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格雷的五十道陰影I:調教(電影封面版)
  • 定價127.00元
  • 8 折優惠:HK$101.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醒世姻緣傳(下)

醒世姻緣傳(下)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6318658
(清)西周生
台灣書房
2012年3月25日
83.00  元
HK$ 70.55  

 $12.45






叢書系列:中國古典小說
規格:平裝 / 512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中國古典小說


文學小說 > 中國古典文學 > 古典小說








  《醒世姻緣傳》又名《惡姻緣》,是明末清初小說,共100回。作者以婚姻問題為題材,以因果報應的方式,用山東方言寫成,具有濃厚的地方色彩。由於作者觀察細緻,把社會各階級各色人物、官場和家庭生活,惟妙惟肖地如實刻繪出來,各具體態,在輕描淡寫之中,顯得詼諧幽默。


下 冊
第五十一回 程犯人釜魚漏網 施囚婦狡兔投羅
第五十二回 名御史旌賢風世 悍妒婦恬惡乖倫
第五十三回 欺絕戶本婦盜財 逞英雄遭人綑打
第五十四回 狄生客中遇賢主 天爺秋裡殛凶人
第五十五回 狄員外饔餐食店 童奶奶慫恿庖人
第五十六回 狄員外納妾代庖 薛素姐毆夫生氣
第五十七回 孤兒將死遇恩人 凶老禱神逢惡報
第五十八回 多心婦屬垣著耳 淡嘴漢圈眼遊營
第五十九回 孝女于歸全四德 悍妻逞毒害雙親
第六十回 相妗子痛打甥婦 薛素姐監禁夫君
第六十一回 狄希陳飛星算命 鄧蒲風設計誆財
第六十二回 狄希陳誑語辱身 張茂實信嘲毆婦
第六十三回 智姐假手報冤仇 如卞托鷹懲悍潑
第六十四回 薛素姐延僧懺罪 白姑子造孽漁財
第六十五回 狄生遭打又賠錢 張子報仇兼射利
第六十六回 尖嘴監打還傷臂 狠心賠酒又挨椎
第六十七回 艾回子打脫主顧 陳少潭舉薦良醫
第六十八回 侯道婆夥倡邪教 狄監生自控妻驢
第六十九回 招商店素姐投師 蒿里山希陳哭母
第七十回 狠漢貪心遭主逐 賢妻巧嘴脫夫災
第七十一回 陳太監周全夥計 宋主事逼死商人
第七十二回 狄員外自造生墳 薛素姐夥遊遠廟
第七十三回 眾婦女合群上廟 諸惡少結黨攔橋
第七十四回 明太守不准歪狀 悍婆娘捏念活經
第七十五回 狄希陳奉文赴監 薛素姐咒罵餞行
第七十六回 狄希陳兩頭娶大 薛素姐獨股吞財
第七十七回 饞小廝爭嘴唆人 瘋老婆撒極上吊
第七十八回 陸好善害怕賠錢 甯承古詐財挨打
第七十九回 希陳誤認武陵源 寄姐大鬧葡萄架
第八十回 童寄姐報冤前世 小珍珠償命今生
第八十一回 兩公差憤抱不平 狄希陳代投訴狀
第八十二回 童寄姐喪婢經官 劉振白失銀走妾
第八十三回 費三千援納中書 降一級調出外用
第八十四回 童奶奶指授方略 駱舅舅舉薦幕賓
第八十五回 狄經歷脫身赴任 薛素姐被賺留家
第八十六回 呂廚子回家學舌 薜素姐沿路趕船
第八十七回 童寄姐撒潑投河 權奶奶爭風喫醋
第八十八回 薛素姐送回明水 呂廚子配死高郵
第八十九回 薛素姐謗夫造反 顧大嫂代眾降魔
第九十回 善女人死後登仙 純孝子病中得藥
第九十一回 狄經司受制嬖妾 吳推府考察屬官
第九十二回 義徒從厚待師母 逆婦假手殺親兒
第九十三回 晁孝子兩口焚修 嶧山神三番顯聖
第九十四回 薛素姐萬里親征 狄希陳一驚致病
第九十五回 素姐洩數年積恨 希陳挨六百沉椎
第九十六回 兩道婆騙去人財 眾衙役奪回官物
第九十七回 狄經歷惹火燒身 周相公醍醐灌頂
第九十八回 周相公勸人為善 薛素姐假意乞憐
第九十九回 郭將軍奉旨賜環 狄經歷回家致仕
第一百回 狄希陳難星退舍 薛素姐惡貫滿盈





  五倫有君臣、父子、兄弟、朋友,而夫婦處其中,俱應合重。但從古至今,能得幾個忠臣,能得幾個孝子,又能得幾個相敬相愛的兄弟,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倒只恩恩愛愛的夫妻比比皆是。約那不做忠臣,不做孝子,成不得好兄弟,做不來好朋友,都為溺在夫婦一倫去了!夫人之精神從兩用,夫婦情深,君臣、父子、兄弟、朋友的身上自然義短。把這幾倫的全副精神都移在閨房之內,夫婦之私,從那娘子們手中博換得還些恩愛,下些溫存,放些體貼,如此折了剛腸,成了繞指,這也是不枉了受他的享用,也不枉喪了自己的人品。可怪有一等人,攢了四處的全力,盡數傾在生菩薩的身中,你和顏悅色的裝那羊聲,他搽掌摩拳的做那獅吼;你做那先意承志的孝子,他做那蛆心攪肚的晚娘;你做那勤勤懇懇的逢、干,他做那暴虐狠愎的桀、紂;你做那順條順綹的良民,他做那至貪至酷的歪吏。捨了人品,換不出他的恩情;折了家私,買不轉他的意向。雖天下也不盡然,舉世間到處都有。吾嘗終日不食,終校不寢以思,不得其故。讀西周生《姻緣奇傳》,始憬然悟,豁然解。原來人世間如狼如虎的女娘,誰知都是前世裡被人攔腰射殺、剝皮剔骨的妖狐;如韋、如脂、如涎、如涕的男子,盡都是那世裡彎弓、搭箭、擎鷹、紲狗的獵徒。輳攏一堆,睡成一處,白日折磨,夜間撾打,備極醜形,不減披麻勘獄。原來如此如此,這般這般。世間狄友蘇甚多,胡無翳極少;超脫不到萬卷《金剛》,枉教費了饒舌;不若精持戒律,嚴忌了害命殺生,來世裡自不撞見素姐此般令正。是求人不若求己之良也。

  環碧主人題 辛丑清和望後午夜醉中書

  《醒世姻緣傳》凡例

  一、本傳晁源、狄宗羽、童姬、薛媼皆非本姓,不欲以其實跡暴於人也。
  一、本傳凡懿行淑舉皆用本名;至於蕩簡敗德之夫,名姓皆從捏造。昭戒而隱惡,存事而晦人。
  一、本傳凡有懿媺揚闡,不敢稍遺;唯有劣跡描繪,多為掛漏,以為賞重而罰輕。
  一、本傳凡語涉閨門,事關床第,略為點綴而止。不以淫哇媟語博人傳笑,揭他人帷箔之慚。
  一、本傳其事有據,其人可徵,唯欲針線相聯,天衣無縫,不能盡芟傅會。然與鑿空硬入者不無逕庭。
  一、本傳間有事不同時,人相異地,第欲與於扢揚,不必病其牽合。
  一、本傳敲律填詞,意專膚淺,不欲使田夫閨媛懵矣面牆,讀者無爭笑其打油之語。
  一、本傳造句涉俚,用字多鄙,唯用東方土音從事。但亟明其句讀,以意逆志,是為得之。

  大凡稗官野史之書,有裨風化者,方可刊播將來,以昭鑒戒。此書傳自武林,取正白下,多善善惡惡之談。乍視之似有支離煩雜之病,細觀之前後鉤鎖,彼此照應,無非勸人為善,禁人為惡,閒言冗語,都是筋脈,所云天衣無縫,誠無忝焉。或云:「閒者節之,冗者汰之,可以通俗。」余笑曰:「嘻!畫虎不成,畫蛇添足,皆非恰當。無多言!無多言!」原書本名《惡姻緣》,蓋謂人前世既已造業,後世必有果報,既生惡心,便成惡境,生生世世,業報相因,無非從一念中流出。若無解釋,將何底止?其實可悲可憫。能於一念之惡禁之於其初,便是聖賢作用,英雄手段,此正要人豁然醒悟。若以此供笑談,資狂僻,罪過越深,其惡直至於披毛戴角,不醒故他。余願世人從此開悟,遂使惡念不生,眾善奉行,故其為書有裨風化,將何窮乎?因書〈凡例〉之後,勸將來君子,開卷便醒,乃名之曰《醒世姻緣傳》。其中有評數則,係葛受之筆,極得此書肯綮。然不知葛君何人也,恐沒其姓名,並識之。東嶺學道人題

  《姻緣傳》引起

  《四書》中孟夫子說道:君子有三件至樂的事。即使在那極貧極賤的時候,忽然有人要把一個皇帝禪與他做,這也是從天開地闢以來絕無僅有的奇遇,人生快樂,那得還有過於此者?不知君子那三件至樂的事,另有心怡神悅形容不到的田地。那忽然得做皇帝的快樂,不過是勢分之榮,聚散的泡影,不在那君子三樂之中。那君子的三樂,憑你甚麼大勢劫他不來,憑你甚麼大錢買他不得。憑是甚麼神人、聖人、賢人、哲人,有這三樂固是完全,若不遇這三樂,別的至道盛德,懿行純修,都可憑得造詣,下得功夫,只是這三樂裡邊遇不著,便是闕略。所以至聖至神的莫過於唐堯、虞舜、禹、湯、文、武、周公、至聖先師孔子,都不曾嘗著那三樂的至趣。這般難到的遭逢,那王天下豈是這個之內。

  你道哪三件樂?

  第一樂是「父母俱存,兄弟無故」。試想一個身子蒙父母生將下來,那嬰孩就如草木的萌□一樣,易於摧折,難於培養。那父母時時刻刻,念念心心,只怕那萌芽遇有狂風,遭著驟雨,用盡多少心神,方成保護那不識不知的心性。悲啼疾病,苦父母的憂思;乳哺懷耽,勞父母的鞠育,真是恩同罔極!孩提的時候沒有力量,報不得父母深恩;貧賤的時節財力限住,菽水尚且艱難,又不能報其罔極。及至年紀長成,家富身貴,可以報恩的時勢,偏那父母不肯等待,或先喪父後喪母,或是先喪母後喪父,或是父母雙亡。想到這「子欲養而親不待」的光景,你總做到王侯帝主,提起那「羽泉之魂」,這個田地是苦是樂?兄弟本是合爹共娘生的,不過分了個先後,原是一脈同氣的,多有為分財不均,爭立奪位,以致同氣相殘。當時勢同騎虎,絕義相持,豈無平旦良心?你總做到極品高官,提起那「東山之斧」,這個光景是苦是樂?若能父母壽而且安,雙雙俱在堂上,兄弟你愛我敬,和和美美,都在父母膝前,處富貴有那處富貴的光顯,處貧賤有那處貧賤的聚順,這個天倫之樂,真是在側陋可以傲至尊,在顓蒙可以傲神聖。所以說:「父母俱存,兄弟無故,一樂也。」

  那第二件的樂處,是「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若尋常人看起來,怎比那做皇帝的樂處?然想到皇帝動有風雷之儆,雨暘薄蝕之愆,「顧左右而言他」,「吾甚慚于孟子」。想這個仰愧俯怍的光景,雖是做皇帝至尊無對,這個中心忸怩也覺得難受。怎如匹夫獨行顧形,獨寢顧衾,不蛆心攪肚,不利己害人,不貪財蔑義,不瞞心昧己,不忤逆不忠,種種公平正直,件件正大光明?真是見青天而不懼,聞雷霆而不驚,任你半夜敲門,正好安眠穩睡。試想漢高后酖死趙王如意,酷殺戚氏夫人,忽然見日食也不由得害怕,不覺得自己說道:「此天變蓋為我也!」待了不多幾月,也就死了。秦檜做到拜相封王,岳武穆萬古元功,脫不得死他手內;一見了那風和尚,也便彌縫遮蓋,恨不得有一條地縫鑽將進去。較量起來,那「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豈不是第二件的樂處?

  那第三件樂,說「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這是君子以道統為重,勢分為輕,雖然還讓那第一第二的樂處,畢竟還在王天下之先。但是依我議論,還得再添一樂,居於那三樂之前,方可成就那三樂的事。若不添此一樂,縱然父母俱存,攪亂的那父母生不如死;縱然兄弟目下無故,將來畢竟成了仇讎;也做不得那仰不愧天俯不怍人的品格,也教育不得那天下的英才。

  看官聽說,你道再添哪一件?第一要緊再添一個賢德妻房,可纔成就那三件樂事。父母在堂,那兒子必定多在外,少在裡,委屈體貼,全要一個孝順媳婦支持。趙五娘說的好:「怕污了他的名兒,左右與他相回護。」豈不是有了賢妻,方可父母俱存得住?兄弟們日久歲長,那得不言差語錯?那賢德的婦人,在男子枕旁不唯不肯乘機挑激,且能委屈調停。那中人的性格,別人說話不肯依,老婆解勸偏肯信,挑一挑固能起火,按一按亦自冰消。孫融妻說得好:「無事世人親,有事兄弟急。」豈不是有了賢妻,方使兄弟無故?得成男子人,做出那無天滅理的事來,外邊瞞得眾人,家中瞞不得妻子。即使齊人這等登壟乞墦,瞞得妻子鐵桶相似,畢竟疑他沒有富貴人來往,早起跟隨,看破了他的行徑。若是不賢的妻子,哪管他討飯不討飯?且只管他醉飽罷了。他卻相泣中庭,激語相訕,齊人也就從此不做了這行生意。陳仲子嫌其兄居室飲食大約從不義中得來,避出於於陵,織鞋糊口,以求不愧不怍。若是遇著個不賢妻子,嫌貧惡賤,終日鬧吵,怕那陳仲子不同食萬鍾之粟,不同居蓋邑之房,怕他不與兄戴同做那愧天怍人的事!哪知這等異人,偏偏撞著個異婦,心意相投,同挨貧苦,夫能織履,他偏會辟纑。一日,齊王玄纁束帛,駟馬高車,來聘陳仲子為相,仲子已是辭卻去了,其妻負薪方歸,見門前許多車馬腳跡,問知所以,恐怕復來聘他,同夫連夜往深山逃避。這豈不是有了賢妻,方可做不愧天不怍人的事?遇著個不賢之婦,今日要衣裳,明日要首飾,少柴沒米,秤醬打油,激聒得你眼花撩亂,意擾心煩。你就像顏回好學,也不得在書館中坐得安穩;其說教不成天下的英才,就是自己的工夫也漸日消月減了。樂羊子出外遊學,慮恐家中日用無資,回家看望。其妻正在機中織布,見夫棄學回家,將刀把機上的布來割斷,說道:「為學不成,即是此機織不就。」樂羊子奮激讀書,後成名士。這豈不是有了賢妻,方得英才教育?但從古來賢妻不是容易遭著的,這也即如「王者興,名世出」的道理一般。人只知道夫妻是前生註定,月下老將赤繩把男女的腳暗中牽住,你縱然海角天涯,寇仇吳越,不怕你不湊合攏來。依了這等說起來,人間夫妻都該搭配均勻,情諧意美纔是,如何十個人中倒有八九個不甚相宜?或是巧拙不同,或是□妍不一,或做丈夫的憎嫌妻子,或是妻子凌虐丈夫,或是丈夫棄妻包妓,或是妻子背婿淫人:種種乖離,各難枚舉。正是:

  夫妻本是同林鳥,心變翻為異國人。

  看官,你試想來,這段因果卻是怎地生成?這都盡是前生前世的事,冥冥中暗暗造就,定盤星半點不差。只見某人的妻子善會持家,孝順翁姑,敬待夫子,和睦妯娌,諸凡處事井井有條,這等夫妻乃是前世中或是同心合意的朋友,或是恩愛相合的知己,或是義俠來報我之恩,或是負逋來償我之債,或前生原是夫妻,或異世本來兄弟。這等匹偶將來,這叫做好姻緣,自然恩情美滿,妻淑夫賢,如魚得水,似漆投膠。又有那前世中以強欺弱,弱者飲恨吞聲;以眾暴寡,寡者莫敢誰何;或設計以圖財,或使奸而陷命,大怨大讎,勢不能報,今世皆配為夫妻。看官,你想如此等冤孽寇讎,反如何配了夫婦?難道夫婦之間沒有一些情義,報洩得冤讎不成?不知人世間和好的莫過於夫婦,雖是父母兄弟是天合之親,其中畢竟有許多行不去說不出的。話不可告父母兄弟,在夫妻間可以曲致。所以人世間和好的莫過於夫妻,又人世仇恨的也莫過於夫妻。君臣之中,萬一有桀、紂的皇帝,我不出去做官,他也難為我不著。萬一有瞽叟的父母,不過是在日裡使我完廩,使我浚井,那夜間也有逃躲的時候。所以冤家相聚,亡論稠人中報復得他不暢快,即是那君臣父子、兄弟朋友之際,也還報復得他不大快人。唯有那夫妻之中,就如□項上癭袋一樣,去了越要傷命,留著大是苦人。日間無處可逃,夜間更是難受。官府之法莫加,父母之威不濟,兄弟不能相幫,鄉里徒操月旦。即被他罵死,也無一個來解紛;即便他打死,也無一個勸鬥。你說要生,他偏要處置你死;你說要死,他偏要教你生。將一把累世不磨的鈍刀在你頸上鋸來鋸去,教你零敲碎受。這等報復,豈不勝如那閻王的刀山、劍樹、磑搗、磨挨、十八重阿鼻地獄?看官,你道為何把這夫妻一事說這許多言語?只因本朝正統年間,曾有人家一對夫妻,卻是前世傷生害命,結下大仇。那個被殺的托生了女身,殺物的那人托生了男子,配為夫婦。那人前世又寵妾凌妻,其妻也轉世托生了女人,今世來反與那人做了妻妾,俱善凌虐夫主,敗壞體面,做出奇奇怪怪的事來。若不是被一個有道的真僧從空看出,也只道是人間尋常悍妾惡妻,哪知道有如此因由果報?這便是惡姻緣。但要知其中徹底的根源,當細說從先的事故。

  婦去夫無家,夫去婦無主。本是赤繩牽,雎逑相守聚。異體合形骸,兩心連肺腑。夜則鴛央眠,晝效鸞鳳舞。有等薄倖夫,情乖連理樹。終朝起暴風,逐雞受野鶩。婦鬱處中閨,生嫌逢彼怒。或作〈白頭吟〉,或買〈長門賦〉。又有不賢妻,單慕陳門柳。司晨發吼聲,行動掣夫肘。惡語侵祖宗,詬誶凌姑舅。夫如癭附身,留則言恐醜。名雖伉儷緣,實是冤家到。前生懷宿仇,撮合成顯報。同床睡大蟲,共枕棲強盜。此皆天使令,順受兩毋躁。拈出通俗言,于以醒世道。
又詩曰:

  關關匹鳥下河洲,文后當年應好逑;豈特母儀能化國,更兼婦德且開周。情同魚水諧鴛侶,義切鸞膠葉鳳儔。漫道姻緣皆夙契,內多伉儷是仇讎。






其 他 著 作
1. 醒世姻緣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