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存狀況
「香港二樓書店」讓您 愛上二樓●愛上書
我的購物車 加入會員 會員中心 常見問題 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邁向第一華人書店
登入 客戶評價 常見問題 加入會員 會員專區 現貨書籍 現貨書籍 購物流程 運費計算 我的購物車 聯絡我們 返回首頁
香港二樓書店 > 今日好書推介
   
比利戰爭【完整新譯本】
  • 定價117.00元
  • 8 折優惠:HK$93.6
  • 放入購物車
二樓書籍分類
 
梅蘭芳:穆儒丐孤本小說

梅蘭芳:穆儒丐孤本小說

沒有庫存
訂購需時10-14天
9789865976323
穆儒丐、陳均/編訂
釀出版
2012年6月18日
107.00  元
HK$ 85.6
省下 $21.4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二樓書卷使用細則






叢書系列:經營顧問叢書
規格:平裝 / 342頁 / 15.2*21cm / 普級 / 單色印刷 / 增訂五版
出版地:台灣


經營顧問叢書


文學小說 > 華文創作 > 小說









  部門主管既是管理者,又是被管理者,這使他一方面要受總經理和經理的領導,做他們決策的執行者;另一方面又是本部門的主管,負責本部門的運作和日常管理。同時,部門主管每天都要面對上司與部屬,上通下達,除了業務水準之外,在管理藝術與人際關係上,也是大有學問的。

  部門主管一是要當好上司的執行官。對待上司安排的工作不能有絲毫的鬆懈,力爭把事情做好。二是要做部門的先行官,要講究領導藝術,充分激發部屬的積極性、主動性,把自己手下的人帶好。

  本書就是專為企業的部門主管撰寫的管理工作手冊。適合主管個人自修之用,也適合企業團隊的進修學習用途。讀完本書後,可令讀者領悟「如何當一個成功的主管」,為企業貢獻更多的績效!



目次

出版前記:焚書——穆儒丐《梅蘭芳》
序一(憫卿室主人)
序二(瘦吟館主)
序三(許烈公)
答曾經滄海客(代序)(穆儒丐)

首回 送楔子演說像姑堂 託微言重續伶官傳
第一回 二瑣臨終托孤兒 蘭芳奮志繼父業
第二回 露頭角蘭芳始上臺 買臉面幼偉初入幕
第三回 郭三相踏雪尋梅 馬六爺看花煮酒
第四回 聞奇變魂驚致美樓 結同心情贈珠香帕
第五回 建梅黨梨園開生面 肆筆戲文豪運匠心
第六回 挨嘴巴先生欣稱幸 奮老拳奴才很行兇
第七回 梅蘭芳初遊滬瀆 郭三相另闢桃源
第八回 表敬意蘭芳大酬勞 討沒趣癡人獨破鈔
第九回 罵蘭芳壎摧箎碎 收玉芙珠聯璧合
第十回 醜業婦誤逢姚阿順 癡姑娘思嫁梅畹華
第十一回 姚玉芙運動梳頭費 劉大人欲嘗梅舌羹
第十二回 苟蘭芳難兄難弟 □珠帕載泣載悲
第十三回 締絲蘿好事成虛願 開菊榜大王冠頭銜
第十四回 梅蘭芳榮膺大王銜 鮮靈芝怒發獅子吼
第十五回 美優伶賣藝遊瀛島 同心友評菊話蓬窗

附錄
風雲變幻時代的旗籍作家穆儒丐(張菊玲)
穆儒丐的晚年及其它(張菊玲)
晚清京城的「男旦」和「堂子」(么書儀)
幸運的梅蘭芳(么書儀)
一幀照片的五個說明(么書儀)
「梅蘭芳」:從「人民藝術家」到「男旦」(陳均)





  穆儒丐的小說《梅蘭芳》在二十世紀中國史上,自有一番奇特的命運。

  先是在報紙上連載,小說未完,報館已因此被毀,穆氏遠遁東北謀生。繼而奮力完成,刊行海內,不料又被人收購而焚之。歷經數十年歷史之煙雲,如今所見或僅存一本矣。故我來編此書名之曰「孤本」。

  穆儒丐之小說《梅蘭芳》原題卻是「社會小說」。「社會小說」者,蓋民國初年風行之小說文類也,其時報刊多連載之,取實事(時事)而敷演之。如穆儒丐譯《悲慘世界》、《基督山伯爵》等亦名為「社會小說」。彼時國門初開,風氣乍興,各種小說名目甚多,不可勝數,是為今人所言「被壓抑的現代性」(或曰「沒有晚晴,何來五四」)是也。

  有研究者以穆氏為白話長篇小說之第一人(此第一人指最早寫白話長篇小說也,如陳衡哲乃是第一位寫白話短篇小說者,而非魯迅氏),因其於報刊連載小說早於張資平氏所出版的長篇小說也。然此論或可再議,報刊連載與單行本之概念當有所異。

  但穆氏卻正是白話長篇小說(或曰「現代文學」,或曰「民國文學」)的早期作家,不僅筆撰不斷,作品甚巨,且是所謂被忽略之「文學史上的失蹤者」也。今之研究者多為滿族文學、戲曲領域,淪陷區文學、東北現代文學則漸有涉矣。

  穆氏又是彼時名聲卓著之劇評家也。民初報刊初起,戲曲亦盛,故報刊多有劇評,穆氏出身旗族,本嗜戲曲,兼以賣文為生,故有此譽。其小說《北京》即彷彿自傳體,云如何至報館謀生,如何遇白牡丹而捧之,如何又為白牡丹所棄(因成名後為有力者所奪也),整整一部民初之優伶史,亦是沒落文人之傷心史也。(穆氏自云「燕趙悲歌之地,長安賣漿之家,有廢人焉。」)

  穆氏又撰《伶史》,以司馬遷作《史記》之體例寫伶人,如〈程長庚本紀第一〉、〈孫菊仙本紀第二〉……〈梅巧玲世家第一〉、〈俞潤仙世家第二〉等。且以名伶之事亦有「有關政治風俗」也。

  穆氏作「社會小說」《梅蘭芳》亦是為「政治風俗」也。所謂「村語俚詞,聊□微言以諷世。」其小說之大略(如人物、故事、傳說、線索等),皆見於《伶史》之〈梅巧玲世家第一〉,事實俱在,幾乎一般無二。只不過其間夾雜小說式的細節與敘述也。

  其細節亦有佳處,如初寫梅蘭芳之聲影,歷「首回」「第一回」,至第二回才現出此番風景:「少時簾子起處,只見進來個十四五歲的少年,時正春天裡,見他穿件淡藍色長袍,青緞鑲邊鷺黃色圖魯坎兒,青緞靴子,腦後一條松花大辮子,襯得頭皮越青,髮光越亮,一雙笑眼兒,鼓膨膨的巴達杏核兒一般,漆黑的眼睫毛,足有兩三分長,隱著一雙秋水似瞳子,鼻樑懸得適宜,口角生得合度……」(吾讀至此,則評曰:行文至此,蘭芳方露真面矣。若驚鴻乍現。)

  《梅蘭芳》 之為「焚書」,一為其述堂子歌郎事,即「梅郎前史」,為彼時所忌。一為「實名」,小說中人,皆真名或相近之化名也,如梅蘭芳等,又如馬幼偉為馮幼薇(即馮耿光,梨園人稱馮六爺)、齊東野人為齊如山等等。馮耿光之助梅蘭芳,世人皆知,其緣卻是起於堂子。《梅蘭芳》之小說,述之甚詳,而為馮氏所迫、所焚也。

  我讀此書,覺其確為晚晴民國之重要戲曲史料也。其首回言堂子之變遷,雖人物、事蹟或有作者之偏見、亦有據坊間傳聞之虛構,然其言語宛然,非熟諳彼時梨園屑事之人莫能為也。其後述堂子、歌郎之細事,可謂除《品花寶鑒》後又一難得之著作也。

  又,張菊玲師,精研滿族文學,曾撰《顧太清傳》。1994年自日本歸時,於日本東京都立圖書館複印穆氏之小說《梅蘭芳》,其後亦撰文考穆氏之生平與文學。么書儀師,撰《晚清戲曲之變革》,於晚清演劇與體制之關聯多有發見,且精彩紛呈,其中關於「堂子」「歌郎」之文尤為引人矚目,穆氏之《梅蘭芳》遂又聞於戲曲界矣。然多只知其名卻不得其實,故我以此書商之於蔡登山先生,乃有面世之機也。

  穆儒丐小說《梅蘭芳》原文僅有句讀,不分段。我今略加點校,並依其意劃分段落,亦保留異體字,若干由於印刷而產生的明顯錯訛字則改之。另附張菊玲師、么書儀師相關著述,讀之則可明穆儒丐、梅蘭芳、堂子、歌郎之大略。亦知穆儒丐小說《梅蘭芳》之前世今生,及與讀者諸君今日之緣也。

  陳均 辛卯歲暮,新曆元旦於通州




其 他 著 作