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樂觀是一種選擇:如果悲觀可以解決問題,那就選擇悲觀吧! The Optimist: One Man’s Search For The Brighter Side Of Life

樂觀是一種選擇:如果悲觀可以解決問題,那就選擇悲觀吧!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2292303
甘錫安
三采
2010年3月05日
93.00  元
HK$ 79.05
省下 $13.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FOCUS
* 規格:平裝 / 376頁 / 14.8*21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FOCUS


[ 尚未分類 ]








新聞中天災人禍不斷、信箱內擠滿帳單,能喘口氣的長假已經過去,
苦難的今年還過不到一半,難道注定要伴隨著悲觀過下去嗎?
請跟隨著勞倫斯,踏上這段不可思議之追尋終極樂觀的奇異旅程!

  勞倫斯.薛爾特感到相當焦慮。
  只要他一打開收音機或翻開報紙,總會發現讓他淚流滿面的新理由。
  是該到了改變的時候了。於是他有一個驚人的計劃,他想要了解世界上的樂觀大師的樂觀哲學。

  在這段旅程上,他聽到這些大師們這麼說:

  「接受自己,接受負面的事情。做充滿愛的事、成為充滿愛的人、愛我們自己,同時將我們對自己的愛散發出去」(好萊塢女星艾許莉.賈德)

  「真正的樂觀思想,是深深相信我們擁有內在能力,面對我們碰到的任何事物。」(世界上最快樂的人馬修.李卡德)

  「不要樂觀,要懷抱希望。希望不需要依靠現實。」(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圖屠主教)

  「如果你喜愛周圍的每一個人和生活中的每一秒鐘,那麼你在生活中獲得的樂趣 ---以及你可以給予別人的樂趣---就會非常龐大。」(超級富豪理查.布蘭森)

  而被勞倫斯視為「樂觀思想的終極指標」---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會讓勞倫斯看見人生的最終的光明面嗎?

  《樂觀是一種選擇》是充滿喜悅、肯定人生的生活態度,幫助我們面對日常艱苦生活中的種種磨難。

  書中收錄作者訪問過的樂觀名人的樂觀思想,包括有: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前南非大主教屠圖
  維京集團創辦人理察.布蘭森
  《毛澤東:鮮為人知的故事》著名中國作家張戎
  愛滋病防治親善大使的好萊塢女星艾許莉.賈德
  《暖化?別鬧了!》知名作家的丹麥哥本哈根商學院副教授隆柏格
  世界知名正向心理學家塞利格曼
  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的法文譯者,被譽為世界上最快樂的人之一,法籍佛教僧侶馬修.李卡德
  滾石合唱團主唱米克.傑格
  前美國前總統柯林頓

作者簡介

勞倫斯.薛爾特 (Laurence Shorter)

  曾在商業界工作十年,於2001年轉行寫作及喜劇創作。於此同時,他也開始在愛丁堡國際藝術節表演獨角戲、為BBC、第四頻道、獨立報、觀察家報和 opendemocracy.net撰稿,同時在倫敦多處著名酒館擔任喜劇舞者。開始專注於療法及心靈發展主題之後,越來越多文化評論家開始認真看待他,包括他的父親、他父親的女友,以及他們腦部受損的貓。勞倫斯生於紐約,在愛丁堡長大。目前居住在倫敦南區,但最近有人看見他嘗試騎小型自行車逃離該地。

譯者簡介

甘錫安

  物理系學業結束後由科學界轉戰「譯文界」,曾任 Discovery頻道與「科學人」雜誌翻譯,譯作有《愛因斯坦1905》等。目前住在有山有海有美食的基隆,涉獵主題廣泛,正朝「多功能譯者」的目標邁進中。


前言

  2006年夏天。
  我還躺在床上。

  陽光穿過窗簾射了進來,隨著鄰居家的車開出車道而忽暗忽明。我看著毯子蓋在手臂上形成的隆起,看起來無精打采又遲鈍沈重。窗外有輛車加速駛過,車身帶著露水,準備載著每天早上起床上班的主人到工作的地方。他們是怎麼做到的?我束手無策地瞪著天花板。

  我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我打開收音機,把頭埋進枕頭,等著晨間新聞令人安心的聲音。一位科學家正談到禽流感以及可能會有數百萬人死於這種疾病。一位環保人士上節目說明兩極冰帽正在融化,有些部分現在已經薄得可以當做描圖紙來用了。

  我坐起來看著床頭音響。BBC平靜沈穩的聲音,多年來一直是我每天的精神撫慰。但是今天這些內容反而讓我焦躁不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位部長開始談到恐怖活動。我彎身向前,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聽「今天」節目聽到一半就關掉。我心想,天啊,我就為了這個賴床嗎?我的腦子裡有些東西在蠢蠢欲動。

  我穿上晨袍,走到廚房。我父親正在吃吐司,臉上帶著專注的神情。

  我喊他:「爸!」

  「噓……」他邊聽著收音機邊點頭。我轉身走出廚房。沙發上有幾份最近的英國獨立報。我很快就注意到上面的頭條新聞,像個矮小激動的人慌亂地揮著雙臂:

  每個人都逃不過全球暖化的影響……非洲正面臨人類歷史上最嚴重的災難…惡靈正糾纏著歐洲,這個惡靈就是足以使文明改觀的嚴重能源危機……

  底下是一張熱帶雨林大火熊熊的相片。我感覺到我的雙眼害怕得縮進了眼窩裡。餐具櫃上有一疊好幾個月前的報紙,我又被它吸引過去,好像它對我有某種引力一樣。

  急劇攀升的價格……
  威脅數百萬……
  攀升的石油價格……
  攀升的基本食品價格……

  報紙從我手中滑落,我喃喃地說,主啊,求□憐憫我們。價格攀升是什麼?它比價格上漲更可怕嗎?我覺得兩腿發軟,在最近一百次看報時,我發現自己有這種帶著罪惡感和恐懼的直覺反應。以前我怎麼都沒有注意到這些?像是報紙和BBC等等……

  我踉踉蹌蹌地走了出去。

  我提不起精神就是因為這樣嗎?因為冷漠的烏雲籠罩著我?它們有什麼樣可怕的故事想告訴我們?我轉頭看著陽光照在露臺上。這種陰鬱的氣氛,這樣缺乏動力的感覺,完完全全跟我無關。

  全都要怪那些新聞!

  我們把BBC當成貴賓,每天請它到家裡來,反而讓它把沮喪和焦慮直接送進我們的臥室。那些公告、訪問,還有恐怖急迫的聲調:他們的聲音遍佈各處又有征服力。我覺得自己好像在二十年前戴上一頂摩托車安全帽,卻忘了脫下來。難怪我一直找不到適合的工作。既然未來那麼糟糕,幹嘛還要起床?說不定我隨時都有可能毀滅。

  我躺回床上,但腦子轉個不停。

  到目前為止,這些不好的新聞沒有對我造成任何影響。我是個樂觀的人,而且自豪於自己能無視於各種狀況,好像沒事一樣地照常做自己想做的事,這是樂觀者的特權。實際上,如果保持樂觀,你就知道一切都會轉好。你可能不知道為什麼,但就是知道,就像是你自己的小祕密。

  不過,最近有些事情開始出現變化,我也變得緊張起來。變化是逐漸發生的。首先是卡崔娜颶風和南亞大海嘯,接下來是倫敦的自殺炸彈攻擊事件。幾個月之內,又有死亡率高達七成的新型流感從雞傳給人類。油價越來越高、食物則越來越少。來自伊拉克和巴勒斯坦令人沮喪的故事加深了非洲的貧窮形象。每個人都活在沒有說出口的恐懼之中,害怕有一天恐怖份子會從俄羅斯夾帶核彈進來,放在停車場裡引爆。

  我開始覺得有點生氣。即使這些消息都經過媒體大幅渲染,而且我又這麼樂觀,但我還是開始察覺到,沮喪和災難的背景雜音正緩緩侵蝕著我,就像你原先可能沒注意到抽風機的聲音,等抽風機關起來之後才察覺到,而且還會覺得奇怪,剛才自己怎麼能待那麼久沒有發瘋。

  當然,我應該早就發現它的存在了。自從伊拉克爆發戰爭之後,我就注意到樂觀思想開始遭受打擊。我只要在派對上或晚餐時顯得太過興高采烈,就會惹來某些自以為聰明的悲觀者對我攻擊羞辱,而且通常會選在漂亮小姐面前這麼做。只要我主張一切都會轉好,就會有這種可憐蟲提出理由來反駁我。更討厭的是,他們讀的書總是比我多,永遠可以舉出世界銀行借款、第三世界剝削之類的一堆例證和統計數字,來支持他們自以為是的想法,證明世界上的一切都糟透了。如果你說狀況沒有那麼糟,他們一定會問為什麼?--好像我們一定要知道一些理由才覺得安心一樣。接著他們會用悲觀者特有的嘲諷眼神看著你,好像在說,你知道表現得興高采烈有多麼「不酷」嗎?

  沒錯,我發現一件相當令人困擾的事。很多人認為樂觀的人很傻,反而覺得悲觀的人很酷。悲觀的人對一切都看不順眼,同時由於某種我還搞不清楚的理由,很多人認為這種個性很有吸引力。悲觀者有很多可以效法的榜樣,例如李歐納科恩和伍迪艾倫、亨佛萊鮑嘉和馬龍白蘭度等等。但樂觀者的模範只有波莉安娜--一個臉上有雀斑,綁著馬尾的十三歲女孩。除了某些非常特殊的族群,誰會想跟波莉安娜一樣?

  我不只在辯論中敗下陣來,還開始覺得自己是個乏味的人。

  但基於某些原因,我知道世界上有另外一種生活方式。我知道世界上某個地方有樂觀的人可以當我的後盾,這些樂觀的人經驗比我豐富,知道的東西也比我多,這些樂觀的人溫和有禮,令人欽佩,而且臉上沒有雀斑。我知道世界上一定有這樣的人。我在電視上看過這樣的人,在收音機裡聽過這樣的人講話--可惜我想不起來是什麼時候了。這一類人非常低調,不引人注目,滿足於自己的生活。這些樂觀的人很快樂,不只快樂,而且充滿活力,這就是我最欣賞他們的地方。他們每天早上都很快地一躍下床,從事改變世界的工作,或者只是衝浪、爬山、從夏威夷懸崖頂端高空跳傘下來,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他們不在意新聞,不需要證明什麼事情,他們是理想的人類。

  那個夏天的早晨,我躺在床上,臉深埋在枕頭裡,突然理解到我的生活出了什麼問題。問題不在於新聞,而是在於我。我需要一些無以名之的東西,一種樂觀者的能量。沒錯,我很樂觀,但是我沒有份量,不夠有說服力。我生活得很安逸,朋友和家人都在身邊,住在全世界最棒的城巿之一,但還是彷彿少了些什麼,有些東西就是……不大對勁。我沒有信仰;我缺乏「一躍下床要素」。

  如果真要說有什麼東西是我需要的,應該就是這個「一躍下床要素」了。既然其他人有,我為什麼沒有?畢竟我才三十幾歲,還很爸爸住在一起。五年來我一直沒有工作,全部生活都以我的三星筆記型電腦為中心--而且電腦的蓋子還壞了。對,我做了幾件很有趣的事,我募集了幾百萬英鎊,做了一個不能用的網站。後來關了網站重新出發,到地下酒館當喜劇舞者。但基本的事實沒有改變:我沒有一個真正的工作、我的生活一團糟、世界正在逐漸瓦解,我卻連車都沒機會買--更別說結婚生子,以及我們想在世界末日來臨前達成的其他基本需求了。

  不過,現在我開始理解為什麼了。早上九點半我在這裡無所事事,像一艘漂離繫泊處的船一樣,看著天上的雲分分合合。陽光灑滿我的房間,我突然有種強烈的預感,我很快就會離開這個地方。

  我坐了起來。我應該去見見這些樂觀的人。我必須找到這些捉摸不定的人物,跟他們聊一聊,向全世界揭開他們的祕密。我想寫一本書,這本書將會非常偉大,英國獨立報的編輯會羞愧得辭職,全世界都會拜倒在我腳下。歸根結底,樂觀並不是少數人的興趣。我的聽眾群非常自然--就是全人類。

  我把筆記型電腦拖到床上,在Google裡打上「悲觀思想」幾個字。我的直覺是對的。悲觀思想是全球性的問題。一份NBC的票選結果顯示,有79%的美國人認為美國正走向危機:

  在認為美國選擇了錯誤路線的民眾中,有多達81%的人認為這次將是長期衰退,而且不景氣會持續一段時間。

  我心想,很好,顯然這個問題已經遍及全太陽系。而在英國……

  YouGov公司一項民意調查發現,世界上的事件讓民眾感到無力(56%)、憤怒(50%)、焦慮(35%)和沮喪(26%)。

  生命總算給了我一項任務。我必須幫助這些人,我必須改變他們對世界的看法。

  這項工作在我腦中開始成形:我要找到世界上的樂觀者,問問他們的真實想法。我要把訪問內容寫在書裡,我們要聯手一舉擊敗悲觀思想的惡靈,證明一切都會轉好。

  我馬上離開床鋪。我這輩子再也不會在辯論中輸給別人--就從家裡開始。

  我爸爸是忠誠的悲觀者,每天早上要聽四個新聞節目,包含三種不同的語言,以便確保自己不會不小心感到安心。我發現,只要他聽了那些公告,一定會有些東西需要擔憂。他曾經告訴我:「歷史就是人類愚蠢行為永無止境的循環。人類非常不適合生活在我們自己創造的現代世界上,我不懂我們怎麼能夠活到現在,我們能活到上個世紀結束已經很幸運了。」

  我爸是最好的陪襯者,也是最大的挑戰。我如果能改變他,就能改變任何人。到那個時候,或許世界上的人就會聽我講話,而不會只是無禮地用手遮著嘴巴偷笑。

  我蹦蹦跳跳地走到客廳。「今天」節目已經播完,1點鐘之前我爸爸不會再聽到其他壞新聞。他愁眉苦臉地看著我走進花園。

  我說:「爸,我要寫一本書,我想訪問世界上最有名的樂觀的人。」

  我爸爸說:「樂觀的人?嗯……」他沈默了一會兒之後,說:「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怎麼樣?」

  我爸爸經常提到柯林頓,因為1993年他在東京上廁所時就站在柯林頓旁邊--還有英國前首相梅傑和德國前總理柯爾,但當時這位總統連招呼都懶得跟他打。不過對我而言,這時柯林頓已經成了我們家的守護神。

  我爸回想道:「那天下午我看到他講話,我非常佩服他的口才和掌握一切狀況的能力,從來不會手忙腳亂。他可以這一分鐘和世界級領袖討論,下一分鐘立刻轉移到沒那麼重要的國內事務。他能這樣是因為他有才能,我很佩服他,他真的很優秀,而且人又長得帥。」他微笑著搖搖頭:「這個人真的很聰明。」

  我靜靜地聽著。為了這樣的成績單,我什麼都願意做。

  我下定決心說:「我要見見他。」

  我爸說:「哦,是嗎?祝你好運!」

  我心想,好,如果這件事成功,我的任務完成,人生也就圓滿了。我再也不需要尋找樂觀的人,因為我自己就是,搞不好還是最棒的一個。很快地,我就會到國際會議上演講;很快地,我就能躋身傑出人士之列;很快地,我期待已久的一切,女生、事業、一直讓我感到迷惑的生活……都會一舉搞定。

  我坐下來,用一疊書把筆記型電腦架起來,畫出我第一張圖。我如果達成這些遠大的目標,就能證明樂觀思想第一定律:樂觀思想確實有用。

  沒錯,這句話講得有點太過單純,但這只是開頭。如果要改變世界,我得提出理論才行。大眾應該會需要一些理論。

  我走出家門時已經中午了。我不知道要去哪裡,但我已經準備好了。我很高興,而且這是我好幾星期以來第一次心裡感到樂觀滿滿。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