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醫行天下 (上): 尋醫求道

醫行天下

庫存=2
將於1個工作天內出貨
9789866362071
蕭宏慈
橡實文化
2010年1月28日
107.00  元
HK$ 90.95
省下 $16.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樂活系列
* 規格:平裝 / 312頁 / 17*23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樂活系列


[ 尚未分類 ]















  大陸奇醫蕭宏慈的傳奇故事
  重尋散落在民間的中醫精華

  奇人蕭宏慈,在四十歲那年,放棄了紐約華爾街成功金融師的生活,回到中國,走入深山老林尋訪民間的醫道傳人。冥冥中一連串的機緣與巧遇下,蕭宏慈遇見許多民間高人,從他們身上習得針灸、拉筋、正骨、點穴、拍打等各種醫病手法,其中不乏即將失傳的珍貴知識。作者帶著這身本領,雲遊四方,醫行天下,一方面濟世助人,一方面體悟大道。

  這是一個俠醫追求醫道的故事

  蕭宏慈尋醫求道、雲遊之處遍及西藏、雲南、四川、香港、青城山、峨眉善、武當山……。從醫道中,蕭宏慈深刻體悟醫道即天道,與天道和諧自然就不會生病。行醫過程中他不只是給病人解除痛苦,更鼓勵大家隨醫悟道,給自己一個更美好的生活:

  「只有通過自己的實踐,你才會發現中醫原來並不神祕,許多醫院難治的病自己就可以輕鬆治癒,而且容易得令人難以置信!所謂經絡、氣血、穴位原來可以如此活生生地被自己調理、運用!我真誠希望大家像我一樣趕緊行動,自己動手,實踐中醫,既治病養生,又隨醫悟道,並由此走進一種美妙的文化氛圍和生活方式,夫復何求?」

作者簡介

蕭宏慈

  健康管理專家,教育醫學創始人之一。

  畢業於對外經貿大學。曾在北京、江西、西藏等地任大學教師、鄉村教師、政府官員。八0年代留學美國獲雷鳥商學院MBA,先後於紐約、香港等地從事金融投資業十幾年。四十歲退休,與胡野碧合著敘述中國投資銀行家的小說《股色股香》,後參與北京奧運開閉幕式整體策畫並擔任主要撰稿人之一。

  深信其生命承載著中醫走向世界的大事因緣,從2006年開始雲遊四方尋訪中醫高人,拜師學醫,行腳證悟佛道,以中醫為方便法門在海內外傳播中國文化,推廣拉筋、拍打等養生法,擅長用外治法治療疑難雜症,尤其各類頸椎病、腰腿病、婦科病、男科病等。多次與主持人梁冬在中央人民廣播電台「中國之聲」對談中醫與國學。講學足跡遍及大陸、港台、英國、美國及北大、清華、中歐國際工商學院、美林證券等學府機構。2009年在大陸出版中醫養生暢銷書《醫行天下》。

  現任廬山白鹿洞書院國學院學術委員及教授、「醫行天下」講壇主講、中國文化書院三智道商學院導師,兼任香港睿智金融集團公司首席顧問。

  醫行天下博客網址:blog.sina.com.cn/yixingtx



推薦序一 由醫入道的醫俠
推薦序二 生死何處是尋常?
推薦序三 一部健康百科,一個傳奇故事
推薦序四 從金融界闖進中醫界的野馬
推薦序五 半路學醫是智者、仁者、勇者
推薦序六 雲遊參學,一種失傳的生活方式
推薦序七 西藏的佛緣與醫緣
自序 朝聞道,夕死,不亦樂乎?

第一部 醫行天下
  我認定中醫的精華在民間而不在大學,所以一直在雲遊中尋訪中醫高人,尤其在傳統尚未完全消失的農村。但沒想到在西醫占主流地位的香港,也出現了一位治病又快又好的中醫。他的療法不僅操作簡單有效,而且很適合現代人自我治療與保健。

第一章 學醫奇緣
第二章 武當山的前世召喚
第三章 鄂西巫醫與湘西奇人
第四章 香港學習正骨與拉筋
第五章 北京臨床學習針灸
第六章 蜀山奇緣:亦佛亦道亦醫
第七章 江湖「隱醫」

第二部 佛緣醫緣
  我的雲遊於二○○六年從鄂西、湘西開始,學醫與臨床實踐於二○○七年由鄂西、湘西開始,大規模臨床實踐從四川開始,獨立治病救人從西藏開始,而且僅此一次就治療了一千多人。

第一章 西藏之旅
第一章 西藏醫療日記

第三部 中醫在西方
  海外中醫基本上是以非藥物為主,尤其是針灸,極少用藥,因為各國對藥的管制更嚴。其實中醫本身的特點是非藥物治療與藥物治療並舉,但非藥物治療更自然簡便。

第一章 美西之行
第二章 矽谷全球中醫大會師
第三章 美東之行
第四章 紐約醫遊
第五章 康州奇緣

第四部 中醫之亂
  中醫的衰亡,還導致醫德水準全面下降。因為人心亂了,醫生越來越不像醫生,病人也越來越不像病人。許多醫生因利益驅使而變成了「醫魔」,濫用昂貴的器械、藥物、手術;一般人則為了追名逐利、滿足物欲而拚命造病。

第一章 中醫,形而上之亂
第二章 人人都可學中醫
第三章 超越科學的中醫
第四章 看病,形而下之亂
第五章 中醫的未來



自序

朝聞道,夕死,不亦樂乎?

  從熱鬧無比的金融界投身於寂寞冷清的中醫江湖,皆因為一個「道」字。本書是我學醫求道的部分紀錄,也是我對身體與靈魂、傳統與現代的反思錄,其中的契機與法門便是中醫。為何是中醫?因為醫中有「道」!對中國人而言,中醫的確是個悟道的方便法門。至少,我在試圖用中醫來靠近那漸漸遠離我們的「道」。醫道,非常道!即使我們不能進入通醫達道的理想境界,能靠近「道」,亦屬妙不可言矣!

  吾等生逢亂世,幸耶?不幸耶?

  古人云:「大亂非兵荒馬亂,而是人心之亂。」又曰:「亂世現,奇人出。」吾有幸,在中國歷史的轉折時代碰見一位奇人,並讀到他寫的一部撥亂反正的奇書,那就是佛家弟子釋新德,在他的指引下,我見到了一個又一個中醫高人。於是我不再忙於賺錢與空談,而是雲遊四海,到民間拜師學醫。我認定中醫的精華在民間,果然在行動中,不斷地證明了自己的判斷;我認定中醫的學習與臨床應該同步,所以我的學醫與臨床一直同步;我認為鄉下更需要醫療服務,所以就到鄉下免費為人治療;我認為這個時代有太多的空談,太少的行動,所以我就直接行動、行動、再行動,用行動去平衡被空談攪得失衡的人生。

  最初,我從湘西的一個漁民兼武師那裡學到了點穴療法,便開始用點穴治療偏癱病人。我的第一個病人是個半身不遂的七十歲老人,我每天給他點穴兩次,每次約五分鐘,五天後他就能下地走路,十天就出院回家了。隨後我又用點穴療法治好了一系列高血壓、頭痛、失眠與憂鬱症。

  後來,一個看似偶然的機遇,讓我結識了香港的傷科名醫朱增祥。我與這位年近七十的長者一見如故,很快就成了忘年交。向他學習拉筋、正骨後,我治好了很多頸椎痛、腰腿痛等病人。我用大量臨床病例證實了朱大夫的判斷|絕大多數的「椎間盤突出」,其實是誤導眾生的偽症。朱老師本來用拉筋治療骨傷病,但我在實踐中發現用拉筋治療高血壓、失眠、憂鬱症、減肥與婦科病,也有很好的療效。

  與此同時,釋新德又帶我結識了楊真海,一個搞了幾十年地質探礦後,半路學醫的針灸高人。他教我針灸,我教他點穴、拉筋。我學針的第一天就開始在自己身上扎針,並很快就治好了周圍一些親友的病。然而,真正跟師傅的臨床學習是在雲遊四川霧中山、青城山、峨眉山的路上,學習與臨床同步,使我很快地將針灸、拉筋、正骨、點穴等療法運用到實踐中,並達到了立竿見影的效果。在師傅的指導下,我治好了種類更多的病人,心中充滿了藝術創作與治病救人的愉悅,遇到大批病人時,我們簡直像進入狂歡節。

  再後來,我在峨眉山兩度「偶遇」雲遊的肖道長,跟他學了道家秘法拍打功,沒想到拍打治病的種類和療效不亞於拉筋,而且拍打與拉筋配合療效更佳,屢創治病奇效。於是我在國內外大力推廣拉筋與拍打,結果發現拉筋與拍打可以治療內、外、婦、兒科的許多疾病,尤其對前列腺類疾病和婦科病有較好療效。這兩種療法究竟能治好多少病,目前還不可限量。更重要的是,拉筋拍打生動詮釋了大道至簡,滿足了在人類普及中醫的主要條件:

  一、療效快且好,讓人容易產生信心。
  二、方法簡單,人人可學,一看就會。
  三、安全可靠,尤其適合老人、病人、亞健康1患者。
  四、治療範圍極大,涵蓋人類主要疾病。
  五、有簡單工具配合,加速在家庭、辦公室的普及。

  對醫道的探索,以及用中醫治療急症、慢症、重症病的震撼性療效,讓我深切感到身為中國人實在難得!身為中國人應惜福、自豪!幸虧我們有中醫。若中醫亡,則中國必亡!試想,中國還有多少東西沒有被西化?我們從小到大所學的知識,無論理科還是文科,基本上都不是中國的原創,唯有中醫才是!而且中醫的博大精深不僅在於其術、其效,更在於其道,亦即不同於科學思維方式的陰陽之道,中醫的任何療法都不離此道。比如針灸就如同精確制導的導彈,無論何病,只要抓住病機,辨清陰陽,再尋經而治就有效。為人解除病痛的快樂,是賺錢的快感所無法比擬的。連我這個半路學醫的人,也能用中醫的「低科技」治好這麼多「高科技」不好治的病,不得不讓我深度思考中醫、西醫,進而思考東學、西學。

  在雲遊川地的一個月內,我雖然只治好了上百個病人,但奇妙的療效已令我對中醫充滿信心。在緊接著雲遊西藏的兩個星期內,我一個人治療了一千多位病人,有時一天治一百多個,幾乎每天都從早晨一直治療到半夜,而且百分之九十的病人都有顯著的療效。除了各類痛症,我還治了一批耳聾、耳鳴患者,最多時一天治十幾個,絕大多數都有顯著的效果,例如有位雙耳全聾的老喇嘛被治了一次,就能聽到十幾公尺以外的講話聲音。顯然,那無形無象卻無所不在的「道」,在通過我的手彰顯。有道是:「手隨心轉,法從手出!」心最重要!有了這顆心與這樣的實踐,我就不再僅限於對文化、宗教的高談闊論,而是身體力行地治病救人,並通過中醫向世人普及失傳已久的道統與傳統。

  雲遊學醫的結果,徹底改變了我的生活。從前我出差都是為了看投資項目,如今我出差多是尋訪高人、推廣中醫、治病救人。連我這種「不務正業」者也被人頻繁邀去治病,不是因為我高明,而是因為中醫被國人拋棄了,後繼無人!越投身中醫,我就越堅信被許多人視為迷信的中醫,原來是超越科學的「道」,而被大家視為神聖的科學與西醫,卻屢屢誤導眾生,比如光是一個「腰椎間盤突出」就害得多少人吃藥、手術,花錢買罪受!其實,「腰椎間盤突出」是個彌天大謊,因為絕大多數患者的腰腿痛並非源自「腰椎間盤突出」,真正的原因是筋縮與錯位,只要用手法做幾次就好了,甚至可由患者自己拉筋逐漸治癒。光我自己治好的「腰椎間盤突出」就不下數百,而且只用手法不用藥。既然治病如此簡單,為何非要用刀斧鋸鉗來做手術?為何要開腸破肚傷氣血?能不戰而屈人之兵,何需航空母艦?這就是中醫的魅力,這就是文化的力量,亦即所謂「軟實力」。中醫不僅療效顯著,而且成本低、副作用少,操作簡便自然,幾乎符合當今人類對於健康、自然、環保、預防的一切訴求,這正是中醫可在全世界大行其道的基礎。如此強大而優美的軟實力,豈不更優於戰艦與核武?

  人若離道,科學會把世界攪得更亂。我們很幸運,也許正因為生逢科學攪局之亂世。

  我在海外漂泊多年,人到中年後,以一個外行的身分學習中醫、實踐中醫,對中醫的體驗應該具有廣泛的代表性,因為大多數人不是搞中醫專業的。但誰不關心生命與健康?誰不關心人類的未來?在現代化浪潮的衝擊下,國人對傳統的迷失與無知,已經造成無數亂象與悲劇。所以,談論中醫既不可離開傳統,也不可離開現代;既要說理,又要論道;既要務虛,也要務實。若只談形而上之道,則未免側重理論務虛,若只談醫病療傷,又太專業務實,人間不過又多了個醫師而已。如果既能坐而談醫論道,又能起而動手治病救人,而且有立竿見影的療效,則虛實相間,道理更令人信服。本書就是我以行動平衡空談的一部分,我會將自己的所學所悟一一道來,力爭讓你看完此書也馬上能用拉筋、拍打等簡單的療法,給自己與家人治病,其療效之神奇也許會讓你難以置信!請相信我,這不是吹牛,也並非因為特異功能,而是因為中醫有「道」,大道至簡!

  我篤信,中醫即使還沒將你帶入「道」的境界,至少也會讓你減少人生的痛苦,領略「道」的美妙風景。因為中醫就是「道」!

  朝聞道,夕死,不亦樂乎?

  註 1:亞健康(subhealth)是指人體處於健康與疾病之間的臨界狀態,可往好的方向重新恢復健康,或往壞的方向發展成疾病。處於亞健康狀態的人,免疫功能下降,容易罹患疾病。

推薦序

由醫入道的醫俠 陳履安居士

  蕭宏慈老師心地純良,平易近人,有古人的道行和德行,並有現代人的知識和能力。他以中醫的理論及應用來幫助我們認識自己的身體和內心,調身兼調心,把中醫作為一種悟道的方便法門。

  蕭老師曾在美國紐約華爾街從事金融業多年,四十歲決定退休,幹自己喜歡的事。什麼事?居然是去雲遊四海,到民間訪高人拜師臨床學習中醫!他在青城山、峨眉山等名山僻地學習,遇諸多亂世奇人,如武當道士、賈道長和赤腳大仙、算卦的道長、點穴高人等;在師傅的指導下,他很快將針灸、拉筋、正骨、點穴等療法熟習運用。並發現中醫的若干療法,不但自然簡易,而且有立竿見影之效。更體會中醫的博大精深不僅在於其術、其法、其效,更在於其道,中醫就是「道」。

  年前在美西認識蕭老師,一見如故。我對中醫本有興趣,年輕時也學過針灸,抓住機會請他教我拉筋、正脊椎骨、點頭部穴及拍打的方法。使用後,已發覺拉筋拍打對我有明顯的效果。目前蕭老師已在各地教導非常多的人保健方法,深受歡迎。原因是什麼?引幾段蕭老師的話:

  ◎中醫不僅療效顯著,而且成本低,副作用少,操作簡便自然,幾乎符合當今人類對於健康、自然、環保、預防的一切訴求。
  ◎因為中醫有道,大道至簡!

  ◎也只有通過自己的實踐,你才會發現中醫原來並不神秘,許多醫院難治的病自己就可以輕鬆治癒,而且容易得令人難以置信!所謂經絡、氣血、穴位原來可以如此活生生地被自己調理、運用!我真誠希望大家像我一樣趕緊行動,自己動手,實踐中醫,既治病養生,又隨醫悟道,並由此走進一種美妙的文化氛圍和生活方式,夫復何求?

  蕭老師是一位傳奇人物,能言能寫能行。讀他的故事好像在看武俠小說,他的性格及行為,還真的帶有些「俠」味。近年來他遊走各地,教導保健之道,並囑受益的人推己及人,把學到的最簡單安全的方法推廣,至少傳給三個人。

  他使用的寶劍,是支確有「保健」效果的寶劍;也似一支筆劍,點撥出醫道、東西哲理文化之異同、中醫的未來等複雜問題的精髓。這是一本資料豐富、理性探討問題,卻又非常感性且實用的書,讀者閱後相信會很想認識這位醫俠。

推薦序

從金融界闖進中醫界的野馬 關慶維

  我是個職業中醫,卻一般不大跟搞中醫的人討論中醫,因為他們多為西化的中醫,所以話不投機。我倒喜歡跟哲學和文化界的人交朋友,因為對傳統文化有共鳴。但我實在沒想到會跟一位金融家一見如故,惺惺相惜,而且居然是因為中醫和傳統文化。更難得的是這位金融家還是一位「海歸」,因為在許多人的印象中,出國留學回來的人都是反對中醫的,沒料到他們當中還有如此鐵桿的中醫捍衛者。

  我至今清楚地記得,第一次與宏慈見面,就是一次關於中醫、文化、傳統的輝煌碰撞。那是個不可思議的夜晚,宏慈和我各領著一幫朋友在北京郊外的蟹島農莊聚會,做東的正是農場老闆,一位熱愛中醫和大自然的人。宏慈和我的朋友都很意外,因為我們倆的對話可謂一唱一和,不用編劇和彩排,將這場戲從晚飯時間一直唱到半夜。儘管有大約十人在場,但整個晚上成了我們倆的二重唱,其他人都出奇地沉默,只是靜靜地聽,偶爾跟著會心一笑。那天談的內容很多,但主題其實只有一個,就是中醫。由於中醫的博大精深,我們不得不圍繞它在文化、歷史、哲學、科技、易學、教育等廣泛的領域展開對話。我很詫異,也很驚喜,這個在華爾街和香港浪跡多年的金融家,怎麼會一下子投身於中醫事業,而且投入得如此之深?我的感覺是,他就像一匹從國外和圈子外闖進中醫界的野馬。我由衷地欣賞他那閒雲野鶴的生活方式和天馬行空的獨立自由。他對中醫的激情是罕見的!他經歷的考試沒有中醫博士多,但他治療的病人卻遠遠超過許多中醫博士。繼承中醫,需要的就是更多像他這樣的人!

  讀了宏慈的《醫行天下》,我對他的求道精神更加刮目相看。我不僅從中感受到了他對中國文化的熾熱感情,而且體悟到了他更深的思考和憂慮。的確如宏慈所說,醫道,非常道!所以我從前一直有種直覺:中醫也許只能由中醫外的人來拯救了,因為現在的中醫教育體系正如許多中醫前輩所說,培養的多是中醫的掘墓人。宏慈的出現,似乎成了對我的直覺的某種印證。幾千年來,中醫一直以師帶徒的方式傳承,雖遵循大道,但流派各異,療法萬千,名家輩出,可謂百花齊放,百家爭鳴。但自從出現中醫學院後,全國的中醫都成了一個模子生產出來的批量產品,而且絕大多數畢業生不會看病,於是只能改行或矇人混飯吃,真正的中醫越來越少,真正的中醫院幾乎一家都沒了。這種情形自然令中醫的形象越來越負面。這是中醫的悲哀,也是中華民族的悲哀!中醫界的人一直在呼籲恢復真正的中醫傳承傳統。然而無人聆聽!也許是人微言輕,但更主要是因為積重難返,木已成舟!

  古人云:「上士聞道,勤而行之。」宏慈雖不是中醫專業人士,而且人到中年,但他卻以一顆赤子之心,從海外歸來,遠走深山,遍訪鄉醫,親歷親為,實踐中醫,用自己的行動見證了中醫的偉大與不朽,更替中醫做了一次不同尋常的吶喊。因為他親自考察了城市、鄉下乃至國外中醫的狀況,所以他比一般的中醫更有發言權,能毫無顧忌地說出自己關於中醫的思考,這既是哲學的思考,又是文化的思考、戰略的思考,更是一個精彩的實踐總結。許多中醫界人士都想對現有中醫管理、教育和法規進行批判,然而面對母校、師長、領導和盤根錯節的體制,業內人士畢竟有種種顧忌。而宏慈則有一種大無畏精神,他信馬由韁,雲遊四海,上山下鄉,學醫求道,所以才能將中醫上升到戰略的高度,以及「道」的境界。

  但他又並未僅止於此。他將跟隨各路師傅學到的手法寫出來與大家共用,讓不懂中醫的人也能馬上動手實踐,有病自治,而不是紙上談兵,道聽塗說。我幾十年來一直與歧黃為伍,知道多數百姓對中醫的理解局限在中藥內治,並不清楚中醫手法外治也同樣神奇,更不知醫中有「道」。宏慈用自己的行動和文字向國人樹立了一個榜樣,他將拉筋、正骨、點穴這些活生生的傳統中醫療法,重新融入我們的日常生活,實在是善舉、義舉!

  讀宏慈的書就如同在跟他一起雲遊。但願像他這樣熱愛中醫、投身中醫的人越來越多。
  二○○八年七月十八日

  關慶維先生簡歷
  .一代名醫關幼波的後人和嫡傳弟子
  .中華醫藥學會會員
  .北京同仁堂國醫館館長、主任醫師
  .首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傳承人

推薦序

半路學醫是智者、仁者、勇者 中醫 張世雄

  我認為《醫行天下》是一本趣味十足的好書。作者以其博學家的智慧和探險家的精神,採取雲遊天下的方式學習中醫、實踐中醫,對中醫問題進行了史無前例的考察,並把他親歷的事物及所思所想昭然紙上,給廣大非中醫專業人士者樹立一個半路學醫的榜樣,為老百姓提供了一套自己動手治病、養生的簡便方法,也為世人琢磨玩味和權威專家判別是非,提供了依據和契機。

  初識蕭宏慈,只知他是從美國留學回來的金融家,因為對中醫有濃厚的興趣,而義務到我所在的醫院當英文翻譯,當時有一位學中醫的澳大利亞學生在跟我學針灸臨床。這樣一來二去,宏慈也成了我的學生,除了在醫院,有時還到我家來學。他不僅跟我學針灸,還跟其他大夫學點穴、正骨、針灸。最讓我羡慕的是,他以極大的熱情雲遊四海,拜訪民間中醫高人、奇人,發掘被學院派遺忘的中醫寶藏,這也正是我自己想做的事。可惜我已年過七十,行動不便。但宏慈每次雲遊回來,我都邀請他到我家促膝長談,聽他講雲遊的故事和學到的醫技,教學相長,實乃人間一大快事。

  我本人是學西醫出身,參加工作後又到北京中醫學院跟著劉渡舟等名老中醫專家學習中醫,結果越學越感到中醫博大精深,就乾脆轉行當了中醫,幹了一輩子中醫臨床。沒想到宏慈走得比我更遠,從金融業走進了中醫,這不得不讓我感慨中醫的魅力無邊。我一直為中醫的現狀和未來憂心如焚,希望有人反映中醫的真實現狀。雖然中醫界的人也寫了一些文章,但中醫院校的畢業生由於體制的原因,思維方式和診療模式雷同,不像師帶徒培養的中醫充滿個性。收了宏慈這個從中醫圈子外闖進來的徒弟,我發現他的思維方式和角度確實與眾不同。拿到他的書稿後,我專門找了一處僻靜的房子閉門謝客,連續幾天仔細研讀,並做了詳細的紀錄,給他提出了自己的意見。

  讀完他的書稿後,我彷彿立在了高山之巔,飄兮惚兮,心蕩神馳,遠望那雲霧繚繞、時隱時現的蒼翠峰巒,那裡好像依然居住著扁鵲、華佗、張仲景、葛洪、孫思邈、李時珍等列位先哲,再看那曲曲彎彎、色彩斑斕的茂密深谷,似乎仍然有藏龍臥虎、英傑輩出……

  有一位眉清目秀、蓄著山羊鬍鬚的書生,背著行李,經常跋涉於山林廟宇之間,敲門叩戶,拜師訪賢,學醫問道,一心想當個救苦救難的醫生。由於他心誠善良、謙卑機敏、勤勞實幹,感動了許多名家高手,對他傾囊授藝,使他掌握的醫道技法與日俱增,加之在嚴師指導下親自診治病人,很快得到了眾多患者的認可與信賴,乃至逐漸聲名鵲起,前呼後擁。他是誰?他就是《醫行天下》的作者|蕭宏慈先生。

  我認為半路學醫的蕭先生是個奇才,是個智者,是個仁者,是個勇者。因此,我熱望有緣人能讀到他的書,從書中瞭解他的心,弄明白活人需要關注的學問。

  二○○八年三月二十日

  張世雄先生簡歷
  .北京煤炭總醫院中醫針灸科主任
  .北京中醫學會常務理事
  .世界針灸聯合會客座教授
  .北京協和醫院針灸顧問
  .北京鼓樓中醫院院長
  .北醫三院針灸科主任

推薦序

雲遊參學,一種失傳的生活方式 郭碧松

  讀了蕭宏慈的《醫行天下》,可謂感慨萬千。作者雲遊和學醫的紀錄生動精彩,引人入勝,對中國文化及中醫現狀的評論更是一針見血。可以說本書既是他學醫求道的心靈紀實,也是他自己以行動向中國道統回歸的宣言。

  作者從熱鬧的金融界投身於寂寞的中醫界,頗富戲劇性的人生變化看似偶然,實際上蘊含著一種命運的必然。我與作者相識於八○年代初,深知他一直對生命的意義有種本能的追求,其我行我素的獨行俠風格從小到大貫穿至今。比如大學畢業後,他就去了很多人不願去的江西農村中學支教1 。一年後完成教學返京,他又要求再去西藏幹一年,為的是探險、流浪。留學美國後他曾擁有汽車、洋房和高薪,但他不願為物所累,對簡單生活和神性的渴望引領他不斷地率性而為。比如逢年過節,當人們與家人團圓時,他卻甘願獨自去窮鄉僻壤,住在老鄉的炕頭上。他的生命歷程,不禁令人聯想到叩天問地的屈原和他的詩句:「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他雲遊的方式和經歷,正是中國文化傳統中的仙風道骨在當代的再現:不被物質和固有觀念所束縛,無所畏懼地探索、學習、給予。活在當下,不正是歷史上高人和大師們的生活方式嗎?

  心靈的狀態與身體健康直接相關,因為這關乎「道」!而當今社會中,人們往往只關心身體而忽略了心靈。人,究竟為了什麼來到這個世界?難道僅僅是為了掙錢、吃飯、生兒育女嗎?我以為,身體僅僅是心靈修練的工具。若只關注身體而不顧靈魂,人就只是一具蠶食自然的行屍走肉罷了。心神與身體如果失衡,人就會百病生焉,付出極高的代價!作者正是在這個人心大亂的時代喊出:「心為君主之官」,並身體力行,由醫悟道。

  《黃帝內經》中順應自然、身心合一的理念,以及注重治未病的預防醫學觀點,已經在西方出現。中國人早在幾千年前就悟出可見的物質僅占極小部分,其餘絕大部分都是不可見的。氣與神均不可見,重視氣、心、神,才更接近事物的本質。天體物理學家近來證明,宇宙的百分之九十六為黑物質和黑能量,這正應了老子所言:「玄之又玄,眾妙之門。」追求能量、氣、靈、精神,在西方已成為一種趨勢,難怪老子的「道」和中醫找到了新居,並開始紮根、開花、結果了。

  在近十九年輾轉歐洲、澳洲的行醫生涯中,我發現各種海外中醫研究者大致為兩種類型的人:其一為高知識層的科學家,包括生物物理學家、天體物理學家和有影響力的醫師、心理學家、精神病學家,他們中不乏諾貝爾獎得主;其二為致力於靈修和從事各種自然療法的人。英國的一位資深導彈專家,在協助我們組建古典中醫基金會時談到,人類一旦遇到天災、人禍而停電,依賴機器和化學藥品的西醫就猶如無源之水而無法工作,到那時只有中醫能夠拯救人類了。我看到中醫不依靠任何電器,僅用雙手和小小的銀針竟能讓病入膏肓者起死回生,令我感到了人類文明的希望!我願用我的餘生全力支持中醫。

  當我與劍橋畢業的英國精神病學家安德魯.鮑威爾醫生,談起我的中醫普及書《傾聽你身體的聲音──道的智慧》時,他馬上興趣盎然。當我們談到「精」、「氣」、「神」,特別是「神」的作用時,他更加興奮,立即搬出他中學畢業時母親贈送的禮物《道德經》,提起老子、氣功、內丹修練,他侃侃而談、頭頭是道。我們一拍即合,結果他成了我那本書的合著者。他說:「我們的還原論已經走到了盡頭,物質高度發達,人更加不健康。我們在千方百計地尋找東方的智慧來解決問題,而你們中國卻拚命趕學西方。」或許,事實真的不幸被蕭宏慈言中:「中醫起源於中國,卻發揚光大在中國之外,猶如佛教之源於印度而定居在中國與東南亞,基督教出於中東卻盛行於歐洲、美洲。」

  我的一位義大利老友在英國學習中醫,並開中醫診所十餘年。在談到她在中國的學習經歷時,她直言不諱地說:「你們中國沒有真正的中醫。中醫強調的是心神對健康的影響,可我在中國沒有學到我想學的東西,我失望極了。」我因參加許多中醫和針灸的國際會議,而結識了很多從事中醫專業的各國人士,他們不約而同地提到:「到中國學中醫已經很不明智了,目前真正的中醫在日本、法國。」開始我對此頗不以為然,認為這只是洋人們的傲慢與偏見,後來我卻痛心地發現,他們說的有道理!瑞士的一所中醫學校校長是西醫科班出身,他在巴黎師從一位越南人,系統地學習了《黃帝內經》、《傷寒論》,對七情所傷的致病因素大有研究,他的學校將《易經》、氣功、養生作為必修課。他在提到有關學習中醫的問題時說:「我尚未去過中國,但我已經決定不去中國學習中醫了,因為我的許多去中國做臨床實習的學生很失望地反映,他們沒學到真正的中醫,因為中國的中醫已經西化、變味了。」我曾在倫敦中薩大學教臨床實習課,該校與國內中醫大學聯合辦學,是中國以外唯一的五年全日制中醫大學,很多人慕名而來。但他們沒料到中醫課程裡設置了很多西醫內容,而《黃帝內經》卻只有六個學時。這就是國內的中醫教學之亂在國外的反映。學生們反映說:「我們想學傳統的身心合一的千年經典,結果連皮毛都沒有碰到。」學生們畢業後仍對中醫的理論和實踐心中無底,大多數人不敢開中醫門診。

  我人在海外,深深體會到中醫內亂的惡果,正一步步地延伸到海外。現在蕭宏慈以自己的實踐和考察為依據,直接面對中醫的困境,尖銳指出了「中醫的形而上之亂」和「看病的形而下之亂」,我禁不住為此拍案叫好!他說出了好中醫想說而沒空說出的話(好中醫太少,又忙得沒有空閒)、民間中醫不知該怎樣說的話、老百姓被亂折騰得六神無主而暈得說不出的話。

  蕭宏慈的所作所為對國人是一種啟示,值得我們反思:中醫到底會走向何方?究竟什麼是真正的中醫?至少,他深入民間尋醫訪賢,直接進入傳統的根柢,是以行動對中國的道統和傳統的回歸,也是對文人空談和中醫西化的反動。他所學的手法來自民間,簡單、安全、有效,既可治大病,又可治未病,適合廣大非中醫人士自學中醫和自療。

  最後我不得不說,閱讀《醫行天下》有種冒險的愜意和快感,我強烈地感到,雲遊參學原來就是一種失傳已久的生活方式啊!國學大師陳寅恪不就是以此方式遊學歐美的嗎?要什麼文憑?雲遊四方而聞道,多美!

  註 1:支援落後地區鄉鎮的中、小學校教育與教學管理工作。

  郭碧松女士簡歷
  .英國古典中醫基金會創始人
  .歐洲、澳洲註冊中醫師




其 他 著 作
1. 醫行天下 (下) :拉筋拍打治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