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區政新角度
  • 定價64.00元
  • 8 折優惠:HK$51.2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胡若望的疑問 THE QUESTION OF HU

胡若望的疑問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571354279
史景遷
陳信宏
時報出版
2011年8月22日
87.00  元
HK$ 73.95
省下 $13.0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BC 歷史與現場
規格:平裝 / 232頁 / 25K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BC 歷史與現場


人文史地 > 中國史地 > 朝代史 >









十八世紀,廣州人胡若望隨傅聖澤神父來到法國,
卻被當成瘋子囚禁在精神病院長達兩年半。
「為何將我囚禁?」這是胡若望的疑問,也是歷史的疑問。
國際知名中國近現代史大師史景遷,
以細膩手法還原三百年前中國與歐洲風貌,再現東西文化交會的衝擊場景。

  潛心鑽研中國典籍的耶穌會神父——傅聖澤,在找不到合適的典籍抄寫員,又急著要由中國趕回法國的情況下,雇用原於廣州擔任教廷傳信部守門人的胡若望,協助傅聖澤研究從中國帶往歐洲的十一箱中文書冊。然而,就在越洋前往歐洲的旅程中,逐漸發現胡若望的生活習慣與行為異於常人,不但無法協助研究,其荒腔走板的行徑反而成為傅聖澤無法處理的難題,最後只好將胡氏囚禁於法國夏宏通精神病院長達兩年半。

  「為何將我囚禁?」這是胡若望的疑問,也是歷史的疑問。

  關於胡若望的事蹟與相關資料,現藏於世界三大檔案庫:羅馬的梵諦岡教皇圖書館、倫敦的大英圖書館,以及巴黎的外交檔案室。史景遷細膩爬梳史料、抽絲剝繭,藉由胡若望與傅聖澤這兩位歷史人物的故事,重建十八世紀歐洲教廷背景以及中國對於西方宗教的立場。而流暢優美的寫作筆法,細膩還原三百年前法國與中國的風俗文化,也深刻勾勒出東西文化交會的衝擊場景。

作者簡介

史景遷 Jonathan D. Spence

  一九三六年出生於英國,是國際知名的中國近現代史專家,自一九六五年於美國耶魯大學歷史系任教,二○○八年甫退休。著作極豐,包括《追尋現代中國》、《雍正王朝之大義覺迷》、《太平天國》、《改變中國》、《康熙》、《天安門》(以上由時報文化出版)、《大汗之國:西方眼中的中國》(商務)、《婦人王氏之死》(麥田)、《利瑪竇的記憶宮殿》(麥田)。

譯者簡介

陳信宏

  國立台灣大學外國語文學系畢業。曾獲全國大專翻譯比賽文史組首獎、梁實秋文學獎及文建會文學翻譯獎等翻譯獎項,目前為專職譯者。譯有《裸女》、《滾滾豬公》、《幸福建築》、《我愛身分地位》、《我可以把妹妹煮來吃嗎?》、《好思辯的印度人》、《幸福的歷史》、《品牌思考很簡單》、《101個兩難的哲學問題》、《猿形畢露》、《66億人的共同繁榮》、《最後的演講》、《只有這本!必讀的西方五大哲學家經典》、《一把鑰匙,走進哲學》等書。


第一章  內文的疑問
第二章  啟程
第三章  海上之旅
第四章  上岸
第五章  鄉間
第六章  巴黎
第七章  奧爾良
第八章  前往夏宏通的路上
第九章  囚禁
第十章  獲釋
第十一章 返鄉
注釋




  胡若望最令人驚奇的一點,也許就在於我們竟然會知道有這麼一個人。中國的傳記傳統大量記載了學者與政治人物、思想家與詩人、道德高尚的人物以及言行異於常人的隱士。商人如果富有而樂善好施,武人如果英勇捍衛國土或平定內亂,也有可能見諸於史冊。然而,胡若望卻不屬於前述的任何一種人物。他出身寒微、生活貧困,也沒有地位顯赫的親戚可供攀附,而且只受過粗淺的教育,所以唯一能做的工作就是幫人抄寫文件;他與人衝突時雖然勇敢,卻缺乏謀略;他雖然信奉天主教,在教會裡卻沒有升上多高的職位;他雖然在一七二二年曾到過歐洲一次,並且待了三年以上,但大部分的時間卻都被囚禁在瘋人院裡,針對這段經歷他也只寫了兩封簡短的信件,其中一封還遺失於寄送途中。

  然而,關於胡若望這個人的詳細記載卻保存在世界三大檔案裡:羅馬的梵蒂岡圖書館(Bibliotheca Apostolica Vaticana)、倫敦的大英圖書館(British Library)以及巴黎的法國外交部檔案(Affaires Etrangeres)。這些資料之所以留存下來,主要是因為當初在一七二二年把胡若望從廣州帶到歐洲的耶穌會神父傅聖澤(Jean-Francois Foucquet)心中的愧疚使然。胡若望在一七二六年從法國返回中國之後,巴黎與羅馬便有流言指稱傅聖澤對待胡若望頗為苛刻。剛升上主教的傅聖澤為了維護自己的名聲,於是針對自己與胡若望的關係撰寫了一份詳盡的記述,交給他的友人與教會高階人士傳閱。他稱自己的記載為「真實敘述」(Recit Fidele)。其中一份抄本由聖西蒙公爵(Duc de Saint-Simon)取得,他是路易十四政權時期的著名史官,也是傅聖澤的朋友。後來,這份記述連同聖西蒙的其他文件收入了法國國家檔案館。另有一份抄本在十八世紀後期流入公開市場,而在十九世紀被捐贈給大英圖書館。第三份抄本則是歸入了教宗檔案,連同傅聖澤其他未發表的著作、日記與書信本,送交時間可能是一七四一年傅聖澤去世之後。

  這三份「真實敘述」的抄本各自都有頁面邊緣的筆記和作者的評注,可見得傅聖澤只要有空,仍然持續潤飾及闡明他自己的記述。比起羅馬和倫敦的抄本,法國的抄本沒有那麼多的附注,顯示這份抄本可能是最早的版本,也許是傅聖澤親手遞交給聖西蒙,因為聖西蒙的影響力可能有助於證明他的清白。大英圖書館的抄本附有一、兩封其他抄本裡所沒有的信件,抄本頁邊還有許多注記,但也有缺漏之處,並且在內文裡提及若干「事後補上」的文件,但卻未見這些文件附錄其後,可見這個版本出現的時間應是介於另兩份抄本之間。羅馬的抄本不僅有幾個簡短的注解是在巴黎與倫敦的抄本裡所沒有的,顯示這是三份抄本中時序最晚的一份,而且還附有一疊非常珍貴的信件,標示著從「A」到「N」的字母。這些都是「真實敘述」裡提及的信件。此外,羅馬的抄本還附有一七二四到一七二五年間,傅聖澤和另一名耶穌會神父戈維理(Pierre de Goville)談及胡若望的所有信件。

  收藏在梵蒂岡檔案的其他資料,連同十七與十八世紀的各類中國文件,還收藏了一份目前所知僅存的胡若望親筆信件,是他以中文寫給傅聖澤的信,日期可由間接證據推算為一七二五年十月。在廣州地區的高階官員呈交給皇帝的機密奏折當中(這些奏折皆收藏於北京的「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近來以影本印行),雖然沒有提及胡若望的姓名,卻詳細記載了他前往歐洲所搭乘的法國艦隊在中國的到港與離港狀況。此外,奏折中也記錄了有關樊守義(Louis Fan)的不少資訊。樊守義是一名皈依基督教的中國人,比胡若望早了十年前往歐洲,並且在胡若望動身前一年回到中國。關於胡若望在歐洲的這段歷史,還有些資料可見於巴黎警政官員與夏宏通(Charenton)精神病院先後幾位院長的早期檔案當中。這些檔案皆保存於巴黎蘇比茲宅邸(Palais Soubise)的法國國家檔案。一七六四年發行的新聞報《猶太通訊》(Lettres Juives)曾經節錄胡若望的故事,但內容頗多斷章取義之處;後來伏爾泰在他的《哲學辭典》裡,也根據這則內容不完整的報導而增寫成一篇短文。

  不過,我們對胡若望的瞭解,終究還是得仰賴傅聖澤的記載。不同於現代的某些記史者,傅聖澤沒有試圖藉由抹除過往以證明自己的無辜,反倒精心整理與保存了所有的短箋與信件,即便資料內容對他呈現的形象不盡正面,他也不以為意。我並不認為傅聖澤對待胡若望的方式是正確的,但我卻是因為他所保存的記錄,才得以做出這樣的判斷。因此,即便我認為我成功批判了他,但就某方面而言,他仍然是勝利的一方。

史景遷
布拉克島 一九八七年 夏




其 他 著 作
1. 追尋現代中國:革命與戰爭(中冊)【睽違十四年,史景遷新修三版】
2. 追尋現代中國:最後的王朝(上冊)【睽違十四年,史景遷新修三版】
3. 追尋現代中國:從共產主義到市場經濟(下冊)【睽違十四年,史景遷新修三版】
4. 追尋現代中國 套書【睽違十四年,史景遷新修三版】
5. 胡若望的疑問
6. 大汗之國:西方眼中的中國(20週年紀念版)
7. 前朝夢憶:張岱的浮華與蒼涼
8. 天安門:中國的知識分子與革命
9. 太平天國
10. 改變中國
11. 康熙:重構一位中國皇帝的內心世界
12. 雍正王朝之大義覺迷
13. 曹寅與康熙 Ts’ao Yin and the K’ang-hsi Emperor
14. 利瑪竇的記憶宮殿
15. 改變中國
16. 太平天國(下)
17. 太平天國(上)
18. 「胡鬧領主」毛澤東 永不休止的顛覆與冒險
19. 雍正王朝之大義覺迷
20. 毛澤東
21. 婦人王氏之死
22. 追尋現代中國─從共產主義到市場經濟<下冊> 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
23. 追尋現代中國─最後的王朝<上冊> The search for modern China
24. 追尋現代中國─革命與戰爭<中冊>
25. 追尋現代中國—最後的王朝
26. 追尋現代中國—從共產主義到市場經濟
27. 大汗之國:西方眼中的中國 THE CHAN’S GREAT CONTIN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