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whatsapp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二樓書籍分類
 
贖罪俱樂部

贖罪俱樂部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8787681
謝曉昀
東村出版
2012年5月16日
93.00  元
HK$ 79.05
省下 $13.95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Azure
規格:平裝 / 360頁 / 21*15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Azure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小說









過錯與罪惡,像一頭飢渴的野獸,被心中強大的恨意餵養,
一口吞噬微弱的理智與良知。

  曾經犯下的罪孽,是否真的能透過懺悔與自虐得到救贖,或者反而墜入另一個痛苦的深淵?

  美女作家謝曉昀十八萬字磅礡巨作。關於贖罪,關於遺忘,關於接受,讓你/妳深深顫慄,毛細孔全數張開的黑暗故事,幽幽展開……

  「原本住滿了惡人的城,現在變成了活生生的蛇窟,一條條肥碩的、盤據的毒蛇牠們把犯錯的人拖到湖畔底下,滿滿纏繞著你的身軀,審問著所有的罪行與那贖罪之心沒有用呵,沒有用,這一切都是枉然呵。敲不開的不是罪與罰,而是麻痺的心……」

  修道院深不見底的盡處,片片斷斷傳來了變調的聖歌旋律,聽起來是那麼熟悉,讓瑪黛深深著迷於此,卻無法從過往記憶中挖掘出任何線索。任憑樂音的牽引,瑪黛彷彿中魔一般,恍恍惚惚踏入古怪的寫作班,看著同學瑪莉蓮念出濫情的作文,做些如親吻班導阿南德腳踝、跪地哭泣等不合常理的舉動,愈發強化她對於寫作班與修道院想追根究柢的好奇心。身為鎮上知名作家的隱形寫手,瑪黛不顧暱稱為大鬍子的作家勸阻,獨自闖入了被稱為「贖罪俱樂部」的修道院。

  瑪黛發現,贖罪俱樂部中的女人,全都是重大犯罪者的後代。她們虔誠地接受阿南德與管家烏鴉的精神折磨,對於自己父母犯下的罪孽不斷懺悔自責。儘管女人們知道自己終年被窺探,肉體上既沒有被束縛也沒有被枷鎖困住,卻都自行封閉了逃脫的可能,怎樣也不願意離開這個帶來極大痛苦的人間煉獄。

  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瑪黛逐漸拼湊出所有女人背後的秘密,同時,也挖掘出自己與修道院綿密而緊繫的關係。她終於明白這一切,都將回歸到最原始的地方:成為知名作家隱形寫手的那一刻起,這個顛倒殘虐的世界早已向她敞開。

  即將跨入千禧年的那個夜晚,歐西亞的生命突然出現了巨大的缺口:因相貌美麗到不可思議、被鎮民視如瘟疫而失蹤的母親卡洛琳,竟然被警察羅尼恩找到了;自己的丈夫柏格與照料母親的女醫師梅斯,相約在旅館自殺身亡。

  歐西亞哄回到療養院的卡洛琳睡著後,靜靜聽著倖存下來的梅斯描述與柏格認識的經過。沒有曖昧情愫的兩人到底為什麼會相約自殺呢?梅斯敘述的柏格,讓歐西亞陌生又不解,只是他強烈的死亡決心,歐西亞似乎早已隱隱有所預料。柏格自殺前,曾寄給梅斯一部驚悚的網路短片,關於一個女人逐漸崩潰發瘋的過程。歐西亞循著這部影片往下探尋,發現了一個上鎖的網路站台:「贖罪俱樂部」。

  彷彿靈魂被吸引般,歐西亞愈發入迷於贖罪俱樂部內充滿惡與恨的詭異氛圍;於此同時,罹患失憶症逐漸邁向死亡的卡洛琳,要求歐西亞在最後記憶仍殘存的時刻,說個故事給她聽。不擅於此的歐希亞只好求助於網路,她發現在尋獲贖罪俱樂部的些許站台中,有一篇名為〈第一百零一天〉的小說。歐西亞熟記故事,一天天說給卡洛琳聽,直到最後才驚覺,這故事不僅異常維繫著卡洛琳最後的生命,同時也與她自己的人生,緊緊地相繫在一起。

  在歐西亞打開故事的第一天,生命過往早已褪色,遺棄的秘密大門,早已隱身在故事的背面等候多時。

  然而,走入故事的最後,面對僅剩最後一口氣的卡洛琳,歐希亞是否能逼迫自己打開秘密大門,奮力改寫故事的結局……?

本書特色

  本書為美女作家謝曉昀出道至今最龐大複雜的奇幻小說。兩線交錯的故事,看似毫無關聯,但在謝曉昀細細編織下,其實暗藏諸多玄機與機關,其中又包藏懸想式的科幻故事,三者互相指涉,緊緊扣連住「罪」和「救贖」的意象,最終所有軸線匯流成令人意想不到的結局。情節曲折迂迴、綿延纏繞,氣氛詭譎迷人,緊緊掐住閱讀的呼吸節奏。氣勢磅礡的十八萬字,絕無冷場!

作者簡介

謝曉昀

  純粹的創作者。激進的阿修羅。規律的小說公務員。

  國慶日生,善於全然成為自己作品裡的上帝:栽種創新各式島嶼和國度,在創作中不斷更新進化成不同物種。

  內容融合魔幻寫實與各種超現實書寫,亦擅長本土寫實主義,樂於嘗試挑戰各種題材。

  更嚴格要求自己成為強者。

  「寫小說對我來說,從來不是興趣,而是命。」

  曾出版《海洋愛慾三部曲》、《潛在徵信社》、《惡之島》、《安娜之死》、《第五號房》、《狩獵家族》;即將出版《神離去的那天》。

  曾獲新世紀全球華文青年文學獎、基隆市海洋文學長篇小說獎、台灣文學營小說組首獎、台北縣文學獎小說組首獎、入選台灣長篇文學獎之最高殊榮最後決選名單、法蘭克福書展台灣代表參展作品、文建會文學好書推廣、國藝會文學創作補助等。


自序──〈我可以不是謝曉昀〉
第一章 瑪黛
變調的聖歌
第二章 歐西亞
西元1999年.12月31日.即將跨入千禧年的最後一日
第三章 瑪黛
深不見底的黑井
第四章 歐西亞
西元2000年.3月11日.進入千禧年後的春季
第五章 瑪黛
瑪莉蓮所待過的歪斜光景
第六章 歐西亞
西元2000年.4月16日.進入千禧年的春季
第七章 瑪黛
屬於她們光怪陸離的生命故事
第八章 歐西亞
西元2000年.5月3日.
第九章 瑪黛
這裡就是道路與謎題的盡頭了嗎
第十章 歐西亞
西元2000年.6月12日.
第十一章 瑪黛
猶大的秘密花園:大鬍子先生的最後一封信
第十二章 歐西亞
西元2000年.8月30日.
第十三章 歐西亞
西元2000年.12月31日.
第十四章 歐西亞
西元2001年.2月25日.



自序

我可以不是謝曉昀

  事情永遠如此:事件與人物碰撞後揭開序幕、流淌轉圜,摺疊變化後產生情緒,最後逐漸消弭,成為平坦卻帶有凹陷與突出的任何事景;接著,等待我們選擇遺忘或牢記,也或者,我們選擇不了地讓它遺失或紮根。

  於是,我當然會永遠記得如何完成這本小說,的所有過程。

  從開始架構到完成的時間:一年。

  在這被勉強壓縮到彷若停滯凝結的時光裡,我感受到眾多紛雜的情緒:痛不欲生、孤寂困頓、橫徵暴斂直到乾涸窒息的不協調日常生活。深層的靈魂感到被用力扭曲、寫小說的十隻手指也感到笨拙沉重、大部分的人生被挖出來爾後榨光然後,再每天相當艱毅地提醒自己記得一定要繼續呼吸,以及必要維持生活所需的基本一切。

  寫這本小說的過程同時也發生第一次,投入其中的情況嚴重到-每月準時報到的經期延遲。

  婦產科醫生經過詳細檢查後,先詢問我的近況與工作,然後再告訴我:我停經的原因來自龐大已無法負荷的壓力;腦神經緊繃過久的時間,導致全身肌肉僵硬,精神狀態異常亢奮,腎上腺素混亂,全身細胞迅速被壓扁、裂開、死亡爾後再孵化重生,來回反覆多次後,首當其衝的明顯症狀就是用「停經」以示警告──對不尊重自己身體的殺雞儆猴。

  我順從醫生的話乖乖打了催經針,直接用化學方式安撫自己叛變的身體。

  老實說我很心虛,等於選擇用最簡化、膚衍的方式,填補這段時日的缺失空白,等於捂上眼視而不見身體的呼喚與渴求;我給不出來就狡猾用麻痺的方式──打完針後假裝沒事發生,繼續頑固投入寫作。

  但是,不管如何算計,最不快樂、最痛苦到難以衡量渡日的,都是這個正在寫這本小說的我。這也是我寫作多年,第一次深刻體會到始終於泥濘中爬行之重度傾斜,是有多麼痛苦難耐;原因只有一個:

  這是一部於我自身來說,也感到相當困難艱澀的作品。

  持續有閱讀我的作品的讀者都明白,我寫作喜歡也慣於向自我挑戰的習性,於是在完成《狩獵家族》後,我便決心向一個全然陌生的領域「贖罪」進攻。一旦確定小說本質的核心中點靶心後,便野心龐大地把視野架構設定在用古典場景與目光,再顛倒錯置地滲透進入現代各式變態怪異的罪行中……。故事揭開序幕,一開始書寫直到中間的部分皆毫無問題;甚至,用某個角度、某個部分來說,我也能形容這篇小說書寫是暢行無阻地由起點一路滑向終端。

  但是,在此自序中我想坦承其實一點都不是如此,一切根本不輕鬆愉快。如果世間什麼都可以用有形的等量表來計算,那麼這一年書寫的情緒幾乎,以可以說徹底都處在等量表的負值那邊,失衡的天平一端;我在書寫的過程已欺騙了自己的身體,於是,在這裡我不想再欺騙任何什麼:這本小說的確擁有幾乎把我的命給消磨去半條的龐大力量。

  《贖罪俱樂部》很獨特異常,自己本身具備剛硬,無法被任意凹折成隨便模樣的堅毅長篇小說。

  但是它會成長為此特殊模樣的背後,有個巨大的秘密:我發覺自己最深層底,絲毫沒有需要被「贖罪」這個部分。

  什麼是贖罪?什麼又需要被原諒與被救贖?單純以這部分來論述,我當然可以用論文或學理的方式寫出打動人心的文章理論;但是,回到最原始的我自己內在底,我根本沒有這部分。

  我的人生最大原則:從不做讓自己後悔的事-那麼以這為前提,以這唯一條枷鎖般已經阻撓在人生最前端,那麼之後一切的一切便理所當然皆無法產生與存在。

  這也就是我寫這本《贖罪俱樂部》如此艱困的原因:我自己沒有任何需要被贖罪與救贖的部分,換言之,我要寫出這本小說,挑戰這本創作,便要跳入俱樂部所有如被煉獄般煎熬著的贖罪之人的內心,等於是我必須要跳入另個不熟悉的地獄中。

  然後,我真的就這麼做了。

  在一些演講場合中,有些讀者會問我:妳的年紀不大,生活經驗一定不那麼璀璨翻騰(時間看起來就沒那麼夠嘛),那麼,妳是如何寫出這些折射切面眾多繁雜的小說?

  老實說,我不知道其他小說家會如何回答這個問題,或是如何實際操作這問題的答案?面對此問題回答是:我一個既簡單又複雜的人,純粹又繁複到不可思議:我既然早已把寫小說放在自身生命至高無上的地位,寫作從來都不是興趣而是我的命,於是就可以為它犧牲一切:所以,我便竭力凹折扭曲自己的人生、靈魂、思緒內在,以及更深層的思考模式與人格價值觀,為得就是要親眼目睹最最貼近宇宙,世界那最真實到接近殘忍的運轉方式。

  所以最後,我還是要驕傲地大聲吶喊:能夠完成《贖罪俱樂部》,我此生無憾。

  「儘管情況一直是這樣,因為沒有一個起點會脫離它的終點,也因為我同時反映出那些個成功的艾蓮妮走過我生命的道路,一個艾蓮妮生出下一個,而後消失,對我來說從此以後,事情的終點似乎比起點更有份量。

  一個預兆,在其他的一切之外,那就是我已開始老去。」

-《我可以不是艾蓮妮》/麗亞.嘉蘭娜基

謝曉昀

  PS:插曲。這本《贖罪俱樂部》原是由另家出版社邀稿,但他們後來的理由為太過艱澀難懂而拒絕出版,於是之後,我又花了一個月的時間,閉關寫出了另一本小說《第五號房》。

  因兩本小說時間過於接近,所以很多部分有重疊;於我來說,其實《贖罪俱樂部》是《第五號房》的前身,就如同村上春樹短篇〈螢火蟲〉是《挪威的森林》的前身一樣。

  兩者之間有著奇妙、難以言喻,且密不可分如雙生子般的連結關係。




其 他 著 作
1. 無可奉告的祕密
2. 神離去的那天
3. 狩獵家族
4. 第五號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