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秘密花園
  • 定價93.00元
  • 8 折優惠:HK$74.4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有詩

有詩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6392580
王鼎鈞/著
爾雅
1999年1月01日
43.00  元
HK$ 36.55
省下 $6.4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王鼎鈞』系列
規格:平裝 / 1460頁 / 32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
出版地:台灣


『王鼎鈞』系列


文學小說 > > 華文現代詩








  由鼎公指導的「九九讀書會」在紐約成軍十年,交出一張漂亮成績單,正代表他們向先進請教的誠意,向文學歸隊的決心,與文壇接軌的志願。鼎公說:「他們是文學陣容的異軍,甚或說這樣的人也是文學未來的一個希望」,可見鼎公對他們期望頗高,也值得您來一探究竟。



  但肯尋詩便有詩----為鼎公詩集作序

  從前文學革命時,胡適之先生提出了「詩體大解放」的主張,要求詩人「充分採用白話的字,白話的文法和白話的自然音節,做長短不一的白話詩。」此話一出,渴望詩能自由解放的人群相呼應,於是大家紛紛做起白話詩來。但是很遺憾的是,胡先生當時只求把詩寫成白話,而沒有注意到如何把「白話」變成「詩」。這樣胡適之先生的好意便留下了只有破壞而沒有建設的遺憾。使後來我們這些繼續從事寫詩的人,為詩的重建付出了重大的代價。在保守者的眼中,我們一直被視為不肖份子。我們寫的長短不一的詩更是不受重視。

  然而在這艱苦的路上寫詩的人並不孤獨,常常會遇到拔刀相助的貴人,他們為新詩人的努力作辯護,力陳詩的推陳出新是歷史的軌跡,是時代的需要。詩如果成為定型,沒有創意,便注定被革命掉,這是舊詩被大解放的主要原因。他們同時也瞭解,幾擊重錘就可推倒一面高牆,但要另砌一堵新牆,就得一磚一石的實實在在堆積。他們容忍新詩重建的慢速度,鼓勵新詩人用各種方法找到新秩序。在這些對新詩同情的人之中,名散文家王鼎鈞先生是最早挺身而出為新詩說話的人。在五0年代新詩被圍剿得無地自容的時候,他以方以直筆名寫的幾篇短文,使我們寫新詩的人得到不少奧援,從而沒被圍剿得懷憂喪志。

  王鼎鈞先生不但一直是寫新詩的人的益友,更常常強調文學的血統是詩,文學的遺傳基因是詩。人不能沒有詩,沒有詩,如何證明我們彼此是同類?他說過一句最讓詩人深省的話,他說:「自古以來,詩人要搖頭晃腦才寫得出好詩來,倘若不住的點頭磕頭,那詩是不能看的呵!」可見他對詩人的期望是多麼的深重。

  鼎鈞先生非常自謙,他對詩和詩人這麼有見地,卻常常說「我是讀詩的人,不是寫詩的人,也不是評詩的人。」事實上,國學根基深厚,人生歷練豐富的他,最先動筆寫的就是詩。他的老師是他的本家爺爺,他住的那個村莊叫插柳口,曾經寫過(插柳學詩)一文記述經過。一九八五年他在美國與中國大陸通信,和當年的老同學唱和,又曾燃起了他寫舊體詩的興趣。寫過好多寓意深長的舊詩。

  鼎鈞先生確實沒有正式寫過一篇評詩的文章,但是他在評散文或評小說劇本時,都以詩的指標來要求,他在評女詩人羅英的極短篇時「見(兩岸書聲)『爾雅』一一三頁」,就曾認為羅英以極短篇為皮囊裝入了詩魂,他讀的雖然是小說,實際得到的是一首好詩。他在評鍾曉陽的小說時「見(兩岸書聲)一九一頁」,發現小說中的描寫「甚有詩筆詞意」。由而他認為現代文人如果也有古時文人常說的生平「三恨」的話,其中一恨便是「恨小說的細密精緻不能如詩詞」。

  寫新詩是鼎鈞先生近幾年的事。當四年前我第一次讀到他寫給亞弦的(轉韻)的時候,我對比他祇早一年也轉行新詩的隱地說,又一個正式由支持化為行動的人來加入我們這個雜牌的詩隊伍了。余光中在早年寫文章遺憾寫詩的人老是撈過界到別的文類去探險,很少有別的文類的人到新詩的陣地來比劃一番。二十多年後余光中的遺憾彷彿成了預言。我們寫新詩的人真是吾道不孤了。

  有人說現在的文類界線模糊是股潮流。有些人的詩寫得根本就是散文。有些散文或小說又分行得像披上詩的外衣。但是鼎鈞先生寫的新詩絕對不含糊,甚至連他那被認為是台灣最有份量的散文也沒滲入到他的新詩中,他寫的是真正的詩。當然現在要把什麼是真正的詩的標準定出來也很難,詩也多元化到不止戰國七雄。不過不論什麼詩,新詩、舊詩,天底下所有出現的詩,都由兩個基本員見組成,一是由感性而衍生的詩意,一是由理性而構思出來的詩藝,詩意如果能透過詩藝表達出來,詩藝如果掌握詩意確切的表達,二者魚幫水,水幫魚似的合作無間,詩便會完滿的誕生了。鼎鈞先生有紮實的舊詩根抵,寫起新詩來自然游刃有餘,不會離題到那裡去。

  不過根據我的經驗,詩是詩人整個人格的分身。詩人本身有什麼信仰,觀念,想法,甚至嗜好習慣都會原形畢露的從他的詩作中偷跑了出來。詩人是最不能撒謊又不會撒謊的動物。鼎鈞先生在信仰上是個虔誠的基督徒,在身世上,一生都是在流浪;在學問上,做過副刊主編,寫過三十幾本書,而今是兩岸都承認的頂尖散文家。知道了這些背景資料,再去讀鼎鈞先生的詩作,就好像找到了一把他的大門鑰匙,便可在他的詩中處處找到寶藏了。

  鼎鈞先生春秋鼎盛,作品也一日比一日多如雨後春筍。在台為他收集整理文稿的隱地兄,無意中發現他的新詩作品和一大推他自稱的「詩料」,也可單獨整理出一本集子,於是便和先生商量委以(有詩)為名出版,我想這可正合袁牧那句「但肯尋詩便有詩」的旨趣了。遂斗膽在孔夫子面前賣文,寫下了這麼幾句不成文的祝福。




其 他 著 作
1. 關山奪路
2. 昨天的雲
3. 怒目少年
4. 情人眼
5. 碎琉璃
6. 人生試金石
7. 講理(增訂版)
8. 風雨陰晴
9. 滄海幾顆珠
10. 千手捕蝶
11. 兩岸書聲
12. 靈感
13. 左心房漩渦
14. 單身溫度
15. 海水天涯中國人
16. 開放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