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無巧不成書

無巧不成書
9789866249082
黎紫書
寶瓶文化
2010年6月24日
77.00  元
HK$ 65.45  





* 叢書系列:Island
* 規格:平裝 / 208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Island


[ 尚未分類 ]








僅用1000字,黎紫書寫盡人生!

  ◎黎紫書曾說:「書寫一個好的極短篇,需要的也許是一點靈光,但要書寫一系列極短篇,需要的卻是在生活中大量的觀察和汲取,以及許多次的靈光閃現。因這是一種不適宜『經營』的文體,誰愈是有志要往這裡頭鑽,愈想要探討和發展,便愈容易受困於其局限。」但黎紫書卻寫出令人驚豔的極短篇,且開創出新風格與新氣象。

  ◎近十年來馬華文學最被看好的作家之一。她提到與讀者之間饒富興味的關係,她說:「就某種意義而言,讀者既是我的鞭策者,也是我的對手。」

  「幸福」這字眼很少在她腦中出現,如今忽然浮起,她覺得酸酸澀澀的,
  才意識到這城裡原來有一個和她相干的人,已經死了。

─摘自〈死了一個理髮師〉

  在黎紫書的書寫身軀裡,彷彿隱藏著一個迷你細緻的靈魂,所以,她的語言簡潔,她的姿態緘默,儘管如此,她卻往往能在每一篇的句點之前,猝不及防地朝你抽下一鞭。

  這一鞭,沒有預警,不帶情緒,所以格外疼痛。

  微型小說不是黎紫書獨創,她卻勇於挑戰,長期書寫這種需要在生活中大量觀察、汲取,以及抓住許多次靈光閃現,幾可稱為不適宜「經營」的文體。令人激賞的是,她寫出不同的格局、迥然的人生風景,更重要的是寫出餘味,讓人反覆再讀的餘味。

  曾以天才之姿,旋風式奪下各大文學獎的黎紫書,2009年以微型小說集《簡寫》再次驚豔台灣文壇。《簡寫》除獲楊照傾力推薦、中時開卷專文、兩岸三地知名評論家梁文道於「開卷8分鐘」介紹外,並入圍2010台北國際書展大獎。在《無巧不成書》中,她再次與你開展生死離別的對談。

作者簡介

黎紫書

  原名林寶玲,1971年出生於馬來西亞。

  黎紫書是近十年來馬華文學最被看好的作家之一,24歲時便奪下第三屆花蹤馬華小說獎首獎(1995年),之後接連獲得第四、五屆的同一獎項,外加第四屆散文首獎,第五屆小說推薦獎,第六屆的世界華文小說獎首獎及小說推薦獎(及第七屆小說推薦獎),是自有花蹤文學獎以來,獲得花蹤大獎最多的馬華年輕作家。同時她也受到了台灣文壇的肯定,分別於1996年獲第十八屆聯合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2000年獲第二十二屆聯合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

  以天才女作家之姿在文壇嶄露頭角的黎紫書,讓出版人詹宏志首次接觸到她便讚嘆不已,譽為「夢幻作家」,更於1999年將她的作品首度引進台灣,接連出版了《天國之門》、《山瘟》兩書,讓讀者得以接觸到她的作品。

  作家駱以軍更是形容黎紫書的百變書寫風格,就像是身上擁有多種敘事「查克拉」(日本漫畫《火影忍者》使用忍術的基本能量,可以創造超自然力量),可以迅速切換。

  黎紫書現居英國。已出版著作有:短篇小說集《天國之門》、《山瘟》(台灣麥田)、《出走的樂園》(廣州花城);微型小說集《簡寫》(台灣寶瓶文化)、《微型黎紫書》、《無巧不成書》;散文《因時光無序》;個人文集《獨角戲》,以及編著花蹤文學獎回顧集:《花海無涯》。

  其中《簡寫》入圍2010台北國際書展大獎。


推薦序

黎紫書的文字虐

  1.
  這本微型小說集,黎紫書以她一貫自剖的殘忍,帶著文字虐的些許快感,真實地為我們表演小說家一身練就的不凡武功。

  說殘忍是因為在她筆下的小說,都不會有完美結局,這是她慣性的傾向,她書寫的選擇。如果對上了偏愛口味的讀者,會如獲至寶,如果沒有對上,讀者要自討沒趣,甚至拋書而走。但是,相信黎紫書不會介意這兩種讀者,更希望遇上的是以小說文本平心相對的知心人。我不敢說是她的知心人,可以欣慰的是在細細讀這些創作時,仍能以文相待,雖然她是我多年來相熟的文友和同事,她的文字尚輕易引導我淡忘作者的存在,剩下文字與我獨自相視,在這種情況下,更能分享她在文字虐中的些許快感。

  我覺得,優秀的小說家都是十分殘忍的,不信你讀芥川龍之介的《羅生門》,你讀美國厄斯金.考德威爾的《星期六下午》,讀得不寒而慄,魂飛魄散。當然,這不是指黎紫書本身殘忍,而是她選擇面對殘忍的人性,如一個優秀的醫師,選擇面對手術台上血淋淋的肢體、病人和死亡。

  她為我們赤裸寫出了人性在不經意中出現的一些細微狀態,例如一個不起眼的痴呆症老人所處的精神狀態,巧妙地對照旁人對痴呆老人所持的心境和態度,在作品中的衝突自然維持了讀者的閱興。

  黎紫書是聰明的,選擇殘忍的書寫,把每一件事都寫得不如意,或許人生大致上也如此,無限的缺陷。對原創者來說,這是一種技巧,如漁翁深諳以餌誘魚的功力。可是,她筆鋒下所書寫的傾向,未必是她個人的人生觀。所以,要讀黎紫書的小說,必須做好一些心理準備,要看的是她如何拿捏小說的橋段,分享她的原創快感,而非通過小說文本來對照她的思想傾向。

  小說是她的武功身段,殘忍的書寫是她取之不盡的創作泉源。黎紫書說過:「寫作對於我就像睜著眼睛解剖自己,在清醒和痛楚之中發掘許多自己的祕密。那何其殘暴,卻又有著自虐的快感。至此我確知自己像老鼠一樣的個性,總要在陰暗和潮濕之中才能得到存在的自覺……」

  這麼說來,身為小說家,黎紫書早已比常人晉入到另一種觀察人性的層面了。

   2.
  這本微型小說集,部分作品收錄在她的第一本微型小說集《微型黎紫書》,主要發表在一九九六年和二○○五年,剛好呈現出相隔十年間的寫作風格。這兩個階段的作品,或許不能說是她最重要的創作成果,更貼切說是她在完成重要作品時期的一些保暖之作。

  就像看她起跑衝刺前的暖身操,一種維持熱身的狀態。

  她的小說成就大致上都集中在兩本短篇小說集,包括《天國之門》和《山瘟》,為馬華小說創作開拓新境。她對文字的追索和執著,也成功建立自己的書寫體系。

  這本微型小說集,處理的課題枝節紛繁,包括家庭問題〈失去的童年〉、〈懲罰〉;懸疑書寫〈錯體〉,車禍死亡者進入了錯體,顛倒敘述技巧;〈人寰〉寫得最有張力,沉穩,逝者和生者的相遇與相背而去;多篇處理老人痴呆症,如〈春藥〉、〈阿爺的木瓜樹〉;淡泊親情〈忌辰〉、〈心結〉;墮胎問題〈聖手〉、婚姻問題〈重婚婦女〉、〈車禍〉、〈這鄉這鎮這城〉;童年陰影,被虐待者〈哭與烙印〉;〈後來〉寫出賣光碟的耳環仔半生際遇,後來竟如畫家梵谷割耳發瘋,讀得令人生畏;〈這一生〉,寫出女人一生連環圖,以雨串場,細細說來命運的寫照……

  多數作品都有完整的結構和情節,而且刻意避開她在短篇小說中慣用綺麗的詞藻,反道而行,以更寫實的手法來表演她的小說功力。

  3.
  文學是我和黎紫書對打過的擂台,也是我們相識的橋梁,在同一個橋梁看過不同的潮水,在同一個擂台打出不同的成果。這些年來,我似乎早被她打落台下,成了一個看熱鬧的觀眾。

  黎紫書似乎在擂台上愈打愈勇,看得我眼花撩亂。有時覺得負氣,她囊括了整個時期的所有文學光環;有時覺得高興,彷彿在同一代的武林江湖,見識了真正的高手,是一種可遇不可求的機緣。

  黎紫書的小說是傾向文體家書寫的模式,這在她的短篇創作中得到更好的詮釋,微型小說於她則捨棄這種書寫方式,以迫近現實的書寫體,筆尖揭挖人性,赤裸紙上,活活搬弄在讀者眼前。

  她說過:「寫作真是一件快樂的事,儘管手中的筆因實力的限制,常常無法超越自我,但是在寫作的過程中,我確實感到自己的靈魂是自由而超脫的……」這麼說來,她筆尖下的小說雖然不快樂,卻在文字自虐中得到快感。

  對她來說,這本微型小說集也許不是集大成之作,更像是玉成後的邊紋。相信她明白,如果要持續往這文類發展,必定會設法尋求新的創作手法,不只通過微型小說的題材陳述人性現象的存在,而會涉入另一層次的技巧,探討人性現象如何存在,為何存在……可能得借助美學審視、哲學性的思維和宗教情懷,使作品更力透紙背,藝術性更臻完美。

  這些話,說給黎紫書聽,也說給自己聽,因為我相信文字是我和黎紫書一生的宿命,必定窮其一生追索,尚不確定最終是否可登彼岸。

方路

  ◎方路,原名李成友,一九六四年生於馬來西亞檳城大山腳人,祖籍廣東普寧,畢業於大山腳日新獨中及台灣屏東技術學院(現屏東科技大學)。

  曾獲馬來亞南大校友會微型小說第一名、花蹤文學獎、大馬優秀青年作家獎、海鷗文學獎、潮青文學獎。微型小說作品收錄《世界華人微型小說雙年鑑》、《香港文學小說選》及大馬獨中華文課本。

  著有詩集《傷心的隱喻》、《電話亭》、散文集《單向道》、《Ole cafe夜晚》及微型小說集《輓歌》。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