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雲夢澤.丹之姬:3000年前的山鬼魅影

雲夢澤.丹之姬:3000年前的山鬼魅影
9789867958853
柳隱溪
樸實文化
2008年7月28日
80.00  元
HK$ 68
省下 $12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當代小說
* 規格:平裝 / 272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當代小說


[ 尚未分類 ]









  熊巫遊在故楚郢都的郊外,守著父母給他留下的小苗圃,以供應花卉根雕等為生,悠然自樂;其堂妹屈子絮,是功夫極棒的特警。

  千年鬼魅「丹之姬」現身郢郊,脅持了巫遊、子絮,並請求他們幫助她營救女兒小帝姬——將近三千年前的楚文王和她所生的女兒。

  巫遊和子絮為了能回到現代,答應幫丹之姬救出小帝姬,並在營救過程中,逐漸地認識了數千年前的那段滄桑歲月,以及在那樣一段慘烈春秋?生生不息的人們。他們分別邂逅了生命中的真愛,卻遠隔於生死時空之外,一曲淒美楚辭流傳千古……

  那一年,楚文王在公族大臣們的脅迫之下,放逐了自己深愛的丹之姬,及其女兒小帝姬。大祭司的長子羲仲,奉命陪伴小帝姬流落天涯,輾轉到了楚的別封之國,夔國。

  夔君暗中與巴人聯手對付楚國,突然扣押小帝姬。羲仲逃回楚國,決定請求楚王派兵營救小帝姬;在路上遇到被丹之姬挾持過去的特警屈子絮。

  巫遊按照丹之姬的安排,應徵宮廷樂師。雖然他表現優異,但是卻受到以鬻拳為首的楚國公族及大臣的排斥。

  女官羲若藉口為「桃花夫人」媯美人挑選塤師,留下了巫遊。
  在未央宮,羲仲、巫遊成功地勸說楚王派兵赴夔國營救小帝姬。
  正當大家感到欣喜的時候,卻傳來了巴人襲擊權縣的消息。這是巴人和夔子相約聯合發難,楚文王再次放棄小女兒。

  楚國令尹彭仲爽、太伯鬻拳等人主張強行收復權縣;羲仲和巫遊因為力諫捨棄權縣而惹怒了楚文王,下令誅殺二人祭旗,出征權縣。

  出征前的一刻,令尹彭仲爽積勞成疾,不幸去世,臨終前請求楚文王赦免巫遊。羲若、子絮大鬧祭台。原本預備放過他們的楚文王勃然大怒,下令統統誅殺。

  關鍵時刻,楚文王夫人媯美人現身解圍,並引出真正的「桃花夫人」,計賺其真身自殺。永失所愛的楚文王,盛怒之下命令羲仲子絮去迎回小帝姬。

  文王帶領的楚軍首戰大捷,順利收復權縣。然而夔子卻利用小帝姬脅迫羲仲,羲仲不得已,答應與夔子合作,利用日蝕和子絮大敗楚軍。

  楚文王班師回郢,卻被郢都的大閽鬻拳以楚國敗軍之將不許入城為由,拒之門外。文王只好轉而回師伐黃,得勝,但是在凱旋途中不幸吐血而亡。丹之姬魂飛魄散。

  大閽鬻拳迎回打了勝仗但卻死在軍中的楚文王。安葬文王之後,鬻拳自盡。
  因為羲仲幫助巴、夔打敗了楚軍,夔子踐諾,告知他們小帝姬的下落。羲仲得知楚文王的噩耗,帶領子絮巫遊等人登上雲霧籠罩的巫山,尋找小帝姬,過了最後一道關卡之後,飲劍自裁。

  巫遊子絮在深山中找到赤足披髮、山花滿身的小帝姬,卻是無言以對。
  小帝姬唱著《九歌•山鬼》的歌辭,倏忽遠去……

作者簡介

柳隱溪

  生於江南洛溪河畔,長於江北古老城池;童年的記憶是關於山清水秀的自然,後來的記憶是關於沉蘊厚重的歷史。

  中級翻譯,「湖北省科技資訊成果一等獎」獲得者。已在國內外發表、出版作品數十萬字,著有人文歷史、戲劇電影藝術評論系列。

  已出版、發表作品:小說《老屋》《孔雀人》《柔和莊主》《千秋之幕》《火鳳凰》等,報告文學《雄風再起》系列,隨筆《戲劇人生》系列等。
愛好及涉獵:歷史、楚文化、舞蹈、戲劇、古箏等。



楔子.桃花淚
  郢都的最後一瓣桃花飄落的時候,巫遊聽到了桃樹的嗚咽。
那嗚咽聲似啼非啼,似笑非笑,若有若無,若斷若續,然而纏綿悱惻、豔絕哀絕的悽楚之情不絕於縷。

一、丹之姬
  「是的,是我。」丹之姬微微闔了一下眼簾,柔柔的睫毛拂過她秋水般清麗的眸子,伴著她緩緩的、幽幽的清音,「我從放逐之地來到這?,已經很久、很久了。」

二、夢之魅
  驀地,一抹桃紅掠過天際,這疾馳中的千軍萬馬突然人仰馬嘶,紛紛停頓下來——令他們忽然裹足不前的,不是獠牙利爪、饕餮猛獸,不是毒蠱蟲害、鵩鳥猛禽,也不是君王至高無上的命令,而是美麗的丹之姬。

三、姬之謀
  丹之姬點一點頭,她的心中泛起淡淡的哀怨:媯,這個女人,此刻正幸福地依偎在熊貲的懷?罷?就像自己當年依偎在他寬廣的懷?一樣,慵懶地感受他強健而溫存的臂彎……

四、魄之晤
  「你總該知道歲差導致的?星位移變化一度大約需要71.6年吧?你應該還記得中學時代學的北極星是小熊座α吧?而現在,你看看北極星,它不是α,它是小熊座β。」

五、樂之試
  「住嘴!」美人媯顯然含了慍怒,沉聲道,「再叫一聲桃花夫人,我立刻殺了你!」她斂斂行色,忽然淒淒一笑,「是麼?大王最鍾愛的人?」

六、丹之諾
  丹之姬聞言愣了愣,旋即把眉頭一挑,冷笑一聲,一字一頓咬牙道:「哼,丹之姬生生死死,都不會再踏進那『雎水宮』半步!」說罷,她將桃花流星鏈一抖,收了回來。

七、曲之驗
  子絮搶到羲仲身邊,一把拎了他的長劍,抵住他的脖子,冷眼看他。琴弦錚然一聲裂斷,羲仲手指尚在弦上,冷冷地說:「最好現在就殺了我,你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取代我們進入郢都了。」

八、知音行
  羲仲聽了只是笑笑:「有什麼用?」輕輕一帶韁繩,撥轉馬頭,道,「你們先趕路,我去看看他們有沒有返回來追蹤。」說著,他已策馬向西奔去,被撕破的戰袍在晚風中獵獵飛揚。

九、桃花難
  「所以大夫們都說:宛邑的利箭、茹邑的良犬、雲夢澤的丹之姬,是楚王的羈絆,是楚國的三害。」

  得勝之師在各路將領的帶領之下,盔甲盾牌刀兵之聲、歡呼之聲一陣一陣、如潮水一般湧過。彌漫著歡欣的喧鬧中,媯美人驀然回首,在那一片硝煙之中落下兩行清淚,嘴角綻放出一絲淒然的森森冷笑……

十、遊之墮
  在僕從的指引下,巫遊低頭出了申侯府的側門。他慢慢地挪了幾步,回頭看申侯府邸正門那朱漆的大門,盤踞在門上的兩隻饕餮正支著獠牙衝他無聲地冷笑。

十一、彭仲爽
  旁邊早有一人謙卑地代他答道:「回稟大王,他叫彭仲爽,是申國的貴族。大王,彭仲爽可是一位天縱之才啊,請大王看在奇才的份上,寬恕他的無禮。」

十二、使之策
  「小人知道了。」使者笑道,「明日覲見大王,我就向大王請求:聽說貴國有一位塤師,技藝超群,小人很想飽一飽耳福,恭請陛下一定恩准——申大人,這樣說可以麼?」

十三、祭司劍
  他就如那傳說中的大司命一般,臨風而立,彷彿浸染了仙風道骨的鶴氅寬大的袖子和衣襟在夜風中飛舞,佩劍的鋒芒帶著呼哨聲刺破夜空,點向一顆一顆的星子。

十四、未央殿
  大祭司羲叔在悉心推算之時,並沒有意識到先一天早已佈置停當的器具會被人做了手腳——而台下的羲仲是知道的,七七四十九日之內,其實天行有異,大異……

十五、未央變
  正熱鬧間,突然在大殿的門口,出現了一個軍士,氣喘吁吁、衣衫不整、滿頭大汗,神情焦慮萬分。只有極少的人注意到他。這時,羲仲機敏的雙眸注意到:令尹彭仲爽即刻悄然退席。

十六、雎水宮
  桃花夫人!美人媯狠狠地咬住牙,竭力平靜地望向楠木雕花的窗櫺外。命運的跌宕和別無選擇,使得這個感性的美人以強烈的理性壓抑著自己——有誰知道那靜若秋水的平靜下面,翻騰著滾滾奔湧的岩漿?

十七、將台悲
  殷血飛濺,漫天的嫣紅似桃花隨風飄灑,飄落在祭臺上,飄落在旌旗間,飄落在朝她狂奔過去的楚文王貲的眼?……
然而將士們擋住了君王登上祭台的路。

十八、長歌別
  羲若留給巫遊和哥哥們一個毅然決然的背影,昂首飛馬,一路御風而行,更不回頭,只在面向那荒無人跡的茫茫前路之時,女兒的清淚無聲地滾滾而下……

十九、夔之計
  「沒有什麼可是!」羲仲突兀地打斷她的話語,「人死難以復生,兵敗尚可重振。楚軍在權縣大勝巴師,傲氣難免,吃一點敗仗或許更好。」羲仲回頭看了看子絮,道,「請你幫助我,但是一定要於六個回合之內,折了楚軍主將的旌旗。」

二十、津之戰
  好好兒的豔陽天突然陰沉下來,太陽漸漸隱沒,冷風「嗖嗖」地直逼入骨,大白天忽然陰氣沉沉!子絮和巫遊幾乎同時脫口而出:日蝕!羲仲算得不錯,日蝕,從那時算起,正是七七四十九日之內!

二十一、秋池碎
  楚文王平靜地說:「若說小國寡民,楚國曾經也是,楚先祖在列強的夾縫中生存,輾轉遷徙達數百年之久。年輕人,如果由於自己不思進取而變得虛弱不堪了,不要怨怪別人。」

二十二、識王儲
  雖然早已經知道這一刻的難以避免,但是此情此景,這突兀的一劍,仍然如生生割在他的心?一般。巫遊轉頭覷那紅得耀眼的楚天,一抹殘陽,三分是血,七分竟是鬻拳的一顆老臣之心。

二十三、思公子
  為什麼不繼續叫我「子絮將軍」,繼續叫我「子絮兄」,就當從來都不知道我是女子,就當從來不知道子絮的隱衷!九州蒼茫,子絮不過滄海一粟,就算你我只有交臂的一瞬,就算子絮只有被利用的一瞬,就算前世今生的所有都將歸於無痕,你也不該抹殺了你自己一瞬的青春!

二十四、鬼神間
  嫋嫋的香煙飄向九天,縈繞巫山。據說,彼時曾經有人看見,在那高唐的雲霧之中,有女子披散著長長的頭髮,簪野花著野藤,赤裸著雙腳,在林間癡癡地跑,一路清歌,似哭似笑,彷彿山間神靈,山鬼……

尾聲.楚成王
  一代風雲霸主楚成王,既繼承了其爺爺楚武王的強勢威猛,也繼承了其父王楚文王的審時度勢。但是隨著楚國國力的進一步增強,他似乎更傾向於像他的爺爺楚武王……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