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聖嚴法師 最珍貴的身教

聖嚴法師
9789862163078
潘(火宣)
天下文化
2009年3月31日
100.00  元
HK$ 85
省下 $1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規格:軟皮精裝 / 272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宗教命理 > 佛教 > 生活佛法















忠實紀錄聖嚴法師最後的身教,一以貫之他一生最珍貴的開示

  聖嚴法師二○○九年二月三日圓寂,在遺言中諄諄交代,身後「勿再編印紀念集之類的出版物」、「凡未經我覆閱的文稿,為免蕪濫,不再借手後人整理成書」,本書在最後的兩年間,由聖嚴法師親自過目,今日能夠將此書出版,實屬難能可貴。

  潘?寫作這本書的兩年間,耳中迴盪、心中省思的,經常是聖嚴法師所談「心」的修行。聖嚴法師說,佛法是「心」法,使人的心不受煩惱痛苦污染,隨時保持安定純淨,以現代的語言詮釋,就是「心靈環保」。本書以十個篇章,呈現「心靈環保」的十個面向,貫串了聖嚴法師一生最珍貴的身教。

  變動快速的世間,精神高壓的年代,回應二十一世紀人類不斷升高的痛苦呼聲,這本書是聖嚴法師留給世人珍貴的禮物──忠實呈現了一代偉大心靈的悲智行跡,以及對世人的身教啟迪。

作者簡介

潘(火宣)

  出生於埔里小鎮,自大學中文系畢業後,歷任雜誌、新聞媒體編輯、撰述等職。多年來得遇因緣,寫作佛教傳記與理念,就如小小舟筏泛行慈悲海洋,透過文字本分,傳達人間美善事蹟,是無限感恩的幸事。

  著有《看見佛陀在人間──印順導師傳》、《法影一世紀──印順導師百歲》、《慢行聽禪──殷琪問法 聖嚴解惑》、《證嚴法師 琉璃同心圓》、《潤漬蒼生 ──證嚴法師的惜水智慧》、《種活藝術的種子──朱銘美學觀》、《朱銘的秘密花園》、《微笑菩薩》、《相信閱讀──天下文化25年的故事》等書。

教法者簡介

聖嚴法師(1930 ~ 2009年)

  聖嚴法師1930生於江蘇南通,1943年於狼山出家,後因戰亂投身軍旅,十年後再次披剃出家。曾於高雄美濃閉關六年,隨後留學日本,獲立正大學文學博士學位。1975年應邀赴美弘法。1989年創建法鼓山,並於2005年開創繼起漢傳禪佛教的「中華禪法鼓宗」。

  聖嚴法師是一位思想家、作家暨國際知名禪師,曾獲台灣《天下》雜誌遴選為「四百年來台灣最具影響力的五十位人士」之一。著作豐富,中、英、日文著作達百餘種,先後獲頒中山文藝獎、中山學術獎、總統文化獎及社會各界的諸多獎項。

  聖嚴法師提出「提昇人的品質,建設人間淨土」的理念,主張以大學院、大普化、大關懷三大教育推動全面教育,相繼創辦中華佛學研究所、法鼓佛教學院、僧伽大學、法鼓大學等院校,也以豐富的禪修經驗、正信的佛法觀念和方法指導東、西方人士修行。

  法師著重以現代人的語言和觀點普傳佛法,陸續提出「心靈環保」、「四種環保」、「心五四運動」、「心六倫」等社會運動,近年來更致力於國際弘化工作,參與國際性會談,促進宗教交流,提倡建立全球性倫理,致力於世界的和平。其寬闊胸襟與國際化視野,深獲海內外肯定。



寫在卷首
聽見海潮音
──《聖嚴法師 最珍貴的身教》寫作心情

卷一 聖嚴法師 最珍貴的身教

※戰爭與和諧
連鋼筆也要?下
失去和平的「和平之城」
跨一步,進入封鎖區
忘卻歷史的怨恨
讓內心的黑暗國界,消失
心靈環保,就是把心放在當下
不求安心,才是真正的安心
善意的神奇轉化

※創意世紀
大悲心起,別開生面
創意在菩提伽耶
創意在法鼓山
重量級的創意作品
把建築造得感動人
創造一條觀音信仰的山脈
三方匾額,三個層次
處於空明狀態,就有創意出現的可能
最大的創意就是改變自己

※在移動中創造
一生遷徙的生命移動感
八方來集,走向凝聚
以智慧的行雲,用慈悲的流水
步步蓮華,行走江湖
移動中的禪七,行進中的心靈環保
不能移動,就落伍了
生命為眾生所用,動中有安定
用足跡,打開世界的另一扇窗
全球移動,宇宙飛航
火箭般的移動力

※為社會心靈設計流程
──心五四運動,心六倫運動
從黑白的生活,變成彩色的生活
心五四運動
來自佛陀時代的「心五四」
轉變自己,影響他人
新時代,心六倫
蝴蝶飛舞了
海星回家了
李國鼎傑出經濟社會制度設計獎

※改變的發生
讓事情開始改變
禪修是精神領域的開發
次第鮮明的禪法
看見強大生命力
咖啡禪裡,隨時放鬆身心
大乘禪法,應無所住而生其心

※回應挑戰
從逆境中走過來的人
釋迦牟尼佛的朋友
挑戰在於自己
面對考驗,廣種福田
突破瓶頸,耕童心福田
正面解讀,逆向思考
無所挑戰

※看見心靈本色
一杯清涼水,一程安定路
當今時空需要的心法
多元時代,以心相融
從心靈環境上加以保護
清淨之貧,心不窮
回到原點看貧富
最可靠的富裕,是奉獻
懂得與環境相處
心靈環保納入地球憲章
恢復真我,最珍貴的當下
撿回原來的開心

※六天課
在天台旅行
看準趨勢,扎實下手
得獎,指標性意義
將天台學恢復成活用之學
不斷尋找答案
在時空的大座標中
我必須珍惜漢傳佛教的遺產

※法鼓大學
「這些書法裡,有師父的體溫」
每一個人都在教育的林蔭中
創造被需求的價值
人類安樂,地球健康──心靈環保的法鼓大學
走出一條教育之路
一生堅持人才培養
「書苑」形式,新穎陶冶
我用心在寫字,而非用手在寫字

※化作春泥更護花
──環保自然葬
在風氣形成的最前端
小小生命園區,大大突破殯葬觀念
告別,一堂莊嚴的生死學
特別的「郊遊」
十七歲的成年禮
「哪裡需要幫助,我就去!」

卷二 聖嚴法師 最殷切的叮嚀

調心
轉念
當下安心
慈悲,智慧
立言,力行
人我互動
財富
生活,生命,生死

後記
師父留下了禮物



自序

潘(火宣)

聽見海潮音
──《聖嚴法師 最珍貴的身教》寫作心情

  我就這樣走進浩瀚的海洋。

  二○○三年一個春日,跟隨聖嚴師父來到如此的場域,船舶、地圖、鄭成功、荷蘭東印度公司、原住民、新港文書………,時空感澎湃的「福爾摩沙:十七世紀的台灣、荷蘭與東亞」,正在台北故宮展出。一艘艘荷蘭大船、廈門商船、福州船、台灣船的古模型,讓大航海時代中的美麗之島,波濤蕩漾。台灣,就是在這個文明肇始的一百年裡,睜開了望向世界的眼睛。展場中,聖嚴師父時而靜觀、時而舉步,悠然徜徉。

  望著師父衣衫飄動、一向跨大海越洲洋的身影,這對我或許正是一個喻意吧,書寫一位禪師波瀾壯?的生命風光,我彷彿也要進入一個大航海時代了。

生命史詩意象鮮明

  其實在這個春日之前的兩年,我已首次拜訪過聖嚴師父。那時我因撰寫《印順導師傳》,而訪問師父有關與印順導師之間的佛法因緣。緣起於此,慈悲的海洋中我是一葉扁舟張起風帆,師父首肯以漢傳佛教為主軸,出版一本書,於是,我展開了相關的訪談。

  不久,另一個文字因緣出現。台灣高鐵公司殷琪董事長向師父請益佛法,師父覺得既然有此開端,最好連續多次深談,以能釐清種種疑惑,因此希望我臨場紀實,以文字留下相談歷程。我欣喜得以聽聞禪法,從二○○三年九月,到二○○六年八月,三年間總共進行了十一次的問法與解惑。而後結集成書分享大眾,《慢行聽禪》在二○○七年付梓問世。

  《慢行聽禪》出版後,原先漢傳佛教的訪談再續前緣。小小的舟子續航大海,愈走愈覺汪洋無限。海,是無法界分的流動,於我所見,貫串師父生命史詩中一個非常鮮明的意象是,打破界限。

  師父不斷以他慈悲智慧的弘化、行雲流水的遊蹤,在打破界限。種族的界限,宗教的界限,文化、膚色的界限,時間、空間的界限,乃至於,心的界限。

  就如那年觀覽「福爾摩沙」展,我印象極深的是,師父不論與故宮院長或導覽學者交談,總是以多元的觀點看時空。師父說:「我主張文化必須多元並存,才能生生不息。現代世界沒有一個民族可以說自己的文化最為優秀,如果閉門自守,就沒有路走,一定要融合、吸收、開創,才有新的生命出現。」

採訪就是課堂

  文字創作必然也要融合、吸收、開創,才有新的光亮。採訪師父,於寫書而言是重要的程序,於我本身而言則更是珍貴的薰習。記得訪談初期,我曾問及漢傳佛教的禪法對不同民族性的人民,比如美國人或俄國人,有什麼啟發及影響?師父回答我,人就是人,文化不同是歷史使然,但在本質則無大異,不論東方或西方;而且禪宗也沒有一定要給人什麼,而是適應人們的需要、期望或困擾,隨順引導。「我不把自己是一個台灣人、華人,或是一個佛教徒、禪師的意識形態,帶進與國際人士的交會裡。漢傳佛教是一個包容性很強的宗教,我不自限一個主觀的立場。」

短短一段問答,剎那產生震盪,震幅所及,我心裡似乎有某種東西開始碎了。一張國界分明的地圖碎了,一種既存的人我區隔模式碎了。我知道,師父的回答,正是在破我對美國或俄國或任何國家的疆域感,也是在破我對禪宗與外界主客之間的立場觀。「智慧,不是知識、不是經驗、不是思辯,而是超越自我中心的態度。」抽離自我中心的直觀,就如攬鏡照面,師父告訴我,鏡子沒有主觀意識,沒有一己情緒,也沒有自我的知識、學問、經驗、感情,它只應對當下情景,是什麼,就照出什麼。

  師父的這一照,我猛然就看到了自己原來有所執持,原來需要粉碎執持。

  採訪就是課堂,我在堂上深深受教了。

  一個燦爛的鼓舞

  師父對提問的當下回應,經常具有圖象式的視覺詩意。

  有一次談到「瓶頸」,師父說,放空了,瓶中無物,連瓶子也無。瓶子不存在,瓶頸當然就不存在了。「瓶頸,其實是自己的思想轉不過來,是自我觀念畫出來的界限,把那條界限拆掉,人就在瓶外了。」

  瓶裡瓶外,界限拆或不拆,一念之別,就在心。「釋迦牟尼佛說,人的問題是心的問題。」師父指出二千六百年來古今時空的貫通:「佛法就是心法,是釋迦牟尼佛得道後,留給世人的觀念和方法,使人的心不受煩惱污染,不受痛苦干擾,隨時保持安定、純淨,以現代的語言詮釋,就是『心靈環保』。」

  心靈環保,在人與人、國與國、種族與種族、宗教與宗教都將走向無疆界的現代,不形成宗教隔閡,不存在文化對立,放諸四海,人人都能從觀念的、精神的改善與轉變,超越悲苦走向快樂幸福。

  就如舟筏逐漸嚐出海的滋味,我逐漸體會師父寄寓於「心靈環保」的殷切,於是對這本新書的紀實寫作,便把浩瀚的漢傳佛教主題,聚焦於「心靈環保」之上。

  然而如何勾勒主軸的線條、連結組織的脈絡呢?師父談農禪寺時,給了我一個燦爛的鼓舞。

用「心靈環保」架構時空

  師父娓娓談及農禪寺從原來的農舍,成為台北市登錄的歷史建築;從最早的暫用,而能擁有,至今成為都會中的修行中心,未來將嶄新擴建。當聽到師父說,要把未來的農禪寺建在水上,我整個心為之一亮!師父以「空中樓閣,水月道場」形容他腦海裡轉動的景象,看似立於縹緲虛空中的樓閣,又像倒映於水中的明月,虛幻中是實景,實景中又蘊含精神理念。

  這是多麼動人的創造。且不論將來建築因緣如何,但是這個曾經迴盪在師父心中的意象,是那麼燦爛地鼓舞了我為這本書尋找新的透視。當我以「移動力」的角度貫串心靈環保,師父閱後評註「寫得很好」;當我以「創意」的切入點匯通心靈環保,師父也勉以「可以繼續」。師父言教身教所及的心靈環保在在處處,關懷以色列與巴勒斯坦的戰火是心靈環保,創辦法鼓大學是心靈環保,發起社會運動是心靈環保,禪修是心靈環保,教授天台學是心靈環保,………,我將這數年間的訪談,整理出十個面向,希望以師父穿越歷史歲月的足跡,架構出心靈環保的時空之路。

  我難忘有一次採訪完,當收拾好文具走出來,就看到師父腳踩器材正在運動。師父一生為世人的心靈作環保教化,那走了將近八十載的雙腳,衰病晚年仍如此不輟不歇,我心裡忽然有了莫大的感動。

無限感恩,無比愧疚

  師父深知在現今價值混亂的社會中推動心靈環保,必有其難度,但是,「一代一代持之以恆,永遠不退初心,我覺得很樂觀。」抱持如此心情,十六次訪談,採訪時間從初期的每次三個小時,到後來的三十分鐘,師父漸漸體弱。但仍然次次愷切口述,篇篇慈悲閱覽。正因為知道師父寄寓於心靈環保的殷切,我的寫作不敢潦草急就。然而就在最後一批文稿寄出給師父的次日,師父安詳示寂。 

  這本書來不及在師父住世時出版,我非常愧疚。數年來,我感恩師父給我泛行慈悲之洋的因緣,聆聽海潮之音,而今唯有透過文字將師父的理念呈現得更清晰,讓讀者更易從中感知師父的殷望之心,或許能稍稍彌補我愧對師恩的耿耿大憾。

後記

師父留下了禮物

  原來,山是會流動的。

  從高處鳥瞰,這一天的法鼓山,山道蜿蜒得特別鮮明,綿綿密密點點簇簇的身影,描出了一彎緩緩流動的人潮之河。除了佛號,一切靜默。

  這一天,是二○○九年二月八日,聖嚴師父圓寂後第六日,靈柩起龕前往荼毘火化。簡潔、開闊的大殿裡,迴盪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如潮如湧。我想起了過去的訪談時刻。聖嚴師父曾經談起他理念中大殿的造型是,高廣、肅穆、穩重大器,具有西方大教堂的神聖氛圍,建築本身就蘊涵一股震懾人心的力量。而今這力量以一種空間與聲腔的對應,化成一片深邃共鳴的海洋,濤音連綿,層層不絕。「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阿彌陀佛」………,至誠懇切的心靈共振從這裡幅射,師父的靈柩從這裡起行。

  靈龕車隊緩緩行進在法印路上,貫連園區大道,萬千信眾夾道跪送,向師父頂禮告別。空山微雨,嵐氣氤氳,枝椏猶如伸展作別之姿,葉尖珠露彷彿懸垂追思。溪聲潺潺,緋櫻凝眺,含笑花浮動幽香。佛號一聲一聲,車隊一步一步,師父的法體色身,漸漸、漸漸離開了。我突然領會到,師父一生是如此充滿動能。

  回想有一次採訪,訪題未竟,師父下一個排定的行程已必須出發,那是應邀參觀故宮「福爾摩沙:十七世紀的台灣、荷蘭與東亞」特展,我於是跟隨前往,在師父的座車上繼續未竟的訪題。

  車行移動中,我問及二十多年來師父奔走於東西方國家弘揚佛法、指導禪修,可有印象特別的旅程?師父談起了某次要從紐約飛往美東主持禪七,由於開車接送的居士走錯航廈,時間耽誤了,班機起飛在即。如果沒有搭上,必定趕不及既定的禪七時間,緊急之下,拔腿就以百米賽跑的速度,朝著登機門,拼了老命飛奔,終於在最後一刻,跑上了飛機。師父打趣地形容,第一次看到自己那樣飛奔,就像小偷被警察追捕一樣。

  這樣如風如如雲的動態,不只在寰遊步履上,也在心境思惟上。這書裡〈創意世紀〉一文中,我有一句話寫道:「創意是人類嚮往的一種能力」,師父閱後,把「能力」改為「動能」。動,於是展現能量,我這樣體會師父的遣辭用意。一字之易,的確讓整句話的力道驟然活絡了。

  每次寫畢文稿,我總是請師父過目,於我而言,猶如對師長的寫作請益。而師父也總是多所鼓舞,慈悲勉勵,某些篇寫得很好,某些篇可以繼續,某些篇寫得精彩;而有時,師父也會指出弱處,或者就在文句旁批註:「只有形容未見故事」。師父的提點,於我的寫作是珍貴的加持,讓我得以修潤調整,增益內涵。我印象最深的一次評語是:「這篇稿子跟全書其他各篇相比較,後面幾段最好重新寫過,以足本書之完美。對不起。」

  指出後生晚輩的不足還要說聲對不起,這是多麼尊重包容的長者氣度,每每讓我深思有得。這些留註在我文稿上言簡意賅的短語,我視如師父給予的禮物。禮物之惠讓我受用殊深的,又豈只在文字寫作,更在師父的德行襟懷、躍動活力能量的生命啟發,回報師恩,我願把這本書的作者版稅全數捐給法鼓大學。法鼓大學是師父所稱最後一個要完成的心願,二○○ 八年初,我向師父表達了願與所有支持大願興學的十方大眾走在一起,以此略盡棉薄。  

  寫作這一本書期間,耳中迴盪、心中省思的,經常是師父所談「心」的修行。師父說佛法是「心」法,使人的心不受煩惱痛苦污染,隨時保持安定純淨,以現代的語言詮釋,就是「心靈環保」。過去數年間的這些訪談,紀錄了師父的法教身教,我將之聚焦在心靈環保上,以十個篇章呈現十個面向。

  而今師父走了,心靈環保的理念是師父留給世人珍貴的禮物。禮物是祝福的,是分享的,既是師父的悲智行跡,也是師父對世人的身教啟迪。

  而最後一場身教,是二月十五日,師父的靈骨植葬在法鼓山上的環保生命園區。一瓣花香、兩坏春土,沒有任何宗教儀式,師父的色身,化作春泥,回歸大地。正如師父生前所說,人從父母而生,生而死,死而回歸大地,是最好的方式。在天地自然間,骨灰落土於植存穴裡,覆蓋之後,師父這樣形容:「看不到任何痕跡。」

  我難忘那一天細雨霏霏的法鼓山,逾三萬名來自海內外人士分布於全山各殿堂,透過視訊連線,共同參與追思植存,看著師父以這樣的方式告別人間。

  當植存完成,幾乎所有人的腳步都朝向生命園區行進,山又流動起來了。綿綿密密點點簇簇一彎又一彎緩緩流動的人潮之河,沿著曹源溪畔,在十五度斜坡、七個「之」字蜿蜒的步道上,峰迴,路轉,轉動生死無別的觀點,放下種種色身的執念。二公里路程,一堂莊嚴的生命教育課程。

  生命園區裡,竹安靜,樹安靜,天地安靜,心安靜。靜靜環繞一匝,師父言猶在耳,「看不到任何痕跡」。原來的草地,原來的春土,彷彿絲毫未動,真的看不到任何痕跡。

  草色青青,竹篁翠碧,山高水自流,無心雲出岫,正如師父之願,一切色身所有,寂滅為樂。




其 他 著 作
1. 證嚴法師琉璃同心圓(修訂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