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潮間帶:湧動愛與美的生命跡線

潮間帶:湧動愛與美的生命跡線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0255034
潘景新
科寶文化
2011年1月01日
67.00  元
HK$ 56.95
省下 $10.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16屆南台灣文學作家作品集
* 規格:平裝 / 208頁 / 15*21 cm / 普級 / 全彩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16屆南台灣文學作家作品集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斨略?
潘景新

  1944年生於台南,祖籍南投埔里愛蘭(烏牛欄)人,有非常純正的巴宰(Pazen)平埔血統,一生大半時間都住在府城台南。台南二中高中部畢業,在校期間除了主編《南二中青年》,並創辦「暴風文藝」及「綠潮詩社」,作品曾入選文壇社1965年出版──鍾肇政主編之《本省籍作家作品集》。

  現為府城舊冊店、東門城腳文史工作室負責人、首都詩報發行人。


孎? /許添財 8
處長序 /劉怡蘋 10
編輯序 /呂興昌 12
序一 潮來潮去的驚喜 /莫渝 16
序二 以詩擊畫 /劉文三 21
序三 觀心生活、超越疆界/潘翰聲 23
序四 小書店大志業/潘靜竹 28
《自序》從凝視到流轉
一位Pazeh平埔族詩人的書寫告白 30

第一輯 府城風華.台灣原色 35
1. 東豐路頂斑芝紅 36
2. 鯤鯓內海夕陽紅 38
3. 赤崁樓頭顯朱紅 40
4. 祿仔師彩筆畫出台灣紅 42
5. 當歸虱目魚湯 44
6. 後驛風情.(1)地下道 46
7. 後驛風情.(2) 蹋屈死 49
8. 有1種等待—詩送仝沿(同庚)的陳恆嘉 52

第二輯 湧動愛與美的生命跡線:潮間帶 55
1. 被愛挾持在四草大橋 56
2. 鯤鯓海岸記事 58
3. 泅泳在倒風內海的詩流域 62
.1 呼喚情愛的提琴手 62
.2 馬鞍藤之戀 64
.3 黑皮啟示錄 66
.4 悲愴的漁港 68
.5 一道叫人昏眩的銀光 70
.6 五柳枝生活美學 72
.7 (木康)榔山莊論劍 74
.8 回眸 76
4. 淡水呼渡 8
5. 輕輕 別驚醒那一方湛藍 80
6. 17公里心情海岸 82
.1 新竹漁港碼頭 82
.2 看海公園 83
.3 海天一線看海區 84
.4 港南運河 85
.5 紅樹林公園 86
.6 風情海岸 87
.7 海山漁港 88
.8 南港賞鳥區 89

第三輯 詩與畫的共振 91
1. 日落何其速-詩題油畫處女作 92
2. 詩寫南瀛美術家<10家> 94
.1 高山百合永不凋零 94
.2 看盡繁華與蒼涼 98
.3 洞悉生命玄機的狂佯畫:洪通 101
.4 聽聽那寂靜 104
.5 刻鄉土.迓媽祖 106
.6 筆立玉山.心繫和平與寬容 108
.7 站在岬角上的偷詩賊 110
.8 等待莿桐花開時 113
.9 追尋黑琵.一生使命 115
.10 就是要畫木麻黃 118
3. 在赤崁樓咖啡座遇見張炳堂 120
4. 花想—詩題潘元石版畫「葡萄美酒」 123
5. 吶喊—觀劉文三畫作《我有話說》有感 125
6. 一張隱喻的臉—
詩題馬芳渝1997作品《南方的思念》油畫 127
7. 舉目向天—觀鄭春雄雕塑作品《牽罟》有感 129
8. 人物習作—觀陳昭明水彩人物連作 131
9. 流竄的生命跡線—觀陳耀武畫作有感 133
10. 鏡子與影子—觀林秀聰押花作品「盼」有感 135
11. 風中勁竹—觀潘靜竹燈會作品有感 137
12. 美學現在進行式-
詩賀2009潘靜竹《青春的花蕊.流轉的心事》個展 138
13. 同攀群峰—賀府城六潘聯展 140
14. 織錦—賀六潘聯展潘靜竹燈飾.潘錦夫書法合成 142

第四輯 原鄉.故鄉.他鄉 143
1. 頭文字P種在最美的盆地 144
.1 寬元鐵店  144
.2 老茄苳樹王公 145
.3 埔里酒廠 146
.4 廣興手工紙寮 148
.5 牛耳公園  149
.6 桃米里  150
.7 愛蘭長老教會 151
2. 毛風鈴木 153
3. 南台南生命地圖 鯤鯓之東.府城之南 155
.1 桂子山最後一抹晚霞 155
.2 國民大飯店:殯儀館 158
.3 SPA火葬場 160
.4 富貴南山靈骨塔 162
.5 永安街資源回收場 164



從凝視到流轉,一位Pazeh平埔族詩人的書寫告白/潘景新

  六十年代文藝青年時期,雖然也寫了不少的散文、小說,但與友儕組詩社,辦詩刊,瘋狂而執著的拒絕聯考,結婚後當兵前,生活靠的就是老婆教洋裁的收入,全神貫注的凝視著詩,看不到其它。

  塵封50年的文學夢

  青衫少年思思念念的,無非那一頂自視垂手可摘的詩人桂冠,好像人生的意義就是當一位詩人,比吃飯睡覺來得還重要。直到當兵回來,一個太太、三個孩子要養,只有搬出二層行溪畔的偏鄉,進入南方港都,開始追逐一個更艱苦的文化出版夢,1981年家庭、事業雙重變故,而開始流離奔逐的生活,所有年少作品全部散佚。

  都是施俊州惹的禍

  台灣頭、台灣尾漂浪40年,2005年與本家潘靜竹相約以藝文為主題在成大後驛附近,開書店賣舊書出發,共同期許向臺灣文學、藝術的大門輕叩,由台北板橋來台南落腳的台文戰將陳金順先生,成大台文系博士生施俊州先生,經常在書店進出,喝咖啡、聊文學是非,一株頻臨枯萎的文學心靈,再次重新騷動。尤以施俊州那一年在成大舉辨的台語文學研討會中提出論文:〈華文體制kap台籍新詩創作世代〉,其中一節提到「《文藝青年 e 結社kap「ua」行現象》」,其中50年前用的筆名「潘熙瀚」碰到考古學家正式出土,40餘年身體漂浪,心靈也自我放逐,如果有詩的花園,舉目也盡是斷垣殘壁,不忍卒睹。

  原鄉、故鄉、他鄉的錯亂

  與心儀的台文界大老陳明仁、宋澤萊、林央敏……迭有來往。自己也正式「下海」創作台語詩,與台文作家站在「邊緣戰鬥」的位置,這五年間也是我與教會中眾多「蘭僑」(埔里愛蘭教會散落全國各處的巴宰平埔族番親),互動最頻繁的時候,幾次專程回埔里尋根,幾次與賴貫一牧師長談,在原鄉、故鄉、他鄉的認知錯亂中,對於我創辦《首都詩報》推廣台語,頗不以為然,因為福佬人也是摧殘巴宰文化、霸佔原鄉家產的劊子手,但巴宰族的命運不也是台灣國族的命運嗎?

  在制式教育下,以華文寫作吐詩,變成一種弔詭與罪惡感的行徑,也是不得不的無奈,因為巴宰語文已經名存實亡,不管語言工具是啥,對曾經生養我的台南、高雄、埔里最大的歉疚,就是寫給土地的詩太少。
  
  海洋意象,像潮間帶蘊含無盡的愛與美

  平埔族裔基因具有山海子民的個性,堅韌不屈,「腹腸」開闊,年輕時代就在《海洋生活》雜誌發表大量詩作,僅心嚮往之,就已經沛不能禦,三年海上艦艇兵,戰地、離島巡戈,身為艦上不暈船的唯一充員兵,與海洋有更多的獨處面對,在澎湖漁翁島小智灣(西嶼),七級風下與老兵同袍共飲烈酒,齊聲歡笑,在花蓮太平洋沿岸那一方湛藍,反射出思念母親與妻小的容顏而抱頭痛哭。海洋的意象,是詩人的大點滴藥劑,融涵著永恆的美善,就像台灣,只有航向海洋,才是真正的出路與活路。潮間帶與海洋的最接近處,蘊含著最豐饒的生命,潮來潮去,富麗在裡頭,蒼涼也在裡頭,當然詩也一併被溫潤了。

  畫與詩是雁行還是共振?

  府城舊冊店給藝文界的印象是很會搞名堂(台語叫-齣頭真濟),我常戲稱是不務正業,兩位老闆都有一顆不安定的靈魂,潘靜竹明明是藝術家,稍為努力一點,時間多用一點,就可達陣,卻偏偏為了要圓小時候作家的夢想,跑來與我一起開書店,且看著周遭的朋友寫得很勤,興趣一來,也把對小時候三峽故鄉事以「阿媽的故事」開始寫起台語詩。

  我常看著她與一群畫友戶外寫生或闢室畫模特兒素描,互動熱絡充滿活力,令我也想湊熱鬧,畫上幾筆,看畫展也是我搬書、賣書之餘唯一的休閒活動。一張好畫常給我波瀾壯闊的思緒,發而為詩,詩與畫有共同的美學終極點。

  老友-資深畫家劉文三教授卻不這麼認為,他看我揹著畫架,就給我嚴重警告,說目前台灣詩人畫都畫不好,畫家寫詩也沒有傑出的詩人,這句話讓想做詩畫雙棲的詩人當頭棒喝,值得深思。但憑著嘗試與堅持的心,會一直探索詩與畫相融的況味。

  書 悲涼世界的純淨依附

  多數人想喝最優質鮮乳,會不計價錢的掏腰包購買以圖口腹之慾,但怎樣也不會去養乳牛開牧場。對於白紙黑字裝幀而成的書就不會這麼想,書比紅顏還恐怖,比禍水還禍害一生,這一生幾乎有五十年與書為伍,說與書相知相惜有點矯情,說書誤我一生並非言過其實,在人生的最後歲月,人歷經滄桑,書也已經人老珠黃,但依然是不離不棄,視為致命的情人。

  白天書店的瑣碎事是份內的工作,晚間遁入睡房,四壁的書牆通到遙遠的他方,也在翻閱之間呈現最當下的語音,國內、外的文豪大家似乎都從字裡行間走出來,與我面對、爭吵、撫慰,縱然百無一用是書生,但是,書永遠都是一輩子的忠僕,並不計較主人是富人還是窮人,把前人的悲歡感染著我們,每一本書只要一個觀念警醒我們就值回書價。一生大半時光都在賣書,為人作嫁,出版別人的書,自己的詩集竟然要靠得獎才能出版面世,五十年前啟航,現在才緩緩的靠岸,不會上了碼頭就狂歡放浪,會更加審視自己,並整理行囊,重新遠航,島嶼的色彩還需要詩人來用力揮灑。

  詩 苦難人生的最佳救贖

  平生很愛看詩、讀詩,但很少看詩論與詩評,對於詩藝、詩觀,如有人問起,也是說得言不及義,當然也不能一句「詩,什麼都不是」就可以逃避的,未經學院訓練的詩人,豐富的生活體驗是我們的強項,也是弱點,詩人晚年的雲靄是昏灰或絢爛,「在野詩人」要能直指人心,並貼近台灣這片土地,不管是說的,或是寫的,都能把它看成國族紛擾,生靈痛楚的一方救贖。

  文學的心扉重開,詩的沉重錨錠再被拉起,這些不是作者有什麼才情,一切都是上帝的恩賜,讓我重生也是卑微的心靈最奇妙的見證。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