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好吃(NO.5+6)套書(共二冊)
  • 定價99.00元
  • 8 折優惠:HK$79.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Horror Dragonia少女小說總集【肆】狐媚記

Horror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6487149
澀澤龍彥
郭玉梅、王聰霖、林皎碧
八方
2009年11月17日
127.00  元
HK$ 107.95
省下 $19.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6487149
  • 叢書系列:Why
  • 規格:精裝 / 128頁 / 32k
    Why


  • [ 尚未分類 ]

















    文藝、驚悚
    「日本異色恐怖文學宗師」澀澤龍彥
    少女小說總集 第肆彈

    結合日本當代藝術插畫 閱讀全新的澀澤龍彥


    慾望.淫亂.挑戰禁忌
    人類逃脫不了的孤獨地獄......


      狐狸妹妹與哥哥爆發一場愛恨情仇的火燄!
      ──甜美、殘酷又懾人心魂的恐怖小說!


      北夫人生下長子星丸的五年後,又生下一名女嬰,沒想到這名女嬰卻是一隻狐狸!丈夫左少將憤怒下達殺害女嬰的命令,夫妻因此感情不睦而分居,然而兩人一直飽受惡夢折磨。


      星丸逐漸長大成人,有一天,從歹徒手中救回一名少女,暫時寄託在母親住處。星丸與少女迸發愛欲火燄,當北夫人看到他們在野地裡卿卿我我時,沒想到居然目睹令她瞠目結舌的場景......


      「Horror Dragonia」少女小說總集,全套一 ~ 五集(精裝本),第四集為澀澤龍彥又一代表性創作,書中搭配日本當代國際級藝術家鴻池朋子的插畫,更有震撼力,更具話題性!


      本書採用精裝本裝禎,極具收藏價值。


    作者簡介


    澀澤龍彥


      1928年生於東京,東京大學文學院法語系畢業。翻譯以薩德為首的歐洲變態異色文學的第一把交椅。在政治氣氛極為濃厚的六○年代,他相繼發表了『神聖受孕』、『毒藥手帖』、『夢的宇宙誌』等諸多著作,從文學與藝術的觀點闡述馬克思思想,因而激發了當時的左翼份子。1959年,他因為翻譯被視作為猥褻書籍的薩德『惡德之榮耀』而於翌年遭禁,並引起把多位當代作家和文人也捲入其中的「薩德裁判事件」。1969年在東京地方法院被判有罪。後來又陸續發表超現實主義、神秘學、色情學等相關的散文,並陸續發表對西歐古代、中世紀的美術與文學的評論,對三島由紀夫等的同時代作家造成強大的刺激與影響。從八○年代以後,他創立了獨特的日本古典幻想文學世界,著名作品有「唐草物語」(泉鏡花文學獎)、「空舟」、「高丘親王航海記」(讀賣文學獎)等等。


      1987年死於喉頭癌。將自己手術後住院期間的體驗寫成一本傑出作品「在市中心醫院看見幻覺」,成為遺作。


    繪者簡介


    鴻池朋子


      坊間各式各樣的畫者,使用畫布得花上多少時間呢?大不了就是把畫布安裝在木框,或到材料行買現成品回來畫吧!鴻池朋子則是如此,譬如:近作「如刀般」的情況,首先將畫布貼在九0×一八0㎝的板材上,從打底子開始。畫布塗上白色壓克力顏料,乾燥後用砂紙仔細磨過,再塗上壓克力顏料。砂紙的粒子依照編號(從粗粒子漸次轉為細粒子),如此反覆二十回。一般的畫布,並不適合以鉛筆來作畫。為讓鉛筆可以在畫布上描繪,表面得要求光滑純白。為製作五張這種畫布,得反覆一百次單調的作業。花上三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畫家所要求的畫布。至此,才能夠正式作畫。


      她使用4H ~ 6B的黑鉛筆、墨、炭筆等所有黑色素材的工具,仔細地描繪出白和黑的世界。數千把刀子在空中飛舞,襲向有如龍捲狀的不可思議少女像的作品「如刀般」,其實是花費近一年時間完成,二年後才有系列作品問世。超過八公尺的巨大作品系列,目前仍然持續中。


      以黑鉛筆費心持續描繪,需要忍耐力。堅持技法表現的鴻池作品,有種電腦繪圖所沒有的氣味。為描繪這次的插畫,挑起鴻池這種可稱之為精神極限主義創作態度。為澀澤世界所激勵的鴻池,首次插畫中既不畫窒也不畫陽具,卻完成一張張充滿高度幻想猥褻感的作品。


      鴻池朋子=一九六0年出生於秋田市。八五年東京藝術大學繪畫科日本畫組畢業。曾經擔任玩具、雜貨、傢俱設計工作,自九七年起發表軟雕刻、鉛筆卡通片。二000年,在三瀦畫廊舉辦個展,為首次發表描繪作品。0一年,在HUZIKAWA畫廊(大阪)、AKUSHISU畫廊(東京)舉辦個展。同年,出版繪本《MIMIO》。0三年,參展在首爾市立美術館舉辦的聯展、MUZA川崎的工藝展。二00四年,參展博隆納(Bologna)美術館舉辦的聯展。雖然不屬於早熟型、卻是一名大器晚成的有深度藝術家。


    譯者簡介


    郭玉梅(本文)


      資深專業日文翻譯,從事翻譯工作多年,以文學小說、生活、健康類作品為主,近期作品有《性義工》、《名畫來找碴》、《叫我元氣女王》、《有錢有閒非夢事》(八方出版)等書。


    王聰霖(本文)


      輔大生物系畢業。曾任時尚雜誌編輯,現為自由作者及譯者,著有《令人戰慄的恐怖酷刑史》、《你不可不做的愛愛101式》,譯有《令人戰慄的恐怖世界史》、《令人戰慄的妖人奇人傳》、《死定了》、《愛的極樂園》(八方出版)。


    林皎碧(附錄)


      淡江大學東語系畢業,日本東北大學文學碩士,專攻日本近代文學。譯文散見《藝術家》等雜誌,譯作有《幸福的暗影 : 波納爾》(閣林出版社)、《旅行之王》、《廁所大不同》、《日本名畫散步》、《河童家庭大不同》、《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一)(二)、《夢見街》、《古本屋女主人》、《避暑地的貓》、《春之夢》(皆遠流出版)。







    包裝在常識內的狂氣--鴻池朋子的表現
    山下裕二(日本美術史家.明治學院大學教授)


      我為商討本書的相關事宜,拜訪鴻池朋子位於御茶水工作室時,她連《媚狐記》收錄的《睡美人》都熟讀,這種對澀澤龍彥著作了解之透徹,委實令人驚訝!況且她讀的可不是河出文庫版,而是一九八三年出版的精裝本。


      一問,才知道她不但已經熟讀《媚狐記》,而且從小說集《睡美人》觸發不少靈感。我原本認為鴻池朋子的畫和澀澤的世界有相當的距離,兩者之間未必吻合,結果卻出乎意料之外。


      雖然,和鴻池朋子第一次見面的情景,我是記得很清楚,卻想不出是何時見面。翻開多年前的手冊,並未記載。正打算死心不查了,竟然從書齋裡奇蹟似發現一張傳單。


      從二000年十二月十四日,到翌年一月二十七日,在南青山三瀦畫廊舉辦名為「冷 發出光芒 覺醒」的個展。對啦!原來已經是三年前的事……。


      我並未參加那次個展的開幕酒會,而是會後才一個人獨自前往。她好像也清楚記得當天的情景,我穿著厚重大衣,冒冒失失踏入畫廊,發出「不錯!」之類的話,匆匆就離去。


      我記得人不多的畫廊,她獨自坐在櫃檯看書。因為不認識,根本沒想到這就是藝術家本人。而且看起來非常年輕,不像藝術家,還以為是新來的工讀生(失禮!)。我不記得那天交談的內容。大概如同她的記憶,並未談到什麼大不了的事。


      奇蹟似發現的這張傳單的正面,印著題為「如刀般『昆蟲的通知』下圖」的大作。其實,這是完成的作品又繼續畫後的局部,後來成為這本《媚狐記》的封面,而我自己竟然為這本書寫文章,三年前的我萬萬想不到。


      現在,重新讀過傳單上藝術家所寫的文章,一方面對於她竟然有如此的想法......,感到非常驚訝!另一方面,對於她之所以會熟讀澀澤著作的背景,也比較能夠理解。雖然有些冗長,容我引用原文。


      「繪卷從右往左,故事性和時間的移動順序地變化。就此意義而言,我希望這幅畫能夠具有繪卷般效果。『迎向(我)而來的刀子,增強身體週邊的能量,愈接近顏色變得愈濃(血液的顏色)。一刺進體內就成為流線型,有如混沌中創造天地反覆核分裂一層又一層地包起來......云云』如此大陣仗的開頭。刀子既是包含我在內的一切人事物,也是戰爭的工具。刀子不只是萬能工具,也是殺人的工具,若以此目的而前進,以日本刀為中心思想則具有正當性,我露出要殺死人(雖然知道不會殺死)而丟出魔術幻覺刀子,因為我認為自己就像徒具形狀而不具任何殺傷力的刀子,才會如此做。這件作品處在“持續”狀態而結束,今後若要再添筆的話,往右畫就是過去,往左畫就是未來。(後略)」


      假若不看作品,只讀這篇有如吐露內心話的笨拙文章,大概會認為這是有點危險的人物。最近,在六本木的森美術館,看到草間彌生的個展「KUSAMATRIX」,其中她自己邊唱著意義不明的歌(據說是她自己作詞作曲),邊聯想到羽毛散落的VIDEO作品。看到羽毛黏在她嘴唇上也不當一回事,繼續唱歌的草間影像,我邊笑的同時,還覺得有些恐怖。


      不僅是這篇文章,傳單上寫著密密麻麻的文字,鴻池朋子以往給我的冷漠印象,因再度凝視這張傳單,舊印象大幅改觀。


      那個展後一年多,從二00二年四月十六日至五月十八日,移到中目黑的三瀦畫廊舉辦第二次個展。主題為「外面就在那裡」。我把那次傳單保存得很好,所以立刻能夠找出來。為什麼呢?因為在那次個展,我買了她的一件作品(本書六十四 ~ 六十五頁)


      不過,我倒是參加那次的開幕酒會。前次個展的「如刀般」系列,左側繼續添筆,成為一八0×八0㎝的大作品。前次作品的左側補筆的結果,成為刀子群舞的空中,和一隻六條腿的狼。這部分已成為《媚狐記》的封面。依照她的說法,添畫上去的不是「過去」、而是「未來」。


      在這次個展中,和她交談的內容,我也記得很清楚。看到畫,我首先對白色畫布之美感到瞠目結舌。一問之下,才知道她為達到這種特殊質感的效果,多次重複試驗。想來恐怕花費不少時間吧!這次和二年前個展相比較,確實進展很多。


      雖然,我最喜歡畫在這種畫布上的那件最大作品,卻無經濟力可支撐我當金主(patron)。儘管如此,我還是選購一件同樣技法的小作品。因為家中無可懸掛的空間,在三瀦畫廊購買的畫,幾乎都是請對方代為保管。那件作品,也是被存放在三瀦畫廊的庫房。


      我和她在這會場的談話,倒是記得很清楚。內容大致如下:
      「突然覺得妳應該很喜歡熊田千佳慕的畫風吧!」
      「咦 ~,您怎麼會知道呢?」
      「因為筆法非常相似。」
      「哎呀!可能太喜歡他的作品,已經被影響了。」
      「聽說他最近要在福島縣立美術館舉辦個展。」
      「真的嗎?我要去,我一定要去......。」


      我還送她一張「熊田千佳慕的世界--花.蟲.鳥.夢」的展覽傳單。之後,到這次的企劃為止,我們沒有機會再交談。一問之下,原來她還特地跑到福島去觀賞展覽。可是,我卻沒去。


      熊田千佳慕(譯註:本名熊田五郎,出生於橫濱,名插畫家,熱愛自然、喜愛昆蟲),出生於一九一一年。現年九十三歲,仍在創作中。少年時代為法布爾(Jean-Henri Fabre,1823-1915)的《昆蟲記》所吸引,年過九十仍以非凡的縝密筆觸描繪昆蟲及植物。我看電視偶然得知這位畫家,幾年前他的作品開始風靡,也在公立美術館舉辦展覽。


      我向鴻池朋子提起熊田千佳慕,原本以為雖然年輕一輩以「現代美術怪現象」搞得熱熱鬧鬧,應該不會有人知道這位老畫家的存在吧!因為我知道安於所謂「現代美術」範疇的人,對於自己範疇外的表現根本不屑一顧的盲點,所以和她能有此對話,感到非常高興。


      更進一步思考,其實澀澤是一個會將「戰後美術史」定位為教科書加以評價,卻冷淡對待六0年代、七0年代「現代美術」的人。他內在的狂氣被冷靜的外表所包裝,作為一個寫作人,不曾逸出常識的軌道。因此,他的文章至今依然令人覺得美,內在狂氣的界線愈磨愈亮地傳達給讀者。


      本書中“代後記”的那篇〈存在的不安〉也是如此結尾:


      「想奉獻犧牲的男人得帶著短刀,想征服女人的男人得要有陽具。無論殺戮過程還是肉慾過程,最後都得等到對方死亡、也就是肉體的痙攣才能結束。情慾和死亡的相類似,在這種情形下再明瞭不過了。」


      讀這篇文章,就會聯想到鴻池朋子那件刀子群舞的作品。我認為她也是一個只要面對畫布,就會去實踐所謂正經常識的方法,而將自己內在的狂氣暗中鎮定下來。


      在《媚狐記》的前半段,北之方和星丸前往嵐山賞花的場景裡,看到她所描繪的刀子異常增加,畫面卻又是工整不亂,我就開始思考這些事。






    其 他 著 作
    1. 澀澤龍彥少女小說總集 Horror Dragonia
    2. Horror Dragonia少女小說總集【伍】貘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