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祝福我,鄔蒂瑪

祝福我,鄔蒂瑪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6135101
魯道夫.安納亞
李淑珺
印刻
2011年1月24日
120.00  元
HK$ 102
省下 $18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 叢書系列:LINK
* 規格:平裝 / 336頁 / 15*21 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LINK


[ 尚未分類 ]








@邱坤良、吳音寧、夏曼藍波安、劉克襄 祝福推薦
  ☆Premio Quinto Sol國家墨西哥裔美國文學首獎

  鄔蒂瑪握住我的手,我突然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旋風將我團團圍住……她的眼神掃過周圍的山丘,透過它們,我第一次看到了我們山丘的野性的美,以及那條綠色河流的魔力。我的鼻孔顫動,感覺仿聲鳥的歌聲和蚱蜢的嗡嗡聲跟泥土的脈動融合在一起。亞諾的四方在我體內匯聚,白色的陽光照在我的靈魂上……

  神祕的鄔蒂瑪是一位能以草藥與魔法治病的巫醫,當她來到主人翁安東尼.瑪雷茲位於新墨西哥州的小城瓜達佩盧的家與他們同住時,安東尼只有七歲。安東尼是個嚴肅的小男孩,因為幾次面對死亡的經驗,對生命充滿道德疑惑;異教傳說就如天主教一樣充滿直觀感受,他同時接受兩種信仰的引導,又對兩者同樣有所質疑。而鄔蒂瑪堅信寬容與理解的力量,但她也教導安東尼如何透過不同的信仰理解這個世界。在鄔蒂瑪睿智的羽翼下,安東尼探索了同時維繫又撕裂他的家族血緣,也由過往異教的神奇祕密中重新發現自己。在安東尼的每一個生命轉彎處,都有迎接他重生的鄔蒂瑪陪伴,滋養他的靈魂。

作者簡介

魯道夫.安納亞(Rudolfo Anaya)

  墨西哥裔美國作家,一九三七年出生於新墨西哥州的一個務農家庭。新墨西哥州立大學英語文學系畢業後,曾任教公立小學,直至一九六六年結婚,妻子開始鼓勵他實現創作理想,經過七年,終於完成首部小說《祝福我,鄔蒂瑪》(1972),獲得Premio Quinto Sol國家墨西哥裔美國文學首獎,也是墨西哥裔美國文化(Chicano)的重要代表作品。

  在接受正規教育前,安納亞的母語是西班牙語,作品多以西班牙裔美國人在美國社會中的成長過程為主軸,其中許多討論信仰與失去信仰的課題。以豐富的象徵手法描繪生活的神祕層面,是安納亞的作品特色,精緻的散文風格與奇妙的敘事手法,讓他被視為以英語創作的墨西哥裔美國文學之父。

  其他代表作品有:《阿茲特蘭的內心世界》(Heart of Aztlan,1976)、《托吐加島》(Tortuga,1979)、《羅洛那傳說》(Legend of La Llorona,1984)、《黎明的掌控者》(Lord of the Dawn,1987)、《阿布奎基市》(Albuquerque,1992)、《我的土地在唱歌:格蘭德河的故事》(My Land Sings: Stories from the Rio Grande,1999)等。小說與短文之外,安納亞也有劇作、詩作、童書與散文等作品,目前任教於新墨西哥州立大學英國文學系。

譯者簡介

李淑珺

  台大外文系學士,輔仁大學翻譯研究所碩士,英國劍橋大學、蘇格蘭聖安德魯大學進修。曾任長榮航空機上新聞翻譯,並於實踐大學教授翻譯課程。現為自由譯者,專職翻譯書籍,譯作橫跨心理學、文學、建築、藝術、歷史等四十餘種,包括《巧奪天工》、《滅頂與生還》、《波特貝羅女巫》、《神奇城堡》、《非零年代》、《躁鬱奇才》、《厭食家庭》、《彼得潘》、《亞法隆迷霧四部曲》、《第五瓶血罐》、《狂野的夜》、《我心姊妹》、《巴黎女孩的廚房探險》、《寵愛珍娜》,以及獲國民健康局推介好書的《熟齡大腦的無限潛能》及《老年憂鬱症完全手冊》等。


?
二元符碼沖積下的生命轉折/陳小雀(作者現任淡江大學美洲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長)

  密西西比河以西,在北緯三十度和四十度之間的廣袤土地,即今日的德州、科羅拉多州、新墨西哥州、猶他州、內華達州、加州、亞利桑那州,原本隸屬墨西哥,卻於一八四五年起陸續遭美國併吞。對墨西哥而言,這無疑是一道歷史傷痕,國界線由北往南退縮,從繁華轉入蒼涼;對美國而言,彷彿跨越了文化藩籬,由東到西擴張,成為世界巨人。於是,萎靡與強勢彼此銷融,衝突與諒解交相揉合,過去與現在難分難捨,在拉丁美洲和盎格魯撒克遜美洲之間,沖積出「奇卡諾」(chicano)文化。

  「文化」一詞與土地息息相關,是族群在特定領域中所累積的生活智慧、所共同譜寫的生命之歌。「奇卡諾」係指世世代代生長在墨西哥故土的居民,後因歷史偶然而成為美國人;簡言之,墨裔美人。然而,在膚色體質和文化背景的差異下,奇卡諾族群或多或少被排拒在美國社會之外,而自成一個封閉的社會。奇卡諾社會本身就呈現多樣性文化,在保留墨西哥的語言、飲食、風俗、習慣、信仰等之餘,受到美式風格濡染而蛻變成一種獨特的新文化,甚至在一九六○年代蔚為奇卡諾運動,成為墨裔弱勢族裔的真情吶喊,試圖爭取社會地位和尊重,進而將那一聲聲的吶喊化成音樂、電影、繪畫、文學等藝術語言,驚豔美國各界,其中,奇卡諾文學更是蓬勃發展,為美國文壇注入新題材、新活力。

  魯道夫.安納亞(Rudolfo Anaya)出生於新墨西哥州的墨裔家庭,係奇卡諾作家中的翹楚,有「奇卡諾文學教父」之稱。在接受正規教育之前,其母語是西班牙語,除了童年經驗和己身故事之外,墨西哥歷史也是他寫作的靈感,而耕耘出一系列佳作。安納亞彷彿藉文學創作,進行阿茲特克帝國的尋根之旅,回溯璀璨的馬雅文明,歌詠奇卡諾族裔的勤勉不懈和感性真誠,透過人和大自然之間的親密對話,字裡行間流洩出神祕色彩。

  《祝福我,鄔蒂瑪》(Bless Me, Ultima)是安納亞的首部小說,也最受好評的作品之一,筆觸細膩,賦予老人和土地同樣的神聖意象,充滿哲理和反思課題。《阿茲特蘭之心》(Heart of Aztlan),書名取自古阿茲特克國的建國聖地阿茲特蘭, 在神祕氛圍中淡淡釋出歷史鄉愁,藉以凸顯奇卡諾家庭在美國社會中所面臨的挑戰。西班牙征服者柯爾提斯(Hernan Cortes)和印第安女人瑪琳切(Malinche)的故事成為短篇小說《尤羅娜傳說》(Legend of La Llorona)的創作藍本,描寫在社會階級和血統門第的宰制下,印第安女人終究遭遇悲淒命運。 另外,安納亞在《我的土地在唱歌:格蘭德河的故事》(My Land Sings: Stories from the Rio Grande)裡,收錄了十則新墨西哥州當地的古老民間傳奇,是溫馨的青少年讀物。

  透過安納亞的生花妙筆,古老傳說重複出現於不同的小說中,蛻變成魔幻元素:

  一個孤單女神痛苦的哭喊沿著河流充滿整座河谷。那縈繞不去的哀號讓人們的血液凝結。

  新墨西哥州地形複雜多貌,荒蕪沙漠、崇山峻嶺、茂密森林、河岸平原妝點出獨特的地理景觀,而有「迷人之地」的暱稱。在《祝福我,鄔蒂瑪》裡,那個亞諾(Llano)草原村,其西文原意就是「平原」,與周遭的山丘連成一片壯闊的大地。敘事者時而稱她「美麗的亞諾荒原」,時而喚她「孤獨的廣闊亞諾草原」,同時又不忘描寫「亞諾的暴風雪」,也將「綿延起伏的亞諾的丘陵」和「黑暗山丘」納入眼簾,彷彿大自然亦有情緒一般,顯露變化萬千的容顏。波譎雲詭的大自然在小說中扮演要角,與其他角色互動、互補、交流、濡染、輝映,甚至糾葛、較勁、抗衡。作者安納亞悄悄將萬物有靈說觀念融入文本,在禮讚土地之餘,掀開了深鎖古老傳統的寶盒。那個來自古老信仰的薩滿文化,教人類敬天惜地,相信宇宙蒼穹中的飄蕩浮雲、凌空鵬鳥、馳騁動物、戲水魚群、迎風植物、穩重山脈、潺潺流水……均有靈性。

  我一直害怕河流恐怖的靈,也就是河的靈魂,但是經由她,我明白了我的精神與萬物的精神相通。

  新墨西哥州人口約兩百萬,除了歐洲白人後裔、非裔、亞裔等之外,還有拿瓦侯(Navajo)、布韋布洛(Pueblo)等少數印第安族群,以及占全州人口百分之四十四的墨裔居民。墨裔人口當中,又有百分二十八的學齡前孩童與老人只講西班牙語,在此背景下,展開鄔蒂瑪和安東尼之間的動人故事。鄔蒂瑪儼然一口深井,引領安東尼探究昔日的古老文明,而學校的教育宛若一把鑰匙,教安東尼開啟那扇通往美國現代社會的門扉。

  這一老一少呈現強烈對比的二元符碼。一個代表睿智,另一個象徵純真;一個代表神祕,另一個象徵真實;一個代表大地,另一個象徵幼苗;一個代表傳統,另一個象徵現代;一個代表過去,另一個象徵未來。這一老一少勾勒出萬物生生不息的深刻含意。正如「鄔蒂瑪」是寰宇,其名字原文「Ultima」既是遙遠也是最後之意,是往古來今的無盡時間,是上窮下落的無限空間。至於「安東尼」(Antonio)則是西班牙語世界最普遍的名字,據信,這個名字起源於大力士海克力斯之子,故衍義為強壯之人。此外,安東尼也是多位天主教聖人的名字。小說中,安東尼具有堅韌形象,是傳承堅定信念的表徵,以此對照「鄔蒂瑪」的始末涵意,足見作者匠心獨運。

  她教我傾聽呻吟的土地的祕密,也學會在土地的四季循環中感到完整。我的靈魂在她仔細的引導下成長。

  除了這一老一少所鋪陳的二元符碼之外,善與惡、好與壞、新與舊等其他正負兩極的對立氛圍亦縈迴整部小說。安東尼的父母正好代表對峙力量,兩股迥異的血液因婚姻關係而交融於安東尼。父親的姓氏瑪雷茲(Marez),來自西班牙文的「海洋」(mar);母親娘家魯納(Luna),其西文原意是「月亮」。前者是追求自由的牛仔,在像海洋一般遼闊開放的草原上馳騁;後者則為深根於土地的農夫,在河谷沃原隨著月亮周期變化,從事莊稼工作。這兩者彼此排拒,又相互影響,就如同月亮的陰晴圓缺改變了海洋的潮汐變化。

  魯納家的血液讓他們安靜,因為只有安靜的男人才能了解耕種所必須的,土地的祕密──他們就像月亮一樣安靜──而瑪雷茲家的血液就是要瘋狂,就像他們姓氏的由來,大海一樣,也像後來成為他們家鄉的遼闊亞諾一樣。

  安納亞運用二元對立,鋪寫一個成長在兩個文化之中的男孩,如何學習悅納異己。安東尼得面對父母家族的不同生活模式,還要適應美墨的文化差異,也要參與古老信仰儀式,更要正視自然界的生老病死,甚至親眼目睹幾樁謀殺案。所有的轉折都是生命的高峰,所有的衝突都是生命的火花,所有的歷練都是生命的成長,《祝福我,鄔蒂瑪》傳遞了奇卡諾文化的絢麗精神。

  「文化涵化」(acculturation)是小說刻意強調的議題。所謂文化涵化,係指兩種或以上的文化在接觸與互動後所產生的結果。其中最精彩的橋段應屬巫醫行為,既魔幻又寫實。巫與醫同源是世界許多民族的共同文化現象,承襲自古阿茲特克文明,鄔蒂瑪熟知各種植物的特性,是巫醫,尚扮演母親、導師、心理治療師等多重角色。天主教信仰隨西班牙征服者來到美洲後,巫醫行為就被視為離經叛道,五百餘年來天主教信仰雖然已根深柢固,巫醫行為卻悄然成為印第安和天主教文明之間的嶄新信仰,是趨吉避凶、安神治病的民俗療法,成為某些族群的精神補給品和心靈安慰劑,更是延續文化的瑰寶。

  在夢裡,我看到鄔蒂瑪的貓頭鷹用寬闊的翅膀載起聖母,帶她飛向天國。然後貓頭鷹回來,載起所有未受洗而飄蕩在天國外的嬰孩,帶他們飛向天空的雲朵間。

  安納亞藉夢境的敘事技巧,增加情節的跌宕起伏,並以象徵手法,添增文本的詩意律動,《祝福我,鄔蒂瑪》是一部如此雋永的作品,在講究美學之際,傳達了寬容、豁達、開闊等高貴靈魂。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