遊生活頻道〈波登不設限〉節目主持人。著有暢銷書《廚房機密檔案》、《名廚吃四方》、《把紐約名廚帶回家》(皆為臺灣商務出版),其中《名廚吃四方》獲選為BOOK雜誌 2003年度美食書,還曾經成為同名的電視節目,大受歡迎。

譯者簡介

王丹楓

臺北人,1973年生,戲劇藝術碩士。現從事編輯工作,兼事翻譯。





D體系
惡徒
擅自發表的一段給社會新鮮人的演說
拉斯維加斯的食物與厭惡
你是瘸幫還是血幫?
墨西哥萬歲!厄瓜多萬歲!
吧台文化
犯罪人生
進階課程



名廚風潮到澳洲
我的曼哈頓
強硬派
廚房工作結束時
廚師的良伴
中國症候群
不準穿鞋
愛之船



名氣害死主廚?
美食節目幕後秘辛
警告信號
新月城的瘋狂
冷眼旁觀
旅途記事
俯衝而下



一個與飲酒相關的問題
伍迪?哈里遜:沉思烹飪的意義
有人在家嗎?
跌到谷底
食物恐怖份子
墮落風氣的消逝



完整而純粹的享受
飢餓的美國人
解讀費蘭?阿德里亞的烹飪藝術
巴西的快樂海灘
昔日的美好食物
死也要吃

品嚐小說

主廚的聖誕節

後記



前言

  昨天我參加了狩獵海豹的活動。在清早八點,我裹著馴鹿皮,爬上一條獨木舟,滑進加拿大哈德遜灣的冰冷河水中。同行的人還有我的伊努伊特導遊和一支攝影小組。到了下午三點的時候,我盤腿坐在鋪著塑膠布的廚房地上,聽著男主人查理和他的家人,以及幾位部落長老開心地咯咯笑著,他們正連切帶撕地處理海豹屍體,弄開我們剛捕到的獵物的肉、脂肪及腦子。當查理敲開海豹的頭蓋骨,露出牠的大腦時,祖母開心地尖叫──她快速地用手指插進那團黏糊的東西裡。孩子們很負責地幫忙切開腎臟。他們的母親則大方割開一粒眼球(這是最精采的部分),然後向我示範如何吸出裡面的東西,彷彿她拿著的是一粒超大的康科德葡萄(Concord grape)。這群快樂的家庭成員分工合作,忙著從各種角度下手分解海豹,有時則停下來大嚼一塊美味的部位。不久,每個人的臉上和手上就沾滿了血污。儘管此刻活像電影《活死人之夜》(Night of the Living Dead)的場景,而塑膠布上血流成河(相當多),屋子裡卻充滿著微笑和歡樂氣氛。隔壁那間一般擺設的客廳裡,電視機無聲重播著老電視劇〈牧野風雲〉(Bonanza),這時女主人正切下海豹鼻子和鬍鬚部位,指導我握著稻草般濃密的毛髮,吸食埋藏在皮革般肉裡的粉紅色小核。在徹底品嚐過生的海豹腦、肝、腎、肋排以及脂肪後,一位長者跨過地板拿來一盤冷凍黑莓,她大方地抓了一整把,在潮濕的屍體內面擦了一圈,沾滿血跟肥油後邀請我品嚐。說真的,相當好吃。

  我一次又一次說不出話來。或者,是我失去了語言表達能力。對於那天的奇特事件,我描述地很傳神了,應該是吧……然而,實際上還差得遠呢。我該如何述說在那不起眼的廚房裡所擁有的親密感覺?十五歲的孫女和八十五歲的祖母面對面,幾乎是鼻子對著鼻子,然後開始「喉歌」(throat singing)。先同時用咕嚕聲以及快速的呼吸聲發音,然後開唱,聲調和歌詞是從她們嘴裡的某個部位發出的,從某個……其他地方?他們就在那種渾然不覺的喜悅(和驕傲)中將海豹大卸八塊──我該如何完美地描述這般場景?還有查理的樣子,他滿臉是血,有些還從他的臉頰淌下……祖母邁開馬步,用一把彎月型的菜刀劃開脂肪,將黑色的海豹肉一條條剝下。我該如何用語言將這副情景描述得恰當而美好,就如同其實際發生的樣子?

  「如果沒有海豹,我們就不會在這裡,」查理說。「我們就無法活著了。」這樣的說法已十分貼切,卻還無法解釋真正的狀況。你必須親自去感受那裡的寒冷,親自看看那個數百哩沒有一棵樹的地方。你得跟著查理,就像我一樣,到那個冰冷的海灣,那片像海一樣寬廣的水域,看他穿過薄而傾斜的冰層將海豹拖上獨木舟。你必須親耳聽到,像我一樣,從查理的無線電裡傳來其他獵人那聽天由命的呼叫,他們整夜與暴風雪周旋,既沒有避風處,也沒有火堆。你必需親自在那個房間裡待過。照片無法表達一切,我心知肚明。在旅途中我帶著這些照片,不時拿出來看看──然而他們無可避免又可悲地平板,只能作為該地方的氣味以及身歷其境之感的可憐替代品。錄影帶呢?那完全成了另一種調調。你必須把用希臘文體驗到的東西轉換成拉丁文,把地方與人改編成另一種樣子,無論有多美、多有戲劇張力、多有趣,它依然是……不一樣的。或許只有音樂能捕捉那地方或那些人的感覺,如此貼近,你幾乎可以從空氣中聞到他們的存在。可惜我不會彈吉他。

  這只是部分的片段。是一趟奇異旅程的某些花絮,也是我人生中較重要的、失序卻又美好的奇遇。過去五年來我都是這樣過的。終年漂泊不定,這樣的生活占據十二個月中的九個月、十個月到十一個月。每個月大概只有三、四個晚上睡在自己的床上──其餘都是在飛機、汽車、火車、雪橇、遊艇、直昇機、飯店、印地安長屋、帳棚、木屋,還有叢林的地上度過的。我變成了某種旅行業務員或是領薪水的流浪漢,既被祝福又被詛咒地繞著地球跑,直到走不動為止。當一個人的夢想成真,那情況還真是啼笑皆非。

  我的食評家老友吉爾(A. A. Gill)曾說過,當他年紀越長,到過越多地方,則所知越少。如今我能體會他的意思了。用我的方式來看這個世界,它會不斷告知還有哪些你不知道的地方── 有多少必須去看、去學習的事物,以及這個世界有多他媽的大而神秘。這樣的認知既讓人感到挫折,又讓人著迷。並且這只會讓你在第一次到像中國那樣的地方旅遊時,更感到困難。你會覺得那裡有太多東西要看──而你能遍覽的時間是那麼少。這在我本已荒謬的人生裡又添上一項狂躁的性格,以及兼具絕望和順從的個性特質。

  旅遊使你產生變化。在經歷人生、遊歷世界時,會逐漸改變許多事,不管有多細微。你或許沒有發現這些變化。然而,相對的,人生──以及旅行──將改變留在你身上。大多時候,無論在你身上或在你心中,這些改變都是美好的。然而也經常是痛苦的。當我回顧從我寫了那本討人厭、精力過剩的回憶錄以來的五年時光(那本回憶錄將我帶出廚房,進入一個壓力艙和機場貴賓室的無盡隧道),那些一閃而逝的片段,都蜂擁而上想引起我的注意。有的好,有的壞,有些愉快──有些則苦不堪言。不過,我想大多數都如同這本選集裡的文章。

  在過去幾年裡,我為報章雜誌寫了許多文章,而接下來的文章是其中比較可口的(我希望是)。有許多文章已無可救藥地過時,或者很明顯是寫給英國或澳洲媒體的,我已在書末附上說明(或道歉啟事)指出了。我寫這些東西跟我的旅遊狂熱有著相同原因:因為我做得到。因為時間總是不夠用。因為世界上有太多必須去看去記錄的地方。因為我總是覺得下本書或下個節目會石沉大海,因此最好趁我還能賺錢的時候,賺些他媽的錢。
  

  很多地方和事件難以描述,這點是挺煩人的。好比說吳哥窟和馬丘比丘都選擇了沉默,像是你無法談論的一段感情。過了一段時間之後,你搜索枯腸,試圖用適當的語言去組織一段文字,一個解釋,一個恰當的方式來構築起你曾經到過的地方和發生的事情。到最後,你只是很高興自己曾經到過那裡──大開眼界──而且可以活著看到一切。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