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影封面版)
  • 定價127.00元
  • 8 折優惠:HK$101.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Horror Dragonia少女小說總集【伍】貘園

Horror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6487132
澀澤龍彥
郭玉梅、王聰霖、林皎碧
八方
2009年12月18日
127.00  元
HK$ 107.95
省下 $19.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ISBN:9789866487132
  • 叢書系列:Why
  • 規格:精裝 / 144頁 / 13.5 x 19.2 cm / 限制級
    Why


  • [ 尚未分類 ]

















    文藝、驚悚
    「日本異色恐怖文學宗師」澀澤龍彥
    少女小說總集 第伍彈

    結合日本當代藝術插畫 閱讀全新的澀澤龍彥


    惡女崇拜.現實與幻想錯置的美感
    耽溺於邪惡幻想的操弄,黑暗情色主義正在蔓延……



    顛倒夢境與現實的世界--怪誕的潛意識小說!


    高丘親王前往天竺的途中,卻在南方的盤盤國迷路了。
    盤盤國的幅員遼闊、國勢強盛,歷代皇族飼養許多食夢貘,
    後來卻因為人們逐漸喪失作夢能力,造成食夢貘的數量驟減。
    高丘親王被捕之後,被太守幽禁在貘園,希望讓貘享用親王的美夢,
    高丘親王每晚的夢境都被貘吃掉,致使親王逐漸失去生趣而惡夢連連。
    某日,美麗的太守女兒出現在貘園,
    高丘親王目睹這位美麗的少女正在愛撫公貘,
    而且就在下一瞬間,居然把公貘的性器官含在嘴裡,
    接下來,高丘親王感覺到自己似乎已化身為那隻公貘!
    ………高丘親王究竟會遭遇到何種命運呢?


      「Horror Dragonia」少女小說總集,全套一 ~ 五集(精裝本),第五集為澀澤龍彥最具代表作品《高丘親王航海記》第三章,此部作品並獲得日本讀賣文學獎。前一集《狐媚記》是被夢魘糾纏的故事,最終卷的《貘園》就是吃掉夢的故事。書中搭配日本當代藝術家山口晃的插畫,更有震撼,更具話題性!


      本書採用精裝本裝禎,極具收藏價值。


    作者簡介


    澀澤龍彥


      1928年生於東京,東京大學文學院法語系畢業。翻譯以薩德為首的歐洲變態異色文學的第一把交椅。在政治氣氛極為濃厚的六○年代,他相繼發表了『神聖受孕』、『毒藥手帖』、『夢的宇宙誌』等諸多著作,從文學與藝術的觀點闡述馬克思思想,因而激發了當時的左翼份子。1959年,他因為翻譯被視作為猥褻書籍的薩德『惡德之榮耀』而於翌年遭禁,並引起把多位當代作家和文人也捲入其中的「薩德裁判事件」。1969年在東京地方法院被判有罪。後來又陸續發表超現實主義、神秘學、色情學等相關的散文,並陸續發表對西歐古代、中世紀的美術與文學的評論,對三島由紀夫等的同時代作家造成強大的刺激與影響。從八○年代以後,他創立了獨特的日本古典幻想文學世界,著名作品有「唐草物語」(泉鏡花文學獎)、「空舟」、「高丘親王航海記」(讀賣文學獎)等等。


      1987年死於喉頭癌。將自己手術後住院期間的體驗寫成一本傑出作品「在市中心醫院看見幻覺」,成為遺作。


    繪者簡介


    山口晃


      1969年生於東京。1996年東京藝術大學大學部美術研究科畢業。1997年參加了「被爐派」展(MIZUMA ART GALLERY),一躍成為眾人矚目的焦點。2001年獲得第四回岡本太郎記念現代藝術大賞優秀賞。山口筆下的畫,橫斷時間與空間,作品帶有超現實主義的風格,作品當中經常描繪古風建築透視圖以及屏風。


    譯者簡介


    郭玉梅(本文)


      資深專業日文翻譯,從事翻譯工作多年,以文學小說、生活、健康類作品為主,近期作品有《性義工》、《名畫來找碴》、《叫我元氣女王》、《有錢有閒非夢事》(八方出版)等書。


    王聰霖(本文)


      輔大生物系畢業。曾任時尚雜誌編輯,現為自由作者及譯者,著有《令人戰慄的恐怖酷刑史》、《你不可不做的愛愛101式》,譯有《令人戰慄的恐怖世界史》、《令人戰慄的妖人奇人傳》、《死定了》、《愛的極樂園》(八方出版)。


    林皎碧(附錄)


      淡江大學東語系畢業,日本東北大學文學碩士,專攻日本近代文學。譯文散見《藝術家》等雜誌,譯作有《幸福的暗影 : 波納爾》(閣林出版社)、《旅行之王》、《廁所大不同》、《日本名畫散步》、《河童家庭大不同》、《沙門空海之唐國鬼宴》(一)(二)、《夢見街》、《古本屋女主人》、《避暑地的貓》、《春之夢》(皆遠流出版)。







    逆光的尖塔--再度觀賞山口晃的插畫
    山下裕二(日本美術史家.明治學院大學教授)


      第五回的《horror.Dragonia 》,為最後一次。論及山口晃,則是第二次。上次到底是何時呢?翻開第二卷《菊燈台》一看,版權頁為二○○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的文章以「九月二十六日,我拜訪鄰近日暮里車站、位於谷中的山口晃畫室……」開頭。那已將近半年前的事了。


      二○○四年四月十五日,決定再度拜訪,卻擔心抵達日暮里車站後不知該如何走。拜託高丘編輯:「您先去,把手機打開。」


      從日暮里車站往谷中的沿途,有很多想拍成照片的景色。上次也是如此,不過為寫這篇文章,拍攝山口作品以代替作筆記,所以帶著可以特寫的沉重單眼相機。由於不是寫已經完成的作品,而是和作品創作同時進行的文章,相當吃力。這系列的首謀者.高丘親王(我想他必定因姓氏為高丘,才會如此深入澀澤龍彥的世界,所以我如此稱呼他)也是一個令人傷腦筋的人物。不過,前往山口畫室的道路自始至終,都可進行路上觀察,沉重的相機就不再令人覺得苦。


      上次,因為過於昏暗沒拍好的「當鋪歐吉桑」那塊奇妙的招牌、還有左官屋(譯註:粉刷牆壁為業之人稱之左官)在自家牆上披露的精采的鏝繪(譯註:塗上灰泥以粉刷工具畫出浮雕風的風景、肖像畫,即灰泥藝術),全都拍攝下來了。學生時代以來,一直在此作畫的山口腦海裡,已經被眼前有些許雜亂、卻有說不出魅力的下町風情所薰陶了吧!我認為這些點點滴滴都活化在他的作品中。


      果然走到目的地的畫室跟前還是迷路了,只得打電話給高丘親王。他說:「往大招牌左轉……」,話雖說如此,總覺得這一帶的道路挺讓人懷念而且都很像,卻怎麼也找不到正確的路。來到大約是山口畫室附近,只得放聲大喊:「山口 ~ 君」。


      「來 ~ 了。」從低矮的二樓窗子傳來回應,終於找到畫室。前次的月報,我說這畫室「只是一間三張榻榻米大的公寓」,原來搞錯了!其實是四張半榻榻米大。算啦!怎樣都好,我不過想強調他的「清貧」,卻強調過頭了。重新再次環視這間公寓,四張半榻榻米大的「畫室」,到底有多少空間呢?比起我大約三十年前初到東京的租屋還要寬敞……。啊哎!真是不改窮人的習性,對不起!


      依照慣例,山口畫伯、高丘親王、三瀦畫廊主和我,四個中年男人面對面,審視新作品的草畫。因為我順道進行路上觀察,抵達時高丘親王已經看完大半,只見他不斷發出:「太精采啦……!」的讚嘆聲。


      我想在這三張、不!四張半榻榻米大的屋內找個空位坐下卻不可得,因此無法和他同方向看畫。等高丘親王看完後,把作品轉方向,我才拿在手裡一張一張仔細觀賞。


      上次的「插畫」,確實是畫得有聲有色。讀過《菊燈台》的某茶道流派的年輕宗師說:「啊!令人興奮不已。好想要那張畫啊!」而且還有不少媒體刊載書評。我知道不管是編輯高丘親王、還是九泉下的高丘親王和澀澤,對於這個沉默寡言的「插畫畫家」,都有不少無理的要求,所以有些擔心。無論他作畫速度有多快,總無法在短時間內描繪出超越上次般縝密細緻的作品吧!


      實際上,已完成的畫有十餘張。剩餘的十來張,聽說連休前要畫完。我很擔心他當真可以嗎……?但是,他已經確立自己的方法、又是非常認真的畫家,光是這股志氣就夠瞧,不是嗎?


      我翻看一張又一張的畫,忍不住也讚嘆起來。首先,不是編輯而是主人公的高丘親王一行人,抵達盤盤國的場景。站在「南國樂土」招牌前,四個登場人物完全是現代風的裝扮(頁12)。「高丘教授」「圓谷覺」「安田展男」「秋山丸子」,當然就是在比擬「高丘親王」「圓覺」「安展」「秋丸」。「高丘教授」是一個戴著波洛領帶(bolo tie)的邋遢大學教授,「秋山丸子」的背包上,畫著好似米飛兔(Miffy)的兔子。在第二卷《菊燈台》,「御高樣」穿著迷你裙、網襪,委實令人大吃一驚,那種方法得到甜頭了嗎?山口突然又來個令人笑不出來的脫胎換骨。


      其次,在精心繪出的輪廓線上,施以淡彩的貘圖(頁32 ~ 33)。為強調讓秋丸聞到臭味後開始神志不清的糞便從肛門排出,對習慣山口作品的人而言,以熟悉的縝密筆法表現出有如機器人般的大軀體。在畫面右半部,插入只以墨線畫出的「高丘親王航海記 貘園 之廿一」。包含題目在內,為八格組成的漫畫。忠實描繪的「貘園」開頭沒有過或不足,以線描來分割方格。


      看到這些,讓我想起今年一月十七日到三月二十一日,在東京都現代美術館舉辦的「我從何處而來/將往何處」企劃展的參展作品「蘿蔔日記」「蘿蔔日記洋行篇」。由於是巨大的畫面,比「貘園」更是快筆疾書。雖然,不知道山口到底累積多少筆墨的功力,這是他第一次畫出的正式「故事型漫畫」(或許說是「文人畫形式」也可以),以此作為開端,今後表現的幅度無疑將更大。


      在「蘿蔔日記」裡,以「參拜北鎌倉蟬聲聒噪的淨智寺後,拜訪路程更近的S宅邸,大約是在八月底吧!」作為開頭。其次,漫畫的畫面上「M畫廊主」「R子夫人」等也登場,把編輯.高丘親王也放進去,把拜訪北鎌倉澀澤宅邸的一天,確實相當忠實地描繪,可是從後半段就飛衝到妄想世界裡了。


      這可以說是現實和妄想混雜的漫畫形式的水墨畫。可能因為我聽過山口初次拜訪澀澤宅邸的經過的緣故吧!多少可以理解到現實和非現實的界線,然而儘管如此,山口卻還可以巧妙地翻弄圖像。無論是本書的企劃,還是澀澤、或是山口的想法、或是完全不知道現代美術館的觀眾,看到這畫面時,將如何反應呢?縱使什麼都不知道,對於山口的筆法、技能還是有許多人感到驚訝吧!我甚至希望把「蘿蔔日記」增加版面後,以正式的漫畫本出版。


      有關這次的展覽,無論是理念的建立、還是畫家的選定,令人頗為質疑,但是光是看到山口的這件新作品,已經值回票價了。俐落的觀念藝術中,可以看出山口的作品昂然屹立。原本包含山口在內的所謂「現代美術畫家」的範疇,幾乎是沒有任何意義吧!實際上讓他初次登上舞台的畫廊,才是辦理「現代美術」的場所。最近,各地都在邀請他,連向來很關注他的我,也經常會有「咦?連這也在創作嗎?」的疑問。


      這次《horror.Dragonia 》的工作,是他二○○三年到二○○四年,作為拓展自己場域的腳步,將來的美術史家應該會如此記錄吧……!這樣說或許過於誇大。可是當我翻閱一張張的作品,翻到以逆光描繪的「貘舍」(頁68 ~ 69)時,不禁停下手。我深信未來山口晃必定是最能把澀澤龍彥文學繪畫化,而受到讚揚的人。在此之際,我期待《horror.Dragonia 》將可成為其底本。


    附帶把澀澤對貘舍之描寫,引用如下:


    「磚瓦建造的貘舍,內部相當寬敞,進去一看,好似在一棟建築物中又有另一棟建築物的感覺。這棟屋中屋的建築物,正是提供夢給貘吃的人睡覺的寢室。」


      山口晃把這段文字化為繪畫。就在這三張、不!四張半榻榻米大的畫室裡。背景的群山,染上淡淡的紫彩,在強烈的逆光中,代表「盤盤國」威信的尖塔高高聳立。輪廓狀描繪的建築物中,因這位畫家的作為,照亮裡頭的PIN Spot Light,“啵”一聲,大放光采。


      端著托盤的人物,正在為住在這屋中屋、貪圖美夢的高丘親王送上餐食嗎?可能因為吐出夢後腹中已空,希望多送來食物來吧!


      若是澀澤還在世,看到山口晃的插圖,將會怎麼說呢?討厭「現代美術」的他,大概也會說:「再來幫我的小說畫插畫吧!」






    其 他 著 作
    1. 澀澤龍彥少女小說總集 Horror Dragonia
    2. Horror Dragonia少女小說總集【肆】狐媚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