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國家寶藏:2 天國謎墓II

國家寶藏:2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8219878
瀋陽唐伯虎
大旗出版社
2009年10月01日
66.00  元
HK$ 56.1
省下 $9.9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STORY
* 規格:平裝 / 288頁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STORY


文學小說 > 懸疑/推理小說 > 華文懸疑/推理小說









【華人第一本反盜墓小說】
中國多位知名推理懸疑作家、各大網路媒體,連袂推薦!
盜墓迷/反盜墓迷 力讚「驚艷之作」,讀者爭相詢問續集出版日期!

  (續上集......)
  經過水牢、落雷石和蜘蛛蛇的五人,在發現「雨雷風雲電」的機關順序後,即將進入「雲」的關口。同一時間,他們來到一幽暗深邃的山洞口,陸續發現了二十八根刻有圖案的柱子......

  十字寶殿帝中央,雨雷風雲電為王;正反五行升天道,雪下金龍小天堂

  捲入一連串神秘、離奇謎墓驚魂的年輕人,在與守墓人、盜墓人鬥智鬥勇後,能否從機關重重的古墓中,參悟謎詩玄機,保全性命奪寶而出?

  二十八星宿的指引 女書十誡的生死謎 水晶棺旁的殺戮戰......

  林教授網羅一批盜墓人謊稱是民間考古隊,讓他們進入江浙湖州毗山---太平天國時期的天王洪秀全墓進行盜挖。身懷絕技的他們來到詭異的慈雲寺搭救同夥的同時,意外獲得了守墓人身上的紋身謎詩,深入到地底下數十公尺的古墓裡;然而這一路詭祕怪事不斷,詛咒、陷阱密布,甚至還出現變種生物攻擊。為了想獲取巨額寶藏,各懷異術的他們彼此利用,企圖逃出「雨雷風雲電」的機關算計。

  當中,一位幡然醒悟的年輕人,決定將私欲與貪念轉化為維護國家寶藏的鬥志,但是處在不見天日的謎墓中,如何才能化險出逃,死裡求生......

  一方是窮人與富人的貪慾競爭,一方是維護寶藏的國家尊嚴;
  兩樣人性、萬種角力,在明與暗之間廝殺較勁,衝突終將引爆!

作者簡介

瀋陽唐伯虎

  東北漢子,才高八斗,常以唐伯虎自居。愛烈酒,喜古文,自謂:塵世多煩擾,風流不可少。


第二十四章 星宿圖騰
第二十五章 妖臉
第二十六章 地下廟宇
第二十七章 屍變
第二十八章 暗道
第二十九章 此門勿開
第三十章  金甲蟲
第三十一章 解密
第三十二章 升天通道
第三十三章 女書十誡
第三十四章 骷髏妃
第三十五章 紅粉機關
第三十六章 暗門
第三十七章 金龍殿
第三十八章 水晶棺
第三十九章 龍鳳玉佩
第四十章  鬼市
第四十一章 殺戮
第四十二章 鐵皮怪人
第四十三章 搏殺
第四十四章 神魚
第四十五章 逃出生天



引言

  (續上集,後半段)

  五人進了「蛟」柱右邊的洞裡,不遠處有一根刻著山羊的石柱和兩個支洞,程哥在柱上畫過記號後,讓胖子和東子向左走,另三人則向右。三人走一段路後,又發現一根「馬」柱和兩個支洞,程哥自己向左,讓禿頭和田尋往右。

  又行了一段,出現一根「鹿」柱,禿頭說:「現在就剩下咱哥倆了,不知怎的我這心裡總有點發毛,心神不定的。」

  田尋說:「我也有點害怕,可現下沒有退路可走,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你去哪邊?」

  禿頭看了看兩洞,說:「我往左吧,不,我往右吧!」

  田尋笑了,說:「左右都一樣。」

  兩人在柱上和洞口畫記號後,分頭進洞而去。

  禿頭進了右洞後,一手拿槍,另一手打手電筒,慢慢地向前走著。洞裡陰冷陣陣,除了頭頂上不時滴下的水滴答答之外,沒有任何聲音,禿頭不禁打了個寒戰,心裡莫名地緊張起來。這洞彎彎曲曲,忽寬忽窄地有些難走,忽然腳下一滑,原來是踩到了一塊石頭,但也把禿頭驚出一身冷汗。

  他長吁一口氣,抬袖子擦了擦腦門上的汗,就在這時,手電筒光柱照射的遠處似乎有個影子一晃,禿頭草木皆兵,連忙用手電筒四處照去,卻什麼也沒有。他暗暗咒罵自己可能是太過緊張,看花眼了。這時,前面洞深處響起一個奇異的聲音,好像有人在低聲說了句話,可又聽不太真切。禿頭知道就算有人在洞裡放聲大叫,聲波經過彎曲折射之後,也會變得聽辨不出,他想:肯定是程哥他們或是田尋,再向前走說不定就能跟他們匯合。

  想到這裡,禿頭腳下加緊,快步朝前走去。這洞越走越寬,走著走著前面出現了個岔路口,禿頭猶豫不決時,其中一條路深處又傳來聲音,禿頭毫不猶豫地尋聲跑去,一路上又有幾個支路,禿頭都是順著聲音的方向找尋。

  走了幾個洞口,前面豁然開朗,竟出現了一座圓形石廳。石廳地面被打磨得十分光滑,完全不像其他地方那麼坎坷不平,禿頭異常興奮,因為圓廳當中立著一根石杆,頂端點著一盞昏暗的油燈,石杆下端端正正地擺著一口巨大的棺材。
禿頭走進圓廳,借著那盞油燈的亮光可見這口棺材是石製的,奇特之處是棺材的形狀,普通棺材大多是長方形,可這口棺材竟然是人形的,腦袋圓、脖子窄、肩膀寬,整個隨著人的外輪廓而造,棺材的長度約有兩米左右,好像是為什麼人訂製的,但至少可以判斷這個人身材相當高大。棺蓋斜放在棺底上,裡面黑漆漆的什麼也看不見。

  他四下看了看,圓廳周圍有好幾個分叉口,不知通向何處。禿頭壯著膽子走近棺材,用強光手電筒朝棺材裡一照,隨即失望,因為棺材裡空空如也,別說金銀財寶,連一枚銅板都沒有。他心中暗想:程哥不是說洪秀全的陵墓一百多年沒人盜過嗎?那這棺材的蓋子怎麼還是打開的?就算被人盜了,裡面總得有些屍骨殘骸,也不應該是清潔溜溜,什麼都沒有啊。

  正在禿頭胡亂猜想時,忽然身後風聲颯然,他嚇得猛一回頭,卻又沒了動靜。禿頭哢嚓一聲將子彈上膛,心裡怦怦直跳,將手電筒貼在手槍上充當戰術射燈,緊張地注視自己剛經過的這個洞口,雙手都沁出了汗。這時後面又有風聲,禿頭再轉回身看,強光手電筒劃出的光柱似乎照見在一個洞口裡有黑影一動。禿頭心中害怕,他衝那黑漆漆的洞裡大喊:「田尋,是你嗎?別他媽的和我玩了,快出來吧,快看看這裡有東西!」半晌無人回應。

  禿頭心裡發毛,他知道如果是田尋或程哥他們在逗自己,也絕不可能在他呼喊之後還一言不發。他臉上的汗順著腦門流下來,慢慢喘著大氣,喃喃地道:「是我自己眼花看錯了,什麼人也沒有,什麼都沒有......」忽然左後側踩碎石的聲音傳來,他猛然回頭,只見一個影子迅捷無比地在面前閃過,他心理防線崩潰,猛地扣動扳機,向那影子跑動的方向連環射擊。

  砰,砰,砰!槍口噴出的火光耀得洞裡忽明忽暗,彈殼落在地上叮噹亂響,子彈把洞壁上的石塊打得四散飛濺,再找那黑影時,卻又蹤跡皆無。禿頭額上的汗順著臉嗒嗒往下流。他不敢走動,站在原地左右轉圈,死死地盯著圓廳四周這幾個洞穴。

  忽然,他感覺腦後似乎有人,回頭一看,見一個黑影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站在了他身後。禿頭大叫一聲,掉轉槍口就欲開槍,那黑影動作極快,不等禿頭拿起槍口,黑影的雙手已經牢牢扳住他的肩膀,同時身軀猛貼上來,在禿頭脖根上狠狠咬了一口。

  這一口咬得十分用力,頓時鮮血直淌,禿頭大聲痛呼,感覺脖筋好像都給咬斷了,他抬腿踹那黑影的肚子,黑影身體微一晃,卻並沒有後退,再想開槍,可那黑影如影隨形,緊緊貼在自己身上,雙手被壓在身下根本抽不出來。那黑影抓著他肩頭的十根手指一齊用力,幾乎都要摳到他的肉裡了,禿頭疼得一陣眩暈,大聲呼叫。那黑影俯上來又要下嘴,忽聽「砰砰」兩聲槍響,黑影身形一晃險些栽倒,雙手也鬆開了。

  緊跟著又是幾槍響起,從不同的角度打在那黑影頭上,聲音好像打進了橡膠輪胎裡,聲音發悶。那黑影無心戀戰,推開禿頭朝一個洞裡飛奔而去,轉眼就沒了蹤影。

  四個人從兩個洞裡跑過來,扶起快要倒地的禿頭,正是胖子、田尋、程哥和東子他們。胖子和禿頭關係最要好,他見禿頭脖子上有兩排血跡宛然的牙印,血肉模糊,嚇得有點不知所措,忙關切地問:「老李,你怎麼了,這是誰幹的?」
禿頭用手緊緊捂著脖子的傷口,疼著嘶嘶地吸氣,說:「一個黑……黑影,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往那邊去了......」

  東子忽然問:「黑影?是不是又高又瘦,卻看不清面目五官?」

  禿頭一驚,渾身發抖地說:「就是!你怎麼知道的?」

  東子說:「我們先前從魔鬼宮殿的斷橋跑過去時,也有一個黑影向我襲擊,後來被我擊退了,看來還是他,操你奶奶的,要被我撞著了,非活劈了他不可!」

  程哥仔細查看了禿頭的傷口,掏出急救盒說:「還好傷口不太深,也沒碰到筋骨,東子拿急救盒來,先給他清洗一下,再用紗布包上!」田尋和胖子扳住禿頭肩膀,東子先將禿頭傷口洗乾淨,程哥再將藥棉紗布給禿頭繃上,暫時止住了血。

  禿頭感激地說:「幸好你們及時趕到,要不我就完了!」

  胖子說:「聽到有槍聲我就往這邊跑,好在來的是時候。對了,你們探路探得怎麼樣了?」

  田尋沮喪地搖搖頭:「岔路口又多又亂,我只走了四、五個洞口,就發現又兜回原地了,正在苦惱的時候聽見老李哥開槍,就順聲音過來了。」

  忽然東子說:「哎,這怎麼還有個棺材啊?快看!」

  程哥扶禿頭坐下,對東子和胖子說:「你們倆注意四周的動靜,小心那黑影再殺個回馬槍。」他則站在棺材前面兩米左右的地方,遠遠看著這口人形石棺,臉上現出一片驚懼之色。

  程哥邊看邊問:「田尋,你去看看棺材裡有什麼東西沒有。」

  田尋心想,你自己怎麼不看,非要讓我看?莫不成你知道棺材裡有毒氣是怎的?可嘴上又不好意思說,剛要上前查看,這時,坐在地上的禿頭邊喝水邊說:「不用看了,那棺材裡面是空的,剛才我看過了。」

  田尋哦了一聲,走近棺材一照,果然裡面什麼也沒有。

  程哥不死心,又說:「你把棺材蓋挪開看看?」

  田尋又把沉重的石棺蓋翻了個底兒朝上,棺材裡面清楚地顯露出空無一物。
  田尋說:「什麼也沒有,程哥你來看看吧。」

  這時程哥才敢走過來,看了看後說:「真奇怪,這棺材怎麼可能是空的呢?」田尋心想,你這膽子也太小點了吧?連一只棺材都不敢看,還說自己有豐富的考古經驗,真是可笑。嘴上當然不能說出來。

  旁邊的胖子忍不住伸腦袋看了一眼,說:「可能是被盜過吧?」

  程哥搖搖頭說:「不可能。這洪秀全陵墓肯定沒有人來過。」

  田尋說:「就算是被盜挖過,也不可能把這裡的屍骨也偷個一乾二淨吧?屍骨又不值錢。」

  程哥說:「就是。所以說只能有兩種可能,一是這棺材根本就沒裝過人。」
  說到這裡卻欲言又止,似乎有所顧忌。田尋看了他一眼,知道他下面的話是什麼,胖子卻不明就裡,追問說:「那第二種可能呢?」

  程哥咳嗽一聲,說:「二就是時間太長,骨頭都爛沒了。」

  胖子心裡生疑,卻也沒多問。田尋知道程哥是故意找個藉口,是怕胖子聽了心裡害怕,但他自己心裡也在暗暗害怕,因為他知道這第二種可能,就是棺材裡的死人自己跑出來了。

  忽然,他發現被他翻過來的棺材蓋上似乎有什麼東西,過去一看,只見棺材蓋朝裡的那面都是橫七豎八的劃痕,深淺不一,而且非常凌亂。

  田尋說:「你看這是什麼?」程哥過去一看,兩人對視一眼,程哥下意識看了看禿頭,對田尋搖搖頭,示意他別說話,裝成什麼也沒看見。

  田尋會意,知道他的意思是怕說出來禿頭等人會更加恐懼,因為這些劃痕很明顯是用手指硬生生在石板上摳出來的。

  胖子見兩人神色神祕,忙問道:「你倆又發現什麼了?」

  程哥站起來拍拍衣服,掩飾說:「哦,沒什麼,以為是陪葬品,原來是塊石頭。」

  東子譏笑道:「程哥也想寶貝想眼紅了吧?我還以為這裡頭只有我最貪財呢!」

  程哥對他的譏笑假裝聽不見。東子伸了個懶腰,抬頭見頭頂上滿是晶光閃爍,他邊看邊問:「你們看這上面是什麼東西,像星星似的?」

  胖子拿手電筒一照,說:「不好說是什麼,不過以我以前搞工程的經驗來看,倒有些像是某種礦石。」

  田尋說:「礦石?什麼礦石還會發晶光呢?要是能鑿下一塊來看看就好了。」

  東子滿不在乎地一擺手,「砰」地一槍打在前面幾米處的頭頂,喀喇一聲,掉下

  一些石塊。東子走過去撿起石塊交在胖子手上,說:「這還不容易?」

  胖子左右看了看手中的石塊,眼睛裡漸漸放光,說:「程哥,快來看,好像是水晶石!」

  程哥走過去接過礦石,透過強光手電筒的光束仔細鑒定,臉上慢慢露出笑容,說:「是紫水晶,純天然的紫水晶!」

  東子一聽說是水晶,頓時來了精神,湊過去說:「什麼紫水晶?值錢不?」

  胖子欣喜地說:「當然值錢了,這種天然的紫水晶相當珍貴,而且這山洞的上面好像全是這種水晶礦石,太神奇了!」

  田尋對礦石沒什麼研究,於是問道:「這山洞頂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天然紫水晶?難道是修陵的工匠一塊一塊黏上去的?」

  禿頭坐在地上正在喝水,聽田尋的話笑了,說:「你真笨,那得多浩大的工程?這地底下有一條紫水晶礦石的礦脈,修陵墓的工匠挖到這裡時,發現了這條礦脈,於是他們就順勢而造,將礦脈底部掏空,鑿修了這個山洞。」

  田尋一拍腦袋,說:「怪不得!咱們的手錶不管是機械的、還是電子的都失靈了,肯定是這礦脈惹的禍,水晶有輻射功能,這麼大一塊水晶礦脈在頭頂上,手錶當然不管用了。」其他人也都點點頭。

  東子把那塊紫水晶礦石往背包裡一個勁地塞,程哥說:「你幹什麼呢?背包都快撐破了!」

  東子邊塞邊說:「這麼值錢的東西當然得留下了,至少這趟活沒白來!實在不行的話,咱們乾脆就把這些紫水晶都用槍打下來得了,也能換不少錢!」

  程哥說:「你快扔下它吧!這並不是我們想要的東西,如果找到了真正的財寶,這些水晶石簡直不如石頭。」東子一聽,覺得也有道理,但還是不太情願地扔掉了紫水晶礦石。

  胖子說:「那咱們現在往哪邊走?這裡頭四通八達的,好像根本就沒有出路。」程哥緊鎖眉頭,也是無計可施。

  田尋說:「現在這裡不太安全,我們不能再分開走了,只能是一起探路,遇到岔路就在路口做記號,什麼時候把這迷宮都走個遍,也就有結果了。」

  其他四人都點點頭,胖子解下禿頭的背包自己背上,田尋和東子架起禿頭,程哥在前面,胖子斷後,一行五人避開那黑影逃走的路線,朝另一方向走去。經過了幾個路口,一路之上又看見很多黑石柱,上面的圖案也不盡相同,有烏鴉、猴子、豬,還有蝙蝠、老鼠和狼等等。走了一會兒,五個人坐在一根刻著獐子的柱下休息。

  胖子邊喘氣邊說:「我不怕幹活,最怕走路,走多了這心......心裡頭就發慌,不舒服。」

  東子譏笑說:「你那是太胖了心臟不好,快減減肥吧。」

  胖子說:「減什麼肥?這叫心寬體胖,你懂個屁!」

  程哥看著柱子上的獐子,說:「現在我們碰到多少根柱子了?」

  胖子說沒記住,田尋說:「一共是21根柱子,每根柱上的圖案都不相同。」

  胖子拍拍田尋肩膀說:「行啊,老田,記憶力不錯嘛。」

  田尋說:「我記憶力一般,只不過我把手錶的日曆調成一號,每經過一根柱子就按一下,現在手錶日曆顯示的是21號,當然是21根柱子了。」

  程哥說:「你心還挺細的,和我計算的一樣,有什麼發現嗎?」

  田尋說:「這些柱子上的圖案都不一樣,但都是動物,沒有人物,而且有一個最重要的,就是這些動物裡沒有貓,也沒有獅子,這就說明問題了。」

  東子說:「沒有貓和獅子,那又怎麼了?」

  田尋說:「貓和獅子都是西方的動物,從唐宋之後才漸漸傳入中國,遠古的中國是沒有這些動物形象的。」

  胖子說:「那又能證明什麼問題?」

  田尋說:「你們還沒看出來嗎?這些柱子的圖案就是二十八星宿圖啊!」




其 他 著 作
1. 國家寶藏8:關中神陵II (完結篇)
2. 國家寶藏5:樓蘭奇宮
3. 國家寶藏4:南海鬼谷II
4. 國家寶藏:3南海鬼谷
5. 國家寶藏:1天國謎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