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彼得林區征服股海

彼得林區征服股海
9789866602009
彼得.林區、約翰.羅斯查得
財信出版
2008年5月27日
127.00  元
HK$ 107.95
省下 $19.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投資理財系列
* 規格:平裝 / 368頁 / 14.8*21.0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投資理財系列


商業理財 > 投資理財 > 股票/證券















* 麥哲倫基金的傳奇經理人
* 散戶打敗專家的投資策略

  彼得.林區,股票投資史上跨世紀的偉大投資人。《時代雜誌》推崇為「首屈一指的基金經理人」,《財星雜誌》譽為「投資界超級巨星」;《投資大師》一書稱他是「有史以來最傳奇的基金經理人」。

  彼得林區在1977年至1990年間管理富達麥哲倫基金13年,資產規模從原先的1800萬美元,以平均每年成長75%的驚人速度飆升到140億美元,成為當時全球最大的股票基金。

  掌管麥哲倫基金上千支股票投資的彼得林區之所以為「傳奇」,也不僅在於基金規模之大、買賣股票之多而已,論起投資績效更是世界第一,平均年報酬率幾達 30%。也就是說,13年前投資1萬元,13年後可以領回28萬元!這種近乎魔幻的績效其實來自平實手法,於《彼得林區征服股海》和《彼得林區選股戰略》兩本書中完整揭露。

  林區反覆闡釋從個人經驗和背景出發的投資哲學,以自己在投資場上的實戰成敗做為演示範例,暢言散戶也能打敗專家的股票投資手法,新書上市旋即登上年度暢銷排行榜,受到廣大投資人的肯定,至今十餘年來銷量早已突破百萬本,充分證明林區投資策略絕對禁得起時間的考驗,於市場翻覆無常之際足以安身保命,在大多頭行情中更屬獲利良策。

作者簡介

彼得林區(Peter Lynch)

  生於1944年1月19日,為美國投資史上活傳奇之一,畢業自美國賓州大學華頓商學院。1966年即進入美國富達公司工作,1990年從第一線的基金經理人職位退下,目前擔任富達管理暨研究公司副董事長及富達基金托管人董事,現居波士頓。

  林區目前除致力於培訓新進財務顧問人員以外,也非常熱衷於慈善公益活動,他設立的林區基金會每年贊助教育、宗教、文化、歷史及醫療團體和研究,捐助總額迄今已逾2000萬美元。此外,林區也以個人名義和參與富達慈善基金及其他兩家信託基金等方式,來從事公益活動。

約翰.羅斯查得(John Rothchild)

  美國專業財經作家,曾為《時代》雜誌、《財星》雜誌、《Worth》及《The New York Times Book Review》撰文,著有《A Fool and His Money》及《Going for Broke》,並與彼得.林區合著《彼得林區選股戰略》。

譯者簡介

郭淑娟

  美國紐約市立大學碩士、曾任安泰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資深研究員、德利豐盛證券投資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研究員、現任美國貝爾斯弟亞洲有限公司襄理。

陳重亨

  淡江大學國貿系畢業,曾任《財訊快報》、《經濟日報》編譯,譯作散見財訊、皇冠、時報、遠流、臉譜等出版公司。



自序
平裝版序言
導言
第1章 聖艾格尼斯學校的奇蹟
第2章 週末的杞人憂天
第3章 基金總覽
第4章 麥哲倫經驗談:早期
第5章 麥哲倫經驗談:中期
第6章 麥哲倫經驗談:晚期
第7章 藝術、科學及採訪
第8章 逛街找股票:零售業
第9章 從利空挖寶
第10章 超級剪理髮記
第11章 沙漠之花
第12章 初探儲貸類股
第13章 再論儲貸類股
第14章 兩合公司的責任有限股權
第15章 景氣循環類股
第16章 虎落平陽的核電廠
第17章 山姆叔叔大特賣
第18章 芬尼梅大事紀
第19章 寶藏就在自家後院
第20章 餐飲類股
第21章 半年檢查

金科玉律25則
卷末瑣語



自序

  1990年5月31日,我正式離開富達麥哲倫基金。到那一天,我接掌麥哲倫剛好13年。當時美國總統是吉米.卡特,他曾對《花花公子》雜誌自承,心裡對女人還是充滿了情欲。我也一樣是春潮欲滿,不過是對股票情有獨鍾。在麥哲倫的13年中,我替客戶操作過的股票超過15,000支,很多股票甚至不止買過一次。難怪人家以為,沒哪支股票是我討厭的。

  離開麥哲倫是很突然,但也非一夕之間突發奇想。八○年代中期,道瓊指數衝破2,000大關,我也突破43歲關卡,這時還要緊盯千百支股票,真的是代價不菲。雖然我很喜歡管理一個和厄瓜多爾國民生產毛額一樣大的基金,但是我也錯過陪伴孩子的樂趣。小孩子長得可真快,幾乎每週都要讓他們自我介紹才認得。我實在花太多時間在工作上,比和她們相處的還多。當你開始把家人名字與上市公司名字搞混;記得2,000支股票的簡碼代號,卻記不住孩子生日時,對工作未免陷得太深啦!

  1989年股票行情挺順的,1987年股災已成過去,我老婆卡洛珠和瑪麗、安妮、貝絲三個女兒為我慶祝46歲生日。慶生會上我忽然想到:先父就是享壽四十六。當你年紀超過父母壽命時,就開始感受到死亡陰影。不管往後還能活多久,都有餘日無多的感覺。這時只望能看更多戲、滑更多雪、踢更多足球。誰會在臨死前感慨說:「但願能多花點時間在工件上。」

  我試著說服自己,孩子大了就不用太費心。但事實正好相反。小孩兩歲剛會走路時,成日橫衝亂撞,父母當然得隨侍在後收捨殘局。但是應付小鬼還好,真正耗時費神的是青少年的孩子,陪他們做西班牙文功課,和那些早就忘光的數學習題,去網球場、購物中心要接要送,有煩惱還得咱們加油打氣,這些可都不輕鬆。

  每到週末,為了拉攏小孩,瞭解青少年想些什麼,只好跟著他們聽音樂,生吞硬背搖滾樂團名字,陪他們去看根本沒興趣的電影。這些事我都做過,只是不常。我週六幾乎都在加班,工作多得跟喜馬拉雅山一樣高。偶爾帶孩子看電影、吃披薩,還是滿腦子股票。正是因為帶他們去玩,我才知道披薩時光戲院──真希望從沒有買過這支爛股;還有奇奇餐廳──沒買真讓人扼腕。

  到了1990年,瑪麗、安妮、貝絲分別是15歲、11歲和7歲。瑪麗就讀寄宿學校,兩週回家一趟。那年秋天,她參加七場足球賽,我只看到一場;同年,我們家的聖誕卡晚了三個月才寄出去;而我們為孩子作的剪貼簿,集了一堆卻沒空貼!

  我當時自願參加一些慈善機構和民間團體,所以平常晚上若不加班,可能就去參加這些機構團體的會議。通常我負責投資事務,為慈善、公益目的選股票,是再好不過的事,但是公益活動需要更多投入,麥哲倫基金讓我愈來愈忙,女兒功課更艱深,需要的接送也愈頻繁。

  那段期間忙得晚上睡覺都夢到客戶,可是和老婆的浪漫時刻,竟只剩在自家車道巧遇;每年一次健康檢查時向醫生自首,唯一運動是用牙線剔牙;18個月來沒讀過一本書,兩年來只看了三齣戲:《漂泊荷蘭人》、《波希米亞人》和《浮士德》,足球賽一場也沒看。所以我歸納出彼得定理第1條:

  當你看歌劇的場數以三比零領先足球賽時,生活大概哪兒不對勁啦!

  1990年年中,我終於明白該離職了。我記得麥哲倫本人也是早早就退休,搬到太平洋偏遠小島。雖然他的悲慘遭遇讓我稍有猶豫(他被當地士人撕成碎片)。為了避免被生氣的股東大卸八塊,我和富達的老板強森以及交易部主管柏克黑,一起討論如何順利卸任。

  我們坦誠而友善地溝通。強森要我繼續待在富達,統管所有富達證券基金,自己只操作一個小型基金,例如只有1億美元,這和我正在管理的120億美元相比,是輕鬆很多了。但是對我而言,儘管基金規模少掉幾位數,新基金所需耗費的心力,和經營麥哲倫基金沒兩樣──到時週六又得加班。因此我婉拒強森的好意。

  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我當時還替柯達、福特和伊頓等大企業管理10億美元的員工退休基金;其中柯達比重最大。操作退休基金比麥哲倫更順手,因為投資限制較少,例如退休基金在個股投資比重上可以超過5%,但是共同基金就不行。

  柯達、福特和伊頓公司也希望我繼續操作,不管我是否會離開麥哲倫,但我也沒接受其好意。另外有人慫恿我自立門戶,搞個封閉型基金,就在紐約證交所掛牌交易。那些人告訴我,隨便幾個地方宣揚一下,就能募到幾十億美元。

  從基金經理人觀點來看,封閉型基金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不管玩得多爛,都不怕贖回賣壓。因為封閉型基金是在證交所買賣,就像莫克、拍立得,或任何一種股票一樣;想賣掉封閉型基金,市場上就得找到相對買家才行,所以流通憑證數額永遠不會縮水。

  但麥哲倫這種開放型基金可不同了。基金持有人要求贖回,基金公司必須依憑證淨值等額付現,而基金規模則相對減少。如果開放型基金操作不佳,投資人紛紛棄船,把錢轉到別的基金或貨幣市場時,基金縮水得很快。這就是為什麼開放型基金的經理人晚上睡覺,通常不像封閉型那麼安穩。

  一個20億美元,在紐約證交所掛牌的林區基金,就像一家20億股本的公司(除非我犯了一連串重大錯誤,賠光所有的錢),每年穩拿0.75的管理費(1500萬美元)。

  就金錢上而言,這個提議相當吸引人。雇些助理來選股,上班時間可以減到最低,平時打打高爾夫,多陪陪老婆孩子,還可以去看球賽和歌劇。不管操作績效比大盤好或壞,豐厚酬勞照拿。

  但還是有兩個問題。第一,我想超越大盤的企圖心,遠遠超過落後大盤的忍受力;第二,我認為基金經理人應該自己選股票。於是又回到原點,週六待在林區基金辦公室,在成堆年報中上窮碧落下黃泉,儘管賺進大把鈔票,卻和過去一樣無福消受。

  有錢人會慶幸自己放棄賺更多錢的機會嗎?對此我深感懷疑。能對大筆財富說不,確是凡人難以想像的奢侈。可是你若有幸像我一般身纏萬貫,就得決定是要做個金錢奴隸,一輩子只知聚歛搜括直到老死,還是懂得運用支配辛勤累積的財富。

  俄國文豪托爾斯泰寫過一則貪心農夫的故事。有個妖怪對農夫說,一天內只要用腳踏過繞一圈,那些土地都是他的。貪心農夫拼命跑了幾小時,得到幾平方英哩土地,一輩子都種不完,傳子傳孫也夠吃好幾代。這個可憐蟲汗流浹背,氣喘噓噓。他想停下來──地夠大了,幹嘛再跑?但就是停不下來,只想抓緊機會多要點,最後筋疲力竭而死。

這就是我不想要的結局!




其 他 著 作
1. 彼得.林區給投資人的第一堂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