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早安台灣

早安台灣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3268246
曹俊彥/圖文
遠流
2011年8月01日
110.00  元
HK$ 93.5  







叢書系列:生活館-Taiwan Style
規格:平裝 / 188頁 / 特16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生活館-Taiwan Style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散文









  繪本老頑童用彩筆跟台灣道早安!

  全書集結了作者曹俊彥為推廣繪本閱讀,長年走遍台灣大小城鄉時所捕捉到的瞬間。他喜歡以畫筆信手記錄每個地方的自然地景、人文風貌、庶民生活,尤其因為早起的習慣,他畫下了每個曾經落腳的城鄉早晨!

  後車水馬龍永遠工事中的台北、大小船進出不停的基隆港都、曦光瀲灩的台東都蘭山、安靜寧謐的南庄田園……逾百幅自由奔放且充滿能量的圖繪,不禁讓人驚呼「原來台灣的早晨這麼有趣」!各地不同季節的早晨,竟然如此新鮮多樣!而樸實卻滿溢想像力的文字,更讓人油然生出疼惜寶地台灣的心情。

  環島一週,從北到南,由西向東,隨著畫面開展,我們不只看到地貌流轉,更跟著繪本大師來了一趟隨興趣味的彩筆之旅。

作者簡介

曹俊彥

  台灣繪本界與插畫界的長青樹、童心不泯的老頑童,大家的曹老師。

  一九四一年出生,台北師範藝術科和台中師專畢業。因為喜歡講故事,在小學教導美術與孩子互動的過程中,嶄露創作才華。

  曾任小學教師、廣告公司美術設計、兒童讀物美術編輯、出版社總編輯。將近五十年間,持續創作繪本與插畫,發表百餘部作品,如《小紅計程車》《小黑捉迷藏》《上元》《赤腳國王》……,題材多元廣泛,備受大小讀者喜愛。

  曾獲金書獎、金鼎獎、金爵獎、中華兒童文學獎(美術類)、信誼幼兒文學特別貢獻獎等多種肯定。



【推薦一】看「天光瞬間的好圖」真歡喜! 鄭明進
【推薦二】美麗的心,記錄台灣道地的晨光 蛙大
【自序】用畫筆跟台灣說早安 曹俊彥
【開場白】大家*敖力*早唷

早安,北台灣
礁石探頭/平靜的海灣/鮮!/海上雞籠/港口裡的泊船小弟/大樓船,大樓,船/觀海涼亭/留得青山在/望海/看山/山神守護著/炭筆煤鄉/美人山/觀音山戴帽子/泊船/擺姿勢/寂寞河岸/從獅頭望大桶/密林中的樂園/醒目的半圓弧地標/暖胃也暖心的早點攤/東門迎曦黃金城

Good morning,台北
神祕禮物/還在呼吸/變化的美/台北日出/動了!/早晨的公園/樹的共鳴/大湖小島/揮舞觸角的大甲蟲/此刻,我是主角!/建築紅嬰仔/最高的工地/近是木棉遠芳蘭/圓山看觀音山/象山遠眺大屯山/四獸叢林/草山二月白芒花/子孫繁榮/矇眼的北門爺爺/施工陣痛/三個時代的堆疊/美麗清真寺/有著糖球屋頂的小教堂/似老醫生般溫暖的紅牆/天壇宮殿風的舊日科教館/三角的共鳴樂章/消失的韓國大使館/安上特殊屋頂的國宅/粗中帶細的士林夜市/機車,糾結/黑白五分埔

恁早,中台灣
迎向朝陽的晨光之家/讓我畫到忘我的草坡/在浴缸裡逐光捉影/最燦爛奔放的相思花海/我在林間等雨停/噓,別把晨霧嚇跑了/因畫畫與古廟結緣/撒金粉的豪氣山頭/青山的傷痕

*敖力*早,南台灣
嫵媚山村/靈淨山谷/幸得好景相陪伴/被認出來了喲/遼闊的魚塭/有沒有打到光,有差!/紅磚老樹相輝映/天光魔術秀/對著橙紅旭日祝禱

maranam kiso?東台灣
綠野「先」蹤/後山日先照/秀氣的幸福感/遊客觀海,我觀亭/頑石朝顏/捉住反復的瞬間/霞光照果凍/天啊!/鯉魚山的南國色調/東方初陽照山頭/風滿樓/瀟灑的「都蘭紳士」/海浪與礁石的對談/仙境綺想/龍影舞山坡/池上果真有個「池」/鐵馬驛站/砂子和石頭在旅行/鋼鐵水泥的風景/啊!太平洋,啊!龜山島/宜蘭線的臨海窗景/擺個姿勢,等你來說故事!/變天前的五彩清晨

【附錄】我的速寫簿

*「Good morning」、「恁早」、「*敖力*早」、「maranam kiso?」分別是英文、客語、台語及阿美族語早上打招呼的問候語。



推薦序一

鄭明進/看「天光瞬間的好圖」真歡喜!

  夏日初始,收到遠流出版公司寄來曹俊彥老師的《早安台灣》的書稿,能比大多數讀者先看到這百來篇精采的圖文,真歡喜!

  我也是喜歡透早起來就畫圖的人,所以特別愛看曹老師畫的「天光瞬間的好圖」!

  看「台北日出」天的光、魚肚白、近景樹木的暗綠,構成光影對照,景象美得出奇。台北人應多多透早起來看天的美,有這種習慣的人才能享有欣賞「水」風景的好機會!

  看「在浴缸裡逐光捉影」的天色,會感覺到「天」是世界上最最偉大的色彩魔術師,它號召「雲集體在天頂玩百米賽跑」,有「氣勢的美」!雲和山之間是七彩的快筆塗鴉,噯喲!中景是好多好多繽紛的色塊,像是在玩抽象的堆積木遊戲啊!這種晨光景象真是千載難逢,曹老師真是一個有福氣的人!

  看「東方初陽照山頭」,哇!這幅畫的「綠」層層堆積,有著油畫的厚重感,充滿了山的肌理美。兩個山頭上的黃色亮光色塊,彷彿龍脈的兩隻眼,前景田園中的樹林隨風輕擺起舞,好一幅名畫!

  我可以在《早安台灣》書中看到道道地地台灣人的畫家朋友,畫出台灣特有的亞熱帶風光,庶民生活的各種樸實、自然圖像,能享受這樣的──TAIWAN真「水」的圖文,真歡喜!

(本文作者為資深美術教育家,曾任國小美術教師二十五年,被童書界封為「台灣兒童圖畫書教父」,身兼編寫、翻譯、引薦……多重角色,對台灣兒童圖畫書的推廣有啟蒙的地位。)

推薦序二

蛙大/美麗的心,記錄台灣道地的晨光

  在我離開職場後的這幾年,「島內出走」在台灣已蔚為風氣,島上的居民紛紛用自己的角度,重新去認識這塊土地,用不同的方式去詮釋他們自己眼中的台灣,這是一種對土地的認同,也是一種對家鄉情感的抒發。

  雖然自己常用鏡頭來記錄台灣,也看過無數的台灣道地影像,總覺得自己算是全台跑透透,但接觸了曹老師的《早安台灣》後才發現,原來自己眼中的台灣,多半是走馬看花而已,只獵取了美麗的畫面,卻鮮少深入去了解每一個地方。

  書中曹老師一幅幅晨間的速寫,讓我除了讚嘆那不同筆觸與技法的運用之外,也讓我多了一點想像。按下快門的時間再長,總不過就是只有那麼一霎那,而要將看到的影像畫成一幅畫,卻得用眼睛撫過每一吋土地,再用筆勾勒出每一個細節。我想,應該沒有一種方式能比畫畫更貼近的去觀察土地──能夠用畫筆記錄台灣的早晨,除了風景美麗,心也一定很美麗。

  或許我們人生的早晨多半都是拿來趕上班或是賴床吃早餐,但我相信,靜靜的坐在角落看著台灣說早安,也許會看到不一樣的風景,不一樣的人生。

(本文作者現為影像、文字創作者,透過單車與登山等不同方式,一步一腳印記錄台灣各地方影像,希望讓大家更認識這塊土地,用心感受台灣的美,也因為瞭解這個地方,進而愛護這塊土地,讓環保深植人心。著有《島內出走》)

前言

【開場白】大家*敖力*早唷

  二次大戰的尾聲,市面上藥品嚴重缺乏,家父就在終戰前因為得不到妥善的醫療,因腸炎過世。當時,我五歲。戰爭結束後,母親重新覓得教職,在當時十九歲的大哥陪同下,夜裡修習注音符號和國語,白天便現學現賣的,用政府規定的語言在女子中學教書。幸好父親和母親在日本時代為了讀古書和佛經,對漢語有些底子,所以適應得很快。當時家裡的成員,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只有我還在學齡前。母親不忍心叫我一個人看家,便調到一個有附設幼稚園的小學,擔任五、六年級的級任和學年主任。所以六歲時,我便開始和大家一樣,得早早起床,打理自己,跟著媽媽去「上班」。每天這樣便養成了早起的習慣,就是星期天也一樣。

  戰前畢業於台北商業學校的大哥,非常喜歡地理,日本老師離開台灣時,送給他許多地圖,星期天大哥就按圖索驥,帶我們在台北近郊大大小小的山裡踏青登山,所以星期天反而比平時起得更早。那時候用的背包和水壺袋,都是擅長女紅的大姊縫製的,背包裡的東西很簡單,夏天是黃瓜一粒,春天則是兩顆橘子,再準備幾個麵包當午餐。為了回程下山不要摸黑趕路,都盡量趕早班車。戰爭結束時,我們家的經濟是從零開始的,雖然母親的教職有食物配給,大哥從日本部隊的經理兵退伍,有一點遣散費,但是從「疏開」的北投山腳搬回大稻埕,還得租屋。儘管外公相當富有,那是傳子不傳女的時代,母親和大哥只能咬牙撐下來。外婆很疼母親,有時候會批一點蜜餞,讓三姊和三哥去賣,賺一些補貼。大哥不願意我們因為拮据而有任何自卑,星期天帶我們去爬山時常常說,我們最富有,因為懂得享受這麼廣大美好的後花園。平時夜裡,只要得空還會拿一些讀物來說故事給弟弟妹妹聽。

  後來,我進入師範學校就讀,三年住校的生活都是早睡早起,如軍隊一般一切按表操課,而我常常起床號還沒吹就醒來,因為已經養成習慣,時間一到,生理時鐘就會先喚醒我。畢業後到小學服務,很巧的遇到同樣「*敖力*早」的學長──劉興欽,他很會安排時間,每天都早早到校,如果不當導護,就一個人躲到超安靜的教具室,除了備課,大部分時間在畫漫畫的草稿,他說早晨的時光,頭腦清楚,用來構思漫畫故事最理想。等到大夥兒都來了,教職員朝會時,他就做一些不怕吵的工作,如上墨、畫線等。平日工作勤奮的劉興欽,星期日絕對會放下工作去玩。喜歡釣魚的他,前一天下午開始準備,星期日天微亮,就往海邊或山澗去,也都是搭頭班車或自己騎摩托車和晨光賽跑。我和他同事三年,這三年的星期日都和他一齊上山下海,所以又延續了早起的習慣,有一次我們搭公路局的班車到小格頭,到達時發現我們竟然在雲海之上,原來這兒是北宜公路的最高點,經常可以看到白雲堆積於山腰的雲海美景,所以這兒有一所小學,就叫做白雲國小,好像童話故事的名字。聽說這雲海多在清晨形成,好像是老天送?早起者的獎賞。

  我喜歡早起,有時候出去外面蹓了一大圈,好像已經過了老半天,回到家有人才剛剛起床,這時候就記起老人家常說的一句話:「日頭照尻川囉!事頭已經做一山坪囉!」意思是說,太陽已經昇得很高,照到你的屁股了,我到山上工作已經做了一大片了。

  我有早起的習慣,自己覺得很得意,早起,到外頭走動會發現早起的人真不少。起早趕路的,開頭班車的,賣早餐的,送晨報的,早上起來運動的,大家真的都很「*敖力*早」。

  兒童文學作家陳木城,在卯澳擔任福連國小校長時,邀請畫家到那兒取材寫生,當天學校配合活動,讓小朋友也帶著畫板、畫紙,跟著畫家們隨意走、隨意看,興致來了,自己也可以在附近畫。當時受邀的畫家除了我之外,還有鄭明進、趙國宗、林煥彰、洪義男、劉宗銘、劉伯樂、王金選、林鴻堯等,都是小朋友在兒童讀物裡看過名字的,大家同時看到一樣的風景,卻畫出完全不同的風景畫,是相當難得的經驗。這些畫並且於當地利洋宮舉行廟會時,在廟裡展出,讓村民信眾看到自己平時常見的風景,在畫家筆下是什麼樣子。將藝文活動和廟會的民俗活動結合起來,是相當特別的創意。

  當天晚上我和劉宗銘等人夜宿學校的電腦教室,地板透著木材的香味,柔和的海浪聲,像搖籃曲似的,很舒服的就進入夢鄉,可是天沒亮,就被一陣噪音吵醒,不知道什麼東西誤觸了學校的警鈴;既然被吵醒,我們就到學校後方的海邊坐下,看三貂角燈塔的光很有節奏的,隔一段時間就從右前方的山嶺照過來。時間大約清晨三、四點,警鈴已經停了,只有海浪拍打礁石的聲音。突然我注意到,就在三貂角方向的山腰,有光點在移動,而且是一個接一個,隨著光點的引導,我們才發現那是一條公路,一直延伸到學校的前面,往福隆方向去,從剛才就一直有大貨車在奔馳。這麼多車子,這麼早!他們在忙什麼啊?後來請教木城兄,才知道東北角海岸有許多海產養殖──特別是九孔──都是在清晨二、三點裝箱、運送,趕在四、五點的時候送到基隆或台北的大巿仔,才來得及以最新鮮的狀態供應市場和餐廳,甚至於打包上飛機送到國外去。以前以為菜市場的商販已經起得很早,這才知道原來供貨給市場的人才真的是「*敖力*早」啊!

  「*敖力*早」是台灣人在早上打招呼的話,它和北京話的「早安」一樣是上午的招呼語,但是意思並不相同--「早安」是祝你早上平安,在兵荒馬亂的時代,這句話是很合適的;而「*敖力*早」則是互相誇讚對方的勤勞,有「這麼早您就出來打拼了,真令人佩服!」的意思。我想,對所有一大清早就起來忙碌著的人來說,一句「*敖力*早」的問候真是再貼切不過了。

自序

用畫筆跟台灣說早安

  自從二十幾歲擔任教育廳兒童讀物編輯小組的美術編輯開始,為了推廣兒童閱讀,就常常有機會到許多不同地方開會、演講、辦展覽和參與座談。這樣的工作是不能遲到的。假設與會人員或聽眾有三十人,我要是遲到一分鐘,就等於浪費掉台灣的人力三十分鐘。顧慮到這點,我都盡量提早到達,但是大部分地點是以前沒去過的,不知道車程要多少時間,下車後步程還有多遠?雖然打電話或上網可以查到一些資料,還是不放心,所以總會再提前一些。如此一來,常常比預定的時間早到許多。這些多出來的時間,可以看書,可以聊天,也可以發呆。我因為喜歡畫圖,就用它來畫速寫。時間多的話,就在附近找有特色的景點來畫;時間不多,就隨緣,不挑剔的,看到什麼畫什麼,後來發現這些隨緣畫的小圖或簡筆畫,有些雖然沒真的畫完,卻有特別的趣味,或記下一些不期然的紀錄,為了讓這些紀錄更有參考價值,每一幅畫完的時候都儘可能的記下時間和地點,有時候還簡單的加一些記事。

  如果要去的地方路途較遠,交通班次也不多,這時候不是需要大清早搭頭班車或飛機,就是得前一天先到目的地過夜,而搭飛機得在半個小時前到達機場,辦理劃位、確認。搭火車或客運最好也是在發車前留一些緩衝的時間,比較安全。這些預留的時間,有長有短,有些在室內,有些在室外,可以畫的題材就完全不一樣了。如果是提前一晚到達,第二天預備參與的活動,大多不會早於八點半。習慣五點半起床的我,就有兩個鐘頭左右的時間,可以在附近走走、看看,去發現當地特殊的景觀或人文活動。

  因為都是清晨,如果到公園附近,最容易看到的是作早操、打拳,或跳舞的人。台灣早起的人很多,大家也都很重視健康,所以早晨的公園很熱鬧,各地跳的舞,做的體操不太一樣。而且聚集的人一多,就有生意可做,賣農產品的、賣早餐的、賣簡易運動器材的,自然在周邊擺攤,八、九點一到,人潮散了,便各自收攤回去。有幾次,我試著速寫那些忙碌的人,但是會被擠來擠去,很不容易。早上的菜市場更熱鬧,初到一個以前從未造訪過的地方,能上市場走一走最好,這時候我寧可東看西看的,探索新奇的事物;佔住一個位置畫圖反而容易妨礙人家工作。如果住宿的地方沒有提供早餐,公園或市場附近往往能夠找到最有地方特色的食物。以早餐常吃的蛋餅來說,我的經驗裡,在北部似乎沒有人沾醬料的,在南部就可能會給你一碟像醬油膏的沾料,而且地方不同口味也不同。以前在清粥小菜的店或攤子吃早餐,真的只有清粥,第一次和農業推廣課的人到台南,竟然在大清早吃到虱目魚粥,真是南北不同。

  不過,我還是喜歡找機會畫速寫,從車窗看出去的晨景,也不放過。住宿時,能夠的話盡量要求樓層較高,窗口風景好的房間。如果同一個地方重複去過幾次,甚至於住同一個旅店,也盡可能的要求朝不同方向的房間,這樣才能有不同的風景可畫。曾經有服務人員告訴我,我想要的房間可能比較吵,我還是要了,只為了第二天早上有好的展望,可畫圖。結果整晚忍受冷氣冷卻塔的噪音,雖然我有航空公司送的耳塞,但效用不大,由枕頭傳來的振動仍然干擾了我的睡眠,還好,第二天的活動是不會打瞌睡的演講,而不是需要長時間閱讀的評書活動,影響不致太大。

  有一次,我工作的編輯小組在農委會安排之下住進台東農試所,聽說它的後面就是海邊,第二天一早天沒亮,帶著簡單的畫具悄悄的朝後門走,沒想到同行的鄭明進老師也帶著他的畫具,躡著腳步出來了,兩人走到後門才發現門是關著的,於是一起爬牆翻過去,趕到海邊正好看到日出。那天我們各自畫了一幅海邊日出的水彩速寫,畫畫有伴真好,可以一起翻牆,一起感動,萬一畫得忘了時間,也比較不會被放鴿子。

  為了要畫畫,出去講圖畫書時,雖然因為帶了幾本圖畫書,行李相當重,也一定要把速寫本和畫具塞進去,而且還要安排一個隨時都方便拿出來畫的位置放才行。為了要瞭解將要去的地方有什麼可以入畫的景點,或「好望角」,我也養成行前找些資料來研究的習慣。

  就這樣到處去,到處畫,因為可以享受畫速寫的樂趣,對於路程比較遠的地方,就不覺得那麼辛苦了。

  台灣的景色,因為有山有水有海,還有一些特殊的地形、不同的林相,加上海島型的氣候很有變化,越畫越有趣,畫著畫著,發現單是日出就畫了好多次,每一幅的感覺都不一樣,其他的也大部分是晨景,在不預期的狀況下,竟然收集了台灣許多地方的清晨風景,好像我刻意要以彩筆向台灣道早安。

  就將這些畫集結成冊,用它來祝福台灣,天天都如日出時刻,人人都充滿朝氣與希望。




其 他 著 作
1. 寶貝小禮物:曹俊彥的私房珍藏×手繪圖文
2. 有一顆水藍色的星球
3. 曹俊彥的青澀歲月:青春正飛揚的年少求學時光
4. 赤腳國王
5. 屁股山
6. 寶寶第一套認知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