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Horror Dragonia少女小說總集【貳】 菊燈台

Horror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7024909
郭玉梅、王聰霖、林皎碧
八方
2009年9月17日
127.00  元
HK$ 114.3
省下 $12.7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Why
* 規格:精裝 / 128頁 / 13.5*19.2cm / 限制級 / 全彩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Why


[ 尚未分類 ]















文藝、驚悚
「日本異色恐怖文學宗師」澀澤龍彥
少女小說總集 第貳彈

結合日本當代藝術插畫 閱讀全新的澀澤龍彥

異色.恐怖.性倒錯
瘋狂的慾望正在蔓延......

  引來殺身之禍的少女和倒錯的性

  在福井若狹海岸,一位美少年與美人魚翻雲覆雨之後,突然被人口販子強行抓走,被賣到瀨戶內海的鹽田大戶成為奴隸。

  少年決意脫逃,沒想到遭人密報,就在千鈞一髮的時刻被鹽田大戶的千金拯救,後來又成為美麗千金的奴隸(燈台),少年必須每晚侍奉千金小姐享受魚水之歡,就在雙方沉浸在各種性倒錯的歡愉時刻,某種出人意表的結果正等待著他們......

  「Horror Dragonia」少女小說總集,全套一 ~ 五集(精裝本),第二集為澀澤龍彥後期發表的作品,文末更有澀澤發表關於「收藏少女的序論」一文,書中搭配日本當代藝術家山口晃的插畫,更有震撼,更具話題性!

  本書採用精裝本裝禎,極具收藏價值。

作者簡介

澀澤龍彥

  1928年生於東京,東京大學文學院法語系畢業。翻譯以薩德為首的歐洲變態異色文學的第一把交椅。在政治氣氛極為濃厚的六○年代,他相繼發表了『神聖受孕』、『毒藥手帖』、『夢的宇宙誌』等諸多著作,從文學與藝術的觀點闡述馬克思思想,因而激發了當時的左翼份子。1959年,他因為翻譯被視作為猥褻書籍的薩德『惡德之榮耀』而於翌年遭禁,並引起把多位當代作家和文人也捲入其中的「薩德裁判事件」。1969年在東京地方法院被判有罪。後來又陸續發表超現實主義、神秘學、色情學等相關的散文,並陸續發表對西歐古代、中世紀的美術與文學的評論,對三島由紀夫等的同時代作家造成強大的刺激與影響。從八○年代以後,他創立了獨特的日本古典幻想文學世界,著名作品有「唐草物語」(泉鏡花文學獎)、「空舟」、「高丘親王航海記」(讀賣文學獎)等等。

  1987年死於喉頭癌。將自己手術後住院期間的體驗寫成一本傑出作品「在市中心醫院看見幻覺」,成為遺作。

繪者簡介

山口晃

  1969年生於東京。1996年東京藝術大學大學部美術研究科畢業。1997年參加了「被爐派」展(MIZUMA ART GALLERY),一躍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2001年獲得第四回岡本太郎記念現代藝術大賞優秀賞。山口筆下的畫,橫斷時間與空間,作品帶有超現實主義的風格,作品當中經常描繪古風建築透視圖以及屏風。

譯者簡介

郭玉梅

  資深專業日文翻譯,從事翻譯工作多年,以文學小說、生活、健康類作品為主,近期作品有《性義工》、《名畫來找碴》、《叫我元氣女王》、《有錢有閒非夢事》(八方出版)等書。

王聰霖

  輔大生物系畢業。曾任時尚雜誌編輯,現為自由作者及譯者,著有《令人戰慄的恐怖酷刑史》、《你不可不做的愛愛101式》,譯有《令人戰慄的恐怖世界史》、《令人戰慄的妖人奇人傳》、《死定了》、《愛的極樂園》(八方出版)。

林皎碧

  淡江大學東語系畢業,日本東北大學文學碩士,專攻日本近代文學。譯文散見《藝術家》等雜誌,譯作有《幸福的暗影 : 波納爾》(閣林出版社)、《旅行之王》、《廁所大不同》、《日本名畫散步》、《河童家庭大不同》、《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一)(二)、《夢見街》、《古本屋女主人》、《避暑地的貓》、《春之夢》(皆遠流出版)。



「小說」的構造.「插畫」的構造--插畫家.山口晃的誕生
山下裕二(日本美術史家.明治學院大學教授)

  九月二十六日,我拜訪鄰近日暮里車站、位於谷中的山口晃畫室。雖說是畫室,狹隘得令人吃驚!那只是一間三張榻榻米大的公寓而已。一問之下,才知道自他上大學以來至今數十年,一直都以此為窩。這種空間,根本無法創作大作品,因此在東京藝大在學、還有當助教時,都是利用學校的工作室來作畫。

  他在當助教的年限一到,轉到精神醫院打工當夜間警衛,同時仍持續作畫。他之所以選擇這種奇怪的兼差,最大的理由就是為確保作畫的空間。看起來,這位畫家可不是普通的窮啊!

  這是我第二次來到這間畫室,上次是在插畫完成一半時來探望。我還在想之後不知進行得如何?高丘編輯來電話說:「插畫已經完成了,全部看完後就動手寫稿,如何?」

  在三張榻榻米大的雜亂畫室裡,翻閱著已完成的原畫,確實令人嘆為觀止!譬如:「御高樣和河太郎」的場景(本書頁20 ~ 21)。在這本《菊燈台》中,有如狂言中串場人物功能的「半助」,回想自己手腕斷掉經緯的一幕。畫面右上方「御高樣」和「稚兒」,立刻表達出澀澤書中的結構,或說山口晃忠實描繪且重現中世風的裝扮。不過,至此只是普通的「插畫」而已。

  佔據畫面最大部份的是「御高樣」用力想扭斷「稚兒」手腕的場景,這位女性一身黑色的緊身洋裝,竟然還穿著一雙網襪呢!

  其他有如舞台裝置般的情景,還有自動販賣機和核能發電廠......。連高丘編輯一張張邊翻閱,邊不斷發出「嗯-」「太精采!」等讚嘆聲。

  假如澀澤看到山口晃的插畫,又會如何反應呢?

  我認為澀澤對於擔任第一卷封面畫和插畫的會田誠,不可能由衷喜歡。因為會田是一位把「厭惡」作品化的畫家,倘若要求他把澀澤的文學作品放在心上才去繪製「插畫」,會田本人必定會皺著眉頭作畫吧!因此,說來他並未接受「插畫」委託。使用會田的舊作品,讓第一卷這本「書」搞得有聲有色,完全是編輯才華的展現,可以說是兩者相互輝映的巧妙組合!

  不過,山口晃和大學學長會田的情況迥然不同。他是接受企劃委託後,下定決心盡全力當一位本分的「插畫畫家」,澀澤若能看到這傲人的成果,想必也會很興奮的讚賞山口的作品吧!

  《菊燈台》一九八五年發表於〈新潮〉雜誌,為澀澤晚年的作品。連同絕筆之作《高丘親王航海記》時期的澀澤,都是澀澤關注日本中世人民生活實狀,改寫古典文學而留下的高結晶度作品。在這本《菊燈台》的結尾,澀澤自己寫下多少有些唐突的「題解」。

  「據土佐的傳說,有所謂宇賀富豪。古時候土佐國的長濱村,有一位宇賀的豪族,這名富豪的宅邸之雄壯令人瞠目咋舌。有一天,富豪心血來潮前往伊勢神宮參拜,當他看過內、外宮後發現建築物出乎意料的純樸,於是惡言惡語說道:『哼!我還以為伊勢神宮有多氣派啊!怎麼連我家的馬廄都不如呢?』結果遭受天譴,就在富豪不在家中時宅邸發生火災,所有一切家產全化為烏有。」

  至此,澀澤還是參照「原著」的要旨,但他又婉轉表明自己並非直接引用原本有傳說,而是雙重引用。

  「出生土佐的小說家田中貢太郎(譯註:小說家、隨筆家,1903-1951 出生於高知縣),以這傳說為本寫了《宇賀富豪物語》一書。雖然我的《菊燈台》借用田中貢太郎物語的骨架,不過卻是大幅更動原本傳說,以加深讀者的印象,使得整個內容耳目一新。」

  這部「小說」竟以這種方式結束!一部精心編撰、閃閃發亮的小說的最後,竟有如此唐突的「題解」,咦......?澀澤先生!您不必自吹自擂什麼「耳目一新」,人家只要一讀就能充分了解您的才華,實在不必如此說啊!我覺得這部「小說」的最後段落,未免稍嫌畫蛇添足。我可是老實人說老實話。

  我認為山口晃受託繪製這部「小說」的「插畫」時,作為以畫為表現的人,為「加深讀者的印象,使整個內容耳目一新」,想必也擬定高度戰略。在咀嚼澀澤的雙重引用構造後,自己的「插畫」也要反映這種構造,為了不願自己的作品只成為「小說」的附屬品,應該是經過周詳計劃才使得場景產生蛻變。因此,「御高樣」才會穿上網襪,才會有自動販賣機和核能發電廠出現。

  這位沉默寡言的畫家,並未對我做任何諸如此類的說明,然而只要見到那精心描繪的作品,眼前就會浮現一位畫家蟄居於狹隘畫室嘔心泣血作畫的情景。在這本書中,「小說」構造和「插畫」構造的精采連結,竟是以令人驚嚇的程度使用各種衣物來完成。

  這幾年來,我一直在注意山口晃的繪畫。在三瀦畫廊舉辦的一年一度個展,我都會去觀賞。今春的個展裡,挖苦所謂「現代美術」常用的話語的展示品,令人捧腹大笑!

  題為「2003山愚痴屋殿三年展」的作品中,對於「現代美術」中所謂「三年展」「二年展」,有如鄉下紅白歌唱大賽所表現出一喜一憂之狀況,在他的眼裡看來頗為扭曲。這些完全以戲謔、消遣的心態來創作的小品,還仔細又誇張地加上標題。

  這十三件作品,都是「以大和繪的形式,幽默且活生生描繪現代日本現狀」,這種廣為人知的畫風,確實能夠表現出他作品諷刺性的陳腐詞句。然後,還有所謂「批判性地掌握還元主義而產生表層乖離情況之展示」、所謂「牛奶滴在黑布上之展示,會令觀賞者陷入不確定性之深淵和自身之存在吧!」等等,羅列出有關諷刺「惡質」的「現代美術」言行之詩文。我為這種幽默的玩笑喝采!

  若是澀澤還在世的話,如同山口所揶揄般,對於二00三年「現代美術」,根本不屑一瞧吧!由於山口晃也置身於其中,才會有那般高雅的玩笑。總之,當我一看到兩人的「小說」和「插畫」,以上一個時代的方法連結,「插畫畫家.山口晃」於焉誕生,頗令人欣喜。

  儘管如此,我又想起澀澤對於所謂「日本美術史」非常冷淡這件事。他提及近世以前的日本美術的文章,好像只有一篇「地獄圖和地獄觀念」(收錄於《圖說.地獄圖之閱讀》、河出書房新社)而已吧!但是,這篇文章也是因為對波許(Hieronymus Bosch 1450-1516)感興趣,才論及鎌倉時代的地獄圖。

  我方才再度讀這篇文章,又看看山口晃「以大和繪的形式,幽默且活生生描繪現代日本現狀」的作品,我想像澀澤也一定會以此為入口,更加注意日本美術吧!




其 他 著 作
1. Horror Dragonia少女小說總集【參】 淫蕩學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