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古靈精怪——變身

古靈精怪——變身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6544156
陳碏
小兵
2009年4月30日
73.00  元
HK$ 62.05  

 $10.95






* 叢書系列:小兵閱讀快車
* 規格:平裝 / 224頁 / 14.8*21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小兵閱讀快車


[ 尚未分類 ]









  《聊齋誌異》是有名的古典文學名著,很多人都「聽說」過,卻沒有「閱讀」過原文。延續上一本《古靈精怪——最後的水莽鬼》,本書以「引導學生閱讀文言文」為目標,擷取《聊齋誌異》裡的故事,大幅改寫成文言與白話夾雜的趣味版本。作者以生動俏皮的語文,在故事中探討真理,剖析人性。這一集有狐狸精,有狗靈現身,有地獄現場,也有婆媳惡鬥現世報,讀起來趣味搞笑,卻暗藏品德與人倫教育,讓小朋友和老師都喜歡。篇後附錄簡易語文教材,讀完這本書,升國中時就不怕文言文啦!



黑犬變身11
天生好手
養傷
請求
改行

元寶變身61
孝子難為
惡馬惡人騎
紫薇樹下
分元寶
昨非今是

狐狸變身127
亦師亦友
求助
良緣
禍端
身懷絕技
平凡是福

壁畫變身179
天生好動
畫裡乾坤
設法贖罪
離開地獄
是真是幻



從《聊齋誌異》到《古靈精怪》
台北市立國語實小教師 鄒敦怜

  兩百多年前,山東淄川蒲家莊熙熙攘攘的市集中,有個攤子特別引人注目。擺攤的是一位書生模樣的人,他坐在席子上,微笑著聽對面的老先生說話。一旁的火爐煮沸了,書生沖了壺好茶端給老先生。老先生一聞,心想:「這可是有名的雪峰茶啊!我只是說個聽過的奇聞異事,就得到好茶招待,這個年輕人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聽故事的人,名叫「蒲松齡」,他從小跟著父親讀書,十九歲那年,參加縣、府、道三級進學考試,都考了第一名。鄰人紛紛前來道賀,認為蒲家一定會出狀元。可是,除了這三個第一名,蒲松齡的考運差透了,每次進城考試,都灰頭土臉的回家。

  考不好,怎麼辦呢?還好,蒲松齡只是考運不佳,他滿滿的學問,正是許多家塾、私塾想延聘的人才。因此,他教了一輩子的書,不知是多少小孩的啟蒙老師。但是,蒲松齡發現,不是每個人都「讀書」,還有那些「不讀書」、「沒機會讀書」的人啊,於是,他想到透過發人深省的故事,傳達為人處事的正確態度。

  他開始蒐集鄉野間的民間傳奇,再經過鋪陳擴寫,成為一篇篇好看的故事。「聊齋」是蒲松齡書房的名字,他從三十歲左右開始寫,四十多歲完成了《聊齋誌異》。之後不斷增補,在他七十六歲去世時,這本《聊齋誌異》已經有四百多篇的規模了。

  《聊齋誌異》在蒲松齡去世五十年後,才被大量刻印出版,流傳到鄰近的日本,對日本文學造成重大影響。《日本百科事典》中讚美:「……情節變化曲折,文字簡潔、清新,是中國至怪文學的傑作!」之後,這本書還陸續被翻譯成二十多種語言。

  只不過,這本書當時並不是為小朋友寫的,許多情節也不適合小朋友閱讀。陳碏改寫的《古靈精怪》,便是小讀者搶先認識「聊齋」的很好選擇。

  陳碏的改寫功力十足,《古靈精怪》中的四個故事,分別改編自「犬燈」、「珊瑚」、「黃九郎」、「畫壁」四篇。作者擅長選材,很能抓住原著中最吸引小讀者的關鍵,例如:「黑犬變身」裡,作者把原著中那隻「目光如燈」的大狗,變成韓契的「守護天使」;「壁畫變身」中,原著只有主角單純的觀看壁畫,作者竟然能把主角畫身為小朋友,帶領讀者經歷一場神祕的幻境之旅……

  相信讀過故事之後,小朋友應該會有所領悟:要誠心的敬重長輩、要真誠的對待朋友、要隨時做好事、說好話……這些點點滴滴,都是蒲松齡想讓讀者明白的道理。

  倩女幽魂、畫皮、人皮燈籠……這些上映過的電影,都改編自《聊齋誌異》。陳碏寫的《古靈精怪》,比原著更有「畫面」,更多「對話」,看起來相當過癮。請打開書頁,開始進入陳碏為讀者打造的「聊齋」吧!

作者序
碏老師講故事
陳碏

  聊齋的系列故事,大多是在筆記型電腦上,一字一句敲出來的。而筆記型電腦,來自學妹韻如的餽贈。

人生要精采,絕對少不了朋友;而最棒的朋友,就是好書和好人。

學生問我:「老師,老師!妳寫了那麼多故事,有沒有寫不出來的時候?」

  當然有啦!這兩本聊齋總共有八個故事,其中七篇我都寫得很順,平均每個月能完成一篇,然而,「犬燈」那一篇卻難產了。

「寫不出來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套一句學生的話──寫故事要有「feel」啊,沒有「feel」的時候,我當然就讓自己放假囉!

學生很好奇:「沒靈感寫故事,妳都在做些什麼?」
沒特別做些什麼,就過日子唄。看看書,看看電影,看看大波斯菊。

我雖然住在熱鬧、繁華發展的竹北市,但是家卻座落在田野間,大部分的鄰居都是農人。

  對面鄰居在屋子邊收割完畢的田裡,撒了許多大波斯菊的花種子,寒冷北風送來寒意,也送來無數繽紛的美麗。白的粉的紅的紫的大波斯菊,一視同仁的對每一個路過的人微笑。我本來想去問鄰居,可不可以到田裡摘花;後來一想,摘什麼花呀,要賞花,打開大門走兩步路就看到了,那麼一大片迤邐而去的?紫嫣紅,可比插在瓶裡的三兩枝小花動人多了。

就恣意過日子而已。

  突然一個寒流來襲的早上,寫故事的衝動來了,我一手抱著筆電,一手抱著暖爐,窩在客廳一角便埋頭苦幹起來。

 我雖然是寫故事的人,可大部分的時間還是故事找上我。
「出版社不會催妳嗎?」學生更好奇。
呃……可白主編是講過這麼一句名言啦:「唉,我知道催妳也沒有用……」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