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比利戰爭【完整新譯本】
  • 定價117.00元
  • 8 折優惠:HK$9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灰花

灰花
9789575228408
韓麗珠
聯合文學
2009年7月14日
100.00  元
HK$ 85
省下 $1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聯合文叢
* 規格:平裝 / 272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聯合文叢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小說















  跌入韓式卡夫卡的小說世界,自我的存在彷彿在疏離的灰鬱世界中荒蕪,又像從灰泥裡冒出的花朵那麼奪目……

  這是一個橫跨了三個不同世代的故事,自外祖母米安開始,人們如樹帶著自己的根部在不同地域之間流徙,卻始終找不到一片合適的土壤。

  米安的女兒陳葵生在一個被限制睡眠的時期。入睡後的人們總會做出踰越規則的舉動,要是他們睏了,只能走到大廈附設的地窖,並為無法自制的睡眠付出難以估計的代價。在那裡,他們再也不相信執法部門和律法。

  而陳葵的女兒感到,生者懷著的往往就是對死的想望。在那個死者太多,而墓地不敷使用的時期,骨灰便被製成各種家具和器物,摻進混凝土,成了堅固的牆壁,也埋在土裡,長成了鮮嫩的花朵。那些花朵會發出奇異的香氣,令人產生對未來不實的期待……

作者簡介

韓麗珠

  生於1978年的香港。著有《風箏家族》、《輸水管森林》、《寧靜的獸》及《Hard Copies》(合集)。曾獲2008中國時報開卷十大好書中文創作類、2008亞洲週刊中文十大小說、香港中文文學雙年獎小說組推薦獎、第20屆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中篇小說首獎。silencehole.blogspot.com不定期更新。



Ⅰ︰ 橡膠園
1. 洞
2. 蛇
3. 黑簾
4. 失收
5. 使者
6. 欄柵
7. 椰子殼
8. 軌跡
9. 時鐘
10. 停頓

Ⅱ︰種夢
1. 遺腹
2. 不倒
3. 泥窪
4. 生產線
5. 牆
6. 無夢
7. 審查
8. 圓環
9. 共謀
10. 麻醉
11. 胎記
12. 編號

Ⅲ︰灰飛
1. 黑眼圈
2. 花卉節
3. 間隙
4. 煙霧
5. 骨灰工場
6. 穴
7. 偷竊
8. 罷工
9. 飛蛾
10. 火種
11. 收箱者
12. 蝴蝶
13. 火山

Ⅳ︰花開
1. 圈套
2. 泅泳
3. 破土
4. 春泥



後記

  由一通電話開始。(那是一個炎熱的下午,我坐在書桌前,寫著維生的採訪稿。)

  是《星期日明報》的編輯黎佩芬。她向我約稿,在每週一次的版面上,連載小說,字數和題材都由我作主。(在我居住的城市,會刊載長篇文學小說的刊物絕無僅有,更不用說主流的報章,而且,她並沒有提出任何要求。這簡直就是做夢時才會出現的機會。)

  放下了電話筒之後,我抬頭看出窗外,外面是幾個遼闊的山坡,山坡上鋪滿了不斷延展的草和樹木,風吹過的時候,它們都向著相同的方向擺動,像一片綠色的海洋。

  然後我打開一本封面以防腐處理的樹葉製成的記事簿,打算記下關於小說的念頭,但出現在腦海的只是一幅圖畫,我希望能畫出那樣的畫。

  畫面裡是一個無風的晴天,有許多姿態各異的人,緊挨著對方的身體,躺在地下的土壤裡。那裡幽暗而清涼。即使肢體因擠迫而扭曲,臉上卻有安逸的微笑,嘴巴都彎成了完美的弧度,呼吸非常緩慢。

  相隔著一層泥巴和混凝土的地面上,是一株強壯的花,距離花不遠的地方,是一座一座高聳亮麗的建築物,和停靠的車子,玻璃窗反射著暴猛的陽光。只是沒有一個人。

***

  小說在報章上連載結束之後,我便把大部分的文字刪除。
  如果要完成它,那必要有一個新的開始,而且不能逃避挖掘米安的過去。

  因此,我打了一通電話給K,向她查問那個在我出生以前已去世的外祖母的事。她很快就識破了我這樣問的原因,而且說︰「過去了的事,已經沒有談及的必要。」彷彿完全忘記了,在我的成長期,她總是絮絮不休地告訴我,那個對我來說全然陌生的家族,在熱帶的國家,如何逐漸崩析瓦解的往事。

  在這個小說還沒有完成之前,我常常藉故致電K,要她告訴我,許多已經過去了的事,她總是一邊埋怨已經記不清楚,一邊巨細無遺地向我複述。

  我慢慢便發現,她其實並不是一個可靠的證人。不止一次,為了測試她的話的準確度,我每隔一段日子便向她發出相同的問題,而她每次說出的,都是截然不同的答案。

  但幾乎在同一時間,我終於弄清楚自己這樣做的目的。我其實從沒有打算按照她所告訴我的,源源本本地寫進小說裡去。在小說裡出現的米安,與我素未謀面的外祖母,並沒有任何關係。

  我需要的只是,她再次向我訴說那些縈繞在她頭上無法散去的事情,就像一首節奏如心跳的樂曲,或一張整潔的書桌,或窗外那些無法長高的樹,在我寫的同時,存在著。

***

  去年夏天完結之前,曾經有一棵老大而樹幹內部早已腐壞的巨樹突然塌下,壓在乘涼的人的身體上,於是人們紛紛擾擾地討論,是不是應該及早砍下那些太高的樹木。小說再次完成的時候,另一個夏天便把這裡嚴密地籠罩起來。

  那時候我在想著兩個問題。第一個是,要不要把剛剛完成的小說完全刪掉;另一個是,真實在什麼地方。

  有時候我似乎能肯定它在哪裡(就在寫的時候),但一不小心便會發現那不過是另一種幻覺而已。





* 讀者評鑑等級:

5顆星
* 推薦人數:1,共有1位網友寫書評。
*

我要寫書評

1.
吳俞萱
/ 台灣台北
2009.10.22看吳俞萱的所有評論
評鑑等級:

5顆星
聲音帶著齒輪,在頭顱拖曳出裂縫──韓麗珠《灰花》

本文原刊登於破報582期 http://pots.tw/node/3559

韓麗珠在個人的微型宇宙裡譯寫荒蕪,我私心把她當作一名詩人而不只是個小說家。她生下的每一隻字,都拓出一個詭麗而閃逝的空間;這個空間是軟稠的,具有能翻動和席捲一切的侵蝕力,也具有無知無覺異化和遷徙的包覆力。但韓麗珠往往只以脆弱的、缺陷的、腐敗中的、荒涼而微溫的、沒有轉圜餘地的、封閉卻盈滿出路幻覺的物件和人物來界定空間,所以那些模糊卻具體的空間因物件和人物的來去而變動、擴張、縮小、扭曲、消失,像特寫鏡頭在物與物之間逡巡起落,才使得局部的空間被看見、相連而形成意義。可是,永遠也無法看到一個整體,因為每一簇光點都只為了指向黑暗。黑暗之外,空間實有的邊界並不存在。

小說中的人們橫跨了三個不同的世代,從外祖母米安開始,所有人都是渴望到他方過活的逃亡者,但這座城市灰色的霧把每一個人都獨立地包裹起來,直至遍佈形狀各異的繭。這些人「醒來後總是感到自己仍然在一個頑固的夢裡,所有的夢都是一個相同的狀況,必須離開一個地方,到達另一個地方。在漫無止境的旅程中,面前常常都是一個永遠無法企及的目的地」。他們總想逃,卻哪裡也去不了,逃不掉體制的古怪、睡眠的封鎖、汙濁的空氣、逃不掉「活著」這件事,於是隱晦地逃避出走的意欲,以為能從秩序中突圍。但即使砸碎鏡子,他們仍無法置身在另一端,畢竟上帝和禿鷹一樣遙遠,也一樣近。

真正恐怖的是,他們閉鎖了人與人的交通,放任自己的幻想突如其來地顯影:「她會低頭注視自己的腹部,但她看見的並不是鬆垮的肚皮和乾澀水果般的皺紋,而是一個空虛的井,要是她把頭埋進去,便會感到尖刺的涼意,如果她用力地呼吸,便會聽見自己氣息的迴響。」他們自虐且絕望地活著,如同一場腐敗了太久的疾病,無法完全康復,因為他們仰賴疾病溫床的軟性癱瘓或支撐:「陳葵在我很小的時候,便在我的耳畔反覆地吟唱一支關於花果凋零的兒歌,以往我總是感到不解,而在那刻我突然明白,她希望能看到唯一活下來的孩子決絕地轉身離去。」

《灰花》將病態的物和人透過最難以磨滅的方式聚集,隨時突變、隨時失序,彷彿聲音帶著齒輪,在頭顱拖曳出裂縫。若不那麼空虛,就無法豢養自己的內裡住著一位陌生者。韓麗珠承接了詩人的行業,在黃昏裡掛起一盞燈,為所有生生滅滅的存在處境重新命名,像在骨灰裡等待一株鮮嫩的花朵盛放。






其 他 著 作
1. 風箏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