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人蔘經濟

人蔘經濟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6620218
黃詩芬
序曲文化
2008年9月01日
110.00  元
HK$ 93.5
省下 $16.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Future
* 規格:平裝 / 256頁 / 21.5*16.5cm / 普級 / 全彩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Future


醫療保健 > 中醫 > 中藥









本書為《人蔘:煽動經濟的魔力植物》改版新書。

  在美洲,人蔘是一種粗俗的農作;在亞洲,它卻是充滿靈性的魔力藥草。

  女貞人努爾哈赤,以人蔘壯大權勢並建立清朝,讓人蔘在中國的地位攀升到顛峰,成為長壽與權力的象徵。人們對於健康、財富或權力的渴望,讓美洲蔘繞行大半個世界,留下迷宮般的蹤跡,進入亞洲……

  人蔘有一段被遺忘的歷史,作者大衛.泰勒跨越半個地球,從紐約州沿著北美東部山脈到北卡羅萊納,向西直到密西西比河,橫過太平洋進入香港與南亞,一路追蹤這種奇幻植物的軌跡。

  他詳實紀錄沿途見聞,抽絲剝繭地釐清充滿弔詭的人蔘世界。請和我們一起進入人蔘的奇幻國度,遨遊探險……

  人蔘的世界充滿想像,美洲蔘為陰的化身是幫助鎮靜的緩和物,亞洲蔘為陽的代表是促進活力的激勵物;人蔘擁有森林中每種生物的力量與狡猾,經常擬態成老虎、人或鳥躲開採蔘人的視線,想找到人蔘需要勇氣、智慧與耐力。

  當西方人了解人蔘在東方的崇高價值,並在美洲森林裡發現它們,造成一股難以遏止的人蔘旋風。人蔘的神祕傳說與經濟價值,讓男女老少,不論顯貴或卑微、謹慎或隨意、孤僻或爽朗的人,都為這兩個字激動與狂熱──人蔘。

  一株株人蔘活絡東、西方的經濟活動,甚至引發英法之間的貿易戰爭。人蔘貿易持續磨練人們避開官僚,以及癱瘓競爭者的能力,甚至進行不法盜採與走私,爭取最佳的利潤,畢竟人蔘就是金錢。

  循著人蔘的奇妙香氣,體驗人蔘入菜、入湯、入甜點與入茶的味道,並揭開美洲蔘如何進入香港,又如何繼續在中國大陸的旅程。作者在尋找人蔘的過往歷史與當前現況之際,思索人蔘的謎團、價值與未來,發現人蔘的一切與人類息息相關。

  人蔘和人類維持一種微妙的密切關係,人蔘提供人們一種神祕能量,人們則掠奪、散佈以及保護人蔘;人們對人蔘的欲望,讓人蔘擺盪在野外滅絕的危機與人工栽培之間,在滅絕與榮耀之間尋求微妙的平衡。

作者簡介

大衛.泰勒(David A. Taylor)

  固定為《Smithsonian》、《Wired》、《華盛頓郵報》以及《基督教科學論壇報》撰文。他拍攝的紀錄片,在探索頻道、美國公共電視網、國家地理雜誌播出。

譯者簡介

黃詩芬

  兼職翻譯。政大中文系畢業,喜歡閱讀與文字相關工作,曾遊學歐洲,現任職於報社。譯有:《悲劇的靈魂──希薇亞》、《梵谷傳奇》。



天賜良莖
人蔘名詞解釋
手中的人蔘
醫界論戰
皇族至愛
新世界的生活
捕獸人的追獵
跳一首人蔘波卡舞曲
再談商販
此路不通與亡命之徒
被馴養的人蔘
重新上路
名廚上菜
回到中國
人蔘的食用方式與食譜


前言

  北美的卻洛奇(Cherokees)族人將人蔘視為有靈性的生物,能夠隱形,讓不夠格的人找不到它們。──威廉.巴傳(William Bartram),自然主義者,西元一七九一年費城

驚嘆連連的植物

  此刻躺在我書桌上的,是一塊乾燥的人蔘塊莖,看起來又小又脆弱,像一個乾縮的淡棕色手指,映襯在桌面深色的背景上。這是一塊四年生的人蔘,來自北卡羅萊納某一個卻洛奇族人的藝品店。

  少有美國人能夠認出這是一截「人蔘」,大部人認為人蔘是中國的草藥,是用來補充精力的營養補充品。到販售健康食品的超市走一圈,你可以發現,一整個貨架關於這一類的製品堆放在無酒精飲料的走道上,你也會見到形形色色包裝在收縮膜中的瓶子,標籤上註明含有人蔘成分。茶葉部門的人蔘飲品則自成宇宙,品牌從 Yogi Tea印度香料茶到American Ginzing美國藥草茶,產品應有盡有。就連大量生產的立頓,都販售黃標的萊姆人蔘茶包。在營養補充品的貨架上,擺滿一列又一列的人蔘膠囊以及各式的酊劑,通常外包裝上是亞洲的白髮賢哲,或是猛龍的圖形。

  然而,我桌上的這塊,只是美洲森林裡土生土長的美洲蔘(Panax quinquefolius),在外形上與它的亞洲姐妹亞洲蔘(Panax ginseng)相似。數千年來,亞洲蔘普遍被用來做為健康補品。少有人知道,近三個世紀以來,兩種人蔘之間令人驚嘆的神似,已經讓美洲蔘繞著這個世界,留下迷宮般的行蹤。

  這塊人蔘莖還帶來其他的驚喜。首先,它比一般人想像的藥草要硬得多,想用牙齒咬下一小塊,和咬一塊半吋厚的木榫頭一樣吃力而且牙磣。在一小塊蔘屑落入我的口中前,我即嗅到泥土原始的氣息。我將這小塊蔘留在舌頭上,單寧的強烈氣息,讓我想起丁香。這不算一種很怡人的味道,一般的說法是淡淡的香氣,或是像甘草根。這個氣息召喚起一個較古遠的年代,一個菝契(Sarsaparilla,一種在西方一度應用廣泛的藥草植物,用來對治梅毒及黴菌感染等)與茴香種子盛行的時代。這塊「根」一碰到我的牙齒,它的木質紋理即刻轉變成纖維絲。

秋日尋蔘

  住在北美東半部,山區附近的人,可以在森林中盡日漫步,期望自己在野地裡找到人蔘。我曾經在許多次的健行中瞪大了眼睛找尋,看看這些地區的地理條件,是否適合人蔘的生長:位於陰影處,朝北傾斜的坡地,長了青苔的石頭突出地表,成簇的闊葉樹成群林立。

  在森林裡,你可以輕易辨認橡樹和胡桃樹,它們統轄了森林,就像是高大而優雅的電影明星。但人蔘不像其他知名的林中生物,它是一種害羞的植物,很容易和其他植物(例如野葛)混淆。初來乍到的訪客,通常需要老手出手指點,才能找到人蔘。即使如此,一位曾在大煙山實際研究多年,任職於公園管理處的植物學家曾說,森林所有的罕見植物,所有她能夠從森林的廣袤範圍中選擇的植物,她僅對人蔘情有獨鍾。

  她樂於隨著季節不斷地變化,追蹤這種植物在地面上的生活痕跡:從春天抽出的單一支莖,然後蓬勃地開枝散葉,到長出法拉利紅的漿果,並只在仲夏的時節停留一週。到了秋季,它的葉子變成一種慘澹的黃色,然後整株植物似乎在一夕間消失了。然而,在土地下面,根(更精確地說,是一種地下塊莖)繼續以極緩慢而從容的速度在成長。每一年的歲月,都在根的頸端刻下一條紋路,種下一個獨特的標誌,就像是樹的年輪。這種刻痕看似無意義地隱藏在森林深處,往後自有其識別意義。對代代相傳的採蔘人而言,根以及它的野生識別特徵,正是他們進行秋日散步的最佳理由。

挖到人蔘=中到小樂透

  西維吉尼亞波卡洪塔斯(Pocahontas)郡的人仍然能夠向你指出,哪一些農田是用賣人蔘的錢買回來的。更常見的情況,是採蔘人向路上休息站的買家出售人蔘,換取足夠買聖誕節禮物或付學費的金錢。枯掉的葉片沙沙作響,陽光照在光禿禿的樹幹上,一切都顯示冬日將至,而人蔘則代表聖誕節前小賺一筆的希望。

  幾世紀以來,美國採蔘人一直將挖到的人蔘販賣到市場上,但他們自己卻很少品嚐人蔘。而人蔘是否真的有益健康,美國醫界至今仍未有定論。根據你所諮詢對象的差異,人蔘可能是活化身體生命能量的催化劑,或是一種溫和的補藥與抗氧化劑,或者它只是一場騙局。美國部分研究人員發現美洲蔘中所含有的某些化學物質,可以增強腦細胞對抗如帕金森氏症等腦部的退化狀況。不過,至少沒有人能否認,人蔘激發了人類的創意與想像力。自然界少有元素能像人蔘般,啟發如此廣泛的創意反應,範圍包括嘗試種植人蔘的農民,設計新的方式研究人蔘中所含化學成分的研究人員,也包括那些長期吹噓人蔘是一種春藥的商販。

  人蔘的世界充滿了最俚俗的想像,香港九龍塘的下流按摩浴室老闆,吹噓自己的桑拿浴加入人蔘,對提升顧客的性能力有奇效。而那些號稱可以提升性能力的誇大不實郵購廣告中,更是隨處可見人蔘的蹤影。人蔘曾啟發傑克.倫敦與其他作家和藝術家,創作包括短篇故事、小說、舞碼或是畫作。例如「金森.蘇利文」這首滑奏吉它曲,即敘述一個人在荒野裡,從寒冷而堅硬的地面上挖掘人蔘的情節。

被神化的植物

  少有植物曾像人蔘般,被如此生動地人格化。人蔘在中國被稱作「神聖的藥草」、「藥草之王」以及「返老還童的靈丹」,不論是阿帕拉契的故事或是中國的傳說,種種關於人蔘的敘述,都見證人類對這個植物強韌生命力的驚嘆!

  野生人蔘逐漸珍稀,曾經代代相傳的採蔘人生活,可能永遠成為歷史。但在許多地方,人們仍以一種激動興奮的心情,談及這種植物。

  「我喜歡和人蔘玩捉迷藏。」西維吉尼亞州的一位採蔘人喬治.歐布萊特(George Albright),曾這麼對我說過:「你不知道自己會遇到什麼。」

  歐布萊特曾引領我走上他房子後面的斜坡,進入一座森林。貨運火車的聲音迴盪在清晨的空氣中,提醒我們人在煤鄉;但沒多久,我們即置身在阿帕拉契怡人的森林中,下了數週的雨勢暫歇,將周圍洗滌成一片新綠。歐布萊特已經在西維吉尼亞州的這個區域挖了五十年的人蔘,從他還是個孩子,就在森林中消磨大部分的時光。現在他退休了,又回到森林裡來。他知道以每一磅的單價估算,野生人蔘是這些山區裡最有價值的物產之一,而這正是讓人蔘瀕臨絕種的最重要因素。他告訴我這種植物能夠生存至今,其實是因為它難以被發覺。有些歐布萊特的鄰居認定歐布萊特體內有特別的腺體,才能找到那麼多野生人蔘。

  我們在森林的樹蓬下走了一段路後,他止步並且彎下腰「這兒。」他說。

  我們的眼前突然多了一株四莖的人蔘植株。它的細莖大約突出地面六吋高,而且分歧成四小枝,每一小枝都有一簇五角箭形的葉子。歐布萊特小心地挖出根部,溫柔地刮去上面附著的泥土,然後高高地握在半空中,讓我看六吋長的根,朝不規則的方向彎曲。山下馬路旁休息站的老闆,會願意付幾塊錢買下這塊人蔘。不過如果是舊金山或香港的客人,可能會多付上至少十倍的價格,來買像這樣的野生人蔘。

  事實上,這是人蔘引發的另一種創意反應。坦白說,眼前這個細小的東西,並非真正的野生人蔘。沒錯,它生長在原生森林裡,並未經施肥或像莊稼般列隊耕作,但它仍有人為的協助:種子是喬治自己撒下的。這是所謂「半野生」的人蔘,一種可以讓採蔘人賺錢,並且讓人蔘在北美的森林裡恢復生機的聰明主意。喬治讓人工種植的植物看來像是野生的,並且因此賣到較高的價格。從童年起,人蔘就讓他以一種神奇而有意義的方式看待這片森林,現在他以這種創造力的方式,讓森林更富生機。

傾國傾城

  距離喬治歐布萊特的土地不遠,丹尼爾.波恩(Daniel Boone)在一七八零年代曾挖掘人蔘,賣給費城的商人,再轉口船運到中國去。從那時候起,美洲蔘就捲入繁榮、犯罪以及人性弱點交織的網絡中。人蔘貿易讓美國誕生第一位百萬富翁,逼使農人辛苦不堪地工作,給亞洲與歐洲的帝王長生延壽的希望,並引誘其他人犯罪下獄甚至送命。

  人蔘不尋常的外形,吸引大眾的注意。看看它的形狀與香氣!它帶著泥土的氣息,被期待能加速脈搏的跳動。人蔘讓人們詞窮──你如何精確形容它的味道?如何詮釋「生命能量」?「人蔘的祕密挑戰邏輯與西方思維,」農業顧問鮑伯.波依弗(Bob Beyfuss)曾如此說:「它滿足了一種無法定義的需求,有點像性愛。」歷史上曾有一些火災燒燬了房屋,而屋主最重大的損失,即是一個玻璃樽中的陳年老蔘。「我記得
  所有採蔘的細節,」一位採蔘人告訴我:「但我不記得童年的其他事情了。」

  我曾在亞洲擔任四年科學編輯,從沒留意過世界的這個角落,以及我的家鄉維吉尼亞州之間,曾有這段關於人蔘之重大過去與緊密聯繫:人蔘有一段被遺忘的歷史,這段歷史起於耶穌會的傳教士發現美洲蔘,和中國人視為非常貴重的亞洲蔘幾乎完全相同。

  整個十八和十九世紀,這種植物在美國人的生活、貿易、對外關係與醫藥等領域,占有重要角色,其影響的層面,今日許多人難以想像。延續到二十世紀,找尋人蔘(通常是父子合力)仍是農人生計重要的一環。豐收的人蔘與其價值,協助數千個被紐約時報描述為「一籌莫展、流浪的人,完全無力跟上時代進步的腳步」的窮人家庭,能夠勉力維持生計。

百轉千迴的歷史

  這段隱匿的歷史,是數千條人類使用藥物的歷史一環。當人類生病時,世界上大多數的人口,仍然向植物而非現代製藥求助。人類植物學家指出,只有在許多代的人類使用某一種植物做為食物與其他用途後,這種植物才能被承認是一種藥物。不論在美洲、非洲、歐洲或亞洲,藥用植物的口味和感覺,都在人類歷史上留下深刻的記憶。

  這些植物大多採自野外,透過非正規的管道流通於世界,也未經過消費者保護機構或健康法規的把關。人蔘就像其他的藥用植物,面臨即將在野外消失的可能性。如果野生人蔘消失,人類歷史的某些部分將同時軼失。

  與此同時,美洲蔘仍在每一個秋季,繼續循著各種管道,經過人手的輸送帶,由森林流向世界各大城市。有一些人蔘被呈上法庭當證物,有一些被送進洛杉磯西奈醫院(Cedars-Sinai Hospital)的診間。野生與人工種植的美洲蔘,被運送到南美、歐洲與亞洲。香港一條擠滿傳統藥材店的街上,木篋中擺滿了人蔘;而不遠處陡峭的山丘上,科學家正在光可鑑人的大學研究室中,研究人蔘的化學特性。這個植物的歷史,結合了伊洛魁族(Iroquois)的植物學知識與大陸漂移的理論、耶穌會的不同研究、人類學與毛皮狩獵、針灸與前任的音樂家、騙子與民俗傳說。也許沒有其他植物,能夠包容如此範圍、強度與密度的人類經驗。

追逐之旅

  本書記載人蔘擺盪於野外滅種的危機與人工栽培之間的故事,這是關於一個物種在滅絕與榮耀間求取平衡的傳奇。

  整個秋天與冬天,我都在追逐美洲蔘,從紐約州的北部,一路沿著北美東部的山脈追到北卡羅萊納,向西直到密西西比河,並且穿過太平洋到香港與南亞。這個植物就像一種神祕導引,或是說書人口中的一段史詩,吸引我找到西維吉尼亞州的捕獸人、受訓於哈佛的醫學研究人員、伊洛魁的耆宿、料理界的大廚、走私者、執法單位、人類文化學者與歷史教授,以及一或兩個業界大亨。

  我走向世界,開啟了一段野生人蔘之旅,最終發現它在人性上繪製的證跡。




其 他 著 作
1. 人蔘:煽動經濟的魔力植物
2. 螺絲起子與高跟鞋
3. 不平凡的服務-打敗競爭者的唯一方式
4. 去你的太空: 八天七夜太空旅遊
5. 你不可不知道的經典名鞋及其設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