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為什麼是民主?

為什麼是民主?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0832921
王晶
聯經出版公司
2008年7月25日
127.00  元
HK$ 107.95
省下 $19.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現代名著譯叢
* 規格:平裝 / 224頁 / 14.8*21.0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現代名著譯叢


社會科學 > 政治 > 概論









這個詞,含有當代國家政治與社會意識中,世界認同的最高原則——「民主」。

  雅典人給予「民主」這個稱號,並針對政治情勢的需要,提供精確詳盡、高度具特色以及驚人的徹底詮釋。但要等到兩千年後,法國大革命才將「民主主義者」轉化為黨派稱號和一種政治榮譽的象徵,而且首度提供能轉變人類集體生活、具有想像力的可靠想法,不管是在何處何地,都能達到這樣的需要。一直要到1789年後,人們才開始提及他們所屬的是「民主化」的社會。

  這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故事。這個詞,一種我們堅信的政治模式,書中將透露其背後漫長、不光彩的歷史。這個歷史上不甚正面的詞,直到最近卻主導了世界政治的想像力。作者將鉅細靡遺地讓讀者了解民主思想地位的提昇,與學習理解它的起因和重要性。

我們不禁還是要問:「為什麼是民主?」

  這是個有關我們的故事。描述一個令人震驚的故事。這是有關某個詞的原始意義,以及其背後漫長、不光彩的歷史,直到最近,卻主導了世界政治的想像力。

  鄧恩用這本書試著回答兩個很重要卻很基本的問題。第一,現代政治中某個極為古怪的現象。第二,在過去七十五年來,產生某個明顯又重大的政治結果。作者知道鮮少有人會認真回答第一個問題,甚至很少人會以清晰理性又坦率的方式提出這個問題。相反的,回答第二個問題的人則多如過江之鯽。這些人在嚴肅大報上寫出多如牛毛的見解,甚至形成一種常見的當代政治評論。但大多數的看法卻明顯錯誤百出,所以若能細心思考這些問題,則會更清楚顯現出回答問題時的難處。我認為這些問題的答案是緊密相扣的,而兩者間的關係也對現代政治至關重要。但是,讀者可能會另有異議,所以我希望讀者在試著回答這兩個問題時,能從其中的挑戰中學到新東西。

本書特色

  冷戰時期的結束,原本以為宣告民主政治終於成為萬靈丹,卻因為宗教基本教義派與恐怖主義,帶來對民主制度的懷疑。這本書,說的是「民主」這個詞,而不是民主獲得最終的勝利。

  台灣在2008年3月選舉中,再度用選票支持了再一次政治權力輪替。民主真諦,一直以來以為,應該以交相辯詰以達到最好的成果,讓人民以多數選票?國家的未來選出未來的路。民主的討論是制衡還是牽絆?這本書將告訴我們,來自西方文明的民主,這個制度怎麼會以今天的方式呈現。

作者簡介

約翰.鄧恩(John Dunn)

  約翰.鄧恩是劍橋大學政治理論學的教授以及國王學院的研究員。他的著述包括《非理性的狡詐:理解政治》(The Cunning of Unreason: Making Sense of Politics)和《洛克》(The Political Thought of John Locke,聯經);他同時也是《民主:未完成的旅程》(Democracy: the Unfinished Journey)的編輯以及英國國家學術學院(British Academy)的會員。

譯者簡介

王晶

專業譯者,目前僑居英國劍橋。


謝辭
目錄
前言 為什麼是民主?
第一章 民主首度登場
第二章 民主再度現身
第三章 熱月的長陰影
第四章 為什麼是民主?



前言

為什麼是民主?

  本書主要是描述一個令人震驚的故事。這是有關某個字詞的原始意義,以及其背後漫長、不光彩的歷史,直到最近,卻主導了世界政治的想像力。在本書中,我會試著指出人們對其地位的提昇了解不多,並應學習理解它的起因和重要性。

  今日的民主為何會如此突出卓越?它在現代世界的政治言論中,為何佔有領導的地位?而它近來的重要性到底意味什麼?當英美將巴格達轉變為廢墟時,為何會利用民主的稱號作藉口?民主的新優勢是否只是種幻覺:一種持久的騙局,還是種困惑的象徵?它是否是道德和政治進展的重要標記,若能推廣到全世界,使其更具真實性,歷史也就會出現更讓人放心的結局?

  本書解釋民主在今日世界中驚人的存在。兩千五百年前,它原只是希臘在面臨困境時,臨時拼湊出的解決之道罷了;當時雖然光輝閃爍、繁榮興旺一時,但在接下來的兩千年中,幾乎在各地銷聲匿跡。書中指出它如何死而復生、成為真正現代政治的選擇,並解釋它首先以美國獨立鬥爭的名義重現,並導致新的美國共和國的建立。但民主又迅速再度登場,這次則是因為法國大革命之故,但這次的稱號卻較為古怪游移。而在接下來一個半世紀的時間中,民主緩慢持續地重複出現,直到1945年後,它終於得到全面性的勝利。從民主的發跡淵源,我們可以看到其強大的持續性,也看到原始希臘和現代民主現狀間的巨大差異。我們可以理解民主具有的特質能喚起忠誠感,也證明它會持續引發激烈的恐懼心和質疑,以及遭致在智性與道德上的輕蔑奚落。在過去七十五年來,民主已成為西方對世界所提供的文明政治中心。正如過去一般,我們必須了解其真正的核心,而這些接納者也是一樣。

  在本書中,我試著回答兩個很重要的問題。第一,現代政治中某個極為古怪的現象。第二,在過去七十五年來,所產生某個明顯又重大的政治後果。我知道鮮少有人會認真回答第一個問題,甚至很少人會以清晰理性又坦率的方式提出這個問題。相反的,回答第二個問題的人則多如過江之鯽。這些人在嚴肅大報上寫出多如牛毛的見解,甚至形成一種常見的當代政治評論。但大多數的看法卻明顯的錯誤百出,所以若能細心思考問題的本身,則會更清楚顯現出回答問題時的難處。我認為這些問題的答案是緊密相扣的,而兩者間的關係也對現代政治至關重要。但是,讀者可能會另有異議,所以我希望讀者在試著回答這兩個問題時,能從其中的挑戰中學到新東西。

  第一個問題具有兩項顯著的要素:它是種具全球性標準的單一存在,而且有選擇性的術語加以表達。在我們仍具多元語言種族的歷史中,為何會首度為某種政治權威合法性的基礎,提供一種世界通用的字詞?當然,它在實踐上並非毫無對手,而且至今仍被許多地方所拒絕,但卻不再有人對其具有的全球合法性提出他類主張。這是個令人震驚的事實,也需另外加以解釋;但它本身卻不比我們當今居住世界更古怪。真正奇怪的是(甚至有點詭異),這字詞持續被音譯或意譯在現代所有的語言中1。它原來是古希臘的名詞demokratia,原意並非是作為合法性的基礎,或是種具有良好意圖或高貴使命的政體,而只是某種特殊形式的政府。這個形式在過去兩千年來,在字詞的歷史中,卻被使用者全面任意評定,結果使它在理論上不再具有合法性,而在實踐上也導致災難。

  因此,第一個問題部分是和語言史相關的(現代政治的語彙和其歷史前身),但也和政治思想和辯論史、政治組織和鬥爭史有關。但為什麼只有這個字詞,會在全球性的最終政治獎賞字彙大賽中奪冠?它到底具有什麼意涵,得以獲得全面性的勝利?我們今天所了解的意義,在經過這麼多個世紀後,在面對各種不同的看法時,為何還能輕易佔有主導的地位?它到底是如何擺脫其漫長的惡名,從一種冷淡省悟的敘述,轉型為自信忠誠的讚揚,並散發出雅典發明人所從未夢想過的世界性魅力?

  故事的重點是某個高度政治化字詞的政治歷史,但這字詞自身卻無法回答我們的問題。西元前六世紀後期,當它一旦成形(我們知道,雅典的克萊西斯尼(Kleisthene)因某種原因首先將此名詞實體化,用以精確地稱呼他的政體),這字詞稍後在空間中流轉,並在未來和過去時間的潮流中湧動。這套制度是用來設計運用在社群中,包括那些從未聽過克萊西斯尼、甚至雅典人的社群,而且不管在時間上比這段期間或早或晚,也不會受到雅典人所作所為,或他們所談及任何言論的影響。但超過兩千多年的時間,這個字詞持續被視為一種統治系統的名詞。直到十八世紀晚期,在接近法國大革命階段,或說是因為大革命的原因,「民主」(democracy)終於轉型成為代表者的名詞(民主主義者,a democrat),或用來表達對其忠誠擁戴,而非只是種隨意提及(民主的,democratic),以及動詞(民主化(democratize)),意謂重新改革整個政治、社會,甚至經濟以符合這個人民自主理想的標準。古希臘有支持民主作為政體的黨人,具我們所知,卻沒有所謂真正的民主派:男性(女性)並不是在面對特殊衝突時才偏愛民主,而是在明瞭當時各處相互競爭各種政治形式的非合法性,他們清楚知道民主的優勢所在。當然,沒有一位希臘思想家或政治家試圖辯護或解釋他們的政治抱負,以區分出哪種民主標準下的政治、經濟和社會安排。

  雅典人給予民主這個稱號,並針對政治情勢的需要,提供精確詳盡、高度具特色以及驚人的徹底詮釋。但要等到兩千年後,法國大革命才將「民主主義者」轉化為黨派稱號和一種政治榮譽的象徵,而且首度提供能轉變人類集體生活、具有想像力的可靠想法,不管是在何處何地,都能達到這樣的需要。一直要到1789年後,人們才開始提及他們所屬的是「民主化」的社會。

  對我們而言,民主是種政府類型和政治價值。我們激烈又困惑地爭辯著,該如何證明這些價值,或控告我們政府的作為;但我們也辯論道,同樣的這套價值,是否在實踐上協調連貫,或在不同的情況下出現偏頗的結果;不論是在哪種範疇下,個體家庭、國內單位或是整個人類的人口,仍然眾說紛紜、難以統一。但當我們如此做時,多半會重述出希臘當時黨派間,有關民主作為一種管理形式的辯論,或是誰發明了政治哲學之類的智性批評,並加上其他政治批判性的反省類型,試著質疑其所有的優點。

  由於法國大革命的出現,在作為一個名詞和想法上,從未真正消失的民主重新獲得一股政治動力。它在道德和實踐上的優點,正如今天般不斷被激烈地競爭著。雖然具有這些喧鬧和無止盡、反覆重申的弱點,但也清楚的顯示出,不管民主的極限為何,它在作為政治的號召上具有無可抵擋的潛力,任何試圖永遠阻擋其路線的力量,最後是完全無望的。民主作為字詞的政治潛力,並無法保證其作為想法上的智力潛力,但它的政治力量卻不是種永恆的奇蹟,它無法只因其毫無意義或模糊不清的聲音而成立。民主在與許多其他字彙、想法競爭後,已獲得當今的聲望,即使帶有幾分不情願的意味。今天,民主所代表的是種單純的起源和政治力量的象徵,而其所累積的勝利,在和其本身或其他更崇高的抱負相較下,不管有多讓人失望或空洞,還是持續地展示出其政治的力量。

  書中介紹民主區域性的古怪習俗和背負恥辱的進程,並試著捕捉其間主要的變形,這種漫長、緩慢與完全無法預料到的勝利,以及對我們當代政治世界的意義。在橫跨浩瀚時空之際,我會試著對大部分民主學生覺得難以結合的兩個觀念加以合法化:這個單調乏味字彙所潛藏的持續力量,以及其所激發的觀念;並在第三個千禧年初期,人類將其運用在各式組織、政府架構的廣大範疇上。若任意忽視其中一個觀念,或許會更容易理解民主的意義。但若真如此做,那你所了解的民主真相,不是對斬頭去尾現實的冷嘲,就是染上天真愚蠢的假象。(在政治中,當個傻子並不難,在很多時候,我們都心甘情願當政治傻子)
西元前四、五世紀的雅典公民採行自治,對今人來說多少有點不解。他們所意味的民主(這是他們發明的字詞),是種極端複雜的制度,並得以實行自治。沒有一個現代國家能如他們這般自治;我們看到英美國家為了發動戰爭所做的準備,或是施行公共預算時,人民想自治卻難行的實例,早就失去所有對政治現實的感覺了。當任何現代國家自稱是民主國家時,多半需要做出粉飾。這種粉飾工作極其重要,但也不能視為是刻意自欺的行為。今天的公民有理由堅持自己所在的是民主國家,並選擇其他同道做為友邦,也甘願交託力量與資源。我們都明白,以長遠來看,這會產生實際的優勢,即使大多數的這類國家,只具有客觀字彙的裝飾罷了。

  民主的標籤不僅證實國家能為公民在此義務上帶來實際的好處,也在象徵上意味著完全不同的意義:所有政府在某種程度上是傲慢和放肆的,不管人民需要和迫切的程度。正如所有現代的國家,今日的民主要求服從,堅持部分市民強制轉讓大部分的判斷力(要求這類的服從,強制這種轉讓,正是使一個國家成為國家的理由)。當他們以公民的名義做出此類要求,不僅是種侮辱,還是荒謬怪誕的,他們也承認自身厚顏無恥的永久力量,如徵稅之類的要求,並對此固有的徵稅制中的冒犯處稍感抱歉。他們最後會終止公民隸屬的範圍,並成立一種人民可合理平等共處的類型架構,在專有名詞或一套假設內,人民可合理並自由地做出選擇。放眼四下,「民主」一詞不斷在時空中攻城掠地地前進,通常環繞著兩個主題:有目的地掙扎,以期改善實際的生活條件,並逃離獨斷殘酷的高壓統治;同時也有充滿決心,希望得到他人的重視,並獲取某種程度的敬重。我們所意味的民主,並非是我們出面自治。當我們提及或想到自己生活在民主之中,其內涵是大不相同的。我們的國家和政府組織我們的生活,並從我們之中獲取合法性,我們也有合理的機會迫使他們持續做出實踐。今日,他們藉著定期選舉來取得合法性,而每個成人公民也可無需恐懼地自由投票,每張選票的價值至少也是相等的。而各式政治言論可自由競爭以獲取我們的選票。現代的代議民主,幾乎已改變整個民主的面貌。如此一來,也使民主從原本歷史的輸家,成為最大的贏家。

  我的第二個問題,為什麼這個具體化並成為全新類型中心的字眼,會給予這個古老復活的詞彙無比韌性,並導致其最終的勝利?

  本書將會敘述三個奇妙的故事。首先,是個有關字詞的故事,接著娓娓道來某個觀念的故事,它曾啟發靈感,但有時卻又滑稽可笑,最後則是各種和這個觀念相關的各類實踐。第一個主要的實踐類別,是現代代表性資本主義民主的政府類型,目前也藉其財富和自信主導整個世界,還具有前所未見的毀滅力量。前兩個故事很冗長複雜,而且交錯纏綿,因此,本書的前兩部分,會對此做出清晰明確的描述。至於第三個部分則短小許多,但也更密集複雜:這是過去半個世紀以來,全球政治歷史的核心;我們還不太清楚,這是否可被稱為故事,更無法以持久、具說服力的方式來做出敘述。因此,在第三部分方面,我不會試著記錄已發生的事件,而是解釋其出現的原因。

  很顯然的,這是個有關我們的故事:至少針對不斷增加中、大部分人歷史背景的故事2。我會試著回答書中的第二個問題,為什麼這個特殊的國家類型,一種現代的代表性資本主義民主,會贏得全球性的財富和勢力。這不是個易答的問題,我也無法提供決定性的答案。但我希望能指出,這答案並非只是我們兩個結論中的一個(因為這答案顯然是公平的,並在實踐上是可靠的),所以這答案必定是個謊言。如果這些判定是正確的,那至少暗示一個簡單的結論:我們對理解當今所居世界的政治現實的需要,並不下於當時促使雅典人發明發展那個遙遠的自治系統。對他們而言,他們選擇付出如此代價以換取自由,以及自由本身所表達的意義。我們無法以相同的方式保護我們的自由。但如要如此做,並要體會到保護自由的急迫性,對許多人來說,最佳的保護方式可從自願從軍者身上看到,這是選擇我們自身的價值,並決定願不願付出代價保護它。如果我們真能做出選擇,我們在使用這個古老的字詞時,並不只是盜取或將其神秘化,而是專注歷史所賦予我們的挑戰,並機警地正視它。




其 他 著 作
1. 給島嶼的華爾滋
2. 日安,阿根廷
3. 日安,阿根廷
4. 琥珀望遠鏡(黑暗元素III)
5. 奧祕匕首(黑暗元素II)
6. 黑暗元素典藏套書(不分售)
7. 中國各省商人性格揭密
8. 影響當代世界的50件事
9. 0001. 一生必讀的60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