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好吃(NO.5+6)套書(共二冊)
  • 定價99.00元
  • 8 折優惠:HK$79.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尋狗事務所

尋狗事務所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7513302890
(日)米澤穗信
黃薇嬪
新星出版社
2011年8月01日
56.00  元
HK$ 47.6
省下 $8.4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規格:平裝 / 310頁 / 32 / 普級 / 1-1
出版地:大陸




[ 尚未分類 ]









  超人氣名家米澤穗信最輕鬆幽默的校園青春推理代表作!已改編成漫畫!

  日本亞馬遜網路書店讀者4顆星熱烈好評!

  高中入學考試放榜了!聰明而低調的小鳩常悟朗與嫉惡如仇的小佐內由紀,再次幸運地成為同學。雖然努力隱藏自己敏銳的超強「偵探」能力,試圖成為平凡的「小市民」,然而一樁突發的「春季限定草莓塔」甜點失竊事件,卻讓兩人不得不使出渾身解數,決心找出可惡的犯罪者!

  不過,正當調查行動進行到一半,詭異的事件卻在學校中接二連三地發生了!先是吉口同學的紅色斜背包平空消失、美術教室裡的奇妙油畫浮現一連串謎團,就連超乎他們想像的暴力犯罪組織,也悄悄地朝他們伸出了魔掌!

  以做個平凡高中生為目標的常悟朗和由紀,究竟能不能達成他們的心願?而嶄新的高中生活,又將帶給他們什麼樣「刺激」的體驗與挑戰呢?......

作者簡介

米澤穗信(Honobu Yonezawa)

  1978年出生於岐阜縣,目前住在東京。2001年以《冰果》榮獲第五屆角川學園小說大賞「少年推理&恐怖部門」獎勵賞而正式出道。作品以「日常生活謎團」(或可稱為「青春推理」)為主軸,文風兼具青春小說的魅力與解謎的趣味性,獲得年輕世代讀者的廣泛歡迎。第三本長篇小說《再見,妖精》更大受好評,入選「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2005年度TOP20以及「這本輕小說真厲害!」2004年度TOP25,備受讀者的肯定,也被視為米澤的代表作!其他作品有《夏季限定熱帶水果聖代事件》、《秋季限定糖漬栗子事件》、《尋狗事務所》、《愚者的落幕》、《萊卡的順序「十文字」事件》等。

譯者簡介

黃薇嬪

  東吳大學日文系畢業。一九九八年進入日文翻譯的世界。二○○二年起,也參與日文編輯與日文字典的編輯工作。翻譯及編輯作品橫跨各領域,譯有《I LOVE YOU我愛你》、《神聖花園》、《咖啡大全》等,編輯作品有《這書要賣一百萬本》等。夢想是希望能將日文作品中的情感準確傳達給讀者!



〈導讀〉

日常謎團圍繞下的動盪青春 【推理小說創作者】寵物先生

就算沒有讀過在台出版的第一作《尋狗事務所》,你或許也會從本書文案的『青春推理旗手』對米澤穗信這個作家,有個初步的認識。『一九七八年出生的年輕作家,作品糅合日常謎團與年輕人的生態描寫,獲得青少年族群的廣泛支持。』以上雖然簡短地不足以道盡他的所有特色,卻也具有某種『代表性』。

雖說《尋狗事務所》對於米澤筆下的青春氣息作了年齡層上的延伸,並添加了輕鬆逗趣的元素,相當精彩,但其實那是他嘗試開拓新領域的作品,與過去的一貫風格有若干差異,若要拿來體現這種『代表性』還是稍嫌不足吧。

而這項代表性,卻可以用他的另一部作品作說明,就是你手上的這本《再見,妖精》。

●破繭而出的代表性

沒錯,《再見,妖精》是米澤穗信的代表作,但並不是就所謂的『名氣』與『精彩度』而言,而是指內容、題材的代表性,當然,還有創作生涯的代表性。

米澤在二○○一年得到『第五屆角川學園小說大賞』少年推理&恐怖部門的獎勵賞後,在專門出版輕小說的『角川Sneaker文庫』推出了古文社系列的兩部作品《冰?》和《愚者的落幕》,這兩本書同時也是該文庫底下的叢書『Sneaker Mystery俱樂部』的配本。然而,這兩作並沒有賣得很好。一般而言,認為是『Sneaker Mystery俱樂部』的行銷策略錯誤,但米澤卻因此面臨無法出書的窘境。

對此伸出援手的,是推理作家兼評論家笠井潔。經由他的引薦,米澤與另一位輕小說作家櫻庭一樹被介紹給東京創元社,於是米澤利用高中時代發生的南斯拉夫內戰作題材,彙整以往蒐集的資料,寫成了《再見,妖精》並於二○○四年出版。

在推理的老字號東京創元社出書,不僅擺脫了輕小說的包裝,得以擠進該年度『這本推理小說很厲害!』排行榜第二十名,過去的實績也讓他能維持輕小說的讀者群,仍被選入了該年『這本輕小說很厲害!』第二十五名的位置。

簡而言之,《再見,妖精》對米澤而言,是破繭而出之作。

除此之外,本作還有兩個在米澤諸多作品中,足以堪稱典型的元素,那就是『謎團滿溢的日常』與『苦澀動盪的青春』。

●日常謎團的代表性

至今透過許多作品的引介,相信許多讀者對於『日常之謎』的類型推理並不陌生,這類題材捨棄天馬行空的詭計設定,或是道德沉重的社會議題,訴求謎團能回歸日常生活,從身邊隨處可見、卻又令人疑惑的小事出發,把『犯罪』等擱置在一旁。

不過此類推理往往會面臨一個問題。一般以犯罪為主體的推理,有時以一樁案件便可撐起一部長篇,因刑案而產生的衝擊與懸疑感,可以不時被作者拿來利用,增進讀者繼續閱讀的動力,甚至還可以再牽扯出下一樁案件。然而,『日常之謎』的小說卻往往缺乏這種先天上的優勢,不僅缺乏屍體或兇惡歹徒的威脅,以小謎團為訴求的寫法,也不太容易套用像『連續殺人』此種推理小說的架構定石。於是,『如何創作長篇』就成了日常推理作家的重要課題。

有些作家會設法克服這種先天上的劣勢,找出一個可以代替犯罪案件,卻又充滿吸引力、可以產生連鎖反應的謎團。如日常推理的開拓者北村薰,其長篇作品《六之宮公主》便是從芥川龍之介的短篇〈六之宮公主〉出發,進而探索芥川的創作意圖、交友關係的作品。

另外一些如米澤的日常推理作家,則是試圖組合數個小謎團,使其『長篇化』。當然這些構成長篇的謎團,彼此有某種程度的關聯性,但並不像一般的長篇一樣,所有謎題到最後才解釋清楚,而是題目出現後一陣子就解開了。也因此該類作品會有類似『連作短篇集』的閱讀感受,如米澤的出道作《冰?》與本作《再見,妖精》。也有的乾脆就以連作短篇的形式發表,像是同為二○○四年出版的小市民系列第一作《春季限定草莓塔事件》(暫名)。

米澤的這些作品,都是以一個校園群體(如社團、班級同學)為描寫對象,發生於各角色日常生活的小事件,規模雖小卻量多,也因此構成『謎團滿溢』的日常氛圍。

當然,說是類似『連作短篇』,其實並非每個謎團的規模都相等。前面的事件有時僅止於『配菜』,目的是引出角色性格與時代背景,或是作為串場的功能。讀者會發現,『最後一個謎題』往往才是故事的重點。

這些數量眾多的謎團,有時需要一個有強烈好奇心的角色,來使之成為『事件』,否則在一般人看來,只是徒增疑惑的雞毛小事,不足以耗費腦力調查。在《冰?》中,有一位『好奇心化身』的大小姐千反田,舉凡為何被反鎖在教室,為何同一本書在每週的同一天被借走……都會『很在意』,並強迫『節省能源』不想調查的主角展開行動。

而在《再見,妖精》這個角色就落在一位異邦少女『瑪亞』的身上。

瑪亞身為南斯拉夫人,想協助建立聯邦共和國的『第七文化』而來到日本。對於學習的渴求,促使她不斷針對兩國的文化差異提出問題,她在作中的著名口頭禪『有什麼哲學上的意義嗎?』便是她熱愛鑽研的表現。不過她見到的所有異象並非都只是『文化差異』,有些在日本人眼中,也是難以理解的。這些事物就成為本作的謎團來源,像是為何有人在雨天帶傘卻不撐,為何會有人在墓地放上代表吉祥的紅白貢品等等。

然而瑪亞的外國人身分,卻不僅是提供此種推理結構的功能性,在『日常』的主題上,她也位居重要的橋樑位置。瑪亞的國籍,為何要選擇當時動盪不安的南斯拉夫呢?現在身處如此安和樂利社會的我們,真的能夠想像瑪亞的『日常』嗎?

扣合日本與南斯拉夫的日常,也造就了本作不僅是推理小說,更是一部優秀青春小說的本質。

●動盪青春的代表性

『青春』常與『苦澀』這個形容詞連在一起。

許多青春小說作家,經常試圖告訴讀者,『青春』並沒有一般人想像的那麼無憂無慮。正因為得面臨未來的壓力,以及當前班級、家庭等同儕問題,且為了符合父母、學校的社會期望,青少年內心的動盪,有時更不遜於成人。

正因為年少時力量有限,卻又想對抗某些勢力與價值觀,因此常以『不完滿』的失敗告終。不管是老一輩作家以懷舊的筆調,述說『現在回憶後我才知道了什麼』的『過去式』青春小說,或是新一代作家以當下的青少年社會為背景,寫出『沒身在其中體會不到的心情』的『現在進行式』青春小說,都多少會呈現這種『不完滿』。『苦澀』是青春的回憶,也是其正字標記。

米澤穗信寫的當然是『現在進行式』,其筆下的主角,往往會在故事前後經歷某種性格轉變。

一開始,這些主角們都秉持著自己的信念,活在青春的洪流中。古文社系列奉行『節省能源』的折木奉太郎,小市民系列追求平穩無事、不想跟事件有所牽扯的小鳩常悟朗,《再見,妖精》中對任何事物都無法產生興趣,只是單純過日子的守屋路行,在二○○六年的《瓶頸》中,也有個飽受家庭心靈折磨,卻總是逆來順受的嵯峨野良。

這些在外人眼中難以理解,卻對當事人有其道理的『自我』,就如同印證『青少年可塑性強』的一般論,隨著與事件的接觸,他們的價值觀也開始有所改變,或動搖,或崩毀,或想改變什麼,或想捨棄什麼。最後脫胎換骨,抑或是灰飛煙滅。

此種跟隨事件的心境『動盪』,正是米澤書寫青春最難能可貴的部分。

《再見,妖精》正具有上述的兩項青春元素,亦即『苦澀』的無力感,與『自我』的動盪(當然,這要讀到結局才能體會哦),且規避了一般常用的校園霸凌、少年犯罪等題材,尚能保有青春小說的『清新』特質。

如何?在創作時序上的破繭而出,結合『謎團滿溢的日常』與『苦澀動盪的青春』的一貫風格,選為『代表作』應該很合適吧?

順帶一提,米澤近期也開始嘗試與『清新』大異其趣的青春風格,像是以科幻的平行世界為題材,將『青春的無力感』發揮到最大,讓讀者情緒大幅低落的《瓶頸》,或是打破『日常推理』界限,違反社會善良風俗,將人們關在封閉空間進行殺人遊戲的《Incite Mill》(二○○七)都是備受矚目的作品。

那麼,就請各位進入作者筆下,那在日常謎團圍繞下的動盪青春。




其 他 著 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