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公義之人—最後審判日

公義之人—最後審判日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6932694
何灣嵐、陳君瑜
核心文化
2008年7月01日
127.00  元
HK$ 101.6  







* 叢書系列:閱讀空間
* 規格:平裝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閱讀空間


文學小說 > 懸疑/推理小說 > 歐美懸疑/推理小說









  公義與罪惡一旦失衡,毀滅就在眼前……
  《聖經》記載,世界因36個公義之人的存在才得以維繫。
  一個瘋狂的神祕宗教組織,卻預謀殺害他們,因為有了這三十六個人的犧牲,就能令最後審判日來臨,把救贖主帶到人間,而他們將得到永生……

  法、德、日、義、韓……全球超過30種譯本
  全球媒體一致讚譽,唯一超越達文西密碼的震撼鉅著
  唯一讓挑剔的英國人懾服的一本書

  在美國,相隔千里之遙的兩地接連發生命案,一宗發生在紐約黑街,另一宗在蒙大拿人跡罕至的森林裡。除此之外,全球各地,從印度人口密集的貧民窟,至開普敦樸實的海邊也陸續發生了殺人事件。

  威爾.孟路,這位出生於英國的《紐約時報》年輕記者,憑著他的直覺,認為這些懸案之間必有蹊蹺,但卻苦無線索可茲追查,直到某天早晨,他美麗的太太貝絲也遭到綁架……

  絕望中,威爾追蹤到一條線索,線索直指那些凶手就是離他家門不遠之處,一群人類最古老信仰的狂熱分子。為了尋回妻子,他必須把古老的謎團和先知的預言層層地剝開,挖出埋藏在《聖經》中匪夷所思的謎團,一直到他找到了那個人類生存數千年賴以維繫的祕密。但是隨著命案每過幾個小時就新增一起,而線索卻還是被包裹在層層密碼中,眼看時間就快用罄了……

作者簡介

山姆.包恩(Sam Bourne)

  是強納生.弗里蘭(Jonathan Freedland)的化名。他的真實身分是位記者,獲獎無數,也是知名電台播音員。他為《衛報》和《Evening Standard》撰寫專欄,並提供BBC廣播電台當代歷史的系列節目《Long View》。2002年他被「What the Papers Say」獎提名為最佳專欄作家獎。他與妻子和他們的兩個孩子目前居住在倫敦。《公義之人》是他的第一本小說。

  有關作者更詳細的介紹,請上www.AulllorTracker.co.uk網站瀏覽。



後記

  《公義之人》雖是一部小說,但它也根植於幾個關鍵的事實。

  首先,那三十六位公義之人,以其美德來支撐著這個世界的特殊個人傳奇,是貫穿猶太人道統的一條線。

  曼德爾鮑姆教士在與威爾的談話中引述的書和文章都是真實的,並且值得任何對此傳統有興趣的人諮詢。特別是肖勒姆所著的《猶太教裡的彌賽亞想法》裡「三十六位隱藏義人的傳統」一章,這個故事最早發生在第三世紀巴勒斯坦的Talmud,故事說到有位拉比(即猶太教教士)注意到當地居民的集會裡,若某人參加,那次的祈雨就得到應允。

  那個人被稱為Pentakaka,這個字起源於一個希臘人的名字,意思是「五項罪惡」。他開妓院,甚至令那些娼妓在他面前歌舞;然而一名婦女為了籌錢把救她丈夫,而自願賣身時,這位Pentakaka卻寧願把他自己的床和毯子賣掉,把換得的錢給她,而不願看見她遭受凌辱。

  換言之,郝爾德.麥卡瑞並不純然是一件杜撰的故事,他公義的行為有文獻證明,而這份文獻至少存在有一千七百年之久。

  在海地的吉恩.克勞德保羅的善行,創立一間祕密的房子,以讓施予者和受贈者皆能隱其姓名。這個故事的根源甚至比前者更早。這個大家稱之為「祕室」的地方,其實設立於所羅門王在耶路撒冷所建的聖殿裡。

  它從西元前九五三年開始設立,一直到西元前五八六年聖殿被摧毀為止。這是一個核心原則的實體呈現,說明了施予的行為既不該讓施的一方獲取榮耀,也不應該讓受的一方蒙受羞辱,而是應該單純成為一種公義的行為。

  另外,在王冠高地有個哈西德教社區,這個社區的居民仍然悲悼他們在幾年前失去的拉比導師,同時在全球各地持續宣揚他們的教義。Lubavitch、Chabad運動的拉比導師是一個不平凡的人物,他的信徒們尊稱他為彌賽亞,至今仍有人如此看待他。

  最後,替換神學和取代神學論(supersessionism)更不是杜撰的事物。很多基督教徒確實認為那些猶太人已經喪失他們作為選民的角色,這個選民的地位已經被轉交給跟隨耶穌基督的那些人。威爾從維基百科所讀到的,絕非憑空捏造,而是直接引用的內容。

  以上所述皆為事實,至於其餘的,誰又能說不是呢?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