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秘密花園
  • 定價93.00元
  • 8 折優惠:HK$74.4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大衛的星星

大衛的星星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1852355
娜塔莎.阿芭納
高寶
2008年11月05日
73.00  元
HK$ 62.05
省下 $10.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文學新象
* 規格:平裝 / 224頁 / 14.8*21.0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文學新象


[ 尚未分類 ]









◎ 榮獲2008年快訊讀者獎(Prix des lecteurs de L’Express)
◎ 榮獲2007年FNAC小說獎 (Prix du Roman FNAC)
◎ 入圍「梅迪奇文學獎」、「五洲法語文學獎」
◎ 兩個男孩純真的友誼,意外見證了一段世人想要遺忘的歷史!
◎ 感人超越《追風箏的孩子》,懸疑更勝《穿條紋衣的男孩》!

大衛告訴我他跟這顆星星同名,但那個時候的我卻不了解這顆星星的命運……

  你是否相信上帝若平白無故奪走我們所愛的人,就會再送一個人來彌補我們?
九歲的哈吉深深相信!而且這個人一定就是大衛!

  島國上的九歲男孩哈吉,曾經擁有一個不算美滿卻堪稱完整的家庭,一場暴風雨卻奪走了他的哥哥和弟弟……從此他一人感受父親的殘酷暴行和母親的慈愛照護。無以名狀的悲傷(有人說自己是孤兒,是鰥夫或寡婦,那在同一天內失去兩個兒子、失去兩位親愛的手足,又是什麼呢?)一直持續,直到他遇見了不該出現在這個島上的神秘金髮男孩大衛,他開始相信,上帝若是平白無故奪走我們心愛的人,他就會送另外一個人來彌補我們!「大衛」或許就是這一切的解決辦法,可以同時讓媽媽和自己遠離悲傷,讓三兄弟重新聚首……

作者簡介

娜塔莎.阿芭納(Nathacha Appanah)

  一九七三年生於模里西斯東南方的馬赫堡(Mahebourg)。娜塔莎來自一個印度家庭,祖先在十九世紀末接受英國招募,從印度前往模里西斯從事農墾工作。

  娜塔莎於一九九八年底遷居法國,並在里昂完成新聞及出版領域的學業。二○○三年,她初試啼聲的處女作榮獲「RFO大獎」,正是敘述印度契約工的故事。隔年新作又摘下印度洋及太平洋文學大獎的榮耀。二○○七年出版的《最後一位兄弟》(Le Dernier Fr?re)榮獲該年FNAC小說獎和《快訊》周刊讀者好評獎,並入圍「梅迪奇文學獎」和「五洲法語文學獎」。

娜塔莎現定居巴黎,為非政府組織工作。





* 讀者評鑑等級:

4顆星
* 推薦人數:2,共有2位網友寫書評。
*

我要寫書評

1.
顏玲
/ 台灣台北
2009.04.01看顏玲的所有評論
評鑑等級:

4顆星
人都習慣把最遺憾、最失落的部份深藏內心,
直到有天願意坦然面對時,才會拿出自己的罪惡一一承認。

故事中哈吉,承受了哥哥、弟弟在他面前死亡的慘劇,
也面臨兇殘的父親對他與母親施予的種種暴行,
如果報紙社會版上,每一位身受家暴之害的當事人,
也都如此泣訴他們的傷痛,那麼整個社會是否都會為正義挺身而出?

『島國上的九歲男孩哈吉,曾經擁有一個不算美滿卻堪稱完整的家庭,一場暴風雨卻奪走了他的哥哥和弟弟……從此他一人感受父親的殘酷暴行和母親的慈愛照護。無以名狀的悲傷,一直持續,直到他遇見了不該出現在這個島上的神秘金髮男孩大衛,他開始相信,上帝若是平白無故奪走我們心愛的人,他就會送另外一個人來彌補我們!』~~摘自網路簡介

如果承受父親莫名的情緒宛如地獄,
那麼母親的慈愛就像沐浴在天堂的溫柔,雖然書中的媽媽也是受害者之一,
但是母愛是魔法,可以若無其事對傷口吹氣說:痛痛飛走了~~~!

『父親的暴虐就像印在牲畜身上的烙鐵,在我皮膚上印下暗色瘀青,我整個靈魂都在哭泣,………………………..經驗教會我們要閉緊嘴巴,淚流滿面就夠了。』~~摘自本書內文

因為失去手足造成家庭的不美滿,哈吉試圖找到同樣的兄弟──猶太小孩大衛,
送給媽媽、也送給自己,好讓生命中缺角的圓能夠再次完滿,
直到大衛死在自己身邊,再次接受孤獨的考驗,
發展至此主角終肯將故事深藏內心,默默尋找填補的契機。

兒時的友誼也許很容易教人淡忘,可是如果這位過客,
是我們生命中一閃而過的流星,
那麼它可曾在你回憶中永遠留下燃燒時的印象。
2.
S
/ 台灣
2009.03.19看S的所有評論
評鑑等級:

5顆星
  這是一本讓人痛心的書,我甚至能感受到哈吉的哽咽緩緩爬至我的心頭,與透過其描述大衛那天使般的臉旁也曾對著我笑。
  看過穿條?衣的男孩與追風箏的孩子,然而卻沒有”大衛”這麼給人希望的一個角色存在過。歷史上的瘡疤會隨著時間慢慢的曝露在我們面前,安妮與大衛也只是其中幾則故事吧。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