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伴你到朗州:張振剛長篇歷史小說

伴你到朗州:張振剛長篇歷史小說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2216316
張振剛
秀威資訊
2011年1月01日
103.00  元
HK$ 92.7
省下 $10.3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個人著作系列
* 規格:平裝 / 262頁 / 14.8*21.0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個人著作系列


文學小說 > 歷史/武俠小說 > 華文歷史小說








@是一部中唐詩人劉禹錫與宰相之女陸憶菱曲折的愛情故事,內容探討了中國文人與政治的關係、政治與愛情、與人性、與生活、與文學藝術的關係。作者的筆底飽和著人世滄桑,敘述細膩生動,平實中透著些許沉重的韻致,有如深秋時節天邊低低懸浮著的酡紅的夕陽。

作者簡介

張振剛

  中國大陸浙江桐鄉人。1976年開始文學創作,部分作品為《小說選刊》等選載,並被收入多種選本。出版有長篇小說、中短篇小說集、長篇紀實散文等多部。現為中國浙江省作家協會會員,桐鄉市作協名譽主席。



上卷 江湖之遠
中卷 廟堂之高
下卷 廟堂江湖高和遠
尾聲


l

  今年(今年何年?也許是兩千年後的某一年)夏曆三月十五日(這個日子確定無疑),我在江南古城嘉興接連撞上了三樁怪事。第一樁怪事是大約上午九點鐘光景,我突然發現天上出現了兩個太陽。因為隔著一大片厚厚的積雲,雲層內的太陽稍稍有些迷朦。其時我正行走在中山路上。兩個太陽在緩緩運動著相互靠攏,當我走到戴夢得大廈附近時,它們終於穿透雲層重合到一起;與此同時,積雲消散了,天藍得出奇的古遠。頓時懷疑自己的眼睛,第二樁怪事又接踵而至,我穩穩站定的繁華的中山路消失了。不知是不是跟消散的積雲有關,來來往往的車輛不見了,行人不見了,路邊的高樓大廈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條狹窄古老的石板街道,街道上行走的是穿著戲裝的男男女女,街道兩邊的店鋪既低矮又冷清,店鋪裡堆放的是土布、麻繩、火刀火鐮這些原始的日用品。我簡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了。這時,石板街上轔轔地駛過來一輛青蓋油壁小馬車那車駛到跟前突然停下,門簾一挑,走下來一位妙齡女子。她雖也身著戲裝,卻是非常開放,袒胸露乳,比之今日的時髦女郎穿的吊帶衫有過之而無不及。她十分妖媚,唇膏別出心裁抹成冷灰色。那女子一把拉住我說:「劉公子,巧了,我正要去府上找您呢!」

  我非常窘迫,說:「你,你是誰?我怎麼不認識你?」

  那女子格格地笑起來,說:「劉公子真健忘。清明那天我們才在縣前的蘇小小墓見過面,怎麼,幾天工夫您就忘了?」

  我說:「小姐,你,你認錯人了。」
  那女子說:「怎麼會呢?那天您不是跟柳子厚柳相公在一起麼?」

  我心裡一合計,知道她肯定搞錯了。聽他提起柳宗元,我更是吃一大驚,即使搞錯,這一千多年的,也挨攀不上呀!

  正這麼想著時,那女子掀了一下我的衣衫,又撥了一下我的領帶,說:「您這一身穿戴怕是長安城裡剛流行的吧?真是不錯!怎麼,穿戴齊整去甜水井陸府?」

  我說:「小姐,你都說些什麼呀!我怎麼一句也聽不懂?」

  那女子又格格地笑道:「公子,您別跟我打啞謎了。我知道,您這是要去找陸憶菱小姐。」

  我不想跟她捉迷藏了,就說:「小姐,你真的認錯人了。我不是什麼劉公子,我也不認識你。」

  那女子生氣了,噘起嘴說:「劉公子,您再這麼說,我可真生氣了。我是上官街柳巷密春院的徐楚楚呀!」

  這一下我明白無誤地知道,我一定是撞見外祟了。因為據說一千二百年前這裡有一條著名的上官街,上官街有一條柳巷,柳巷深處有一家著名的妓院叫密春院,密春院的名妓就是這位徐楚楚小姐!我這麼想時,渾身的冷汗就漸漸濕透了衣衫。我二話沒說拔腿就跑,只聽背後傳來徐楚楚焦急的呼喊:「劉公子,劉公子,您別跑,別跑啊!」

  我一口氣跑到少年路的秀州書局。書局的范笑我先生見我臉色蒼白一頭冷汗,就問我是怎麼回事。范先生是研究天文學的,我便把我遇見的第一樁怪事告訴他,向他請教。范先生聽完笑了起來,他一邊離開他那架天文望遠鏡,一邊連說:「不稀奇,不稀奇。」又說這是他正在深入研究的一個課題。他從抽屜裡取出一本散發著油墨清香的新書遞給我。我接過一看,挺厚重的一本書啊,書名叫作《天文時間重合論》,作者當然就是這位范笑我。范先生告訴我,這是他多年潛心研究的初步成果,剛由紫金山天文臺出版社出版。接著他掉了一通書袋,向我介紹這書的主要內容,專業名詞如同一盆盆漿糊,聽了半天我仍是雲裡霧裡

  范先生見我迷迷瞪瞪的樣子,就抱歉地笑笑,趕緊將書袋口收住,說:「總之,天文時間無時無刻不在重合,今天重合昨天,今年重合去年,百年重合百年,千年重合千年。作為它的物質載體,就表現為兩個乃至多個太陽的重合。據我的研究,自從宇宙形時間也產生了。假如用地球自轉三百六十五次作為年的計時單位,那麼每年就是一個太陽,十年就是十個太陽,一百年就是一百個太陽,一千年就是一千個太陽,兩千年就是兩千個太陽。你想想,天上同時存在兩千個太陽,人還怎麼生活呢?因此,太陽的重合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後羿射日那是神話,太陽重合才是科學的解釋。你今天居然用肉眼觀察到了太陽的重合,而且是兩顆千年太陽的重合,這就證明我多年的研究工夫沒有白費。你是個作家,作家中盡天文學知識很豐富的。比如奧地利有個作家叫羅伯特.穆齊爾,他的長篇巨著《沒有個性的人》一開頭就用了許多天文知識,比如低壓槽,高壓槽,等溫線,等夏溫線,平均溫度,水蒸氣膨脹,空氣濕度等等。這一切其實只講了四個字:風和日麗。這樣的作家又是學問家,或者說,這樣的作家是學者型的作家。我希望你能運用我提供給你的新的天文學觀點,把你今天親身經歷的事用小說形式證明給世人……」




其 他 著 作
1. 情還明宮:張振剛戲劇作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