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Horror Dragonia少女小說總集【參】 淫蕩學校

Horror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7024923
郭玉梅、王聰霖、林皎碧
八方
2009年10月19日
127.00  元
HK$ 114.3
省下 $12.7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Why
* 規格:精裝 / 128頁 / 13.5*19.2cm / 限制級 / 全彩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Why


[ 尚未分類 ]















文藝、驚悚
「日本異色恐怖文學宗師」澀澤龍彥
少女小說總集 第參彈

結合日本當代藝術插畫 閱讀全新的澀澤龍彥

邪教的淫蕩與性變態──薩德侯爵的性變態聖典!
《索多瑪一百二十天》精華版

  黑暗森林裡的巨大城堡
  有如一處前所未聞的罪惡與罪行的淵藪,
  專門提供淫蕩者享樂
  一個慘絕人寰的人間大煉獄!

  這些受到惡靈之邀來到此地的可憐犧牲者,
  絕對想不到這批惡徒將會以何種惡毒淫穢的手段來蹂躪他們!

  「Horror Dragonia」少女小說總集,全套一 ~ 五集(精裝本),第三集《淫蕩學校》為法國黑暗文學大師薩德侯爵最讓人不寒而慄的代表作!

  薩德侯爵在三百年前的十五世紀,正是一個真實存在的危險人物,把幾十人(更有一說幾百人)的少男少女關在自己領地的地下室,當成禁臠再加以慘殺以此取樂。童話《藍鬍子》,就是以此人物為本。

  澀澤龍彥神靈活現的譯筆加上薩德侯爵的黑暗世界,彷若是一則暗黑童話,一個充滿不吉祥、快活的馬戲團小屋。扮成護士的少女佔據整個封面,一翻開書封,黑色汽球滿天飛,瞬間把讀者引進殘酷的雜耍世界。這種效果,在無聲、墨色的插畫家町田久美的筆下,化為凶暴的不和諧聲音與極端色彩的繪畫,凸顯出「蒼白的情慾」。

  本書採用精裝本裝禎,極具收藏價值。

作者簡介

澀澤龍彥

  1928年生於東京,東京大學文學院法語系畢業。翻譯以薩德為首的歐洲變態異色文學的第一把交椅。在政治氣氛極為濃厚的六○年代,他相繼發表了『神聖受孕』、『毒藥手帖』、『夢的宇宙誌』等諸多著作,從文學與藝術的觀點闡述馬克思思想,因而激發了當時的左翼份子。1959年,他因為翻譯被視作為猥褻書籍的薩德『惡德之榮耀』而於翌年遭禁,並引起把多位當代作家和文人也捲入其中的「薩德裁判事件」。1969年在東京地方法院被判有罪。後來又陸續發表超現實主義、神秘學、色情學等相關的散文,並陸續發表對西歐古代、中世紀的美術與文學的評論,對三島由紀夫等的同時代作家造成強大的刺激與影響。從八○年代以後,他創立了獨特的日本古典幻想文學世界,著名作品有「唐草物語」(泉鏡花文學獎)、「空舟」、「高丘親王航海記」(讀賣文學獎)等等。

  1987年死於喉頭癌。將自己手術後住院期間的體驗寫成一本傑出作品「在市中心醫院看見幻覺」,成為遺作。

薩德侯爵 Donatien Alphonse Francois de Sade, 1740 ~ 1814

  法國小說家,一般人稱他為薩德侯爵。出身於佩脫拉克(Francesco Petrarca)愛人蘿拉(Laura)家族的名門。雖然娶了司法官的女兒,卻相繼發生鞭打乞丐女、毒糖果等醜聞而被捕入獄,導致一生中有三分之一的歲月都在監獄度過。他在法國大革命的期間獲釋,卻又因為反革命的罪名而遭到逮捕;接著又在拿破崙體制下遭到文字獄,直到死亡之前都被監禁在瘋人院裡。

  大多數的作品是在監獄或瘋人院寫成的,遺書上並清楚寫著:「把我的名字永遠地從世人記憶中完全抹去!」

  薩德的思想與文學價值長期遭受忽略。經過十九世紀末期的德國精神醫學家與二十世紀多位詩人的奔波努力,他的聲譽終於恢復。原本被視為禁書的著作,至今也可以供人自由地閱讀,並被推崇為古典小說。

  代表作有:「茱絲汀或美德的不幸」、「茱麗葉或惡德的榮耀」、「閨房哲學」、以及被視為性倒錯總目錄的「索多瑪120天」等等。

繪者簡介

町田久美

  一九七○年出生於高崎市。多摩美術大學畢業、專攻日本畫。二○○一年於澀谷西武美術畫廊,二○○二、二○○三年於北村畫廊舉辦個展。二○○○年起,阿姆斯特丹、法蘭克福、基輔等海外舉辦個展。還參加新生堂(南青山)、文房堂畫廊(神保町)等所舉辦的各種聯展。入選第十七回上野之森美術館大賞展。獲頒前橋藝術祭99年大賞。

譯者簡介

郭玉梅(本文)

  資深專業日文翻譯,從事翻譯工作多年,以文學小說、生活、健康類作品為主,近期作品有《性義工》、《名畫來找碴》、《叫我元氣女王》、《有錢有閒非夢事》(八方出版)等書。

王聰霖(本文)

  輔大生物系畢業。曾任時尚雜誌編輯,現為自由作者及譯者,著有《令人戰慄的恐怖酷刑史》、《你不可不做的愛愛101式》,譯有《令人戰慄的恐怖世界史》、《令人戰慄的妖人奇人傳》、《死定了》、《愛的極樂園》(八方出版)。

林皎碧(附錄)

  淡江大學東語系畢業,日本東北大學文學碩士,專攻日本近代文學。譯文散見《藝術家》等雜誌,譯作有《幸福的暗影 : 波納爾》(閣林出版社)、《旅行之王》、《廁所大不同》、《日本名畫散步》、《河童家庭大不同》、《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一)(二)、《夢見街》、《古本屋女主人》、《避暑地的貓》、《春之夢》(皆遠流出版)。



消除微差的神韻--町田久美的方法
山下裕二(日本美術史家.明治學院大學教授)

  對於町田久美這位畫家,我一無所悉。因此當高丘編輯告知插畫人選時,我感到相當不安。第一卷的會田誠、第二卷的山口晃的作品,我幾乎都見過,和畫家本人也有來往。兩人都是我所注目的畫家,還打算今後購買他們的作品。毫不猶豫就接受邀稿。

  總之,對於一無所悉的町田久美,無論多麼會寫文章的人,若是她的作品毫不出色,可真是無可奈何。我不願成為那種為無聊畫家個展,畫冊上寫些陳腔濫調華麗辭藻的「美術評論家」。我們的澀澤龍彥,從來也不曾做過那種事。

  抱著不安的心情,十一月二十三日,前往她位於武藏小金井的工作室。前一天的深夜,原本打算上網收集資料先「預習」,最後卻作罷!我認為什麼都不知道,直接看作品比較好。可以的話,連畫家本人都不要見,看作品就好。不過,她就在工作室裡,這倒是辦不到。若是她的作品很無趣,我打算辭退邀稿。

  結果我被作品所說服,因此才會動筆寫稿,我認為首先為在這本書中才第一次接觸町田久美作品的讀者,把我個人如何消除杞人憂天的經緯、及這位畫家的「方法」作說明比較好,特別有關畫材和技法的說明。

  這本書中所刊載的繪畫作品,全部都是以墨和筆畫在雲肌麻紙。只有幾件作品施予淡彩,基本上都是清一色的墨色。

  潤筆、飛白、濃淡等水墨技法,基本上承繼以“偶發”為前提的技法。總之,以墨、水、筆、紙極為限定的素材,有意識地控制相會瞬間的微差,可說是即興性相當強的技法。

  我原本就從事古水墨畫的研究,一看到當今畫家的陳腐水墨畫,忍不住要退避三舍。所謂「禪」啦!「氣韻」啦!「留白之美」啦!揮起這些老掉牙的概念,已經行不通了。曾經受到「前衛蒙蔽」的老爺爺們,只是形式上回歸日本,描繪一些彷彿是「水墨畫」的作品,真是令人悚然!沒有技術支撐,僅憑藉著微差的餘興,說這就是即興。--擺出如此架式的畫家還頗多!

  一問,才知道町田久美在美術大學專攻日本畫。曾經有一段時期置身於所謂「日本畫」的世界,不久和老師反目,於是前往東南亞、西藏、中東一帶短暫流浪。她懷抱「日本畫」「水墨畫」的領域,對於束手無策的微差,感到完全的蹩扭。

  她的作品完全沒有濃淡,以均質線繪出輪廓。我的手邊有單色複製品,若只看這些作品,幾乎都會誤認為是由電腦畫面上繪製的。

  這種細心畫出的線條,以細筆重覆好幾次而繪出,這是手上功夫的累積。乍看之下,好像無機的線條,若知道事實上是由耐心地作業累積而來,大部分的讀者無疑地都會感到驚訝。

  極似物的反覆,反而近乎數位。但是,和數位卻迥然不同。極力消除有機性的微差,乍看有如無機的線條,卻別有一番神韻。沿著輪廓,僅僅施予薄墨的陰影,既是悄悄的表白、也是自我表明吧!近十年來,町田久美漸漸鞏固這種方法。由於最近作品的結晶度相當高,所以抱持著自我的確信。

  自從被委託插畫以來,她在一個半月內,畫出十幾張新作品。集中力驚人!高丘編輯根本無法理解繪圖有多麼困難,盡出些無理的難題給她。

  然而,原本就是陶醉在被虐待才產生快感的的畫家,對於這種非常識的委託,反而起了很好的作用。她的內心裡,也許有繪畫這種施虐待者和唯命是從的被虐待者同住吧!

  剛畫出來的插畫,忠實地反映內容,根本無須多加說明。絞盡腦汁想出消除微差而產生的神韻的方法,這位畫家如何讓薩德、還有澀澤龍彥的神韻昇華,卻維持她自己的距離,想必煞費苦心。

  譬如:第16、17頁所刊載那件象徵拉.曼露迪如的作品。 我們引用澀澤翻譯、薩德描寫這位女性形象的文字。

  「五十二歲的大胖子拉.曼露迪如,是一個有活力、健康的女人,肥嘟嘟、圓滾滾的大屁股,感覺上不會有男女情事。但是,她的人生卻以栽尾(譯註:肛交的雅稱)慣犯為樂,可以說沒有其他地方,比得上這裡所帶給她的快樂,她非常適應這樂趣。由於天生片輪(玉門阻塞),其他地方根本無法交媾,從年輕時自然而然就沉溺於這種快樂,什麼都不當一回事、什麼都不怕,只要讓對方享受這種難以形容的快感,如同大家盛傳的謠言般,執著於這種放蕩。無論多大的得手吉(譯註:陽具的雅稱)也不在乎,那正是她的最愛。」

  哎呀!多麼「高格調」的翻譯啊!使用「栽尾」「玉門」「得手吉」這種高尚隱語的文體,可說是翻譯家澀澤極為隨意的方法吧!不說肛交,而以漢和辭典都查不到的「栽尾」,薩德的文章蛻變成澀澤的作品。

  說到這裡,一九六二年《神聖受胎》書中收錄的〈禁止發行唷!--薩德和我--〉的文章裡,澀澤把審判薩德的始末、及在警視廳開偵查庭如此寫出。

  --(警視廳的警部),開始迅速翻閱我翻譯的書,

  「這個『千鳥』到底什麼意思呢?可以改成現代話嗎?」

  「女性間的同性戀。換成現代話,該怎麼說呢?一時想不起來。」

  「沒有嗎?」

  「這個......俗話有歹客(Dyke),但是意思上有很大的差別。」

  令人訝異的是警官要我等一下,竟然想把「歹客」寫在調查書。我大吃一驚地阻止他。

  「等一下!那種連辭典都沒有,最近才出現的猥褻語。假如那種下流的話語出現在警察的調查書上,我認為不妥當。」

  --結果,澀澤以「我的格調是正確的,不要再扭曲薩德吧!」作為抗辯。警官「露出懦弱的笑容,不情願地擱下筆」。這時期審判薩德的文章,從後來澀澤的文體看來,充滿令人意外的激動口吻。

  另外,在六二年當時,女同性戀者(lesbian)的詞彙尚未流通,雞姦(anal sex)就是「栽尾」了。

  町田久美為了解這個詞彙的意義,聽說還去查辭典,卻查不到。另外,在「玉門」裝上好似貞操帶的東西,為能夠「栽尾」有一個大開口。她以一貫的作風單純化把輪廓稍加描繪而已。其他描繪巨大的「得手吉」,也是以同樣的手法。

  但是,讓「五十二歲的大胖子拉.曼露迪如」變身為小嬰兒姿態,使得這本書更添光彩。總之,對於這種形象的扭轉,我感到非常開心。曾經讚美佐伯俊男(畫家,1945年出生於日本宮崎縣。)以一枝簽字筆作畫的澀澤,無疑也會喜愛她的插畫。

  不過,我擔心町田久美的插畫,乍看之下會讓人想起澀澤喜愛的貝勒梅(Hans Bellmer 1902-1975)和四谷SINMON的人偶,世間的澀澤迷是否能夠讚賞她的繪畫呢?在這之前,我打算先購買她的一件作品。




其 他 著 作
1. Horror Dragonia少女小說總集【貳】 菊燈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